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免费书刊 › 朱迪斯是英国最成功的儿童文学作家之一,黄丽离儿童插画特别近

朱迪斯是英国最成功的儿童文学作家之一,黄丽离儿童插画特别近

《安的种子》(2008年12月,海燕出版社首版)2009年获得第一届丰子恺优秀儿童图画书奖。黄丽说,自己很快开始“膨胀”,跌入了人生的“至暗期”。

黎巴嫩出版人穆罕默德·哈提卜创建的公司,10年前引进一套中国童书并在阿拉伯国家大获成功。之后,他又开拓学术图书领域,从购买中国图书版权、翻译出版,在深圳印刷,到通过遍布多个国家的公司架构将图书发行到许多阿拉伯国家,每年向阿拉伯国家销售7个集装箱的中国图书。此外,他还与阿拉伯国家的许多大学和教育机构建立了业务联系,并创建了学生信息的数据库,希望面向数百万高校学生推广中国的学术图书。这与中宣部进出口管理局副局长赵海云提出的构建对外出版产业链条,多维度实现出版“走出去”的要求不谋而合,值得出版界同仁关注和借鉴

图片 1

《安的种子》获奖并不偶然

■受访人:穆罕默德·哈提卜(Mohamad Elkhatib, 黎巴嫩数字未来公司总裁)

图片来源:英国卫报(Photograph:TolgaAkmen/AFP/Getty Images)

在获奖前的10年,黄丽一直在做儿童插画,从1992年的大学3年级接触儿童插画开始。1998年,黄丽创办太阳娃工作室,到2008年成立公司,这10年,黄丽离儿童插画特别近,几乎是用“激情”在实践儿童插画这件事,用力,也很用心。

□采访人:乐 毅(中国出版传媒商报记者)

5月24日,经典绘本《老虎来喝下午茶》、“小猫莫格”系列作者朱迪斯·克尔去世的消息席卷英国媒体。《老虎来喝下午茶》、“小猫莫格”系列的国内出版方接力出版社向记者证实,朱迪斯·克尔已于5月22日在英国的家中去世,享年95岁。

2003年,她读到松居直的《我的图画书论》,开始找到方向。2007年,也就是《安的种子》获奖前两年,黄丽跟图画书研究者、国内图画书创作先行者彭懿有过交集。黄丽把她当时自认还不错的一个试验性质的作品拿给彭懿。彭懿很直接地对她说,“你这个不是图画书。”黄丽听了心里忿忿,但很快意识到有地方不对劲。她开始反思,琢磨新的路子。

□请谈一下您的出版经历以及与中国出版社合作的故事。

BBC及英国卫报等多家英国媒体纷纷发文哀悼这位童书巨匠的离世。他们表示:朱迪斯是英国最成功的儿童文学作家之一,她一直创作故事和插图到90多岁。最为经典的作品是《老虎来喝下午茶》和那一系列关于小猫莫格的图画书,她以一种巧妙的方式结合了插图和文字,具备一种天生的从孩子角度看世界的能力。朱迪斯在50年的职业生涯中出版了30多本书,中国读者印象深刻的还是那只来喝下午茶的老虎。

2008年出版的《安的种子》其实画的是大氛围下的小故事。当时,黄丽公司员工也出了一些状况。有的人很着急,沉不下心,像本;有的人身体在,心已经飞走了,像静。黄丽拿到王早早的文本时,瞬间被击中。这是一个让人很有共鸣的故事。后来她将身边的人和事抽离,以寺院小和尚为主角,铺陈了一个新故事。很多人在书里找到自己,但又不会陷入太过具象的情绪中。黄丽经常会提到她去西安南郊的兴教寺采风,遇见被大雪覆盖的寺院,僧人扫雪的场景。这给她提供了最初的创作元素。最重要的是,黄丽觉得,安是她的投射。黄丽一直笃定,她是在“安心”地做儿童插画。

