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史 › 使得老鼠王后不敢走近公主的摇篮,卡斯柏尔的奶奶坐在她家门前向阳地的长凳上磨咖啡

使得老鼠王后不敢走近公主的摇篮,卡斯柏尔的奶奶坐在她家门前向阳地的长凳上磨咖啡

  “现在你们知道了,”教父朵谢梅第二天晚上对孩子们说,“为什么王后要用这许多女卫兵护卫那个漂亮的公主碧丽波。她真的害怕那个老鼠王后会回来,说得出做得到地把碧丽波公主咬死。
 

  狒狒妈妈看到生人时立刻停住脚步。哈尔牵着它的手,另一只手牵着小狒狒,就像他们老在一块散步似的,从从容容地走进营地。人们惊奇地看着他们,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哈尔对于自己创造的这个场面很有点得意。人们该祝贺他,抓到那么宝贵的两个标本。

  一天,卡斯柏尔的奶奶坐在她家门前向阳地的长凳上磨咖啡。
 

  “朵谢梅技师的机器,对于那个非常机警的老鼠王后,始终不能够发生什么效用。还是那个晓得看天文的顾问出了一个好主意,要借助那一班公使参赞的力量,使得老鼠王后不敢走近公主的摇篮。是什么样的公使参赞呢?是那个做宫廷顾问的大公猫的一班儿子,因为它们晓得刺探夜里的一切动静,所以封它们做公使参赞。它们承担起这样重大的国家任务,不让老鼠王后走近公主的摇篮。为了酬劳它们的功劳,要那一班女卫兵好好地顺着毛摸它们,使它们舒服得叫起来。
 

  罗杰说话了:“好一个幸福家庭!”他掀开爸爸帐篷的门喊道:“爸,你真该来看看这三只狒狒,狒狒爸爸,狒狒妈妈,狒狒儿子。”

  这只咖啡磨具是卡斯柏尔和他的好友佐培尔在奶奶生日那天作为祝贺礼物送给她的。
 

  “那是一天夜里十二点钟的事情:一个守卫在公主摇篮旁边的女卫兵忽然从睡梦中惊醒。她睁开眼一看,四周的女卫兵和那些公猫都睡着了,丝毫没有猫叫的声音,简直是死一般的沉寂,只听见木头里面的虫咬木头的声音。
 

  哈尔对弟弟的玩笑报以满意的笑容。他领着两位新朋友进了帐篷。

  这是两个孩子自己想法制造的一种新式咖啡磨具,上面有一个把手。一摇把手,就会演奏一首叫做《五月里来好风光》的歌曲。奶奶挺喜欢听这首歌曲。
 

  “这个女卫兵一转眼便看见一个非常丑恶的老鼠象人一样站在摇篮里面,它的头紧贴公主的头。这个老鼠当然就是那个老鼠王后。那个女卫兵当下便吓得叫起来。
 

  老亨特用胳膊肘支起身仔细地看了看猿家族中的这两名成员。

  奶奶收到这只式样新颖的咖啡磨具以后,心情特别舒畅,因此喝起咖啡来要比以前成倍增加。
 

  “由于她的一声叫,所有的女卫兵和那些公猫都醒起来了。就在这个时候,那个老鼠王后对着一个角落里直逃。那些公猫立刻追上去,但是已经太迟了,老鼠王后已经钻进地板的一条裂缝里面去了。由于这一片闹声,碧丽波公主也惊醒了,非常凄惨地哭起来。
 

  “太高级了!还有一只呢?罗杰不是说有三只吗?”

  今天,她已经是第二次磨咖啡豆了。可是当她正打算磨咖啡的时候,忽然听到院子的灌木丛里传来一阵嘎吱嘎吱、咔嚓咔嚷的声响,接着又传来了粗暴的人声:“把你手里的东西给我!”
 

