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免费书刊 › 阅读推广活动的第100场,有的还进入到全国优秀儿童文学作家队伍之中

阅读推广活动的第100场,有的还进入到全国优秀儿童文学作家队伍之中

“读书和吃饭一样,是人生的大事;读书和吃饭一样,要随心,要择优。”近日,在湖北省武汉市汉铁初级中学,儿童文学作家黄春华以“为什么要读书”为题,向该校八年级的600多名学生讲述了自己因为一本书而逐渐成长为专业写作者的历程,鼓励他们多读书、读好书。“现在很多学生‘追星’,希望他们也‘追’一些作家明星。”汉铁初级中学教务处副主任贾伟祯说。

“能够给孩子们写书是我的幸运,也是老天爷给我的一个灵感”,近日,71岁的叶广芩推出儿童文学作品《花猫三丫上房了》受到媒体关注,为陕西省儿童文学创作再添硕果。

图片 1

这是2019年武汉市“作家进社区”阅读推广活动的第100场,也是收官活动。19位作家、100场讲座、免费发放5000余册图书、惠及5000多名儿童……在过去的3个多月里,在武汉市委宣传部和武汉市民政局的指导和共青团武汉市委的支持下,武汉市全民阅读促进会、武汉出版社、武汉新华书店股份有限公司组织儿童文学作家、科普作家开展了进社区活动,从而帮助更多的家庭,尤其是流动人口家庭的孩子爱上阅读。

近年来,陕西省儿童文学创作成绩斐然。囊括了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冰心儿童文学奖、中国好书榜等全国重量级奖项。特别是2017年以来,陕西省儿童文学的创作队伍更为集中,作品呈现多元化,新一代青年作家亦源源不断捧出精品,让陕西的儿童文学花园更加绚烂多彩。

入围本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的青少年科幻作者走在红毯上。

低收入家庭子女畅享阅读

人才辈出领风骚成绩斐然

很多人都有在干燥的环境中被静电“击中”的经历。对74岁的张之路而言,这个普通的自然现象却是他从事少儿科幻创作的灵感来源。

今年的武汉市“作家进社区”阅读推广活动自7月初启动。除了9月开学季作家们送阅读进社区内的学校外,其余大部分活动集中于武汉三镇的社区,依托社区内的青少年空间,开展阅读讲座。

近年来,陕西省儿童文学创作呈现出愈来愈活跃且成绩逐年上升的良好势头,除老作家继续创作优秀新作外,不断有年轻作家的佳作涌现,有的还进入到全国优秀儿童文学作家队伍之中,成为陕西文学大省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北京的春天比较干燥。当时,张之路每天下班骑车回家,第一件事情是开信箱。在手指即将碰到信箱的锁时,他就会被电一下,有时还能看见小小的蓝色电火花。

8月16日,儿童文学作家林彦在青山区武东街航舵社区开展“阅读经典,照亮未来”主题讲座。他说,当今学生写作时常常身陷“没东西可写”“内容与他人同一套路”“没有创意”的困境,要想解决此类问题,一定离不开阅读,尤其是对经典作品的阅读。《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在现场看到,活动在社区内的青少年空间开展,有30余个孩子参与。家住武东新区的满愉健说:“爸爸妈妈都去上班了,我一个人在家常常忍不住要玩手机游戏。在社区托管室,不仅有老师辅导写作业,也有机会聆听作家讲写作知识。以后要多看书,多练习写作。”

这其中,既有老一代作家的持续发力,也有不断成长的青年作家的崭露头角。李凤杰和王宜振曾分别荣获第四、五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叶广芩等著名作家也参与到儿童文学创作中。特别是王宜振不仅笔耕不辍,每年都有新作出现,而且为推进儿童文学创作不遗余力。

“我比别人多想了一点:这种现象是怎么产生的?为什么我的手指会被锁电一下?”他说,“幸运的是,我比别人又多想了一步:如果一个孩子,身上的静电现象特别强,强到别人都不敢碰他的程度会怎么样?在这个孩子身上会发生什么事情?”

