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免费书刊 › 插画家阿克塞尔·舍夫勒坐在这里,我们与海洋之间并未存在过故事与情感交互

插画家阿克塞尔·舍夫勒坐在这里,我们与海洋之间并未存在过故事与情感交互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电影《海洋》剧照

阿克塞尔·舍夫勒

海淀作协朗诵艺术团艺术顾问、著名朗诵艺术家殷之光现场朗诵

“生命并不合乎逻辑和情理,它以一种充满活力和野性自在的方式呈现”。——雅克•贝汉

在维多利亚风格建筑顶层的工作室里,草稿、白纸到处都是,原本能折叠的书桌因为放了很多书、墨水和彩铅,也就很少再调整,一切都是工作的状态。插画家阿克塞尔·舍夫勒坐在这里,他动笔时表情认真严肃,但不要以为画出来的画也如他国家性格德国一般严谨,正相反,充满想象、幽默、有趣,是他的画受到世界各地小朋友们喜爱的原因。

图片 4

在墨西哥瓜德罗普岛目睹大白鲨袭击海象,在南非南部好望角的福尔斯湾围观鲨鱼捕猎毛海豹,在澳大利亚的斯宾塞湾看巨型乌贼舞动触角演出水下歌舞剧,在日本西海岸岛根县欣赏鲜有露面的毯子章鱼挥着巨大柔滑的裙装物跳起七面纱舞,在加拉帕戈斯群岛看海鬣蜥缓慢爬山火山岩晒太阳,在阿拉斯加的查塔姆海峡听驼背鲸节奏分明的低吟逐渐变为尖锐高调的歌唱,在南极的阿德利偷窥洗完澡的帝企鹅敏捷地从冰洞里跳出来,偷听威德尔海豹在冰盖下的水中交谈,在瓦尔德斯半岛旁观虎鲸捕食海狮和搁浅海滩,在加利福尼亚的蒙特利湾静待太平洋海荨麻在翠绿色的海水中飘荡,在墨西哥的索科罗岛观摩双吻前口蝠鲼在水中飞翔,在圣迭戈湾如暴风云席卷而过的磷虾群中邂逅蓝鲸……

阿克塞尔·舍夫勒(Axel
Scheffler),1957年出生于德国汉堡市,算得上插画届的前辈大叔,1999年他为《咕噜牛》创作的又憨又大的咕噜牛形象,成为当时英国孩子们心中最喜爱的形象之一。2008年故事被BBC拍成同名短片,获得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提名。现在,《咕噜牛》已被译成多种语言为世界各地的孩子带去快乐,是世界公认的经典图画书。

海淀作协朗诵艺术团集体朗诵了《中国朗诵,朗诵中国》

带孩子来一趟这样的环球旅行,怎么样?它超越了那些早已开发成熟的既定路线的旅游目的地,探索的是真正的未知——90%多的海域人类从未涉足,充满着神秘,也充满着风险。就像大航海时代的人发现新大陆一样,海洋之旅需要真正的开拓和探险精神。世界上最深的马里亚纳海沟有1万多米深,它的深度比“世界屋脊”珠穆朗玛峰的高度还要多;我们人类攀登上了珠峰之巅,但还无法到达马里亚纳海沟的底部呢。与其去那些游客到达已经没有任何实际障碍(除了金钱)的地方,何不去探索真正的未知世界呢?

“作为插画家,我很幸运,也幸福”

图片 5

其实,进行这样一场“壮游”完全是可以通过我们的视觉和听觉来进行的。比如,在《海洋》这部电影里,法国导演雅克•贝汉就通过他的摄制团队的镜头,带我们看到了前文提到的所有场景。惊叹于那些美妙的图像和想必是用漫长时间捕捉到的海洋生物戏剧性的情感瞬间之外,我曾想,如果有一部“电影解说手册”讲述那些奇景背后的“旅行故事”就好了。现在这本“电影伴侣”书出版了。

“全世界人们喜欢的东西是相似的,这种感觉对我来说很好”,舍夫勒很开心自己的书受欢迎,同时也很意外,“感觉很奇妙,刚开始画的时候我并没有指望能达到这种程度的成功,这种成功对儿童书来说不是那么常见。”

