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免费书刊 › 朱秀云还发现,中国的童书在德国还是有机会出版的

朱秀云还发现,中国的童书在德国还是有机会出版的

相关数据显示,德国每年出版引进版新书1万种,德国巴登符腾堡州州立电影学院教授、斯图加特传媒大学教授、动画大师昆特·国斯浩里兹(Gunter
Grossholz)表示,相比中国庞大的人口数量和新书数量,德国已经算是很大的图书市场了。童书在市场上占了相当大的比例,其中包括引进版童书。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文兴街39号住宅楼,已经有20多年的历史,楼的外部和内部都显得十分老旧。然而在这栋住宅楼内,有一个办了23年的“朱秀云爱心读书屋”,伴着一代又一代孩子快乐成长。朱秀云从50多岁起就被孩子们亲切地称为“孩子王”,如今她已经75岁。她的57平方米“阵地”走出了1000多名孩子,这些孩子在感受到爱和温暖的同时,更感受到了一个普通共产党员博大的胸襟。

“曹文轩出新书了。”这句话的震撼远不如随之而来的这句:“是侦探小说!”这天下午,在亚洲文明大会开幕式后的分论坛“亚洲文明全球影响力”上,曹文轩从儿童文学角度发言讲述了亚洲文明的独特性。稍后,他接受了晚报的专访,将第一次创作侦探小说的心得悉数分享。

他表示,中国的童书在德国还是有机会出版的。德国有一些小的出版社会给亚洲或中国的出版社提供图书出版项目。获奖图书也会有机会在德国大的出版社出版。

“我1944年出生,年龄越来越大了,前几天我儿子对我说,妈妈,你这个书屋就别干了,要不找个接替你的人,你到我们身边好能照顾你。”5月14日,见到来书屋采访的《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朱秀云说起儿子的建议时,当着儿子的面顿时哭成了泪人。“这个书屋凝结着我20多年的感情,同时也是1000多个孩子的精神家园,我哪能不办下去呢?”

“我一直觉得我有写侦探小说的潜能。”曹文轩小时候经常将自己幻化成侦探。记得一次他的鸽子被人偷了,他就是靠推理,最后锁定了“犯人”。结果证明,真就是那个人偷走了鸽子。在很多事情上,他都是靠推理最终找到答案的,但此前他从未想到过写侦探小说。

昆特介绍,他正在创作一本中国题材的童书作品《天河》。这本书讲的是河南修建运河水道——红旗渠的故事,计划于明年推出。他们同时也在创作3本翻翻书和童书系列“万大姐姐有办法”(Wanda
and
Anna)。除了“高山流水”系列,他们还将为“戴小桥和他的哥儿们”系列绘制插图。他表示,有些绘本在德国斯图亚特的Kastanienpferd出版社出版。

“小阵地”里的“大守望”

《草鞋湾》是“曹文轩新小说”系列作品之一,也是曹文轩首次尝试新题材——侦探小说的创作。这的确是一部推理导向、悬疑弥补的侦探小说,这也的确是曹文轩的风格——如水般抒情的文字,热切而深刻的现实关怀,对爱与正义的呼唤——都延续着他特有的美学风格,让读者重温许多熟悉的元素。简言之,这是一部典型而又非典型的侦探小说。

此外,他还和学生一起开发童书以及改编的动画片,学生的想象力发挥了主要作用。他认为,数字化在大众阅读中还没有占主导地位,但同时他们也在开拓数字阅读的新市场。他们的“万大姐姐有办法”系列童书至今卖出了10万册,还开发了APP,可在iPad上阅读。

1991年,因为在工作中受伤,朱秀云提前退休了。因为是一名老党员,她被南岗区沙曼社区任命为第八党支部书记。在工作期间,她发现一些居民家的孩子没有人看管,缺乏传统的文化教育。后来随着网络的兴起,一些受教育程度不高,还有离异家庭的孩子、孤儿等沉迷于网络不能自拔。

