首页免费书刊 › 虎皮儿不解地想,而蟒蛇却拼命扭动身子想缠住某个人

虎皮儿不解地想,而蟒蛇却拼命扭动身子想缠住某个人

  兄弟俩正在观看大蟒蛇进晚餐的情景。


 

  你想,这封信寄不寄得到?
 

  这条蟒蛇有近6米长,有罗杰的身子那么粗。身上五色斑斓像道彩虹,优美的线条有如少女。但现在,它正像一只黄蜂似的发狂。

  今天是小老虎虎皮儿头一次出来玩,可是,他发现自己所到的地方,小动物们都吓得东奔西跑,虎皮儿特想跟他们交朋友,可是……
 

  当然寄不到。
 

  笼子里有10个人。一人抱着蛇头,一人搂着脖子,其他人挨个抱住蛇身直至蛇尾。人们力图将蟒蛇拉直,而蟒蛇却拼命扭动身子想缠住某个人。要是真的被它缠住了,那可就没命了。蛇头的前方是图图,他试图用扫帚把将一块一块的肉塞进蟒蛇的喉咙。刚被抓到的蟒蛇又惊又怕,不吃东西,如果不强制喂食,就可能会饿死。

  “喂,你们别……”虎皮儿的话还没说完,小动物们已经跑得无影无踪了。
 

  小林也不请教中麦爸爸,也不和乔乔商量,就把这封信发出去了。小林盼着哥哥的回信。
 

  图图执行的是项危险的任务。蟒蛇无毒,也不会蛰,这是事实。但它会咬,而且那些牙都是朝里弯的,一旦咬住你的手或脚,就会牢牢地卡住,除非将蟒蛇打死,不然你就别想争脱出来。

  “为什么他们都不理我呀?”虎皮儿不解地想。
 

  等呀,等呀,──可总得不到一点点大林的讯息。
 

  因此,图图每次将肉放到蟒蛇的口中时,都非常非常小心,手千万不能被那些可怕的牙齿咬住。必须用扫帚把将肉推进蟒的喉咙,并要慢慢地推进它的食道,否则,它就可能把肉吐出来。为了防止它吐出来,人们在它的喉咙那里绑一根带子,正好绑在那块肉鼓起的包的前边。随后,队员们用手给蟒按摩,直到把那块肉送到蟒的肚子里为止。肉进到肚子以后,还得在前边绑上另一条带子,以防止那块肉被蟒像炮弹出膛一样喷出来。

  为了弄清为什么大家一见到自己就跑,虎皮儿不得不抓住一只小鹿。
 

  小林天天晚上梦见大林,一醒来就不见了。
 

  这种麻烦的手续得反反复复去做。每喂一块肉,就先松开第一条带子,让肉进入喉咙,再绑紧。然后把肉推送到肚子,松开第二条带子,让肉进入胃,再绑上。而每一次,随着蟒蛇身体的扭摆,10个人一会被推到这边,一会又被带到另一边,就像在跳一种奇特的原始舞蹈。

  “你……你要干吗?”小鹿吓得浑身直发浑,她断定自己的末日到了。
 

  “哥哥,你在哪里呢?”
 

  全部肉块喂完后,第一条带子可以取下,而肚子上的那条还得多绑十几分钟,让强烈的胃液起作用,肉就不会被吐出来了。

  “怎么你们一见到我就跑呀?”虎皮儿问。
 

  真的,大林到底在什么地方呢?──听故事的人都想要知道。
 

  蟒喜欢水,所以笼子里有一个大水槽。人们一离开,它就立刻溜进水槽里。它终于平静下来了,舒舒服服地躺在水里,只把头露出水面。

  “你们……老虎……抓我们……吃,我们……当然怕你了。”小鹿一边发抖一边说。
 

  大林么?大林这时候正在他自己的家里。大林这时候正在他自己家里吃饭。大林吃起饭来才麻烦呢。大林的旁边站着二百个人……
 

  兄弟俩再往前去看长颈鹿,它们也在进餐。餐桌有5米高,确切地说并不是“桌”而是几个盒子,绑在笼子的上部,里面装满了金合欢树叶。

  虎皮儿恍然大悟。
 

  刚说到这里,你一定会问:“你为什么不从头说起呢?大林怎么会跑到这里来的?大林怎么会有自己的家呢?那天怪物要吃大林和小林,大林和小林分开跑,我们就没看见大林了。你从那里说起吧。”
 