高中文学社团联合会首届秘书长——人大附中李沛航同学发言

什么是大海?海洋和我们有关系吗?其实,即使我们与孩子一起面朝大海,大多数时候,我们也只能向他们描绘水面上的无穷无尽,讲述一种“天地悠悠”的心境,却无法向他们呈现水下世界的丰富多样。我们看待海洋更进一步的方式,不过是能呼出海洋生物的名字,像对待一个名词一样对待它们的能指和所指,将生物的形象和他们复杂的学名连线,就像对待一个自然博物馆里的化石一样。我们总像海洋壮观景象的旁观者,从未真正变成其中的一部分。我们和深海的动物从未发生过互动,我们与海洋之间并未存在过故事与情感交互。

书的大卖让舍夫勒有能力做一个全职插画家,而不需要再去做其他副业,他说这是他的幸运。

图片 6

然而,《海洋》的努力,向我们呈现了通向海洋神秘世界的奇妙之旅:既有珊瑚礁中微观世界的奇景,也有驼背鲸和巨型乌贼的优美舞姿,还有发生在海洋居民身上的血腥事件,以及人类被暴风雨中狂怒的大海席卷的船只。导演雅克•贝汉的海洋梦想也始于一种“远方”的旅行冲动,但这种冲动里,包含着他对“壮举”和“探险”的激情。他说:“海洋,这个词总能唤起对远方的畅想和探索的壮举——瓦尔帕莱索、温哥华、阿留申群岛、桑给巴尔岛、澳门、合恩角……每个名字都是探险之梦的邀约,让人不禁想起深海居民白鲸莫比•迪克或海盗的故事,这些名字让你想要立即登上一艘船,去直面风暴,感受浪花溅散在皮肤上”。

从小就喜欢画画的舍夫勒,经常会在练习册上涂鸦,同学们看到会开心地大笑,这让他发现,原来画画除了能让自己快乐,还能将快乐传递给别人。从那时开始,“画让人快乐的画”成了他的小小目标。

交大附中思源话剧社同学们演绎话剧<<罪>>

这并不是一次旅游者般从局外人的角度来看问题的旅行,那样的旅行始终是抽离的打量和凝视,保持着与那儿生活的居民真实生活的距离,像说明文一样解释所见的现象。《海洋》却并不打算上一堂自然历史课。它想借助神奇的银幕,传达出野生动物的野性威严,好让我们与动物建立起某种亲密的联系,通过它们的眼神和细微动作,体验到它们的情感波动。这是一次非同寻常的旅行。

“我觉得我会一直画下去,在英国,很多高龄的插画家很常见。这也是很幸福的方面,做插画这个工作只要有读者,有出版商愿意出我的书,我就可以画到很老。”舍夫勒儿时的愿望实现了,并且一直在延续。

图片 7

影片里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潜水员和大白鲨的一次相遇。潜水员潜游在海面下65英尺深处,除了能够看到太阳光线呈发散状射入身旁的海水中,周围没有其他事物可以参照。在这样的水深中,海水在光线的照射下呈现出蓝灰色,外侧带着白色的晕圈。远处朦胧模糊的外形,是一头以很快速度向潜水员游来的大白鲨。它的身长至少有5米,身体上嵌着一条条深深的咬痕。鲨鱼半张着嘴发出“咯咯”的声音,突然,它打了个嗝,腮抖动起来,先前展开的巨大白色胸鳍,垂到身体下方。它飞快地向潜水员扑去,但潜水员纹丝不动,大白鲨在最后关头放弃攻击,改变了行进路线,在很近的地方盯着潜水员。他们相互对视着,鲨鱼似乎打量着这个不怕它攻击的陌生怪物,为了显示它占据上风,它升到水面,毫无畏惧地展露出它纯白的腹部。不久,鲨鱼又缓缓地游了回来,重新伸展开胸鳍,表明它已经放松。它镇静而充满信任地碰了碰潜水员,他从它的侧翼游到它的鳍部,亲近它,完全保持着默契,仿佛是相知多年的好友,一起伴游。这种亲密接触,充满着戏剧性,也充满着瞬间令人惊讶的体验。鲨鱼不再是巨型的海洋霸主,而有了可以与之沟通的情感。