■灵感来自毛姆

“原来我们这片居民都住地房,环境很艰苦,直到1994年,动迁后住上了楼房。”朱秀云发动居民找来砖石,在小区内的一处空地上砌上了一个底座,又找到施工单位立起了旗杆。就这样,每逢重大节假日,朱秀云都在小区内带领孩子们升国旗。“每次都有50多个孩子参加,增强了他们的爱国意识。”

草鞋湾路一百零八号,是大名鼎鼎的神探沙丘克的私家侦探所,也是他和儿子沙小丘的家。沙小丘一天天长大,逐渐显露出极强的观察与推理能力,常为神探沙丘克出谋划策。沙小丘十岁那年的一天,沙丘克遇到了一件复杂而棘手的拐卖案。沙丘克一次次搜寻到线索,又一次次失去线索,经历了众多波折。在父子俩坚持不懈地共同努力下,终于找到这桩案子的最终突破口。

朱秀云还发现,不少孩子放学后没有学习的地方,也没有课外书可读。由于老伴过早地去世,于是,她回到家和儿子商量,能否把家中变成一个读书屋。得到了儿子的支持后,朱秀云找人把厨房挪到了阳台上。

《草鞋湾》是从2019年1月开始动笔的,初稿只用了20多天时间。“我打腹稿的时间,通常都是几年,甚至十几年。”《草鞋湾》的构思也用了很长时间,曹文轩坦言记不得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惦记着它的了。那一年,他看毛姆的一部作品,里面说了一句话:一位私家侦探出门侦探时总要带上他的小儿子。就这一句话,他顿时感到这里头有文章可做。

1996年6月,朱秀云的免费读书屋正式“营业”,狭小的房间里,每天来学习读书的孩子挤满了屋子。为了让孩子们真正学到知识,朱秀云还找到哈尔滨师范大学、东北林业大学、东北农业大学等高校的一些大学生志愿者,他们每天到书屋来,义务为孩子们辅导功课。平时组织孩子们写散文、诗歌,激发孩子们的阅读兴趣。

“这样的情况太特殊了,文学就是要在这些特殊的地方做文章。一个在毛姆的作品中丝毫没有发展的动机,被我抓住了。后来,我就在一直想着它、想着它……”曹文轩打了个比方:“故事就像胚胎一样开始不停地发育、长大。终于到了分娩时的阵痛,这个‘婴儿’就呱呱坠地了,是顺产。”

不让一个孩子掉队

故事的发生地之所以在上海,曹文轩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其一,私家侦探在当下中国是不被法律认可的。其二,将故事背景放到上世纪四十年代,放在旧上海,也许更有趣味,更有魅力。旧上海,私家侦探并不少见,并且许多私家侦探与警察局有密切的关系,一些案件警察局需要著名的私家侦探帮助,而私家侦探在许多时候必须要得到警察局的帮助,比如面对一群歹徒。他非常喜爱的侦探小说作家程小青的《霍桑探案》无数次写到私家侦探与警察局的联手。他发现,一旦将故事的时间定为旧上海,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

“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我就觉得,应该实实在在为社会做一点事。”那时朱秀云家地处城乡接合部,疏于教育孩子的家长很多,部分孩子逃学、乱打乱闹,甚至抽烟喝酒。朱秀云心想,不管想什么办法,不能让这些孩子走向犯罪道路,一定要尽自己的一份力量,让他们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

“旧上海确实有条马路叫草鞋湾路,现在这个路名还在,在上海的南市。我很喜欢这个地名。之所以喜欢,可能还是与我的乡村情结和我的美学趣味有关。”曹文轩说。的确,只看名字,二十年后的《草鞋湾》与二十年前的《草房子》似乎一脉相承。

“没有吃的你就到我家给你改善伙食,没有住的地方你就到我家来住,平时没有地方去你就在我家学习、看书。”赵博(化名)从小失去父母,最后由姑姑一家抚养。2001年,赵博迷恋上了上网,常常整夜泡在网吧里。朱秀云知道后,发动志愿者多次从网吧里把他叫出来,并告诉他:“只要你好好学习,过年还给你压岁钱。”