■我1986年进入出版业,2009年到深圳一家书店参观,看到安徽出版集团的一套童书,由此开启了与中国出版社的合作。这套书在阿拉伯市场上非常成功,我也意识到中国图书对阿拉伯市场的重要性。2015年我与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共同成立了合资公司——时代未来出版公司,业务取得了显著成果。

朱迪斯的出版商哈珀·柯林斯(HarperCollins)负责人查理·雷德梅恩(CharlieRedmayne)表示,朱迪斯是一位才华横溢的艺术家和讲故事的作家,给我们留下了一批非凡的作品,而且她总是很低调。她对其他作家和插画家非常感兴趣,总是在向别人提问,而不是期望人们谈论她,尽管她非常有趣和有才华。朱迪斯热爱生活,尤其喜欢聚会,是一个非常棒的、鼓舞人心的人,深受每个人的喜爱。

事实上,黄丽公司的李春苗(现任公司副总经理)的《西西》也在第一届丰子恺儿童图画书奖中获奖。一年后,同样出自黄丽公司的《青蛙与男孩》获第二届丰子恺儿童图画书奖。不难想象,黄丽和其团队,很快名声大噪,但“跌跟头的速度也很快”。黄丽说到这里,爽朗大笑,“直到现在,我还觉得我在图画书创作上并没有特别成熟,但当时一下站在高处,自己的短板暴露无遗。”

1992年我又成立了黎巴嫩数字未来公司,这是阿拉伯地区最大的数字出版社。随着数字图书业务的发展,我开始为高校师生提供越来越多的参考书和学术书。阿拉伯国家的大学对中国的图书有需求,这为我打开了一条与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等学术出版社合作的新路。现在我们与10多家中国出版社开展不同领域和主题的合作。

“查理与劳拉”系列作者罗伦·乔尔德(LaurenChild)表示,她“作为一名作家和插画家,非常崇拜朱迪斯的作品”。她告诉BBC记者:“不仅如此,朱迪斯还是一个很好的朋友。我第一次见到她大概是10年前,我一直认为她是最慷慨的愿意分享自己工作经验的人之一。”

黄丽毫不忌讳,当时的自己是“有点膨胀”。那种“膨胀”是觉得自己有能力做好一本书,“我们做的3本都成了,接下来还会有问题吗?”

□阿拉伯国家的读者对中国哪些内容感兴趣?

著名音乐人加里·凯普在推特上表达了他对克尔创作的感谢。“再见朱迪斯·克尔,”他说,“我四个儿子都很崇拜你,我喜欢给他们读你的作品,你的作品永远在我们的书架上和想象中。”

从此陷入黑暗 问题出在哪里

■过去40年中国经济取得了巨大成功。阿拉伯国家人民相信优秀的中国文化是中国经济腾飞的根基,而且应该向中国学习。这为中国图书在阿拉伯市场的推广奠定了坚实的根基。童书、漫画书、小说、语言类图书、学术类图书都很受阿拉伯读者的欢迎。我很高兴看到越来越多的阿拉伯读者对中国内容产生了兴趣。他们喜欢通过阅读习近平主席的著作来了解中国领导人的执政理念。新一代大学生也喜欢将中国话题作为论文题目。可以想象他们毕业并成长为专业人才后,会继续发展这个兴趣以及与中国的友谊。尽管学术书不能像其他书一样有那么高的利润,但我认为,把中国学术书推广到海外是很有意义的事。

朱迪斯·克尔生于1923年,是战前德国一个犹太知识分子家庭中的孩子。她的父亲阿尔弗雷德·克尔是柏林著名的戏剧评论家。阿道夫·希特勒上台后,她被迫和父母一起逃亡。1936年,朱迪思13岁时,一家人经由巴黎来到伦敦。她在自己的儿童作品三部曲中写下了自己的童年和难民身份,其中第一部是《希特勒偷走了粉红兔》,这成为德国学校的固定教材。克尔在柏林的家庭生活表现出自己身为艺术家的气质。当她成年时,她感动地发现,当这个家庭被迫逃离时,她母亲带走的为数不多的财产中恰好有朱迪斯童年的绘画。