  “‘谢谢上帝,’那些女卫兵们同声叫起来,‘并没有把公主咬死。’但是她们一看公主的面孔,真的吓倒了:原来漂亮的碧丽波公主已经变成了一个奇丑的怪物。那个又红有白的、披着金丝发的脸不晓得到了哪里去。她们看见的,是一个臃肿得非常难看的大头,,接连着一个小得不像人样的、弯起来的身体。原先那一双闪着亮光的、海水一般的蓝眼睛,变成了一双凸起來的、不会转动的绿眼睛。尤其那个大得怕人的嘴,简直是由这一个耳朵边开展到另一个耳朵边。王后看见这样子,真是悲伤得人都不要做了。为了保存国王的性命,人们连忙在他那间书房的四堵墙上面装上了好几寸厚的棉花垫在后面的花纸上,因为他不停把自己的头向墙上撞去,一边撞,一边哀叫:‘我这个不幸的国王!’
 

  “另外一只就是我。”

  奶奶不知怎么回事,慌忙抬起头来,戴上夹鼻眼镜。只见眼前站着一个不认识的汉子。
 

  “现在他应该懊悔,懊悔不应该把老鼠王后连同她的本家赶出宫廷,不应该为了香肠里面太少熏肉发这么大脾气。但是他一点都不懊悔。他要把一切罪过推倒那个纽伦堡技师身上。朵谢梅技师是在那个纽伦堡古城里面长大的,所以人们也把他叫做纽伦堡技师。
 

  老亨特哈哈大笑,“罗杰,你哥哥要是狒狒的话,你不也是吗?我也成了狒狒啦?”

  那是一个一脸胳腮黑胡子、长着个吓人的鹰钩鼻子的汉子。头上戴一顶插根红色野鸡毛的阔边帽子,右手拿着一把手枪。
 

  “他宣布了一道他认为非常聪明的命令;他限纽伦堡技师四个星期内回复碧丽波公主原来那个样子,最低限度也要他找出这样一个靠得住的方法,否则便要斩他的头。
 

  哈尔说:“说老实话,我倒不在乎被叫做狒狒,它们相当聪明。”哈尔给爸爸讲了刚才他如何对付300只狒狒的传奇故事。

  那汉子左手指着奶奶的咖啡磨具说:“我说,把这东西交给我!”
 

  “这个命令真的把朵谢梅技师吓坏了。他对于他自己的本领和命运是有信心的。为了要找出碧丽波公主忽然变成一个丑鬼的主要原因,让他好计划怎样恢复她本来的美貌,他决定先对碧丽波公主施行解剖。他使出了他的最精巧的手法,把公主的一双手和一双脚,象转螺丝钉一般取下来,然后细细检查她的身体的内部构造。想不到他检查的结果,碧丽波公主的丑怪,是没有方法可以消除的,只有越大越丑怪。现在他要承认是没有方法可想了。他很仔细地重新把碧丽波公主拼凑起来。他垂头丧气地站在摇篮面前。国王命令他:在他没有把靠得住的方法想出来之前,不准离开摇篮一步。
 

  “你干得不错,”老亨特说,“它们表现也不错。它们显示出少有的灵性,懂得你想救这只小狒狒,其它动物很少有这么聪明的。狒狒坏起来坏到极点,可一旦它们知道你不会伤害它们的时候,它们也非常友善。我老在想,当狒狒看到人的时候,它脑袋里会有什么想法。人比其它动物更像它的同类,所以它可能会想:这不过是另一只狒狒而已,只不过个儿大一点,蠢一点,因为我们不会说它们的语言,看不了那么远,耳朵不如它的灵,闻气味也没它行,我们也跑不了那么快,不会像它那样爬高。但它们知道有些事我们却很能干。比如,它们知道我们可以从一根棍子前端放出一团火来,这火打中谁谁就得完蛋;当然它们现在还知道我们有办法救活一只小狒狒。”

  奶奶被他弄得稀里胡涂,一点儿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很快到了第四个星期了──那天是星期三,国王提起了他那根指挥杖,怒目地看着他对他说:‘朵谢梅,如果你不把公主治好,就要你的命。’
 

  “我做梦也没想到,”哈尔说,“狒狒妈妈竟让我把它带进营地。”

  “对不起,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来?”奶奶气呼呼地嚷道,“你怎么上这儿来的?请你别这样大声大气地叫嚷!你究竟是什么人?”
 