这些年,曹文轩的写作已经开始转向城市。“我其实已经是一个很熟悉城市生活的人。我在城市生活的年头是乡村生活的年头的三倍。”曹文轩告诉记者,《蜻蜓眼》写的也是上海,“我现在写城市与写乡村都很顺手,完全没有问题。我有不错的关于城市的感觉,写街道与写一条乡村溪流,一样得心应手。”

后来,赵博上了初中,因为没有钱,他每天从这个同学的饭盒吃一口、那个同学的饭盒吃一口。朱秀云听说后,主动和社区联系,为赵博办理了低保。“那时候低保一个月200元钱,我让社区每个月给他姑家交100元,另100元让学校每天给他发2元钱吃饭,剩下的作为学费等花销。”就这样,赵博得以完成了初中学业。如今,他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每每说起“朱秀云爱心读书屋”,他总是满含感激地流下热泪。

■转身乃是必然

小磊(化名)从小父母离异,没有人照看他,朱秀云把他叫到书屋里学习,让他感受到了家庭般的温暖。后来,小磊参军入伍,并在部队光荣地入了党,回到地方后分配了工作。小云(化名)是一个女生,也是孤儿,经常在班级里打架,同学们都很怕她。朱秀云把她叫到书屋来,和孩子们一起读书学习,这让小云的思想转变很大。如今,小云在上海做服装生意,事业有成。

“草鞋湾”不再是曹文轩童年的油麻地记忆里某个已然失落的乡村,而是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上海南市区的一个实实在在的路段。曹文轩这次转身式的写作让我不免有些恍然。”北京语言大学教授、作家陆文彬的“转身式写作”无疑点破了曹文轩此次创作的引人注目之处。让我更加好奇的是,曹文轩是从何时起开始想改变的?

唯愿将爱传递下去

“从《草房子》开始,我写了不少作品,但故事基本上都发生在一个叫油麻地的地方,一块如同福克纳所说的‘邮票大一点’的土地。我关于人生、人性、社会的思考和美学趣味,都落实在这个地方。”曹文轩说。大约从2015年出版的《火印》开始,他的目光开始从油麻地转移,接着就是2016年出版的《蜻蜓眼》,情况变得越来越明朗——曹文轩开始了个人写作史上的“出油麻地记”。接下来,他写了《穿堂风》《蝙蝠香》《萤王》《疯狗浪》,再之后便是《草鞋湾》。

“书屋的爱心志愿者每天都一对一辅导孩子们学习,现在有7个孩子在这里。”朱秀云介绍说,这些大学生文化功底好、个人素质高,孩子们愿意跟着他们学习。杨晨(化名)今年8岁,由于妈妈在外地打工,爸爸开出租车,平时照看他的重任落在爷爷奶奶身上,有些功课却辅导不了。自从一个多月前来到书屋后,他逐渐爱上了学习。

这些年曹文轩的心态也在变化,他越来越不满足只将目光落定油麻地。“我告诉自己,你的身子早就从油麻地走出了,你经历了油麻地以外的一个广阔世界;在那里,你经历了不同的生活与人生,这些与你的生命密切相关的经验,是油麻地不能给与的,它们在价值上丝毫也不低于油麻地;你可以不要再一味留恋、流连油麻地了;你到了可以展示油麻地以外的世界的时候了。”曹文轩给了我这样一个相当文学化的表述,是想表明,正是这样的心态转变,才有《草鞋湾》的问世。

12岁的阳阳(化名)和8岁的光光(化名)是一对表兄妹,和朱秀云住在一栋楼,每到放学和节假日,他们经常手拉手走进“朱秀云爱心读书屋”一起学习、读书。

“就这么转身了,我觉得一切都在很自然的状态里。一个作家,特别是那些生活领域被大大扩展了的作家,总会去开采新的矿藏的。转身乃是必然。”曹文轩说。

澳门十大正规网站,2009年,朱秀云的儿子准备结婚,这让朱秀云失眠了好几天。这个57平方米的房子是她唯一的住处,如果儿子成家,就意味着这个书屋要“黄了”。后来,朱秀云了解到,儿媳妇家还有空闲的房子,于是就做通了他们的工作,小两口到儿媳妇家去住,把书屋给“保住”了。