出名后,项目纷至沓来。黄丽发现,她并没有很好的文本驾驭能力。2010年前后,原创图画书的好本子并不多。怎么打磨?黄丽不知道如何下手。好在黄丽是一个特别能听话的人。在一次讲座上,她得到一个秘籍。松居直刚开始做图画书时用了一个笨办法:把欧美上世纪40年代到80年代黄金期出版的经典图画书一本本拆解开,一页页地拉结构。2018年12月,时隔10年,黄丽推出了自己的新作品《外婆家的马》。

□阿拉伯国家的图书市场大吗?请谈谈你从中国采购图书的故事。

在伦敦,她完美地学习了英语,受过秘书训练,在战争期间为红十字会工作。她曾是一名艺术教师,在学校食堂里,她遇到了未来的丈夫,并和丈夫一样,也成了BBC的编剧。他们在伦敦西部的巴恩斯买了一栋房子,这里的生活成为她很多书中的素材。

专访

□阿拉伯国家有4亿人,其中大多数是青少年儿童,因此,知识、信息以及学习类图书最受欢迎。虽然这个地区仍经历战乱,但读者相信学习是为下一代构建美好未来的唯一方式。同时,我们对所有外来文化持开放态度,伟大的中华文化当然值得出版,也值得让世界所有国家的读者了解。

图片 2

Q:《安的种子》创作过程顺利吗?

我从中国出版社购买图书版权,将书翻译成阿拉伯文,我负责文字校对,然后由阿拉伯的专业编辑和学科专家进行2次校对,在出版前再交给授权方进行审核。文本的准确性和装帧设计对一本书来说至关重要。我们出版的阿语版图书很有特点,编辑对阿拉伯字母标出声调,这在其他社出版的中国图书中很难找到。

最著名的《老虎来喝下午茶》就来源于她在家时的灵感,她是全职妈妈,有两个小孩。“真的很无聊,”她后来回忆道,“我们去散步,喝茶,真的是这样。我们希望有人能来。所以我想,为什么不让老虎来呢?”她开始给女儿讲这个故事。然后,在她45岁的时候,她和她的孩子在学校里一起画出了适合的画,去掉了任何不重要的背景,这样老虎、孩子和一些家具就从一张白纸上脱颖而出。《老虎来喝下午茶》讲述了老虎到主人公家里大吃大喝,连她爸爸的啤酒都被喝光的故事,简单而有趣。老虎,一个友好而不凶猛的动物,把原本可能是极度不安的经历——一只野生动物入侵一个小小的家庭厨房——变成了一个有点令人惊讶又好玩的故事。

A:相对比较顺利,用了1年时间。但这本书融会了我对绘画和图画书10年(从1998年自己做工作室到2008年《安的种子》出版)的认知,但最主要的还是真诚。我把10年来生活中的种种经历、感受、态度和观点放进了书里,把对故事的理解转化成画面,可能这才是获得共鸣的原因。《安的种子》对我而言,其实说的是生活态度,事情需要慢慢来。我把看到的、感受到的东西,置换到了作品中。

我们在大多数阿拉伯国家和欧洲国家都建立了发行渠道,如书店、发行公司以及图书馆。我在深圳设有分公司,我采购的欧美和中国的图书,翻译后,在深圳印刷成书后发往阿拉伯国家。深圳的印厂印刷图书虽然价格高于黎巴嫩,但优点在于不仅质量高而且向海外运输方便快捷,可以把所有图书打包发出去。

《老虎来喝下午茶》出版于1968年,出版后大获成功,至今仍然不断再版。英国作家安东尼娅·弗雷泽(AntoniaFraser)将其形容为“令人炫目的第一本书”。说到出版时的趣事,朱迪斯表示,有位编辑还曾担心她笔下的老虎“把水龙头里的水一饮而尽”不太“现实”。朱迪斯听说后咯咯直笑。

Q:“膨胀”了一阵子吗?