  “朵谢梅伤心得哭起来。这时候碧丽波公主正在咬一个核桃。朵谢梅看她咬破了核桃壳之后,便非常得意地吃核桃肉,又想起她一出世的时候,便已经有了两排非常整齐的牙齿,他觉得事情有些奇怪。原来当碧丽波公主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她便开始叫起来,不管人们怎样哄她,逗她,她总是没命地叫。偶然间她看见一个人手里拿着一个核桃,她一手抢过来,放在嘴里一咬,核桃的壳子破了,她便一边笑着,一边吃核桃肉。那些女卫兵看见这情形,不停地拿核桃给她吃。她有核桃吃,便不哭了。朵谢梅看见这情形,细想了一会儿之后,便大声叫起来:‘啊,不可思议的自然的秘密。对于世界上任何一样东西,总可以找到另外一样东西把它制服,不过人们还没有把它的神秘的道理想出来。我无意中已经发现了那一扇神秘的门。我现在便要敲起门来。门呀,你一定要打开来,让我进去。’他现在请求国王,许可他和那个晓得看天文的顾问商谈。他得到国王的许可之后,一大队士兵便押着他去找那个天文专家。
 

  “这一点也不奇怪,狒狒们经常在营地周围转悠,甚至还窜进营地抢食物。它们会爬上汽车,将手伸进车年要东西吃。有时它们真够令人讨厌的。它们很容易被激怒,但也容易又变得很温柔。如果遇上其它凶恶的野兽,它们会跑到附近的村子以求得保护。不久前在罗得西亚就有人碰到这样的事,他们听到了狮子的吼声,也听到了狒狒的尖叫声,不一会儿一大群狒狒就冲出树丛,跑到工人们干活的铁路旁,尽可能靠近人,直到狮子真的离开了那片树林,它们才返回。”

  那陌生汉子听了,竟哈哈大笑,他帽子上那根野鸡毛不住地震得大摇大晃。
 

  “朵谢梅和那个天文专家本来是很要好的朋友,所以他们一见面便流着眼泪相互拥抱起来。朵谢梅说明了他的来意之后,他们两个便走进一个闲人免进的密室里去,凡关于怎样互相感应,和互相排斥的东西,以及关于其他各种神秘问题的书,都被他们翻遍了。到了那天夜里,那位天文专家把天上的星斗望了一回之后,忽然想出了一个解决问题的方法,即是说,只要他在朵谢梅的帮助之下,知道了公主出世的时辰,然后把这个时辰里天上主要星斗的位置找出来,他便有办法破除那个把碧丽波变成一个丑怪的魔法,即是说,恢复碧丽波公主原来的美貌。朵谢梅把公主出世的那个时辰告诉了天文学家之后,他们两个便开始工作。因为距离碧丽波公主出世,已经有相当的时间,天上那些主要星斗的位置,变动得非常厉害,所以他们的工作是非常困难的。他们不怕困难,终于把碧丽波公主出世时天上主要星斗的位置给找了出来。根据天上这些星斗的主要位置,他们把解决问题的方法也找出来了。这就是说:只要碧丽波公主能够吃到那颗名叫克拉卡图克的核桃的肉,便可以破出那个魔法,立刻恢复她漂亮的原型。
 

  “狒狒容易驯养吗?”

  “老婆子,你不看报嘛!哼,好好想想!”
 

  “克拉卡图克核桃是怎么样的一颗核桃呢?他们知道:那是一颗硬得要命的核桃,一门四十八磅重的炮在它上面经过,它丝毫都不破裂。必定要一个还未曾刮过胡子,还未穿过长靴的男子,在碧丽波公主面前,把那颗克拉卡图克核桃的壳子咬破了之后,闭着眼睛把那核桃肉递给碧丽波公主。要等到他向后面走七步,都没有跌倒在地上,才许他把眼睛打开。
 

