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澳门赌钱官网 › 儿童文学基地项目,《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就上述问题采访了金波

儿童文学基地项目,《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就上述问题采访了金波

“为幼儿的就是为人生的!”这是儿童文学作家金波曾说过的一句话。多年来,他一直为繁荣幼儿文学创作出版而呼吁,同时提出要重视幼儿文学理论研究。9月11日,接力出版社主办的“边界与特征——中国原创幼儿文学理论研讨会”便是他提议举办的。

9月15日下午,“上海儿童文学基地”项目的启动仪式在上海浦东图书馆举行,该项目由上海浦东图书馆联合上海市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共同参与建设,是传承经典、发扬创新的阅读引领项目,是为图书馆事业和儿童文学发展事业专业赋能的融合项目。几代儿童文学作家共聚一堂,参与此次活动,并参加了捐赠证书和项目“首期专家顾问”的颁发仪式。

原标题:太原小学生与名家高洪波共读《共和国的童年纪事》
——“我爱你,中国”读书活动开启首场校园巡讲

当前幼儿文学创作出版呈现什么特点、又面临哪些问题?出版社应该如何提高幼儿文学出版水平?9月12日,《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就上述问题采访了金波。

图片 1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之际,为了让孩子们更真切地感受祖国的美好变迁,近距离亲近名家、爱上阅读,山西太原市小店区八一小学于9月23日举行了“我爱你,中国”主题读书活动。

婴幼儿文学面向0—8岁读者

上海作家协会副主席秦文君发言

著名儿童文学作家、诗人、散文家高洪波与全校6000名师生共读《共和国的童年纪事》,开展了一场有意义、有情怀、有温度的读书活动。这也是《共和国的童年纪事》全国主题巡讲的首场开讲。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您如何划分幼儿文学的边界?

上海是中国儿童文学的重镇和发源地。四十多年来,几代上海儿童文学作家保持长盛不衰的创作生命,探索儿童文学的创作潜能,彰显了上海海纳百川的文学气质。此次“儿童文学基地项目“致力于上海儿童文学史料和作家人物的档案收集,包括儿童文学史料、重要人物的照片、手稿、信函等私人物品以及改编的影视作品等,并在此基础上做好儿童文学作品和相关资料的陈列,开发与推广利用。

图片 2

金波:婴幼儿文学读者包括学龄前和低年级即一二年级幼儿,这其中又划分为3个年龄段:0—3岁是婴儿文学,4—6岁是幼儿文学,7—8岁是由亲子阅读过渡到自主阅读,现在这一年龄段的图书通常称为桥梁书。我认为这种分法比较科学。

据上海浦东图书馆曹忠馆长介绍,今夏走访期间,作家们都表示非常支持“上海儿童文学基地”的项目。96岁的孙毅表示,会尽快和家人一起整理他的有关作品。著名作家任溶溶老先生带着呼吸机,讲话有些吃力,但吐字清楚:“只要对儿童文学有利,我一定支持!”他儿子为此已经捐赠了父亲部分藏书和资料,包括55部个人著作、1份手稿、74份珍贵照片等累计140件作品。

《共和国的童年纪事》一书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是献礼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最新儿童文学作品,由著名作家高洪波担任主编,由国内出生在不同年代的20位著名作家和优秀青年作者首次联袂共同书写,其中不乏孩子们熟悉的金波、曹文轩、张之路等儿童文学作家。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幼儿文学的体裁很丰富,其中童话和儿歌发展得比较好,您认为原因是什么?对于现在非常热门的图画书,您如何看待它与幼儿文学的关系?

图片 3

据介绍,金波生于1935年,张之路生于1945年,曹文轩生于1954年,而和他们一起书写童年的小作者,年纪最小的是90后。他们的童年也串起了一部新中国生活变迁史,他们的童年里,有的有母亲怀里的童谣、戏剧舞台的趣事、错落有致的藏式楼房,有的有“小升初”的作文题目、自己做的“矿石收音机”、神秘的礼物,有的有香甜的发糕、乒乓球拍、三好学生奖状、哥哥的分数、广场的鸽群、00后的高考……

金波:儿歌和童话发展得好,是因为它们比较符合幼儿的审美趣味和年龄及心理特征。童话是想象的艺术,孩子就爱想象。儿歌是听觉的艺术,婴儿都会喜欢听有韵律的儿歌。

“上海儿童文学基地”项目聘任首期专家

《共和国的童年纪事》充满了作家们对童年的不舍与怀想,对故乡的感恩与挚爱,对成长的回顾与思考,对未来的憧憬与展望,是作家们用文学的表现方式给孩子们讲述的真实故事。在读故事的过程中,孩子们就能看到祖国的日益强大,能看到和平年代的美好,感受到现今生活环境和之前作家们所处的环境的大不相同,更能感受到作家们在那样的环境里依然能够朝气蓬勃、心怀梦想地成长,这对当代的孩子们更是一种激励。

