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作品推荐 › 满满一网鲱鱼,妈妈对我说

满满一网鲱鱼,妈妈对我说

 

  冬天快要到了,莫丽变得越来越讨厌。她每天早上干活总要迟到,而且总为自己开脱说她睡过头了,她还常常诉说一些不可思议的病痛,不过,她的食欲却很旺盛。她会找出种种借口逃避干活而跑到饮水池边,呆呆地站在那儿,凝视着她在水中的倒影。但还有一些传闻,说起来比这更严重一些。有一天,当莫丽边晃悠着她的长尾巴边嚼着一根草根,乐悠悠的闲逛到院子里时,克拉弗把她拉到一旁。
 

  打开日记,读着前天写的话,心里充满忧愁。我想,说也没用,大人从来就不肯承认自己错误。

 

  “莫丽,”她说,“我有件非常要紧的事要对你说,今天早晨,我看见你在查看那段隔开动物庄园和福克斯伍德庄园的树篱时,有一个皮尔金顿先生的伙计正站在树篱的另一边。尽管我离得很远,但我敢肯定我看见他在对你说话,你还让他摸你的鼻子。这是怎么回事,莫丽?”
 

  这一次又得不到自行车了。

  我本来不想去荷兰。这个国家很小,对旅游者来说没多大意思,荷兰只有三样好东西:奶油、干酪和鲱鱼。
  不言而喻,我作为一个海员,只对这第三样东西感兴趣。我决定还是拐到鹿特丹去看一眼,了解一下鲱鱼的行情。
  在荷兰,好多人干的事都与鲱鱼有关:捕鲱鱼,腌鲱鱼,渍鲱鱼,鲜冻鲱鱼,还可以买活鱼放到鱼缸里。
  说起这件事,实在叫人惊奇,荷兰人似乎知道某种秘密。不然的活,你就解释不了这种不公正的现象:荷兰人出海捕鱼,撒出网去一收,满满一网鲱鱼。大家当然高兴,可是你好好看看,仔细看看,就会发现,他们捕上来的,都是荷兰鲱鱼。
  挪威人也试过,他们也是世界上有名的一流渔夫。但是,干这事就不灵,同样撒了网,收上来一看也有鲱鱼,可就是没有荷兰鲱鱼,只有挪威鲱鱼。
  荷兰人捕哇,捕哇,不知捕了多少年鲱鱼,他们总能捕到各种等级的鲱鱼。当然,他们很会利用这一资源,把自己的鲱鱼卖到左邻右舍:南北非洲……
  我深入研究了一下这个问题,结果绝对意外地获得一个新的重要发现,从根本上改变了我最初的航行计划。经过一系列观察,我极为精确地发现,每条鲱鱼都是鱼,但并不是每条鱼都是鲱鱼。
  您要问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没有必要浪费巨额资金,没有必要把鲱鱼装进大桶,装上货船,再从船上卸下来,费这个事干吗?把鲱鱼拢成一群,就这么活着赶到目的地去不是省事得多吗?
  既然每条鲱鱼都是鱼,那就是说它不会沉底。鱼不是都会游水吗,对不对?从另一角度说,即使别的什么鱼混进来,也没有关系。前面不是说了吗,并非每条鱼都是鲱鱼,也就是说,没有必要发现它、区分它、赶走它、甚至消灭它。
  过去,用老办法运鲱鱼,要有大货轮,还要有很多船员,复杂的机械。现在,用新办法运鲱鱼,随便一艘比我的“失利”号还小的船就能干得了。
  当然,这只是一种理论。但是,这种理论挺诱人,我决定通过实践检验一下自己的设想。刚好,我也遇到这么个机会:
  有人正想往北非,往亚历山大港运一批鲱鱼。鱼已经捕好了,正准备腌起来,我把那些人劝住了。我们把鲱鱼又放回海里,拢成一群,我和罗木升起帆,就上路了。罗木掌舵,我坐在船头上,靠着船首斜桅,还拿了一根长鞭子,一发现有别的鱼游过来,我就抽它一鞭子,抽它一鞭子!
  您猜怎么着,结果还真不错:我们的鲱鱼游得挺好,没有一条沉底,而且还游得挺快,我们勉强才跟得上,并且没有一条杂鱼混进来。一个白天就这样过去了,什么事也没发生。到了夜里,我觉得有点费劲:眼睛都看累了,不够用了,而更困难的,是没有工夫睡觉。一个人管鲱鱼,另一个人勉强硬撑着掌舵。这样下去,一天两天还可以,努努力总能对付,可是路途很长,前面还有大洋,还有热带地区……总之,我觉得,我们应付不了了,事情要糟糕。
  我分析了一下情况,决定再雇一个人,雇个水手。刚好,现在这地方挺合适:当时,我们已经进入英吉利海峡,旁边就是法国,那里有个加里港,而加里港里总是挤满待业的水手。木工,水手长,一级舵手,随便你挑。我没有多想就把船开近海岸,停在一个港湾里,叫了一条交通艇,派罗木上岸去招个水手来。
