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作品推荐 › 国内原创科普读物难觅,我们的儿童文学中对儿童的人的社会属性研究甚少

国内原创科普读物难觅,我们的儿童文学中对儿童的人的社会属性研究甚少

3月22日,2019上海市儿童文学迎春座谈会在上海举行,并揭晓第八届儿童文学“上海好作品”。

作为一名文化工作者,“聚焦文化建设,助推文化强国”是我的情怀与使命。所以,去年两会期间,我提交的三份建议中,两份事关文化。今年两会,我同样带来了两份建议,都关乎文化,即《关于鼓励科学家创作科普读物的建议》《关于增加重庆出版资源配置的建议》。

来成都一定要看大熊猫,可以说是全世界游客的共识。在历史上,大熊猫是如何赢得人们喜爱的?这本书或许能给你答案。成都作家蒋林创作的儿童文学《熊猫明历险记》,已由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该书以历史上一只真实的熊猫“明”为原型,并以它的传奇经历为蓝本而创作。在宏大的历史背景下,作者用温暖细腻的笔触,讲述了熊猫“明”的坎坷经历和传奇故事。据了解,蒋林是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成都文学院签约作家,《熊猫明历险记》是其首部儿童文学作品。

“上海好作品”是上海市的年度儿童文学奖项,表彰本土作家发表在上海儿童报刊的短篇儿童文学作品。获本届(2018年度)“上海好作品”的是:韩丽君的幼儿文学《捉迷藏》、顾凌丽的幼儿文学《妈妈的爱》、戴达的儿童诗《致年少的你》、黄文军的儿童小说《落日.江湖》、霍聃的儿童小说《雪谷回音》、王肖雅的儿童散文《酸橙》、楼屹的儿童小说《拷贝不走样》、任溶溶的儿童诗《吃大包的故事》。

我的调研:国内原创科普读物难觅

这部作品讲述了一只传奇大熊猫的真实故事。1937年,熊猫“明”出生于四川,还不到一岁的“明”被非法捕捉,并被贩卖到英国,寄居在伦敦动物园。不久,第二次世界大战在全世界打响。在人心惶惶时,熊猫“明”乐观和勇敢的形象,极大地鼓舞了英国人民。最终,英国人全民一心,赢得了战争的胜利。遗憾的是,在盟军赢得二战胜利的前夕,熊猫“明”在一个暴风雨之夜去世。但是,70多年来,人们从未将熊猫“明”遗忘。2015年,熊猫“明”的雕像在伦敦动物园落成,以另一种方式归来。

著名作家、上海市儿童文学研究推广学会会长张锦江教授在座谈会上作了《儿童文学是儿童人学》的主题演讲,探讨儿童文学的三个问题:一是儿童文学中儿童的人的意识;二是儿童文学中儿童的人的本性;三是儿童文学中儿童的人的社会属性。

我想重点提一下《关于鼓励科学家创作科普读物的建议》。我国要从“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变,科技创新是关键。科技创新不仅要有一批高水平科研工作者和顶尖科学家,还需要全民族科学素养普遍提高,在全社会形成讲科学、爱科学、用科学的风气。优秀的科普读物,正是提升民众科学素养的重要载体。这便是我提出此项建议的背景。

作为一部儿童文学作品,《熊猫明历险记》向读者传递了积极乐观的精神,以及勇敢面向未来的坚强信念。在这部作品里,熊猫“明”在任何艰难困苦的时候,都带给人力量。面对被非法捕捉的命运时,熊猫“明”表现勇敢,从未放弃挣脱樊笼;面对前途未卜命运不测时,熊猫“明”表现坚强,勇敢地活了下来;面对铺天盖地的战争阴霾时,熊猫“明”犹如一束巨大的光芒,划破黑夜,亮彻长空;面对在战争中丧失家园、流离失所的孩子时,熊猫“明”用微笑告诉所有人——和平的阳光终将照耀世界。熊猫“明”用短暂而传奇的一生,告诉人们什么是光明、希望和未来。