  为什么要将食物放那么高?因为长颈鹿习惯干吃树顶上的叶子。它们一天到晚都在吃,如果长时间低垂那长脖子,就会受不了,甚至会死掉。

  “可我没打算吃你们呀!”虎皮儿这么说。
 

  那天不是怪物没抓住大林和小林么?那天大林也像小林一样,拼命跑,拼命跑,一口气跑了二十里路。大林回头一看,怪物不见了,小林也不见了。
 

  河马很高兴。在没有河让它浸泡打滚的条件下,能这么高兴就不错了。它的笼顶上铺满了棕榈树叶以遮住阳光。

  “大家……不会……相信的。”小鹿说。
 

  大林疲倦极了,他就坐在一棵树旁休息起来。大林想着:“小林到什么地方去了?我们假如是富翁就好了。我们假如是富翁,我们就有珠宝给怪物,怪物就不会吃我们了,我和小林就不会分开跑了。”
 

  来到关着三头大野牛的笼子,其中两头还是像过去一样怒气冲冲,只有哈尔照顾过的那头,友好地对他“哞”了一声。

  “那你相信吗?”虎皮儿问。
 

  想呀想的,大林就把眼睛闭起来。大林躺到了地上,就睡着了。大林做了一个梦,梦见他和小林都做了富翁。他和小林拿许多许多珠宝给了怪物,怪物就乖乖地走开了。怪物还对着他和小林鞠躬哩。他又梦见他和小林住在一间很好很好的屋子里,吃得好,穿得好,又不用做活。大林快活极了。
 

  鬣狗在笼中走来走去,低垂着脑袋,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小鹿想,反正自己要死了,干吗还这么没出息呀?她不害怕了:“我也不会相信的。”
 

  “做了富翁可真好呀!”
 

  两只小豹子,楚楚和翠翠,用不着关进笼子,它们在营地里与露露,还有那只小狒狒,玩得可疯了。而老狒狒巴贝妈妈则坐在那儿注视着,如果儿子玩得太野,弄翻了厨子的锅碗瓢勺,它就要上去打一巴掌,然后用狒狒的语言教训儿子:“规矩点!”

  虎皮儿听了,心里满是孤独的感觉。
 

  忽然有一个声音叫道:“你愿意做富翁么?”
 

  它们那一群狒狒,约有300只,每天都来到营地的边缘,似乎要说服它:“你为什么不跟我们一起回到树林里去呢?”

  “你可以走了。”他说着放开了小鹿。
 

  “谁和我说话呀?”
 

  但它礼貌地拒绝了。它愿意留下来与救了它儿子命的朋友在一起。那些狒狒好像也明白这一点,因为它们也经常来这里看望这些人类朋友,人们扔给它们的很多食物无疑更加深了这种友谊。

  “什……什么?”小鹿怀疑自己听错了。
 

  “是我,”那个声音又叫着,“我叫做包包。”
 

  在一些小笼子里还关着一些小动物和鸟类。这是大家利用空闲时间捕到的,有獴、蜜獾、豺、丛猴、疣猪、鹈鸪、鹤、鹭鹰(英文叫书记鸟)。

  “你可以回去了。”虎皮儿重复了一遍。
 

  大林想:“我做梦吧?”
 

  那么多的收获,意味着他们付出了艰苦的劳动,有时还有危险,但这是值得的。

  小鹿做梦也没想到虎皮儿会放了她,她看了虎皮儿一眼,掉头就跑。
 

  大林不是在做梦。大林已经醒来了。他把眼睛张开,就看见一个狐狸绅士站在面前。这个狐狸绅士的脸是黑色的,身上穿着大礼服,脚上一双水晶鞋──在月亮下面照着,好看得叫人眼睛都要花了。这位绅士是平平的弟弟,叫做包包。包包又问大林:“你真的愿意做富翁么?”
 

  兄弟俩坐下来吃晚饭时,都感到非常满意。他们觉得,那些非洲朋友干得真不赖。看到父亲已经能一歪一跛地走出帐篷和他们一起吃饭,他们更高兴了。

  虎皮儿想哭。

  “你是谁?”
 