  当然,在这个问题上我犯了个错误:挑选船员是项非常严肃、责任重大的事。罗木虽然是个好小伙儿,但是他太年轻,缺乏经验。我本该亲自去干这件事,不过话说回来,船上的事也不轻松,一点儿也不敢松懈。运送活鲱鱼,不管怎么说毕竟是件没人干过的事。像所有史无前例的事一样,这里面有它特殊的难处,两只眼睛得紧盯着,你走开了,稍一不留神,鱼群就可能跑散。那时候,损失你赔不起,还得臭名远扬,而最主要的是,你将断送了这件美好、有益的创举。
  您当然懂得这种事的规律:第一次办不好,第二次就没人相信你,连试都不会让你再试了。
  唉,算了吧。我打发走罗木,把椅子搬到了甲板上,坐下来。我一只眼睛读书,另一只眼睛不时地看一看鲱鱼。鱼儿就在大海里放养着,它们撒着欢儿,身上的鳞片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傍晚,罗木回来了,还带回来一个水手。
  我看了看,小伙子看上去还不错,不很年轻,也不算老,个头儿是有点矮,但一眼就看得出来,是个活泼调皮的性格,一脸大胡子跟海盗一个样。唯一不同的是,听人说,海盗大都是红头发,红胡子,而这个人是典型的黑头发。这个人有文化,不吸烟,穿戴得整整齐齐,懂得四种语言:英语、德语、法语和俄语,这一点是罗木最羡慕的。因为这时候,真是罪过,他把英语又给忘了。新水手的名字有点怪,叫福克斯。不过名字这玩艺儿,总是可以改的。何况罗木还咬着我的耳朵小声说了一句:这个福克斯不是水手,而是个宝贝,他看海图看得棒极了。
  既然是这样,我就完全放心了:既然会看海图,就是说他是个海员,就是说他可以掌舵,也就是说,必要的时候可以让他单独值班。
  总之,我同意了。我给福克斯注了册,给他讲解了一下职责,让罗木领他下舱安顿铺位。然后,我们又升起帆,调过头,继续向前航行了。
  不瞒您说,多亏我又雇了个人。在这之前,我们一直走得挺顺利,一路上都是顺风。现在突然遇上了迎头风。要在别的时候,我保准会保存力量,找个海湾停下,或者就地抛锚。可是现在就没法子了,您也知道,还有鲱鱼呢。鲱鱼可不怕风,它们跟没事似的照样全速前进。这就是说,我们必须得跟上。只好走“之”字形了。我吹了声口哨,把全体船员都叫上甲板。罗木去照看鲱鱼,我亲自掌舵,加大了速度。我发出口令:“准备转弯!”
  我一看,这个福克斯像根蜡烛一样戳在那儿,两手揣在裤兜里,美滋滋地望着船帆。
  这回,我直截了当地对他喊道:“福克斯,把主帆升高点!”
  他打了个冷战,惊慌失措地看了看我,接着就拿起甲板上的东西,什么救生圈、备用绳索、防水灯,往货舱里面塞。弯儿当然没转成,错过了机会……
  “住手!”我又喊了一声。
  结果,他又把那些玩艺儿从舱里拖出来,放在船舷边上。
  好哇,真是找了个好水手呀!什么都不懂!我这个人平时脾气最好了,这时候也忍不住发起火来:“喂,福克斯,他妈的!你算哪门子水手?”
  “我,我本来就不是水手,我不过是在自己的行当上搁浅了,朋友们劝我换条路子……”福克斯回答。
  “得啦,”我打断他的话,“罗木不是说,你会识海图吗?”
  “唉,他弄错了。我哪里识海图,我是说我会打牌。要说打牌,那可是咱的本行,咱的饭碗。不是吹牛,论打牌,咱可算得上高手。”
  我给气得一屁股坐在甲板上。
  您说说,我拿他有什么办法呢?
  送他回岸上去?又得耽误一昼夜时间。风越吹越猛,眼看要起风暴,弄不好鲱鱼就得跑散。不送走他吧,带着这么个累赘,也真够烦人的:他不光听不懂海上这些口令,连船上这些用具都不认得。我真有点慌神了。
  就在这时候,我脑子里猛地冒出个好主意。您知道,我自己也爱玩牌,有了空闲也经常摆弄牌,我的船上就有一副木头制的牌。我赶快在每个用具上绑上一块牌,然后又把船对准迎风方向,准备再来一次机动。
  “准备转弯!解开红桃三,拉紧黑桃钩儿,卷起梅花十……”
  您猜怎么着,这个弯转得极为成功。这个福克斯,玩牌还真有两下子,这么黑的天,居然把牌识得个一清二楚。
  我们就这么着继续往前走,不断地做着之字形运动。风吹得更猛了。风,我倒是不怕,就是那些鲱鱼叫我不放心。谁知道它们是否经受得了这种天气呢?我并没有急事,货也不急,何必冒险呢?我决定还是找个港口避一避。
 