据介绍,这些青少年空间是由共青团武汉市委主办的小学生假期公益托管服务项目,主要面向全市小学阶段的农村留守儿童、外来务工人员子女、低收入家庭的子女、双职工子女,缓解寒暑假期间青少年“看护难”问题。按照就近原则,孩子们大多来自周边社区或相邻的学校。社区托管的大多数儿童家庭条件有限,阅读习惯和阅读氛围都不充分,不容易接触到作家这个群体,更不容易读到他们的作品。“作家们平时也往往不能深入到这些孩子身边,与他们面对面交流。”林彦说,希望通过自己的讲授,以书为媒,帮助社区内的孩子了解更广阔的世界。

年青一代作家中,周公度、吴梦川、王晓一、米梅、陈仓、张军、冯桂平、黄丽的儿童文学作品精彩纷呈,拿到诸多有分量的大奖。各种儿童文学题材得到了长足的发展,青年儿童文学作家群的实力得到了省内外乃至全国的认可。特别是在2018年“六一”前夕中宣部公布的2017年“优秀儿童文学出版工程”入选的9部图书名单中,我省就有周公度的《老土豆》和吴梦川的《一个人的骑行》两部小说榜上有名,充分展现出陕西儿童文学创作青年一代的实力。

张之路因此创作了科幻小说《霹雳贝贝》,主角是一个“全身带电的神奇孩子”。作为上世纪80年代具有代表性的科幻儿童影片,《霹雳贝贝》成为一代人的童年回忆,也成为很多孩子的科幻启蒙。不少人因此开启了自己的想象之旅,甚至尝试科幻文学创作。

孩子受鼓舞更加自信好学

创作环境不断优化关心爱护

在刚刚过去的周末,第十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活动在重庆举行。少儿科幻星云论坛作为主要活动之一推出,吸引了众多少儿科幻爱好者、研究者,以及少儿科幻教育推广者。

与林彦一样,董宏猷、伍剑、萧袤、郑建等19位武汉本土作家今年也不畏酷暑,走进多个社区,为托管孩子们带去庇护成长的一片绿荫。他们根据不同年龄段的学生,精心准备针对性课件,从绘本阅读、经典鉴赏、文章写作等方面进行分享。

陕西省儿童文学创作成绩的取得,是和陕西省委宣传部、陕西省作协不断加大的扶持力度分不开的。在陕西政府大奖——柳青文学奖中增设儿童文学奖项,编辑《陕西文学年选》,陕西省作协还专门成立儿童文学专业委员会,推进儿童文学作者的学习、交流和创作水平的提升。

中国知名少儿科幻作家,如张之路、马传思、彭绪洛、超侠、杨鹏等参加这场论坛,与科幻迷分享各自对少儿科幻的见解及相关作品的创作思路。

如伍剑分享了阅读的“原则”,强调读书应当重质不重量,倡导孩子们阅读内容健康、思想正确、文辞优美、有文学技巧的书籍,少读或不读快餐文学、类型化文学;萧袤从自身的成长经历出发,分享了童话写作的三大心得——想象、幽默、温暖,鼓励孩子们从“独特的形象”“反向思维”“奇妙的词语搭配”三个角度来发挥想象力;彭绪洛讲述了自己在罗布泊、神农架、可可西里等地的探险经历,用一个个生动惊奇的故事激发孩子们的想象力,并鼓励他们“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倡导回归大自然,了解大自然,敬畏大自然。

2014年以来,陕西省作协坚持每年举办一期全省儿童文学创作培训班,不断开阔儿童文学作者创作视野,提升文学修养。在西安45所中、小学开展了陕西省青少年校园写作基地建设活动,举办作家讲座,激发学生写作热情。

“最好的科幻不一定是最好的少儿科幻,但最好的少儿科幻,一定是最好的科幻。”超侠说,少儿科幻最吸引人的,是把很复杂的科幻用一种儿童能理解的方式表达出来,一定要有趣、好看,吸引孩子的目光,贴近孩子的心灵,如此才能成为优秀的少儿科幻。

“孩子听完讲座后能静下心来好好写篇作文了”“变得爱看书了,有时吃饭时都舍不得放下”……许多父母表示,孩子因受到作家的鼓励而变得自信好学。

为策划实施儿童文学作品创作出版项目,激励更多好作品问世,先后实施了“小橘灯”和“秦娃”两个儿童文学创作出版工程项目。从2016年起,每年“六一”在《延河》文学月刊出版一期“儿童文学专号”。这一举措不仅促进了陕西儿童文学创作,也扩大了《延河》文学月刊在全国的影响力,受到广大儿童文学作家的好评。