  就在他们等着厨子把饭菜端上来的时候,哈尔注意到,乔罗在帐篷背后与一个陌生人在说话。那人是个黑人,他们好像在激烈的争论。陌生人拔出刀挥舞着,那情景令人害怕。哈尔想上去帮乔罗,但又决定再等一等,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由于父亲与罗杰坐的位置背朝着帐篷,所以只有哈尔一人看到了这一幕。

 

  “我叫做包包。呃,你不是愿意做个富翁么?”
 

  陌生人似乎镇住了乔罗。乔罗伸出手做了个手势,好像在说,“好吧,我就按你说的办。”随后他走向供应车,钻了进去。不一会就出来了,并慢慢地走向营火。火上正炖着一锅羚羊肉,这是晚饭的一道菜。厨子正忙着做其他的菜。乔罗背对锅站着,双手放在身后。

 

  “那还用说!”大林打了一个呵欠。
 

  他会不会将什么东西放进锅里?


 

  “我叫做包包。我可以想法子让你变成一个富翁。”
 

  不一会儿乔罗就走开了,脑袋耷拉着。如果他干了什么事的话,看得出他不是情愿干的。厨子已经把水果端了上来。罗杰和爸爸狼吞虎咽地吃着香蕉和芒果,而哈尔什么也不吃。

  “妈妈,咱们干吗要抓小动物吃呀?”虎皮儿躺在妈妈身边问。
 

  “什么?”大林马上坐了起来。
 

  “怎么回事?”罗杰问哥哥,“没胃口?”

  “孩子,咱们要是不抓小动物,那吃什么呀?”妈妈说。
 

  大林还当是自己听错了呢,又问:“请你再说一遍。你说什么?”
 

  “别回头,出了些有趣的事儿!”哈尔说。厨子已经将羚羊肉盛到盆里,将盆搁在饥肠辘辘的亨特父子面前。罗杰迫不及待地就要往嘴里送,哈尔大声说:“等等!”随后他转身对父亲说,“爸爸,你看这炖肉有没有问题?”

  “那不能吃青草什么的吗?”
 

  包包答道:“当真,我可以帮助你变成一个富翁。”
 

  “为什么会有问题?”

  “咱们老虎世世代代都是靠吃肉为生,怎么能吃青草呢?要是让人家知道了,多不像话!”
 

  哈,当真!大林马上站了起来,对包包说:“你可真是好人!你真的可以让我做一个富翁么?你要我报答么?”
 

  “也许没问题,但我刚才看到乔罗在锅里放了什么东西。”

  “可是,抓小动物们吃,我会没有朋友的。”
 

  “当然要报答。”包包笑了。
 

  “味道倒是很香。”老亨特说完用汤勺舀起一勺仔细地看着,“不像是放了毒药的。”

  “那你说,你要朋友还是要食物?”
 

  “怎么报答呢?”
 

  “哈尔的想象,”罗杰又说话了,“吃吧!”

  “我要朋友,我宁愿饿肚子,也不吃他们。”
 

  “下回再说。你现在和我到我家里去吧。今天是星期一,到了星期六,你就是一个大富翁了。”
 

  “慢着!”父亲警告说,“这是些什么毛,像是一小截一小截的硬毛——是砍断的。”他看了一会儿,沉下脸说:“我怎么也不相信乔罗会干这事!”

  “就算这样,他们也不会把你当朋友的。”
 

  包包就搀着大林的手走了。进了城,到了包包的家里。包包家里有巡警给他守卫,还有巡警给他跑腿。
 

  “干了什么?”罗杰想吃饭,有些不耐烦。

  “我想总有一天,他们会把我当朋友的。”
 

  包包对大林说:“我跳高跳得很好,你知道么?”
 

  “我稍后再解释。而现在,我要考验乔罗。我肯定他是豹人,但我仍然不相信他会要我们的命。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装出吃的样子——但千万别真吃。”老亨特用汤匙搅了一下香喷喷的炖肉,随后舀起满满的一勺,慢慢地送到嘴边。

  真的,打这以后,虎皮儿开始不吃食物了,每当他想到自己以前吃的食物都是小动物时,他就恨自己。
 

  “我不知道。”
 

  “先生!”有人在喊,是乔罗,他快步来到桌旁。

  三天过去了。
 

  “上次运动会的时候,我跳高第一。”
 

  “什么事,乔罗!”

