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澳门赌钱官网 › 出版了500多种绘本图书,适合孩子阅读的书籍越来越多了

出版了500多种绘本图书,适合孩子阅读的书籍越来越多了

儿童的自发性阅读与大众文化阅读的性质有些相似:盲目的,并沉溺于被大众媒介所营造和操纵的奇思幻想之中。阅读的时间不过是电玩游戏的延长,阅读的过程不过是消费时间的方式,阅读的收获不过是类似于薯条、冰淇淋、炸鸡翅似的快餐快感。这种消费性的阅读与儿童成长阶段迫切需要的精神养分无关。甚至,这种消费性阅读的本质就是要扼杀、钝化、麻痹、消解儿童成长过程中所需要的精神养分,进而只把儿童当作被动的、可操控的娱乐机器上的零部件。

近日,由中原出版传媒集团、中原传媒股份公司主办,海燕出版社承办的“2019海燕绘本高峰论坛”在郑州举办。论坛以“引进与原创
共舞新时代”为主题,通过嘉宾演讲、嘉宾对谈等活动,分享交流绘本引进与原创方面的成果、经验,探寻绘本引进与原创如何更好地互鉴共融,相互促进,共同发展。

四月正值读书月,在“4·23”第25个世界读书日来临之际,广州日报对广州市民的图书馆阅读情况展开调查。调查显示:基层图书馆读者更趋低龄化,由于图书馆邻近社区,更多儿童选择前往基层社区图书馆借阅童书。在借阅书籍方面,出现了童书“霸榜”的现象。(4月24日《广州日报》)

在当代中国,儿童读物从来没有如今天这样数量增长之快。但是,儿童读物也从没有像今天这样与审美功能分离得越发厉害了。由于整个社会长期以来过于注重文字的书写使用功能,文学世界与古风里的审美气象越来越远。儿童文学的情况好像更加糟糕,娱乐化的消费性写作虽然冲击了以往训导主义一统儿童文学的历史,可一味追求商品化的结果,使得儿童读物心安理得地放弃了自身的审美教育功能,“并且在形形色色的消费品当中,找到了安身立命的地方”(阿兰·斯威伍德语)。结果,当下儿童图书市场满目繁华的背后危机四伏:文字的内涵日渐稀薄,可以反复阅读的读本不是很多,平面化、复制化、快餐化的儿童读物触目皆是,审美品质的坚守与追求却受到全面的怀疑。

论坛邀请到著名儿童文学评论家方卫平、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孟宪明做主持嘉宾;邀请到法国著名插画家、“小兔汤姆”系列绘本画家玛丽·阿利娜·巴文,法国著名作家、“小兔汤姆”系列绘本作者伊丽莎白·德·朗比伊,《安的种子》作者、著名画家黄丽,著名阅读推广人孙慧阳做演讲嘉宾。现场有来自各地不同领域的绘本爱好者近300人参加论坛。中原出版传媒集团总裁王庆、中原大地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总编辑耿相新、海燕出版社社长黄天奇、海燕出版社总编辑张桂枝等出席论坛。

《广州日报》的这份调查,笔者首先的感受就是喜悦,这说明孩子读书的意识被唤醒了,这与我们所倡导的书香社会是同步的,经过几年的宣传引导,书香文化开始在孩子心间弥漫开来。但是,在喜悦的同时也有忧虑,成年人的读书情怀都去哪儿了?

早在五四时期,蔡元培先生就认定了审美教育的准宗教意义。他指出:“我向来主张以美育代宗教,而引者或改美育为美术,误也。……庄严伟大的建筑,优美的雕刻与绘画,奥秘的音乐,雄深或婉挚的文学,无论其属于何教,而异教的或反对一切宗教的人,决不能抹杀其美的价值,是宗教上不朽的一点,止有美。”(文后注)(蔡元培《以美育代宗教说》,1917年《新青年》第三卷,第6号。)这一见地是从人类历史和世界文化的双重视阈做出的判断,同时也是针对中国历史和五四时期审美教育的贫瘠。遗憾的是,五四之后,很少有人从审美教育启程。即便偶有审美自觉的作家作品,也不断地被淹没于现代性主潮的洪钟大吕。大多数人或者再度“改美育为美术”,或者在已有的审美教育的链条上滑落下去。加上特定的文化语境,文学的认识价值、教育价值优胜于文学的审美价值的观点,一向被视为天经地义。于是,审美价值作为文学的一个重要维度,竟然时断时续地被放逐于文学史的叙述进程中。进而,当审美价值在文学的评价体系中或被轻视或被漠视时,以实用主义为旨归的粗糙、粗俗,乃至粗鄙的平庸写作自然大言不惭地放弃了文学的审美教育功能。