  “所有的猿都容易驯养。当然,有的学东西快一点,有的学得慢一点;有的聪明,有的愚蠢,还不是跟人一样,有聪明人也有蠢人。但比起其它动物来,可以驯练它们做更多的事,因为它们不但有脑子,还有手。我在想人类是否真正懂得了手的作用。手是了不起的工具,没有手,人类的大部分成就都是不可能的。狒狒的手很灵巧,我给你们证明一下:那儿有一条绳子,你系住大狒狒的脖子,另一头拴到吊床上。”

  这时奶奶才看清那汉子阔皮带上插着一把大佩刀,里面还插着七把短刀。
 

  “朵谢梅和那个天文专家足足做了三日三夜连续的工作,真的是没有休息一眨眼的功夫。朵谢梅欢天喜地,回到国王的宫殿里面,把这个恢复碧丽波公主漂亮原型的方法告诉国王,这时国王正坐在那里一边吃午餐,一边想:‘今天是星期六,明天一早便要剁朵谢梅的头了。’
 

  哈尔照父亲说的办了。狒狒妈妈看来有点惊奇,似乎也不太高兴。它使劲拉着绳子,想把它拽断,但没成功。它坐到地上,用手摸着脖子上的绳圈,摸到了绳结,它想把结解开。这结打得很紧,但不到一分钟它就解开了。

  奶奶顿时吓得脸色苍白,声音颤抖地问道:“你莫非是那个大盗霍震波?”
 

  “朵谢梅话刚说完,便被那个非常高兴的国王拥抱住了。国王答应送他一把镶满钻石的宝剑,另外还答应送他四颗宝石和两件星期天穿着出游的新式上装。国王还说:‘吃完午餐之后,马上动手工作。朵谢梅,我喜欢呢。你叫那个没有刮过胡子的,穿着短统皮靴的小伙子,好好地拿着那颗克拉卡图克核桃。你要注意,他吃午餐的时候,不要让他喝酒,免得他象螃蟹那样后退七步的时候跌倒在地上。等公主恢复她的原型之后,他要喝多少,你让他喝多少好了。’
 

  老亨特微笑着说:“有哪种动物能像这样?”

  “不错,就是在下!”腰里插着七把短刀的汉子说。“别大惊小怪的。要是再大声嚷嚷的.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赶快把咖啡磨具交给我!”
 

  “朵谢梅听完国王这一番话,着急得连回报国王的话都说不清楚。他的意思是说:方法虽然是有了,但是那颗克拉卡图克核桃和那个能把它咬开来的男子还没有找到。究竟能不能找到,还是个极大的疑问。
 

  大概是这次被拴住的经验使它有点担心,狒狒妈妈拉起小狒狒的手似乎想跑。哈尔立刻拉住了小狒狒的另一只手。

  “不行,这不是你的东西!”
 

  “国王非常动气地把那根指挥杖在自己头上一挥,狮子吼一般地说:‘那只好砍你的头。’
 

  “恐怕得把它们送进笼子,不然它们会跑掉的。”

  “别多罗嗦!”大盗霍震波咋呼道。“你怎敢不听我的话,把磨具交给我?我现在数到三的时候,要是你还不交,那可别怪我就……”
 

  “幸亏那一顿午餐很合国王的口味,所以他还是很高兴。王后听见他说,还是要砍朵谢梅的头,熬不住要说出一些有理性的话。他对于王后这一番有理性的话,居然还听得进。
 

  “我想不会,”老亨特说,“你放开小狒狒,看看它们会怎么样。”

  话还没说完,那大盗举起手枪,指着奶奶。
 

  “朵谢梅鼓起勇气来对国王说,国王似乎不应该因为他已经找到了医治公主的方法,还要砍他的头。
 

  两只狒狒立刻朝帐篷门蹦去,但当它们发现并没人追上来时,便停下了,瞪着一双懂事的大眼睛望着哈尔。

  “请你别这样好吗?这只咖啡磨具我不能给你。这是我生日那天人家送给我的礼物。这磨具呀,一摇把手,就会唱出我最爱听的歌曲。”
 