有不少图画书是适合幼儿阅读的,但图画书不完全等于幼儿文学。图画书是图画和文字相融合的书,图画书文学语言的表达要给绘画留出空间,甚至会牺牲一些纯文学的元素,如细节描写、心理描写等,更多的是靠画面去表现。因此图画书不是单纯的绘画,也不是单纯的文学,它是艺术的图书。用图画书取代语言形式的文学作品,会在一定程度上削弱小读者想象力的自由发挥和语言的表达力。

目前已有10位上海儿童文学作家累计13次进行捐赠,全部捐赠资料超1200件。其中,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张秋生捐赠了个人著作118本、藏书189本、手稿7件、获奖证书等个人资料25件,累计339件,还有他当年获宋庆龄儿童文学奖的纪念铜像等,以及亚洲儿童文学协会首次在上海举办时的纪念紫砂壶和国内儿童文学泰斗陈伯吹先生的题词。

该书通过不同年代的童年故事,展现了1949年到2019年不同时期的儿童成长环境与心路历程,成为对祖国美好变迁的真实写照。

有发展但谈不上快与丰富

上海市作家协会党组书记王伟表示,上海儿童文学基地建设是一项长远的事业,在心系儿童文学的人们的共同努力下,上海儿童文学会结出更多硕果。上海市作协副主席秦文君认为,文学是心与心的相传,也是文脉与文脉的传递,她希望通过建立上海儿童文学基地,培养读者群,进而培养新一代儿童作家。

图片 4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在您看来,近些年幼儿文学创作出版呈现出哪些特点?有哪些出版社在幼儿文学出版上给您留下了深刻印象?

为促进儿童文学的专业化发展,上海儿童文学基地将整合馆内资源,为儿童文学创造者和研究者提供交流、指导、培训一体的平台,开展主题研讨会、学术沙龙等活动,助力于中国儿童文学走向世界。

在活动现场,高洪波和孩子们分享了阅读的方法、写作的技巧,以及如何通过阅读好书积淀能量、塑造人格。他认为,写作并非轻松的过程,需要语言文字技巧,也需要有观察生活的态度。

金波:这些年幼儿文学创作出版有一定的发展,具体表现在3个方面:一是市场需求扩大了;二是作者队伍比以前壮大了,作者成长得比较快;三是图书出版数量比较多。幼儿文学发展还谈不上快与丰富,比如图书出版数量虽多,但精品佳作少见。出版社虽然重视,但出版的幼儿读物无论内容还是装帧,都做得不是很到位。

图片 5

高洪波表示,在主编过程中,他秉承着“雪精神”,儿童文学创作需要这种精神,儿童在阅读里一定也要感悟出“雪精神”,“雪精神是朴素的、低调的、善良的,神圣与纯洁的。雪精神的作品可以洁净孩子的精神,洗礼孩子的童年。”

我认为,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和接力出版社近些年在幼儿文学出版方面一直比较注重积累,有所创新。中少总社专门成立了大低幼中心,幼儿图书编辑专业水平较高。期发行200多万册的《幼儿画报》是其出版的基础,《幼儿画报》做选题非常注重前期的社会调查,了解读者的真正需求,它所推出的红袋鼠、跳跳蛙等形象,已经成为品牌。此外,中少总社还注重幼儿文学出版创新,把重大题材通过艺术手法的创作,变成适合幼儿阅读的内容,这是很不容易的。

领导与作家在为“上海儿童文学基地”启动亮灯

高洪波创作了许多以动物为主角的作品,其中有一首诗歌《我喜欢你,狐狸》深受儿童喜爱。儿童喜爱这首诗并非仅仅因为作品的幽默风格,最重要的是这首诗歌解决了很多儿童心中的困惑。

接力出版社的视野比较开阔,一方面引进出版了许多优秀的国外幼儿文学图书,如“第一次发现丛书”;另一方面,也推出了相当规模的原创幼儿文学图书,同时对幼儿文学理论研究也比较重视。

上海浦东新区区委宣传部副部长孙毓认为,“上海儿童文学基地”项目的启动,既能保护上海儿童文学遗产中珍贵而美丽的部分,又能让更多的少年儿童、作家朋友走进图书馆,在与儿童文学的对话交流中了解本土文化,获得生活和精神的启示,得到美的熏陶,为繁荣浦东新区文化事业、坚定市民文化自信、推动上海儿童文学发展添砖加瓦。

他所作的诗歌《我想》入选人教版小学语文五年级课本,诗歌展示了一个孩子一连串美妙的幻想:想把小手安在桃树枝上,想把脚丫接在柳树根上,想把眼睛装在风筝上,想把自己种在土地上。

对编辑和出版社要求更高

摄影:陆晨晓

这些纯真的句子是如何被写出来的呢?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幼儿文学出版对于出版社和编辑的要求是不是更高?