  妈妈把两只被她咬死的野兔放在虎皮儿面前,说:“孩子,快吃吧,别饿坏了。”
 

  过了一会,包包又对大林说:“有一个大富翁,叫做叭哈先生,你知道么?”
 

  “两头河马,在岸边——不远。”

  “不,我不吃。”虎皮儿坚决地说。他看着两只被妈妈咬死的野兔,伤心极了。
 

  “我不知道。”
 

  “现在别打搅我,”老亨特说,“吃完饭我们再去看。”

  “别傻了,就算你饿死了,小动物们也不会相信你的。”妈妈劝儿子。她见儿子三天没吃东西,心疼极了。
 

  “叭哈先生是世界上顶富顶富的大富翁,美国的煤油大王还向叭哈先生借过钱呢。叭哈先生还没有儿子。你要是给他做了儿子,你就是大富翁了。”
 

  “但它们会跑到河里去的,那就很难捉了。”

  “就算这样,”虎皮儿说,“我也不会吃的。”
 

  过了一会,包包又对大林说:“我是一个做官的,你知道么?”
 

  “吃了饭才会有劲儿,不会有困难的。”亨恃坚持要先吃饭,又做出要吃的样子,“真是香。”

  妈妈没办法,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儿子挨饿。
 

  “我不知道。”
 

  乔罗阻止了他:“不,不,不好吃。厨子弄错了,他煮的是臭肉,吃了你会生病的。”

 

  “我是一个官儿,可是我官儿并不很大。我想做一个大官儿,顶大的官儿。我想做一个大臣。叭哈先生和国王很要好,国王很相信叭哈先生的话。叭哈先生要是对国王说:‘国王,你叫包包做一个大臣吧。’国王就会让我做大臣。你明白了么?”
 

  “胡说!”老亨特说,“这头羚羊是今早猎到的,非常新鲜。”


 

  “明白了。”大林应着。
 

  乔罗越来越激动:“我求你——别吃!”但父子三人不听他的劝阻,又低下头将嘴凑近碟子。乔罗惊慌失措地一把抢过罗杰的碟子,将肉全部倒在地上,紧接着把老亨特和哈尔的碟子也全部倒空。厨子来问是怎么回事,乔罗受不住了,哭了起来,身子不住的抖动。

  虎皮儿饿着肚子到外边散步。
 

  包包看看大林,点点头说:“那么,你就应当要求你爸爸,叫你爸爸去见国王

  “是我干的,”他承认说,“厨子与这无关,我干的。我把要命的东西放进去了。”他身子在颠抖,像发高烧的病人。

  小动物们仍然一见到虎皮儿就吓得抱头鼠窜。
 

……”
 

  老亨特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用手抚摸着乔罗那抖动的肩膀。

  “你们别跑呀!我只是想跟你们做朋友!”虎皮儿使出浑身的劲儿喊。
 

  大林糊涂起来:“怎么要求我爸爸?我爸爸死了。”
 

  “振作起来,乔罗,我们理解你。我知道你是个豹人,那天晚上在树林里我就猜到了。我知道,豹团是如何控制它的人的,他们要你起誓杀人。好了,一切平安——我们一点胡子也没吃,你也不必担心了。”

  然而,小动物们跑得更快。
 

  “我说的是叭哈先生。你给叭哈先生当了儿子,他还不是你的爸爸么?”
 

  “胡子?”罗杰大叫一声,瞪大双眼看着父亲,就像父亲突然得了神经病。

  虎皮儿的眼泪差点掉下来。
 

  “可是我怎样可以做叭哈先生的儿子呢?”
 

  “对,就是胡子。乔罗,把豹皮拿到这儿来。”乔罗迟疑了一下,还是回到供应车那儿去了。回来的时候,带来了一张豹子皮,就是那天晚上被哈尔淹死的那头豹子的皮。

  “孩子,别伤心了。”不知什么时候,妈妈已经站在虎皮儿身边。
 

  包包笑道:“我自然有法子。你瞧吧,我要扮做一个天使。”
 

  老亨特将豹头抓在手里,使它面朝上,让哈尔和罗杰看个明白。

  “我不想抓他们呀,可他们怎么就是不理我?”虎皮儿带着哭腔说。
 

  包包就拿出一盒白粉来,把粉涂到了脸上。包包的脸上涂了一点胭脂。包包又拿出一件女子的长衣来穿在身上。包包装扮好之后,就一扭一扭地走到了大林跟前,问道:“我美么?”
 

