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澳门赌钱官网 › 系列陆续出版期间,文学现场

系列陆续出版期间,文学现场

图片 1

8月18日,“哈利·波特”出版20周年哈迷见面会在上海书展中心活动区举行,“哈利·波特”系列中文版责任编辑王瑞琴、译者马爱农亲临现场,与哈迷畅谈与“哈利·波特”相关的难忘回忆,畅想魔法世界的未来。

图片 2

嘉 宾:中国出版集团副总裁 李岩

1997年6月,“哈利·波特”系列英文版出版发行,迅速成为全球最畅销的图书之一,迄今为止已被翻译成70余种语言在世界各地发行,并在全球创造了销量超过5亿册的佳绩。2000年10月,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哈利·波特”系列的前三部:《哈利·波特与魔法石》《哈利·波特与密室》《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之后,中文简体字版基本上与英文版保持同步出版,从2001年到2007年,陆续推出《哈利·波特与火焰杯》、《哈利·波特与凤凰社》、《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在中国掀起一阵又一阵魔法热潮,其中文简体字版已售两千万册。

“辽宁获奖作家读者见面会暨辽宁儿童文学新人新作改稿会”现场

中国科学技术馆原馆长 王渝生

从2015年10月开始,人民文学出版社陆续推出插画家吉姆·凯绘制的“哈利·波特”全彩绘本,迄今已经出版了两部:《哈利·波特与魔法石》《哈利·波特与密室》。据悉,彩色插图版将以每年一部的形式陆续上市,带领新老哈迷们重温魔法世界的奇幻,再拾“等待哈利”的热切心情。

图片 3

少儿科普作家 张之路

2016年,可以说是又一个“哈利·波特”年。随着《哈利·波特与被诅咒的孩子》的出版,沉寂已久的哈迷再次掀起一阵魔法热潮。该书以J.K.罗琳、约翰·蒂法尼和杰克·索恩创作的全新故事为基础,是“哈利·波特”系列的第八个故事,是一部由杰克·索恩执笔的全新剧本,也是第一个被搬上舞台的哈利·波特官方故事。2016年上映的电影《神奇动物在哪里》是J.K.罗琳撰写的第一个电影剧本,她在电影编剧领域的初次尝试为全世界读者带来了一个魔力无穷的新故事。该系列电影的第二部和第三部将分别于2018年和2020年上映。

与会作家

主持人: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主持人
马宗武

在“哈利·波特”系列陆续出版期间,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一系列关于“哈利·波特”的周边图书,像《神奇的魁地奇球》《神奇动物在哪里》《哈利·波特的魔法世界》《哈利·波特与魔法石》填色书4卷、海报书2卷、贴画书4卷以及明信片2套,《哈利·波特与密室》贺卡书2卷等。

8月30日上午,辽宁省作协创研部在辽宁文学馆“文学现场”召开“辽宁获奖作家读者见面会暨辽宁儿童文学新人新作改稿会”,作家直接与儿童读者沟通交流,让文学走出象牙之塔,来到孩子们的真实生活中,以文学之真、文学之善、文学之美滋养童心,呵护童年。本次活动也是辽宁省作协党组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涵养文学生态、打造文学精品的成果。

8月25日下午,在第15届北京国际图书节上举行的“红沙发”系列访谈以“原创少儿科普图书走出去”为主题,邀请到了中国出版集团副总裁李岩、中国科学技术馆原馆长王渝生,以及少儿科普作家张之路3位嘉宾。访谈中,3位嘉宾就中国原创少儿科普图书走出去的现状、重视情况、存在问题,以及什么样的少儿科普图书适合走出去等一系列问题展开深入探讨。大家一致认为,推动原创少儿科普图书走出去任重而道远,需要我们的切实行动,才能让这句口号落到实处。

今后,该社将陆续出版一系列与“哈利·波特”相关的图书。2017年下半年,将推出J.K.罗琳在哈佛大学的毕业演讲《美好人生》;还将推出插图本“魔法教科书”《神奇动物在哪里》《神奇的魁地奇球》《诗翁彼豆故事集》;“哈利·波特”中文版的译者马爱农对译文再次进行了精益求精的修订工作,精装典藏版也将于2017年底面世;全彩绘本的第三部《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也将在2017年底出版。此外,广大哈迷非常关注的“哈利·波特”20周年纪念版也已纳入出版计划,《神奇动物在哪里》的后续图书也将陆续出版。