我们是唯一一家有17家分公司、12家都设在阿拉伯国家的出版社。到目前为止我们已印刷出版了100万册关于中国的图书。每年从深圳运出50个集装箱的书,其中7箱是中国图书。

后来,当她的儿子抗议正在学习的书太无聊时,她创作了“小猫莫格”系列:17本关于家猫的图画书。

A:那种膨胀是觉得自己有能力做好一本书。随便拿什么稿子我都可以驾驭。然后陷入黑暗。那时,手里拿着一个稿子,知道它不对,但不知道怎么改。很快发现自己在文学层面的欠缺。《安的种子》本身文本挺好,底子好,后来碰到的《西西》《青蛙与男孩》底子也很好,大的结构我们并没有动。
然后就开始不停“跌倒”。很多时候,是我跟文字作者的能力都没有达到。碰到非常强的作品,也驾驭不了。

□你提出向阿拉伯地区700所大学发行中国学术图书,在实施中有什么困难吗?

在书中,她运用了标志性的一本正经的幽默,并如她所说,“尽可能少地用词”,一个重要的原则就是永远不要把儿童能够从图片中理解的东西写成文字。在朱迪斯看来,对于阅读的儿童来说,花时间解读文字到头来却发现这是他们已经知道的东西是浪费精力的。“小猫莫格”系列的第一本《爱忘事儿的小猫莫格》(Mogthe
ForgetfulCat)出版于1970年,讲述了一只特立独行的小猫的绘本,其中很多文字非常精妙搞笑。30年后,她写了最后一本《再见莫格》——莫格死于家中的故事。

持续学习+团队培养

■我相信教育和知识随着人类不同的学习阶段而发展。一个人在大学毕业后要独立生活并获得生活体验,这需要他们求学阶段的学习经验来提供支撑。大学生是未来的领导者,他们的教育成就和面对不同科学和文化的开放度会对国家的未来有巨大影响。

对于一个儿童文学作家来说,这几乎是前所未有的举动,但是朱迪斯无疑是一位特别的创作者。当她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面临着死亡的可能性,她总是为那些生活在纳粹占领下的孩子写信,这些孩子和她不同,没能活着过上充实幸福的生活。2004年在新书发布会上,她告诉苏·劳利:“我想到了大屠杀的事情,以及150万在我没有离开的时候离开的那些孩子们——我现在几乎每天都在想他们,因为我过着如此幸福和充实的生活,他们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哪怕只有几天。我希望自己没有浪费生活,我一定要尽情地享受生活,因为我知道如果他们有机会的话,他们会同样如此。”

Q:后来,又开始系统研究故事结构?

阿拉伯国家有700多所大学,每年有数百万毕业生。我们公司在阿拉伯国家设有直接的业务机构,与许多大学和教育机构建立了业务联系,向各图书馆发售纸电图书,借此途径可以直达学生。我们会考虑他们的不同需求,因为一直与他们有沟通,也收集了学生的电邮、阅读喜好、阅读习惯等个人信息,并建立了数据库,这样,向他们推介更多需要的图书并不是什么难事。学生们也可以通过阅读图书馆书架上的图书或者在手机上阅读来了解中国这些年的发展变化。我想中国在政治、经济、管理、社会学和哲学以及各学科的巨大发展都应该让阿拉伯世界未来的领导者看到。

朱迪斯之所以非常受欢迎,原因就在于她的插画精美而平实,故事深刻而不沉重,蕴含着独特的幽默感。“这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朱迪斯的朋友、童书大奖获得者罗伦·乔尔德说,“这与她刻画事物的方式有关,故事讲述的是日常生活还是科幻童话,文字和插画都有讲究。此外,她非常喜欢小孩子,知道他们对某个情景会有怎样的感觉、想法和反应。我相信这是因为她清楚地记得做个小孩是什么感觉。她写的故事真诚坦率,不矫揉造作。她看待事物的视角和孩子非常接近,人和作品都没有居高临下的感觉。”

A:接下来,我所有的事情都不做了,开始学习结构。重回起点,学习图画书到底是什么?比较巧合的是,《青蛙与男孩》获丰子恺儿童图画书奖,我没有赶上颁奖礼,但赶上了最后一天松居直先生的讲座。他说20多岁开始做图画书,没有经验,用了一个笨办法:把欧美上世纪40年代到80年代黄金期的经典图画书全部拉了一遍结构,把书一页一页拆开,推敲架构。我把这句话记住了,然后回来用这个办法实践。

□请您为中国出版人如何讲好中国故事提一些建议。

最后,借由儿童文学作家兼电视名人大卫·威廉姆斯的话说,朱迪斯·克尔是一位传奇作家和插画家,她的故事和插图给全世界数百万人带来了快乐。朱迪斯走了,但她的书会永远流传下去。

Q:“拉结构”是电影圈的用语?