  “他没摸!我没让!这不是真的!”莫丽大声嚷着,抬起前蹄子搔着地。
 

  我在写日记时,正被锁在自己的房间里。但是我决心不妥协,直到爸爸确实说不打我了为止。

  “莫丽!看着我,你能向我发誓,那人不是在摸你的鼻子。”
 

  同往常一样,是件小事。这些天我尽量听妈妈的话,结果不但没得到奖励,反而受到了惩罚。昨天,妈妈、姐姐以及梅罗贝夫人一起外出串门。离家前,妈妈对我说:“我们出去了,你好好和玛丽娅一起玩。”

  “这不是真的!”莫丽重复道,但却不敢正视克拉弗。然后,她朝着田野飞奔而去,逃之夭夭。
 

  为了使玛丽娅高兴,我先和她一起玩做饭的游戏,后来我对这些游戏厌烦了,便对她说:

  克拉弗心中闪过一个念头。谁也没有打招呼,她就跑到莫丽的厩棚里,用蹄子翻开一堆草。草下竟藏着一堆方糖和几条不同颜色的饰带。
 

  “你看,天快黑了,离吃饭还有一个多小时,我们来做一个有趣的游戏好吗?你还记得昨天我给你看的那本书里的故事吗?我当主人,你当奴仆,我把你丢到树林里……”

  三天后,莫丽不见了,好几个星期下落不明。后来鸽子报告说他们曾在威灵顿那边见到过她,当时,她正被驾在一辆单驾马车上,那辆车很时髦,漆得有红有黑,停在一个客栈外面。有个红脸膛的胖子,身穿方格子马裤和高筒靴,象是客栈老板,边抚摸着她的鼻子边给她喂糖。她的毛发修剪一新,额毛上还佩戴着一条鲜红的饰带。所以鸽子说,她显得自鸣得意。从此以后,动物们再也不提她了。
 

  “好的,好的。”她马上答应了。

  一月份,天气极其恶劣。田地好象铁板一样,什么活都干不成。倒是在大谷仓里召开了很多会议,猪忙于筹划下一季度的工作。他们明显比其它动物聪明,也就自然而然地该对庄园里所有的大政方针做出决定,尽管他们的决策还得通过大多数表决同意后才有效。本来,要是斯诺鲍和拿破仑相互之间不闹别扭,整个程序会进行得很顺利。可是在每一个论点上,他们俩一有可能便要抬杠。如果其中一个建议用更大面积播种大麦,另一个则肯定要求用更大面积播种燕麦;如果一个说某某地方最适宜种卷心菜,另一个就会声称那里非种薯类不可,不然就是废地一块。他们俩都有自己的追随者,相互之间还有一些激烈的争辩。在大会议上,斯诺鲍能言善辩,令绝大多数动物心诚口服。而拿破仑更擅长在会议上休息时为争取到支持游说拉票。在羊那儿,他尤其成功。后来,不管适时不适时,羊都在咩咩地叫着“四条腿好,两条腿坏”,并经常借此来捣乱大会议。而且,大家注意到了,越是斯诺鲍的讲演讲到关键处,他们就越有可能插进“四条腿好,两条腿坏”的咩咩声。斯诺鲍曾在庄主院里找到一些过期的《农场主和畜牧业者》杂志,并对此作过深入的研究,装了满脑子的革新和发明设想。他谈起什么农田排水、什么饲料保鲜、什么碱性炉渣,学究气十足。他还设计出一个复杂的系统,可以把动物每天在不同地方拉的粪便直接通到地里,以节省运送的劳力。拿破仑自己无所贡献,却拐弯抹角地说斯诺鲍的这些东西最终将会是一场空,看起来他是在走着瞧了。但是在他们所有的争吵中,最为激烈的莫过于关于风车一事的争辩。
 