获奖作家、专家、媒体代表、学生代表等共30余人围绕王立春再次荣获“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马三枣首获“青铜葵花小说奖”现场展开对话交流,共同感受辽宁儿童文学繁荣发展的可喜成果。

保持持久生命力

辽宁省作协党组成员、副主席金方主持会议。她首先代表辽宁省作协党组向获奖作家表示祝贺,同时转达作协党组对与会作家进一步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专题研讨班上的重要讲话精神的号召,增强文化自信,贴近生活、扎根人民,创造出与伟大时代、伟大斗争、伟大工程、伟大事业、伟大梦想相称的文学作品。

中国特色和国际思维兼备

辽宁省作协党组成员、副主席沙宪增代表省作协向与会人员介绍了辽宁省儿童文学发展现状。

参加过一些科普类、少儿类图书评比活动的王渝生发现,其中评比推荐的优秀少儿图书中,总体来讲三分之二由国外引进,三分之一是原创作品,“然而实际上,这个比例应该颠倒过来。近年来,各家出版单位开始更加重视原创,这种情况有了明显改观,因此我们看到了越来越多的优秀原创作品。”

获奖作家王立春从自己的儿童诗创作经历出发,结合儿童诗歌的生成、意象等元素,与大家分享了近三十年的儿童诗歌创作体会,还现场向小读者签名赠送了本次获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的诗集《梦的门》;马三枣结合自己的笔名由来,用幽默睿智的语言谈了自己对经典儿童文学的认识。马力教授、作家薛涛对王立春、马三枣的儿童诗和小说写作进行点评;两位获奖作家就儿童文学的推广阅读、少年写作等问题,现场回答了记者的提问。马力、薛涛、王立春、马三枣四位老师现场对小作家的诗歌作品进行了修改指导,新华网小记者和小读者的提问和朗诵也为活动增加了亮点。

在王渝生看来,原创性作品要保持持久的生命力,需要中国特色和国际思维兼备,“既能讲好中国故事,也要有国际性”。他以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出版的《世界历史地图绘本》为例,“这本书就非常好,既注重到了国际性,也强调了中国特色,让孩子知道了科学史的全部发展历程,让他们知道我们有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民族,把最真实的知识传递给孩子。”王渝生表示,科学本身是没有国界的,因此,“中国的科普跟国际上的科普不该有太大的差别”。

沙宪增在讲话中强调:辽宁省作为中国儿童文学“重镇”之一,有着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特别是新时期以来辽宁儿童文学根植东北文化沃土,不断锐意创新,寻求从思想到艺术的全方位突破,取得了令全国文坛瞩目的成绩,部分作家的创作还在国际上产生了一定影响。辽宁省拥有一支实力雄厚的优秀作家队伍,这支队伍实力在不断增强,不断有新力量补充加入,共同构成了辽宁儿童文学多姿多彩的动态图景。辽宁省作协重视儿童文学发展工作,注意整合资源、凝聚力量,积极打造精品力作、扶植文学人才,扩大儿童文学影响力。

“对于少儿科普作品,我们现在最熟知的也只是上世纪60年代的《十万个为什么》。”李岩表示,刘慈欣的力作《三体》让自己印象深刻,它不仅在国际上获得了很高的奖项,而且畅销海外。“这就让我想到我们在少儿科普作品方面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而我们已经做的又太少。但庆幸的是,我们的学界、出版界还有很多学者和出版人都在热心地做这方面的工作。”

本次媒体见面会作为辽宁省作协“媒体走进文学现场”系列活动之一,受到与会作家们的好评。在党的十九大、省作协十代会即将召开之际,主办方期待辽宁的儿童作家能够不断审视自我,提高素养,写出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好作品,推动辽宁省儿童文学创作由“高原”向“高峰”迈进。

今年年初,由中国出版协会、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科普部、韬奋基金会和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联合发起的“中华优秀科普图书榜”评选活动的开展,就是为了激发科学技术与科普工作者的创作热情,挖掘优秀科技出版物创作人才,提高科普图书的社会影响力,提升全民对优秀科普图书的认知度和关注度,从而全面提升全民科学素养。评选活动中原创和引进比例为6∶4。据主办方介绍,此举正是为了鼓励原创科普作品脱颖而出,并希望能吸引更多科学家以及优秀作者参与进来。