黄天奇表示,论坛是海燕社第四次举办绘本高峰论坛。经过几代海燕人的不懈努力,社里推出了一大批高品位、高质量的双效图书,如“金羽毛”“棒棒仔”“小兔汤姆”“小雨点”“爱之阅读”等多种绘本品牌。在引进绘本方面,海燕社与法国、美国、德国、比利时等20多个国家以及中国台湾地区合作,出版了500多种绘本图书。从法国引进的“小兔汤姆”系列,自2008年出版以来,累计在当当网销售近2000万册。经过与法国“小兔汤姆”原创团队的深入合作,在原有引进版的基础上,其后续产品将由海燕社参与主导研发和创作,双方共同拥有版权,开创了国际合作的新模式。在原创绘本方面,原创绘本“棒棒仔”系列中的《安的种子》《西西》等荣获丰子恺儿童图画书奖,版权输出到美国、法国、瑞典、韩国等多个国家。“小雨点”原创绘本中的《我是谁》已出版48种,版权已成功输出越南27种,斯里兰卡、孟加拉国33种,巴基斯坦38种。

童书“霸榜”,在基层图书馆有这样几个层面:一个是,儿童图书占据的比例越来越多,基层图书馆也加大了童书的添置力度;一个是,适合孩子阅读的书籍越来越多了,出版社都在围绕孩子的阅读兴趣进行约稿、出版,童书文化繁荣起来;一个是,孩子借阅的热情很高,只要一有时间,就去附近的图书馆去借阅图书。

文学对审美教育功能的放弃所造成的后果在儿童文学领域尤为严峻。儿童,作为一个心灵不设防、眼光缺少理性判断力的特殊阅读群落,在阅读对象的选取上往往听凭一种自发的趣味。但是,自发性不是自主性。儿童的自发性阅读与大众文化阅读的性质有些相似:盲目的,并沉溺于被大众媒介所营造和操纵的奇思幻想之中。阅读的时间不过是电玩游戏的延长,阅读的过程不过是消费时间的方式,阅读的收获不过是类似于薯条、冰淇淋、炸鸡翅似的快餐快感。这种消费性的阅读与儿童成长阶段迫切需要的精神养分无关。甚至,这种消费性阅读的本质就是要扼杀、钝化、麻痹、消解儿童成长过程中所需要的精神养分,进而只把儿童当作被动的、可操控的娱乐机器上的零部件,而全然不管儿童内心生活的需要。因此,一味尊重儿童阅读的自发性不仅不能走向鲁迅提出的“一切设施,都应该以孩子为本位”的现代儿童观,而且与之往往是背道而驰的。只有自主性阅读才能够将儿童不仅作为当下阅读文本的主人,而且作为未来中国的主人;不仅将儿童看作儿童文学的阅读主体,而且看作文学的阅读主体。因为自主性阅读唤醒的是儿童萌动的主体意识,经由主体意识而逐渐生成一种独立的反思意识,由此对抗成长过程中必得面对的苦难和灾变。这样,在儿童读物铺天盖地展现在儿童视野的当下,往哪里引导儿童?带儿童去哪儿?如何实现儿童阅读的自主性?对这些问题的追问显然比儿童读物的高速率生产更为迫切。换言之,面对儿童阅读的生态危机,作者是否自觉地通过文学的审美教育功能来培养儿童读者的自主性,既关涉到儿童文学的发展,也关涉到民族未来的精神走向。

童书“霸榜”,是个好现象。这是文化繁荣的机遇,这是阅读回归的机遇。面对这样的机遇,我们更应该加大力度,多出版孩子喜欢的书籍,多添置适合孩子阅读的书籍,多为孩子的阅读提供方便。

具有审美教育功能的儿童读物并非将取悦儿童作为创作目的,而是要将满足儿童的深层心灵需要作为终极目标。儿童在成长过程中,一方面难以理性认知到,他以外的世界和自身的世界有什么不同;另一方面,又很容易与自身之外的世界相妥协,将阅读与当下大众文化产品与媒介——电视、网络、游戏、卡通混为一谈。这使得许多少年儿童不再喜欢传统的文字、经典的书籍,不再感兴趣于有难度的文学作品。大众文化市场上的流行文化和娱乐文化,正纵容儿童读者的消费心理,消解并框范儿童的直觉思维,使他们由训导时代的“缩小的成人”演变成专门接收各种信息的快乐的“单面人”。