  妈妈、姐姐和梅罗贝夫人还没有回来,卡泰利娜正在准备晚饭。我把玛丽娅带到我的房间,把她的白衣服脱下,给她穿上了我深蓝色的衣服,使得她像一个男孩子。接着,我拿出颜料盒,把她的脸涂得像个混血儿。我又拿了一把剪刀,和她一起走到院子里,命令她跟在我的后面。

  在狭长的大牧场上,离庄园里的窝棚不远的地方,有一座小山包,那是庄园里的制高点。斯诺鲍在勘察过那地方之后,宣布说那里是建造风车最合适的地方。这风车可用来带动发电机,从而可为庄园提供电力。也就可以使窝棚里用上电灯并在冬天取暖,还可以带动圆锯、铡草机、切片机和电动挤奶机。动物们以前还从未听说过任何这类事情(因为这是一座老式的庄园,只有一台非常原始的机器)。当斯诺鲍绘声绘色地描述着那些奇妙的机器的情景时,说那些机器可以在他们悠闲地在地里吃草时,在他们修养心性而读书或聊天时为他们干活,动物们都听呆了。
 

  我们走到一条寂静的小路上,这时,我转过身来对她说:“现在,让我把你的鬈发剪掉,剪得像书上说的那样,使大家都认不出你来。”

  不出几个星期,斯诺鲍为风车作的设计方案就全部拟订好了。机械方面的详细资料大多取自于《对居室要做的1000件益事》、《自己做自己的瓦工》和《电学入门》三本书,这三本书原来也是琼斯先生的。斯诺鲍把一间小棚作为他的工作室,那间小棚曾是孵卵棚,里面铺着光滑的木制地板,地板上适宜于画图。他在那里闭门不出,一干就是几个小时。他把打开的书用石块压着,蹄子的两趾间夹着一截粉笔,麻利地来回走动,一边发出带点兴奋的哼哧声,一边画着一道接一道的线条。渐渐地,设计图深入到有大量曲柄和齿轮的复杂部分,图面覆盖了大半个地板,这在其他动物看来简直太深奥了,但印象却非常深刻。他们每天至少要来一次,看看斯诺鲍作图。就连鸡和鸭子也来,而且为了不踩踏粉笔线还格外小心谨慎。惟独拿破仑回避着。一开始,他就声言反对风车。然而有一天,出乎意料,他也来检查设计图了。他沉闷不语地在棚子里绕来绕去,仔细查看设计图上的每一处细节,偶尔还冲着它们从鼻子里哼哼一两声,然后乜斜着眼睛,站在一旁往图上打量一阵子,突然,他抬起腿来,对着图撒了一泡尿,接了一声不吭,扬长而去。
 

  “妈妈不让你剪我的头发!”她哭了。我趁她不注意,剪掉了她所有的鬈发。因为不这么做,就无法做这个游戏。

  整个庄园在风车一事上截然地分裂开了。斯诺鲍毫不否认修建它是一项繁重的事业,需要采石并筑成墙,还得制造叶片,另外还需要发电机和电缆(至于这些如何兑现,斯诺鲍当时没说)。但他坚持认为这项工程可在一年内完成。而且还宣称,建成之后将会因此节省大量的劳力,以至于动物们每周只需要干三天活。另一方面,拿破仑却争辩说,当前最急需的是增加食料生产,而如果他们在风车上浪费时间,他们全都会饿死的。在“拥护斯诺鲍和每周三日工作制”和“拥护拿破仑和食料满槽制”的不同口号下,动物们形成了两派,本杰明是唯一一个两边都不沾的动物。他既不相信什么食料会更充足,也不相信什么风车会节省劳力。他说,有没有风车无所谓,生活会继续下去的,一如既往,也就是说总有不足之处。
 