少儿冒险小说作家彭绪洛对少儿科幻的理解是“写给孩子们的,用科学思维去想象的作品”,包含科学幻想、儿童本位、冒险精神等元素。

12岁的泽北在一次讲座中,被儿童文学作家陈梦敏邀请朗读绘本,获赠了一本签名图书;后来他主动举手发言互动,又被陈老师当众表扬。当晚回家后,这个不太喜欢讲话、也不太喜欢写作文的小男孩,一直坚持写作到24点,还让妈妈检查是否有误。此后,在妈妈的陪伴下,泽北又报名参加了多场“作家进社区”讲座,在一场场的阅读盛宴中,不仅学习到知识,信心也不断增加。

期待实现新突破植根三秦

他说,每个孩子心中都有冒险的种子,有对大自然的好奇,还有对未知世界的期待。冒险是人类本能和孩子天性。但是,现在的孩子离大自然越来越远,课堂知识抽象,孩子们难以理解自然的神奇和力量。

“以前我忙于工作,母子之间总有一种距离感。现在我们多了更多共同的回忆,关系也变得更亲昵。”泽北妈妈说。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在省级会员中,从事儿童文学创作的有82人,占比为2.2%。”尽管取得了一系列可喜成绩,陕西省作协儿童文学专业委员会主任蒋惠莉仍清醒地认识到,“与陕西小说、散文、诗歌创作相比,与文学大省对文学创作的要求相比,与社会对儿童文学的需求相比,我省儿童文学在创作出版方面还存在很大差距。”

他的很多少儿科幻作品都是在探险过程中构思完成的。他说:“人类历史是探险史、冒险史,从发现新大陆到登月都是,更是人类发展进步过程。提倡阅读冒险科幻,不是鼓励他们去冒险,而是教会他们面对危险需要决策时可以果断担当。培养孩子们对于未知世界的想象力,少儿科幻作家们任重道远。”

下一步,陕西省作协将组织和引导儿童文学作家坚持深入生活,仔细观察儿童当下的生活与环境,不断从中汲取灵感;不急功近利,保持独立的写作风格,避免同质化写作,努力创作出有思想、有道德、有血肉、有真情实感的思想性与艺术性俱佳的好作品。进行集中点评,对创作中存在的问题及其今后努力的方向进行面对面的问诊、把脉和建言,从而进一步夯实陕西儿童文学的整体实力和发展后劲,有力地向全国推出三秦的新生代新力量。

从张之路的《霹雳贝贝》到刘慈欣的《少年科幻科学小说系列丛书》,从超侠的《超侠小特工》到杨鹏的《校园三剑客》,近年来,中国少儿科幻作家不断创作出适合孩子们读的科幻作品,点燃并保护孩子们的想象力。

在这条道路上,他们并不是孤军奋战。

近几年,北京景山学校语文教师、北京市特级教师周群在教学中,除了带领学生学习教材中收录的篇目——刘慈欣的《带上她的眼睛》、凡尔纳的《海底两万里》和阿西莫夫的《基地》,还比较多地选用了刘慈欣的《三体》《流浪地球》,马传思的《冰冻星球》《奇迹之夏》等作品。

她说,自己之所以走上科幻教育的道路,除了好奇心和探究欲,也与自己在少儿时期接受的教育相关。

“《小灵通漫游未来》《失落的世界》《大西洋底来的人》,这些我最早接触到的科幻作品,对我影响至深。”

十几年前,她就开设过“科幻电影与经典小说鉴赏”选修课。

2016年,她和同事组建了跨学科的教学团队,开设选修课,以项目学习的方式开展科幻教育。

她说:“关于科幻教育,当年的想法还没有今天这样清晰。在今天,我会坚定不移地说出我的主张——面向未来做教育,科幻是特别好的载体;而当年,最朴素的认识就是科幻作品除了有极强的娱乐性、观赏性,更能帮我们描绘未来的样子,让我们对未来可能是什么样的有一个认知。”

周群认为,想象力不仅是作家必备的能力,孩子们同样需要。培养孩子们的想象力必须依托大量阅读优秀作品。

她正在联手科幻作家、教育工作者、出版社,为青少年儿童量身打造科幻读本。

“关心中国的未来要关注中国的科幻,关心中国的科幻则要关注中国的孩子在想什么。”中国科幻作家韩松说。

(图片来源:星云奖组委会)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赌钱官网-澳门十大正规网站 http://www.mo688net.top/?p=233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