图片 8

人大附中鲁迅文学社的同学用英文朗诵音乐剧

海洋漫长的地质时间是一个巨大的奢侈品,这意味着纪录它需要高昂的价格。《海洋》是一部纪录生命的影片,它的非同寻常之处在于,它采用了一种集体表达的形式:这里没有“我”,只有“我们”,将海洋的生物们作为一个整体来把握。因此,它是一部采用多种观点,由一百双眼睛来传递海洋一千零一个方面的影片。无论是观影还是阅读“电影伴侣手册”,我们都会惊讶于它地理范围之广,视角层次之丰富。摄影师们在世界各地进行同时拍摄,与海洋生物一起游移,抓住了它们情感飞逝的瞬间:那只对沉在水中的人类的超市手推车好奇观察的海豹,那只被人类的捕鲸活动切掉了尾巴、流着血沉入海底的白鲸,那些像大军排山倒海走来的蟹群——其中两只还不小心踩了彼此的腿,费了不少劲儿才相互把爪子从对方那里抽拔出来,都有一种牵动人情感的魅力。

《女巫扫帚排排坐》

图片 9

电影让我们改变了观看世界的方式。在雅克•贝汉四十多年的电影制作历程中,他和他的合作伙伴们一起设计了很多装备,捕捉到许多之前人们从未亲眼目睹的精彩瞬间。他们根据流线形的相机外壳创造出一种设备,能够与正在嬉戏的海豚保持同步,并通过遥控控制迷你直升机进行拍摄,迷你直升机能够在海豚群上空盘旋,拍摄出用其他方法无法获得的海豚影像。摄影师们还发明了一种显微镜,能够揭示和纪录浮游生物、海藻、珊瑚虫和微小鱼卵的世界,这种微小组合繁荣了整个错综复杂、相互依存的生态系统。

(英)朱莉娅·唐纳森 著

各校文学社负责人合影

海洋的旅行,并非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不过,它也起源于一个简单的梦想:与各种各样的鱼和海豚在水下结伴而游,穿越大海,忘记它们之于我们的陌生,去听去看去探索。摄制组的人说:“最初的梦想,是能够发明出一种摄影机,它有如海狮般快速灵敏,其短焦距允许我们拍摄出适合在大屏幕上播放的高清晰图像,我们可以籍此走近动物并与之亲密接触,从而激发彼此之间新的联系和情感”。这次独特的旅行,想要的东西很直接,也很复杂:可以随鲸鱼一起舞蹈,与海豚一起跳跃,与金枪鱼一起迸发前进,与蝠鲼一起翩然水中,生动记录一切。这个梦想激发了一次有充分知识准备,且伴随着工业发明的深度旅行:导演和他的团队不仅咨询过海洋生物方面的专家,也向很多电影制片人、作家、渔民、船员、律师、探险家、船长等有着不同背景但对海洋生物充满热情的人做过咨询。他们询问了数以百计的问题,累积了如山的数据,拟订了数以千计的草案;他们也经历了得意忘形、迷惘失落和一切从头再来的沮丧。把生命“非逻辑的特质”如实展现在胶片上,需要巨大的投入。

(德)阿克塞尔·舍夫勒 绘

为庆祝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10月22日下午,由北京海淀区作家协会推动的”海淀高中文学社团联合会”成立。首批加盟的高中社团有人大附中、北大附中、清华附中、一零一中学、十一学校、北方交大附中、中关村中学、首师大附中、首师大二附中、八一学校、育英学校、北师大二附中国际部、中央民族大学附属中学。