  我又哄她说:“你坐在这块岩石旁的石头上,假装晕过去,这样就跟书上写的一样了……”

  除了风车争执之外,还有一个关于庄园的防御问题。尽管人在牛棚大战中被击溃了,但他们为夺回庄园并使琼斯先生复辟,会发动一次更凶狠的进犯,这是千真万确的事。进一步说,因为他们受到挫败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国家,使得附近庄园的动物比以前更难驾驭了,他们也就更有理由这样干了。可是斯诺鲍和拿破仑又照例发生了分歧。根据拿破仑的意见,动物们的当务之急是设法武装起来,并自我训练使用武器。而按斯诺鲍的说法,他们应该放出越来越多的鸽子,到其他庄园的动物中煽动造反。一个说如不自卫就无异于坐以待毙;另一个则说如果造反四起,他们就断无自卫的必要。动物们先听了拿破仑的,又听了斯诺鲍的,竟不能确定谁是谁非。实际上,他们总是发现,讲话的是谁,他们就会同意谁的。
 

  等玛丽娅闭上眼睛,假装晕过去后,我就悄悄地回家了。

  终于熬到了这一天,斯诺鲍的设计图完成了。在紧接着的星期天大会议上,是否开工建造风车的议题将要付诸表决,当动物们在大谷仓里集合完毕,斯诺鲍站了起来,尽管不时被羊的咩咩声打断,他还是提出了他热衷于建造风车的缘由。接着,拿破仑站起来反驳,他非常隐讳地说风车是瞎折腾,劝告大家不要支持它,就又猛地坐了下去。他斤斤讲了不到半分钟,似乎显得有点说不说都一个样。这时,斯诺鲍跳了起来,喝住了又要咩咩乱叫的羊,慷慨陈词,呼吁大家对风车给予支持。在这之前,动物们因各有所好,基本上是平均地分成两派,但在顷刻之间,斯诺鲍的雄辩口才就说得他们服服贴贴。他用热烈的语言,描述着当动物们摆脱了沉重的劳动时动物庄园的景象。他的设想此时早已远远超出了铡草机和切萝卜机。他说,电能带动脱粒机、犁、耙、碾子、收割机和捆扎机,除此之外,还能给每一个窝棚里提供电灯、热水或凉水,以及电炉等等。他讲演完后,表决会何去何从已经很明显了。就在这个关头,拿破仑站起来,怪模怪样地瞥了斯诺鲍一眼,把了一声尖细的口哨,这样的口哨声以前没有一个动物听到他打过。
 

  在回家的路上,我听见了她的哭叫声,她叫得挺像个真的奴仆,我捂住耳朵使自己尽量听不见,因为我想把游戏做到底。

  这时,从外面传来一阵凶狠的汪汪叫声,紧接着,九条强壮的狗,戴着镶有青铜饰钉的项圈,跳进大仓谷里来,径直扑向斯诺鲍。就在斯诺鲍要被咬上的最后一刻,他才跳起来,一下跑到门外,于是狗就在后面追。动物们都吓呆了,个个张口结舌。他们挤到门外注视着这场追逐。斯诺鲍飞奔着穿过通向大路的牧场,他使出浑身解数拼命地跑着。而狗已经接近他的后蹄子。突然间,他滑倒了,眼看着就要被他们逮住。可他又重新起来,跑得更快了。狗又一次赶上去,其中一条狗几乎就要咬住斯诺鲍的尾巴了,幸而斯诺鲍及时甩开了尾巴。接着他又一个冲刺,和狗不过一步之差,从树篱中的一个缺口窜了出去,再也看不到了。
 

  天空布满了乌云,并开始下起了大雨,雨点很大……当我回到家里的时候,大家已经坐在餐桌旁等着我们了。餐桌上放满了乳酪、鸡蛋糕,馋得我直流口水。

  动物们惊愕地爬回大谷仓。不一会儿,那些狗又汪汪地叫着跑回来。刚开始时,动物们都想不出这些家伙是从哪儿来的,但问题很快就弄明白了:他们正是早先被拿破仑从他们的母亲身边带走的那些狗崽子,被拿破仑偷偷地养着。他们尽管还没有完全长大,但个头都不小,看上去凶得象狼。大家都注意到,他们始终紧挨着拿破仑,对他摆着尾巴。那姿势,竟和别的狗过去对琼斯先生的做法一模一样。
 