  “看出什么问题了吗?”

  “干脆,妈妈去抓两只小动物给你当朋友!”妈妈忽然冒出这么个主意。
 

  “美!”
 

  “不太像原来的模样,”哈尔说,“特别是嘴巴附近。”

  “那我不要。”虎皮儿想都没想,就说。
 

  包包有学了女子的声音问大林:“我像一个天使么?”
 

  罗杰看出了区别:“毛!嘴巴旁那些白色的硬毛没有了。”

  “为什么?”妈妈不明白了。
 

  “像!”
 

  “对了。你们还要注意,不是剪掉的,是连根拔掉的,然后斩成小段,将它们放进食物里。”

  “我要的不是强迫的朋友。”虎皮儿说。
 

  后来包包又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纸包来。包包告诉大林:“这是一对鸡翅膀,昨天我吃了十只鸡,留下了一对鸡翅膀。”
 

  “但那么一点点豹子毛能伤人吗?有毒吗?”

  就是,强迫人家当朋友们,有什么意思?
 

  说了之后,包包就把这一对鸡翅膀插在背上。
 

  “一点毒也没有,但同样能要人的命。它们在胃里不会被消化,反而会刺穿胃壁,产生囊肿,发炎,导致腹膜炎。非洲人叫不出这病的名字,但他们知道,人把豹子胡须吃到肚子里之后会疼得要命,最后死掉。”

  妈妈叹了口气。
 

  大林问:“这是做什么?”
 

  哈尔发现乔罗看着远处的树丛。他顺着乔罗的视线看去,一眼就看到了那个陌生黑人。那人满面怒容,立刻转身跑掉了。哈尔告诉父亲他刚才看见的事情。老亨特说:“他会回去向豹子团报告说:乔罗拒绝执行誓言。”

  又过了几天,由于没有吃食物,虎皮儿饿死了,临死前,虎皮儿希望自己下辈子能当一只兔子。

  包包诧异道:“咦,你不知道么?你看过童话没有?外国的童话里,都说天使是有翅膀的。所以我要把鸡翅膀插在背上。这就完全像一个天使了。”
 

  “那他们会怎么样?”

  包包照一照镜子,叫了起来:“真是一个天使!真美呀!”
 

  “我不知道。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一定会采取行动,不管是什么行动,肯定是我们所不喜欢的。”

  包包脸上出了汗,汗流过的地方就把白粉和胭脂都洗去了。他的脸上就又有黑色,又有白色,又有红色,变成了一个花脸。
 

  这位美丽的天使四面瞧瞧,对大林小声说:“你别乱跑,得好好在这儿等着我。你要是饿了,可以打开窗子吸一点儿新鲜空气。我出去办事去了。再会!”
 

  “再会!”
 

  “可是今天的事,你非守秘密不可。你要是泄漏了秘密,那你就当不成富翁的少爷,我也当不成大臣了。记着!”
 

  “我记着。”
 

  包包就走出去了。到门口又打回转,从柜子里拿出了一块鸡蛋糕,又把柜子锁上。包包一面嚼着鸡蛋糕,一面说:“当个天使还得会唱歌才行。这个可考不住我。”
 

  大林就听见包包一路唱着《天使之歌》走了──
 

  “吃一块鸡蛋糕,
  美丽的包包。
  吃一块鸡蛋糕,
  美丽的包包。
  吃一块鸡蛋糕,
  吃一块鸡蛋糕。
  ……”
 

  声音愈来愈小,听不见了。大林忽然觉得一阵头晕眼花,就赶紧去打开一扇窗子。可是窗子外面站着一个巡警,对大林叫道:“怎么!你想逃走么?”
 

  “谁说我想逃走!我才巴不得给叭哈先生当儿子呢。”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赌钱官网-澳门十大正规网站 http://www.mo688net.top/?p=100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