为了进行这趟全球海洋之旅,摄制组研制出专门拍摄水下世界的摄影机,制片人为制作计划和预算,以及为摄制工作构建一个金融、法律和行政体系度过了很多不眠之夜;每一次征途,都要用渔船甚至双水濑飞机运送重达数吨的设备。在世界各地开展工作,他们还必须和不同的保险公司与大使馆进行谈判、协商,这样才能获得签证和拍摄许可证,几个拍摄小组分布在不同国家,同时开展工作,最多的时候有26个外景拍摄和19台摄像机在同一天开工;既要符合动物的自然周期,又要考虑到技术人员和设备的现实情况,通货在变化,汇率在波动,工资表也是一项极其艰巨的工作。在这么庞杂的想法中,完成这一趟环球之旅,真算得上一次英雄壮举了。

任溶溶 译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出版

海淀文联主席苗地、中国作家网主编刘秀娟、《中华英才》执行总编朱军、《青年文学》执行主编张菁、中国文联出版社诗歌分社社长洪烛、《十月少年文学》执行主编冷林蔚、《东方少年》杂志社社长王庆杰、《校园文学》总监季冉、《文学高地》主编任立等各刊物代表参加成立大会,表示祝贺。

我很喜欢影片最后虚拟“灭绝动物博物馆”的创意,它让我对人类因收藏癖好而生的博物馆和水族馆有了新的认识,也唤起了人们的环境保护意识。在这个虚拟博物馆里,遭到人类工业污染而灭绝或极度濒危的海洋动物标本被陈列出来,那些刚才还鲜活的生命在一组镜头之后,瞬间石化为凝固的陈列物,像纪念碑,让人有一种大屠杀之后的恐怖感觉。这个虚拟博物馆位于法国瑟堡的前港站,20世纪曾经停靠过庞大的跨大西洋邮轮,是一个宽敞大厅。根据世界自然保护联合会的《濒危物种红皮书》,这里陈列了5个18世纪以来被人类所灭杀的物种和各种濒危物种。瑞士洛桑自然历史博物馆提供了一个珍惜的大海雀充填模型,大海雀在1852年就灭绝了;还有250年前就已经灭绝的大海牛,尽管曾经有德国自然学家对亲眼目睹的大海牛做过不算精准的描述,但雕塑家还是费了一番功夫,才把这个从未蒙过面的形象雕塑出来。

灵感在哪里?

会上,海淀区高中文学社团联合会首届秘书长——人大附中李沛航同学及北大附中漱玉诗社社长杨鼎晨代表联合社团发言。海淀作协朗诵艺术团艺术顾问、朗诵艺术家殷之光到会祝贺,即兴朗诵了毛泽东诗词《重上井冈山》,海淀作协朗诵艺术团集体朗诵了《中国朗诵,朗诵中国》。来自各校社团的同学表演了诗朗诵、舞台剧等多个文学节目,洋溢着青春的热情与朝气。

当我们进一步看到现在还能见到的海豚、海豹,都被想象成为未来的灭绝动物,只留下一个博物馆内的标本或填充物塑像时,哀伤侵袭和笼罩了所有的观看者。就如在动物园的海洋馆,我们与孩子一起站在一个盛满各式各样鱼类的巨型水族馆前,突然意识到那些鲸鲨、沙鲨、锯鲨、蝴蝶鱼以及戈尔亚石斑鱼,在野生状态下恐怕从来都不可能相聚一样。这是一种令人悲哀的物种聚集方式——难道我们将要生活在一个完完全全的人工世界里,每个物种的代表都被保存和陈列的动物园或水族馆里,单纯地靠它们来唤起已经消失物种的回忆吗?与大海野性而自由的强大生命力相比,博物馆与水族馆的沉寂令人哀伤。

1992年,舍夫勒遇到他的黄金搭档朱莉娅·唐纳森,从此他们开启了长达20年的合作,先后联手打造了《咕噜小妞妞》《城里最漂亮的巨人》《小海螺和大鲸鱼》《女巫扫帚排排坐》等12部经典作品,获得英国百年十佳童书、斯马尔蒂斯儿童读物金奖、英国BBC票选“最佳睡前故事”等多项国际大奖。而他们,也被媒体称为“图画书梦之队”,是“天作之合”。