  妈妈看到我后舒了一口气,说:“噢!终于回来了!玛丽娅在哪儿?叫她来吃饭。”

  这时,拿破仑在狗的尾随下,登上那个当年麦哲发表演讲的凸台,并宣布,从今以后,星期天早晨的大会议就此告终。他说,那些会议毫无必要,又浪费时间。此后一切有关庄园工作的议题,将有一个由猪组成的特别委员会定夺,这个委员会由他亲自统管。他们将在私下碰头,然后把有关决策传达给其他动物。动物们仍要在星期天早晨集合,向庄园的旗帜致敬,唱“英格兰兽”,并接受下一周的工作任务。但再也不搞什么辩论了。
 

  “我们玩仆人的游戏,她假装晕倒了。”

  本来,斯诺鲍被逐已经对他们刺激不小了,但他们更为这个通告感到惊愕。有几个动物想要抗议,却可惜没有找到合适的辩词。甚至鲍克瑟也感到茫然不解,他支起耳朵,抖动几下额毛,费力地想理出个头绪,结果没想出任何可说的话。然而,有些猪倒十分清醒,四只在前排的小肉猪不以为然地尖声叫着,当即都跳起来准备发言。但突然间,围坐在拿破仑身旁的那群狗发出一阵阴森恐怖的咆哮,于是,他们便沉默不语,重新坐了下去。接着,羊又声音响亮地咩咩叫起“四条腿好,两条腿坏!”一直持续了一刻钟,从而,所有讨论一下的希望也付诸东流了。
 

  “在哪儿晕倒了?”妈妈笑着问我。

  后来,斯奎拉受命在庄园里兜了一圈,就这个新的安排向动物作一解释。
 

  “在树林的小路上,离这儿很近。”我一边回答,一边坐到桌子旁。

  “同志们,”他说,“我希望每一位在这儿的动物,会对拿破仑同志为承担这些额外的劳动所作的牺牲而感激的。同志们,不要以为当领导是一种享受!恰恰相反,它是一项艰深而繁重的职责。没有谁能比拿破仑同志更坚信所有动物一律平等。他也确实很想让大家自己为自己作主。可是,万一你们失策了,那么同志们,我们会怎样呢?要是你们决定按斯诺鲍的风车梦想跟从了他会怎样呢?斯诺鲍这家伙,就我们现在所知,不比一个坏蛋强多少。”
 

  但是,好像被雷电击中一样,爸爸、妈妈、梅罗贝夫人以及马拉利律师都猛地站了起来,虽然,他们坐下的时候都是慢腾腾的。

  “他在牛棚大战中作战很勇敢。”有个动物说了一句。
 

  爸爸抓住我的胳膊说:“告诉我真话!”他说话时让其他人先坐下了。

  “勇敢是不够的,”斯奎拉说,“忠诚和服从更为重要。就牛棚大战而言,我相信我们最终会有一天发现斯诺鲍的作用被吹得太大了。纪律,同志们,铁的纪律!这是我们今天的口号。一步走错,我们的仇敌便会来颠覆我们。同志们,你们肯定不想让琼斯回来吧?”
 

  “真的。我们玩主人和仆人的游戏,我把她乔装成一个混血儿,我扮演抛弃她的主人,把她一个人丢在那里。然后,仙女就会去的,把她带到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里,她将成为地球上最强大的女皇。不过我不知道为什么?”

  这番论证同样是无可辩驳的。毫无疑问,动物们害怕琼斯回来;如果星期天早晨召集的辩论有导致他回来的可能,那么辩论就应该停止。鲍克瑟细细琢磨了好一阵子,说了句“如果这是拿破仑同志说,那就一定没错”,以此来表达他的整个感受。并且从此以后,他又用“拿破仑同志永远正确”这句格言,作为对他个人的座右铭“我要更加努力工作”的补充。
 