  “国王虽然指斥朵谢梅的话是搪塞的胡说,但是他喝了一杯平肝火的矿泉水之后,就命令朵谢梅连同那个天文学家,立刻动身去找那颗克拉卡图克核桃。关于那个咬开这颗核桃的男子,他接受了王后的建议,希望在本国和外国的报纸上面一连登它好几天广告,这样是可以把他找到的。”教父朵谢梅说到这里,把话停下来。剩下来的,明天晚上再说。

  老亨特笑了,“你是它们最好的朋友,它们知道不需要笼子。现在你就是想甩掉它们也不可能了。你要是想与它们最后定下交情,那儿,角落里那只篮子里还有一些香蕉。”

  “就是为了这个原故,我才要这只磨具!”大盗嘟嚷道,“一摇把手,就会唱歌的咖啡磨具,我也是喜欢的。喂,识相点,赶快把它交给我。”
 

  哈尔给两位“客人”一人一只香蕉。小狒狒拿着香蕉不知该怎么办,它试着吸了一下,没用。看看妈妈,妈妈正熟练地剥香蕉皮,它也学着剥起来。虽然不熟练,弄得乱七八糟,但终究学会了吃香蕉会剥皮。两位客人坐在地上,心满意足地吃着香甜的香蕉,眼睛一刻也不离开哈尔。就从这一刻起,它们就把自己当成了亨特狩猎队的成员。它们的特殊使命就是等着哈尔归来。

  奶奶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只得把咖啡磨具交给他。
 

  哈尔给小狒狒起了个名字,叫巴贝,大狒狒就叫巴贝妈妈。巴贝老坐在哈尔的肩上,而巴贝妈妈则到处偷东西送给哈尔,以表示它的爱。哈尔则不断地寻找失主归还巴贝妈妈偷来的东西。

  除了交给他之外,实在没有别的办法。这个霍震波是个手段毒辣的歹徒,报上没有一天不登载他的新闻。谁都害怕这个汉子,连警官丁贝莫也这样说的。
 

  麻烦的是两只狒狒都要跟哈尔睡一张吊床。这种吊床很窄,睡一人俩狒狒就太挤了。不过哈尔还是接受了这人狒友情,克服了由此而带来的不便。他唯一感到遗憾的是,总有一天他不得不与两个忠实的朋友分手。它们要被运送到美洲马戏团去。

  “老婆子真不识相,早点交出来就好啦。”
 

  巴贝妈妈发现了罗杰的两头小豹子,吓得要命。豹子是狒狒的克星,最爱吃的就是猴子肉。巴贝妈妈知道这一点,但小巴贝不知道,两头小豹子也不知道,因为它们还没吃过猴子肉,什么肉都没吃过。

  霍震波说完这话,得意扬扬地拿过咖啡磨具,往口袋里一放,然后眯斜着左眼,右眼尖利地瞄住奶奶。
 

  巴贝发现两头小豹子的时候,小豹子正在地上翻滚,玩得很高兴,巴贝也想跟它们一块玩,不顾妈妈尖声的警告,摇摇晃晃地朝小豹子走去。它使劲一跳,正好落在小豹子的身上,三个家伙都跌倒在草地上。巴贝妈妈吓得尖声大叫,它跑向哈尔,两眼满是哀求之情,很显然它是想求哈尔救救它的孩子。哈尔轻轻地拍着它的脑袋说:“别怕,别怕!”

  “嘿,好好听着。从现在起,就这样坐在长凳上,不许走动。照这个样子低声念数目字,要数到九百九十九。”
 

  小狒狒和小豹子翻身坐在草地上,你望着我,我望着你,似乎在等着有人给它们介绍一下。

  “为什么?”奶奶问道。
 

  哈尔问道:“罗杰,你的豹子叫什么名字?”

  “我说,你数到九百九十九的时候,才可以叫救命,没数到这个数目,绝对不许动。听见了吗?要是不照我的话办!可别怪我对你无情!懂吗?”
 