”海淀高中文学社团联合会”的成立是海淀小作协活动的延伸,目的是团结更多爱好文学的同学参与有效的文学活动,为他们储备、植入文学的种子,提高同学们的综合素质。

“对我来说灵感,只需要给我一段文字,我脑子里就会形成一幅画面。”舍夫勒说。

目前,海淀作协在北京作协、海淀区文联的领导下已成立了高校文学社团联合会、海淀高中文学社团联合会、小作协,这些文学社团都是海淀作协工作的重要抓手和服务对象,既承载着文学的希望与未来,更肩负着历史的责任与担当。

舍夫勒的灵感主要来源于文字,他说自己虽然不擅长讲故事,不过能在读到一段文字后,脑子里自动形成一个形象,继而画出来。有些文字不适合他,但是朱莉亚的文字就没问题。舍夫勒喜欢她用词的方式,“首先她写的书都是押韵的,所以故事读的节奏很棒,除此之外,结构、主题也很喜欢,文字的质量很高还透着幽默感,也留出了足够的空间让我来发挥我的幽默感。”

(摄影:谭波)

图片 10

《咕噜牛》

(英)朱莉娅·唐纳森 著

(德)阿克塞尔·舍夫勒 绘

任溶溶 译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出版

任何好的文学,能把读者拉到书里的世界

“一眼认出某某绘本大师的作品,这还真需要一定功力。能做到这样的,舍夫勒就是其中之一,无论多少本书放在那里,我准能一眼就认出……最独特的一点——眼神——透露出那么多丰富的情感:惊讶、满足、愤懑、欢喜……在他笔下,即便那些最恐怖的怪兽,也透着憨憨的味道,神秘的女巫也那么的亲和美好。”舍夫勒在中国有不少粉丝,图书销售榜上的好评数以千计,网上就有这么一段评论。

舍夫勒的插画风格在跟不同作者合作中逐渐形成并发展。饱满的颜色、充满幽默感,并喜欢加一些细节,是舍夫勒一贯的风格。尤其在设计动物表情和动作时,舍夫勒希望他们有意思一些,“因为小孩子们都喜欢细节,我想创造一个小孩子们都喜欢的世界,现在看来,他们的确是喜欢的。”他希望插画能达到跟读者沟通的效果,“在感情层面跟读者的交流,就像任何好的文学一样,能把读者拉到书里的世界,会高兴或者伤心。”

“一般来说,风格成型了,出版商会让你保持稳定。”舍夫勒笑道,“但是作为插画作者,还是会想将来做一些突破的风格。”

能享受这些故事是很重要的

什么叫童话?什么吸引着舍夫勒对童话的热爱?一个关键词就是“想象”。

创作源于内心的想象。创作之前,舍夫勒会看很多资料,也包括谷歌各种动物,“但是当我下笔画的时候,它会从一个现实动物变成我笔下的动物,一个童话版本的动物”。

在舍夫勒诸多作品中,《城里最漂亮的巨人》让他稍加偏爱,就是因为这里有丰富的想象,巨人、直立行走的兔子都在一个小镇里,一个非常多样化的世界,舍夫勒称之为“疯狂的童话风格”。

“做绘本,什么都可以画。这就是我喜欢绘本的原因”,舍夫勒说。

孩子们的阅读也一样,能享受故事很重要,通过故事了解世界各个方面,对小朋友们的发展很重要。舍夫勒认为茱莉亚这点做的很好,她在故事里,用很隐晦的方式,埋藏一些小信息小道理,比如是你要帮助朋友,比如虽然你体格没有那么大,但是可以靠智慧来赢。很多故事讨论的都是很基本的人类主题,这些绘本成为一个很好的讨论方式。

不过舍夫勒认为,很难说好的绘本有什么统一标准,因为大家品味不一样。对他来说,孩子的兴趣放在首位,同时他还考虑到大人,能让大人和孩子同时享受并思考的绘本应该是不错的,“现在看来,我的书有小读者喜欢,也有父母说很喜欢,这应该是一套家庭读物。”(文/杨舟)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赌钱官网-澳门十大正规网站 http://www.mo688net.top/?p=1000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