  我讲完后,大家都愣住了。梅罗贝夫人绝望地捏着手说,她的孩子大概已经吓死了,她怕雷,她肯定要生一场病的。此外,还说了一些别的话。

  到了天气变暖,春耕已经开始的时候。那间斯诺鲍用来画风车设计图的小棚还一直被封着,大家想象着那些设计图早已从地板上擦掉了。每星期天早晨十点钟,动物们聚集在大谷仓,接受他们下一周的工作任务。如今,老麦哲的那个风干了肉的颅骨,也已经从果园脚下挖了出来,驾在旗杆下的一个木墩上,位于枪的一侧。升旗之后,动物们要按规定恭恭敬敬地列队经过那个颅骨,然后才走进大谷仓。近来,他们还没有像早先那样全坐在一起过。拿破仑同斯奎拉和另一个叫梅尼缪斯的猪,共同坐在前台。这个梅尼缪斯具有非凡的天赋,擅于谱曲作诗。九条年轻的狗围着它们成半圆形坐着。其他猪坐在后台。别的动物面对着他们坐在大谷仓中间。拿破仑用一种粗暴的军人风格,宣读对下一周的安排,随后只唱了一遍“英格兰兽”,所有的动物就解散了。
 

  照她这么说,好像世界上的一切灾祸都是因为一点冷热引起的一样。

  斯诺鲍被逐后的第三个星期天,拿破仑宣布要建造风车,动物们听到这个消息,终究有些吃惊。而拿破仑没有为改变主意讲述任何理由,只是简单地告诫动物们,那项额外的任务将意味着非常艰苦的劳动:也许有必要缩减他们的食料。然而,设计图已全部筹备好,并已经进入最后的细节部分。一个由猪组成的特别委员会为此在过去三周内一直工作着。风车的修建,加上其他一些各种各样的改进,预期要两年时间。
 

  “坏蛋!无赖!小流氓!”维基妮娅抢过我手中的饼干骂道,“你的恶作剧就没完没了吗?你为什么自己跑回家来,而把一个小女孩扔在寒冷和黑暗中?”

  当天晚上,斯奎拉私下对其他动物解释说,拿破仑从来没有真正反对过风车。相反,正是由他最初做的建议。那个斯诺鲍画在孵卵棚地板上的设计图,实际上是他早先从拿破仑的笔记中剽窃的。事实上,风车是拿破仑自己的创造。于是,有的动物问道,为什么他曾说它的坏话说得那么厉害?在这一点上,斯奎拉显得非常圆滑。他说,这是拿破仑同志的老练,他装作反对风车,那只是一个计谋,目的在于驱除斯诺鲍这个隐患,这个坏东西。既然现在斯诺鲍已经溜掉了,计划也就能在没有斯诺鲍妨碍的情况下顺利进行了。斯奎拉说,这就是所谓的策略,他重复了好几遍,“策略,同志们,策略!”还一边带着欢快的笑声,一边甩动着尾巴,活蹦乱跳。动物们吃不准这些话的含意,可是斯奎拉讲的如此富有说服力,加上赶巧了有三条狗和他在一起,又是那样气势汹汹的狂叫着,因而他们没有进一步再问什么,就接受了他的解释。

  这时,梅罗贝夫人脸色刷白,她无力地垂下了脑袋。妈妈连忙用醋洒在她脸上,同时流下了眼泪。爸爸站起来去取马灯,让我停止吃饭带他们去把玛丽娅找回来。

  这就是事情的简单经过。梅罗贝夫人今天回波伦亚去了,因为她再也不愿意看见我。她看到她的孩子晕倒在路上时大哭了起来。我为了找到玛丽娅,浑身都湿透了,但是得到的报酬呢?没有人吻我、拥抱我,也没有人给我一碗热鸡蛋汤,更没有人像对待她那样给我玛撒拉酒、饼干、奶油或水果,也没人同我亲热。相反,我却像条狗似的被赶回了我的房间。爸爸说,他要上来教训我一顿,我知道他这些话是什么意思。但是,我在房间里筑起了堡垒,就像战争时期城里的街垒一样,他们只能从倒塌在我房门口的洗脸架和小书桌上把我抓住。

  静一点!我听到了响声……难道战斗就要开始了?我在房间里储备了食品,在上了锁的门后放了一张床,在床上放上了一个小书桌,又在小书桌上摆了一面大镜子。

  原来是爸爸。他想打开门,但我没有理睬他。我静静地待在这里,就像一只猫跑到酒窖里那样。哈哈!要是我能像一只蜘蛛,奇迹般地经过门底下跑到外面去就好了!敌人以为房间是空的,就只好走了。

  要是他们用力推门呢?其结果是镜子掉下来,摔成碎片。不过,这又将是我的过错……事情就是这样:他是一个坏孩子,他是一个出名的捣蛋鬼,他总是干坏事……都是那些老一套的话!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赌钱官网-澳门十大正规网站 http://www.mo688net.top/?p=30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