■我在2017年获得中国政府授予的“中华特殊贡献奖”之青年成就奖,很荣幸能够获此殊荣,我感到有责任推动中阿之间的文化联系。我想中国的出版业正在迅速发展,但是对国际市场的关注度还不够。中国的出版社和作者应在图书创作和筹备阶段就考虑国际市场,这将为向世界更顺畅高效地推介中国文化打开一条通道。

A:我会跨界去看书,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专门有一个课程叫拉片子,我就买书来看,其实就是教怎么去拉结构。我用最笨的办法,抄上面的定义,比如开端部分应该怎样、展开应该是什么。然后再去分析图画书,拿着这些定义往图画书作品里套。混乱的时候去看这些定义,来回看,慢慢就掌握了。我也用这个办法培养公司的人。只有他们成熟了,公司整体的水平才能起来。

坦率地说,中国图书内容需要调整,来适应阿拉伯市场,这个过程面临许多困难。但是在翻译了数百种中国图书之后,我们有足够的经验为阿拉伯国家带去高质量的内容。

Q:公司内部培训会分享这些吗?

如果中国出版社希望推介他们的图书,最重要的就是有好的翻译和校对,尤其是为教育程度高的读者出版的图书。出版社还需熟悉读者的喜好,通过包括互联网在内的发行渠道为正确的读者提供正确的书。

A:刚开始是我自己为了成长去学习。后来开会时,我把这些体会讲给公司的人听,他们听着,嘴张好大,“懵圈”了。
空讲他们没法理解。我就想了一个办法,2015年开始办内部读书会,每次读两个小时,大家一起参与。比如,大家一起拉一本书的结构,分析构图,分析色彩、细节等,然后分析整个结构。到2017年,我们发现这样分析也不够,又把文学放进去,包括文图关系的分析。每个人都发言,从2015~2017年,3年一共读了43本书,一共49场。

关于最新作品《外婆家的马》

Q:《外婆家的马》也做了很长时间?

A:3年。比较艰难的时间段是第1年。缓慢,感觉有东西卡在那里。实际是在解决儿童观的问题。故事文本整个是以外婆的角度叙述,好像看不到孩子。我挣扎了很久,觉得主角应该落到孩子身上。第1年,把这个问题想通,后面就开始画小结构,到第2年开始动笔画线稿,一直持续。

Q:新书上市后的反响如何?

A:最近我们在河南阅读推广群和西安阅读联盟等平台进行了20多天的分享,读者层面的反馈还不错。能达到3代共读的效果,让我很感动。这也是我最在乎的——作品到底能不能被读者接受?从读者层面传递回来的真实阅读体验,很重要。很多孩子的父母看过《外婆家的马》后,给自己的父母写了“感谢”信。

Q:做了多年童书,对童书有进一步理解吗?

A:我觉得,好书能提供给孩子去自我建构的空间,让他们认识世界,认识自己。这个逻辑,实际还是取决于我们对儿童的认知。得知道孩子是个建构者,才会用这样的态度去创作。我挺认同方卫平老师的一个观点:无论怎么去创造图画书,无论想怎样去体现中国精神,请回到图画书最基本的元素。我的理解就是文图关系是否可为孩子搭建一个情感通道,让孩子去建构、去体验。这个通道由文字、画面语言,构图、色彩、角色,包括细节等共同组合完成,需要创作者持续探索。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赌钱官网-澳门十大正规网站 http://www.mo688net.top/?p=435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