 

“儿童文学作家要有‘三维支撑’,即童心、诗心、爱心。冰心特别喜欢猫,钱钟书先生在夫人杨绛女士午休时在她脸上画花脸……很多我们熟悉的大家、名家都保有一颗童心。”他说,虽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成为作家,但阅读的兴趣不可少,他告诉学生们,要对传统、文化、历史、自然有一颗敬畏之心,学会观察生活,用文字表达生活。写文章首先是要真情实感,我手写我心。

金波:是的,相较于儿童文学,幼儿文学出版的难度更高。

在他看来,阅读、写作的基础或能影响孩子一生。

儿童文学一般设计是文字加插图,而幼儿读物因为年龄段划分得比较细致,制作也更为复杂,比如异型开本、圆角、镂空、玩具书等,在工艺上要求比较高。

尽管被称作“文坛多面手”,但高洪波创作的重心始终在儿童文学上,自1979年创作第一篇儿童文学作品《小弟要画热带鱼》以来,童诗、童话、散文、低幼故事、评论,他不断开拓新的领域,尝试新的写法,关注新人新作,凝聚儿童文学作家们的力量,尽自己所能为更多更好的作品出现而努力。

儿童文学阶段,孩子可以自主阅读。但幼儿读物还需要亲子阅读,这样阅读方式就变得复杂了。现在虽然提倡亲子阅读,但很多家长并不知道怎么给孩子读,最经常的操作就是读完故事提个问题。这种阅读方法是最初级的,甚至有的专家认为是无效的。要培养孩子的阅读兴趣,就要求家长和老师首先要理解这本书。那么,如何帮助成年人理解呢,这就需要出版社在宣传推广上下功夫了。

作为一位儿童文学事业的组织者,他的任务就是把大家带到森林里,让他们去采美味的蘑菇。自己在一旁看着,也是满心高兴的。这种发自内心的高兴,让大家感受到了他的热情和魅力。

从编辑角度来看,一个合格的幼儿文学图书编辑,不仅要有文学功底,还要具备心理学、教育学、美学方面的知识。她要了解不同年龄段的孩子喜欢什么样的文学,能用什么样的形式进行呈现。我常讲,给幼儿出书,编辑从一开始就要思考如何教会成人用这本书。我们对幼儿文学图书的要求有3点:有趣、有益、有用。前两点不用多说,第三点“有用”不是实用价值,而是对家长和老师有用,让他们知道以什么样的方法给孩子们读这本书,能让孩子们感兴趣。

图片 6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您认为,目前,在幼儿文学创作出版上存在哪些问题需要引起重视?

长江文艺出版社首席编辑、阅读推广人陈彦玲说:“作为阅读推广人,我在走访校园的过程中,经常跟孩子接触,我知道孩子需要什么,孩子们需要短篇。孩子们的生活很紧张,短篇能让他们很快速阅读。那么在短篇里面,我们就要给孩子有正能量的东西,那孩子想要什么呢?孩子想要名作家小时候的故事。孩子们经常会问我,曹老师(曹文轩)小时候最爱做的事情是什么呢?所以这本书里我们采集的全部是名作家真实发生在童年的故事。”

金波:一方面,一定要注重原创图书的出版和宣传推广。出版界应该加大力度出版原创图书,扶持优秀作者。现在幼儿读物太多,哪些是原创的,哪些是整理的,家长分不清楚,出版社自己做了原创图书,就要加大宣传推广力度。

另一方面,要加强幼儿文学理论研究。上世纪80年代,是幼儿文学颇为热闹的时期,涌现出了不少优秀的杂志、图书,幼儿文学理论研究也如火如荼。当时中国出版协会少儿读物工作委员会下有一个幼儿读物研究会,还会定期推出内刊,现在搞幼儿文学理论研究的人员还觉得内刊的不少内容尤为珍贵。因此,我呼吁能够恢复幼儿读物研究会,为幼儿读物创作出版交流搭建平台。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赌钱官网-澳门十大正规网站 http://www.mo688net.top/?p=281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