一个方面是,出版社要有精品意识,出版的书籍要确保都是适合孩子阅读,要做到三观正确。目前“有毒的童书”也很多,以至于家长担心孩子的阅读出现问题;一个方面是,基层图书馆要打造适合孩子阅读的环境氛围,要打造“孩子的阅读空间”;再一个方面是,作为家长和学校,要想办法为孩子的阅读提供时间保障,减少作业的布置,让孩子们有时间读书。前几天的时候,看过《现代金报》的调查:孩子的阅读多是在假期完成的,作业量越大,年级越高的孩子,读书的时间越少,这种情况需要引起重视。

在这样的文化环境、阅读生态背景下,谈论曹文轩文学世界的质地,别有意义。或者说,从儿童对于曹文轩作品的需要,可以反观其审美教育的双重功能:除了表达作家个人化的审美趣味之外,它也是作家以文学的审美功能和读者(包括儿童读者)一道抵抗被商业化时代整编的一种方式。其实,这种对审美教育功能的自觉承担并不是从当下开始。早在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沈从文的《边城》和《长河》等已经以“湘西”的审美气象来反拨现代性进程中的诸多负面问题。曹文轩的作品《山羊不吃天堂草》《草房子》《红瓦》《根鸟》《细米》《青铜葵花》《大王书》等大多问世于上世纪90年代以后的文化语境,既置身于这个时代的文化氛围之中,又承担了这个时代的“否定的功能”。不过,无论是对这个时代的认知、体察,还是承担和批判,它们始终是以文学的审美性为前提和基点的。它们是久在芦荡里的一汪清水,又汇合了江河的浩瀚,在一个方向众多的路途上,坚韧地流向精神的高地;它们带着江南土地的记忆和芦荡深处的鸟鸣、鸽影、彩虹般的梦,既远离世人,又以温暖的声音传递着天地间的明暗;它们融现代性思想和古典美感为一体,穿行在唯美之路与哲思之路之间,既以力之美展开现代性批判,又以情之美托举读者(特别是儿童读者)至精神的故里。概言之,曹文轩的作品是以审美世界的营造为读者(尤其是为儿童读者)复现了现代人所渴望并缺失的精神因子——纯真、自然、勇气、道义、大爱、信念、理想、梦想,等等。

童书“霸榜”,虽然是令人欣喜的好现象,但也值得反思的是成年人的阅读书籍为何还不如孩子?应该说,没有时间,十分忙碌是主要的问题。但是,要说完全没有阅读的时间,也是不对的。我们工作确实忙碌,我们为了家庭确实没有休息的时间。但是,我们一有时间的时候,都用在了什么地方?不是喝酒应酬,就是唱歌跳舞,要么就是成为沉迷于手机里那些没有什么文化素养的短视频。

而且,曹文轩文学世界的质地最终落实在审美的文字本身。在当代作家盛行依靠叙述技巧藏匿描写的底气不足时,曹文轩偏偏迷醉于最见文字功力的描写。他可谓当代少有的几位深具描写功力的作家之一。现代主义小说中日渐消失的风景和被抽象化的场景由此得以某种程度的挽救。为了描写,曹文轩汲取了诸多经典作家的文字绝技:鲁迅文字的精致、废名文字的朴拙、沈从文文字的朴讷、萧红文字的恣肆、汪曾祺文字的散淡、契诃夫文字的洗练、浦宁文字的优美、屠格涅夫文字的洁净、托尔斯泰文字的大气磅礴、紫式部文字的纤细委婉、清少纳言的感伤、川端康成文字的凄美,等等。这些各具风格的文字,经过曹文轩个人化的转换,最终生成了曹文轩文学世界中高贵气与古典美相杂糅的文字经脉。

时间都是挤出来的,阅读的时间也是可以挤出来的。我们能够挤出时间游山玩水、推杯换盏,难道真的没有时间读一本好书?哪怕是一年只阅读10本?说白了,还是心太浮躁了。阅读是最好的心灵纾解,我们应该多些读书的情怀,书香弥漫在心间,何尝不是人生惬意?童书“霸榜”,不能只让孩子“读书破万卷”。

需要指出的是,在当下儿童读物激增的时代,只有具有经脉的文字才是可靠的。有经脉的文字无疑是文学审美价值的实现。其实,验证文字的审美价值的方法有许多,其中,一个有效的方法就是检测它们是否经受得起朗读。读者在朗读时,需要逐字、逐句、逐段、逐章地检测,甚至,连一个标点都不放过。朗读时,文字不仅是视觉的艺术,还是听觉的艺术。在儿童读者朗读过程中,汉文字、语词、语感、画面、音韵、节奏、声音、风景、场景、人物、心理无不“排空”地进入心无挂碍的心灵。带有经脉的文字会绵延地为儿童读者的生长注入恒在的活水。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赌钱官网-澳门十大正规网站 http://www.mo688net.top/?p=446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