  “嗯,本地话里豹子的发音是‘追’,这两个小家伙一男一女,干脆,一个叫‘楚楚’,一个叫‘翠翠’吧。”

  “懂啦!”奶奶嘟嚷道。
 

  巴贝伸出手,好像要跟翠翠握手,但实际上它是对小豹子身上黄黑色的毛感兴趣。翠翠一爪子打在巴贝的手上,紧跟着与楚楚一道扑向小巴贝,三个小家伙又在草地上翻滚起来。

  “不准骗我!不准动坏脑筋!”
 

  这是猴子和猫都会玩也爱玩的游戏。巴贝妈妈两眼瞪得大大的,虽然还是担心,但已经不再喊叫了。

  霍震波说罢,临走时还用手枪点点奶奶的鼻子,然后越过院子的栅栏,不大一会儿他的身影就消失了。
 

  “瞧见了吗?”哈尔说,“没问题。”

  卡斯柏尔的奶奶吓得脸色苍白,只是坐在门前的长凳上,不住地打着哆嗦。
 

  巴贝从小豹子的拥抱中挣脱出来,一下子跳上楚楚的背,就像骑士驾驭赛马,满营地的飞跑,楚楚也高兴得发狂,跑得飞快,不过最后它还是把巴贝揪落在一桶水里。巴贝从水中爬出来后,又与小豹子们翻滚到一起,小豹子的毛倒成了它的浴巾了。

  大盗逃走了。咖啡磨具也被他抢走了。
 

  三个小伙伴最喜欢做的事就是作弄比格上校。有时,早上醒来,楚楚扑到他的床上,吓得他没命地喊叫;有时他伸手到箱子里拿东西,手却被翠翠咬住,他杀猪似地大喊“救命”;巴贝见到过比格上校挤牙膏刷牙,所以当比格上校坐在椅子里打瞌睡时,它就拿来一管东西,把里面的膏体统统挤进比格上校的嘴。不幸的是,巴贝看不懂管上的说明,上校醒过来的时候,常常发现他的嘴里填满了凡士林或剃须膏,而不是牙膏。

  过了好大一会儿,奶奶才数起数目来。奶奶照那大盗说的,只管念着数目字,数到九百九十九。一、二、三……数得不快也不慢。
 

  有一天半夜,比格被帐篷里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吵醒,同时闻到一股豹子身上发出的臭味。他不敢起来察看,而是用被子把头蒙了起来。第二天早晨醒来,他发现他的猎靴不见了,只好光着脚出去找。在营地里经常会遇到蝎子,所以当他的右脚踩在一样东西上并感到一阵刺痛的时候,他以为自己是被蝎子蛰了。他一边大声喊着哈尔的名字,一边跑回自己的帐篷,一头倒在吊床上。当哈尔赶来的时候,发现上校的嘴里在冒泡沫——不知道昨晚上巴贝在他嘴里涂的是什么。

  不过奶奶因为心里太紧张了,数起数日来老是念错。至少念错了十二遍,她只得改正过来,重新再数。
 

  “我要死了,我给蝎子蜇了,解毒针,快!”

  总算花尽心机,数到九百九十九。奶奶这才大声呼喊救命。
 

  哈尔知道被蝎子蜇了可不是闹着玩的。他顾不得细看,立刻跑出去取来注射器,灌上药。当针头扎进上校的屁股时,他疼得“哎哟”了一声,喘着粗气说:“你怎么这么慢,可能已经来不及了,我感到毒液已经爬上了我的腿,现在到胸口了,很快就会进到心脏。”

  喊过救命以后,奶奶扑通一声,昏倒在地。

  哈尔问道:“喂,你哪儿被蛰了?”

  “脚底。我感到晕,恐怕我随时都可能跟你们永别了。”

  哈尔检查了上校的脚底。被蝎子蛰了以后必定会留下一个小洞。但在上校的脚底上找不到这样的小洞,只是在右脚跟上有一个小黄点,像是被烟头烧的。

  哈尔走出帐篷,仔细地察看四周的地面,果然发现了一个还没完全熄灭的烟头。他拾起烟头,来到上校床前:“瞧,这就是蛰你的蝎子。你踩到这个烟头上了,我想它不会要你的命。”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赌钱官网-澳门十大正规网站 http://www.mo688net.top/?p=209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