■编故事的能力

澳门赌钱官网,“现在国家政策越来越好,一些孩子放学后没有人接,有专门的老师看着写作业;而且社会上有专业的课后辅导班,一个月也就二三百元。”朱秀云对记者说,尽管一分钱不收,来她书屋里学习的孩子越来越少了,最少的时候只有两三个孩子。

“我之所以写成了《草鞋湾》,是因为我本来就是一个倾向于编故事的人。我将故事看成是小说的第一要素。而写侦探小说的前提就是要有编故事的能力。”曹文轩坚信,侦探小说的故事与非侦探小说中的故事固然不太一样,但只要有编故事的能力,就同样能编出好的侦探故事。

记者了解到,近日,黑龙江出版集团所属东北数字出版传媒公司,在其运营的龙版阅读微信公众平台组织社会各界向“朱秀云爱心读书屋”捐赠了100多册图书,这项活动将持续开展下去,目前书屋内图书达到3000多册。

《草鞋湾》中所坚持的依然是对人性复杂性的探问。在情与理之间,主人公面对生命中的困苦、孤独、挣扎,面对自己的职业身份、家庭身份,他到底何去何从?曹文轩看来,还是一如既往的主题,还是一如既往的美学动机。大善大美,但这一回多出了大智慧——因为侦探自然与智慧的话题有关。

从1996年至今的23年间,朱秀云获得了“全国铁路关心下一代先进工作者”等50多项荣誉。随着年龄的增长,朱秀云最大的心愿就是将爱心读书屋办下去,让更多的孩子感受爱、传递爱。

“即使它是一部侦探小说,它肯定也不是通常意义上的侦探小说。因为,它是出自我之手。”曹文轩认为,他对文学的理解,他的美学观,他的一切思考、心绪,都会导致《草鞋湾》就是那样一部作品。他在整个写作过程中的感觉,似乎与以前写其他作品时的感觉没有什么明显的区别。当然,因为题材的原因,这一切也许就让阅读者有了一种在阅读《草房子》《青铜葵花》之类的作品时没有的一些感觉。还是童趣,还是诗性,还是一如既往的美感,但展示的环境和氛围改变了,于是就有了新质。

最初,曹文轩根本没有想到自己写的是一部侦探小说,“直到现在,我也没有以为我写了一部侦探小说。如果大家看了,觉得它就是一部侦探小说,那就是吧。”曹文轩觉得,说不定以后就是因为这部《草鞋湾》被人当作了侦探小说,并被人喜欢上了,他便也许真的对侦探小说感兴趣了,再多写几部侦探小说。

《草鞋湾》中跌宕起伏的情节、环环相扣的推理背后,作品触及的是和社会安全、孩子自我保护等密切相关的严肃主题,在寻找真相的同时,引发的是现实的思考。最近一年,曹文轩一直在看央视由倪萍主持的“等着我”栏目。

“世界上最大的罪恶就是拐卖儿童,这是绝对不可饶恕的一种罪恶。因为它造成的伤害不是一时的,而是长远的,是一场黑暗至极的噩梦,也不是给一个人造成伤害,是全家人一辈子的伤痛。不少父母因为孩子的丢失,终生内疚,思念,甚至精神崩溃,直至自杀。”曹文轩透露,他今后还会专门写一部这一题材的作品,这部作品已在构思之中,“以前,对这些拐卖儿童的人,不是叫他们‘人贩子’,而是叫‘拐匪’。他们就是匪——匪徒,必须严厉打击。”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赌钱官网-澳门十大正规网站 http://www.mo688net.top/?p=431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