辽宁日报、沈阳日报、新华网、东北新闻网、华商晨报、辽宁作家网、盛京文学网、辽宁文学微报等媒体参加了本次活动。 

对于这项推动中国科普图书发展的活动,李岩表示认同,“它对于挖掘优秀科技出版创作人才,提高原创科普图书的社会影响力,推动中国原创科普童书发展意义重大。他们的努力让我们看到了希望,也看到了文学作品走出去的光明未来。”李岩表示,走出去更重要的是挖掘我们身边的文化。

创作要从实际出发

注重文学性和艺术性

“孩子要有科学思维,不但要做一个文学少年,还要做一个科学少年。”张之路表示,我们有了科学的思维、科学的头脑,文学创作时的想象力也会比别人更丰富。

近年来致力于校园阅读推广工作的张之路发现,虽然我们的校园阅读推广工作取得了很大成绩,“但是我们往往更偏重推广文学类读物的阅读,科普图书则非常少”。物理系毕业的张之路,坦陈自己“比其他作家更多了一份科普情结”,“未来在进行校园阅读推广时,我会用一半的时间来讲科普。”张之路强调,推动我国科普图书走出去和推广我国少年儿童科普阅读同等重要,且会相互促进。

“科普图书的重点是普及。”王渝生表示,有时候,科学家写的科普图书不太受公众喜欢,是因为板起面孔、概念公式的写作方式读起来有些费劲。对此,张之路也深有同感,“我们的科普读物以前稍微呆板了一点,一谈科普,就是科学知识要扎扎实实,有根有据甚至要有专著的支持。其实,科普读物同样可以用文学的、生动活泼的、通俗易懂的方式去解读。”

“科学与艺术是一枚硬币的两面。”王渝生认为,文学性和艺术性对于科普作品而言显得尤为重要。“科普创作要按照文学、传播学的原理,甚至还要有一些广告学的原理,要适当地为科学‘打广告’。”王渝生说,“我们以前把科学家讲得太神奇了,不食人间烟火,所以我们的科普作品还是要更接地气。”在他看来,科普创作要多增加文学和艺术的内容,这样更便于我们的科学普及和科学传播。

“科普创作要从生活的实际出发,便于大家接受。”张之路建议,科普创作可以模糊几个边界,如科普和科幻的边界、科普和社会学的边界等,“这样进行科普创作会自由一点,可能效果会更好。”

“科学幻想也是科学的本质属性,没有丰富的想象力就不会产生科学。”王渝生表示,科幻作品不仅要有科学,更要有幻想和趣味在其中,这样,孩子们才能读得进去、才爱看。

根植传统文化

要走出去更要走进去

到底怎样的少儿原创科普图书更适合走出去?对此,嘉宾们分享了各自的观点。“千万不要跟风,要扎扎实实地从中国的传统文化、先进文化入手,要推出经得起时间考验的少儿原创科普图书。只有将本土化和国际化紧密结合起来的原创科普图书,才更具有生命力。”王渝生以丰子恺先生的漫画集为例,通过“丝路书香工程”传播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很受欢迎。虽然画的那些人都是民国时期的,但是宣传的是中国的传统文化,突破了时代性”。

王渝生建议,走出去的少儿原创科普图书,首先,从题材、作者开始,起点要高;其次,图书绘画、装帧要高;最后,要找到优秀的名家翻译以及优秀的国外出版代理商。“我们要让自己的少儿原创科普图书站得住脚,不仅要走出去,还要走进去。”

在王渝生看来,推动少儿原创科普图书走出去,要有一种创新性思维在其中,“这个创新不是标新立异,不要以为一定要搞出自己的新路子。有时候,适当地回归和引进,结合我们的当下进行消化吸收,也是一种创新。”

张之路建议走出去的作品,要“去挖掘我们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这里面既有中国的文化,还有科学的信息含量。他以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出版的《故宫里的大怪兽》一书热销为例,“这些怪兽里都有科学的含量。以前有人说‘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这句话我补充一下,越是先进的,也越是世界的。最好的东西,最高级的东西,谁都要。”

“我们的少儿原创科普现在也是刚刚起步,相对而言比较薄弱。除了延续我们原来的发展思路,在中国传统文化经典方面,推广像曹文轩、杨红樱这样的作家的优秀儿童文学作品。”李岩认为,出版单位要充分利用国家在走出去方面的相关资金和政策扶持,借帆出海,“围绕科普展开,国家专门有一个走出去专项扶持资金,我们应该积极响应,同时呼吁相关部门加大这方面的扶持力度。”

(本版图片由本报记者
王毅 摄)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赌钱官网-澳门十大正规网站 http://www.mo688net.top/?p=1028

上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