他说,我们的儿童文学中对儿童的人的社会属性研究甚少,往往脱离社会实际,自娱自乐。题材单一、视野孤立、形象雷同化、说教统一化,已成为儿童文学的顽固弊病。如果我们的儿童文学能从儿童人学的落脚点出发,儿童文学中儿童的人的地位就会更加凸显。如此我们的儿童文学将会有一个质的飞跃,将会自立于世界儿童文学之林。

那么,国内科普图书写作与出版情况如何呢?为获得更准确答案,去年,我首先逛书店了解科普类书籍概况,然后查阅资料,调研相关出版机构。从中发现,当下国内科普图书市场表现出“五多五少”状态,即国外引进多,国内原创少;科学常识介绍多,科学精神传播少;因袭过往内容多,关注前沿知识少;跟风出版多,自主品牌少;少儿读物偏多,青少年与成年人读物较少。

大熊猫在地球上生存了至少800万年,被誉为“活化石”和“中国国宝”。1869年,法国人爱尔芒德·戴维在四川发现了大熊猫。从那以后,全世界都对大熊猫充满热情。作为世界自然基金会的形象大使和世界生物多样性保护的旗舰物种,大熊猫也曾经多次出国担任友好使者,为发展对外友好关系作出了重要贡献。如今,随着“旅居”海外的大熊猫越来越多,作为一种有着浓郁中国印记的文化符号,已经演变成全球独有的熊猫文化。蒋林创作大熊猫题材的儿童文学作品,旨在讲述好中国故事,弘扬好熊猫文化,让世界更好地认识中国。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是大熊猫被爱尔芒德·戴维发现150周年,蒋林希望用这部作品向这150周年致敬。

座谈会上,获奖作者代表与获奖编辑也作了发言,竹园小学的小读者对获奖作品作了评点。会议还表彰了八十岁以上对儿童文学事业作出贡献的工作者,儿童画画家何艳荣女士荣获本届上海市儿童文学研究推广学会“学会奖”。

此外,还有一个现象耐人寻味,那便是许多书店都将国外引进的科普读物放在重点书架上,国内原创科普读物难觅。

 

本次儿童文学迎春座谈会由上海市儿童文学研究推广学会主办。近百位儿童文学作家、画家、儿童教育工作者、儿童书刊编辑、图书馆工作者以及少年儿童和家长齐聚一堂,共商儿童文学未来。

我的呼吁:激励科研工作者创作热情

蒋林,生于1978年,四川南充人,现居成都。出版有《最好的告别》《故事或现实》《巢》《绝望收藏室》《隐蔽的脸》《不一样的烟火:张国荣音乐传奇》《守望麦田》等多部作品。

针对探寻问题症结所在,我和一些科研工作者、出版人进行了交流,发现了科普读物、科普作者与工作评价机制之间的关系:优秀科普读物因其专业性,需要由真正的专业人员参与创作,也就是说,科普图书作者最好是科学家。但是,科研院所的工作业绩评价机制却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科学家创作科普读物的积极性,因为编写的科普读物不算科研业绩。因此,从事原创科普读物创作,往往被认为是一件费力不讨好的事。

术业有专攻,科普读物专业性很强,一般编者难以胜任,需要一大批国内科技工作者、科学家带头支撑。基于科普及科学素养对科技强国战略的重要性,我想借此强烈呼吁:改革科研院所评价标准,将科研工作者的科普工作成就纳入评价体系中,从外部激励科研工作者的创作热情。改革科研成果管理模式,将科普工作(编撰作品或宣讲都可以)作为科研项目结项的条件之一,使科普成为科学工作者的自觉行为。将优秀原创科普图书出版纳入重点图书出版规划中,从政策、资金等方面给予支持,调动出版行业策划出版优秀科普图书的积极性。

我想,当全民族科学素养得到切实提升以后,科技强国就不再是遥远梦想了。

记者视角

他总是感慨:还需进一步学习总结

别必亮代表写的这篇“慢新闻日记”,前后修改了三次,字数虽然不多,却着实让我见识了重庆出版人的职业精神。

今年参加全国两会,别必亮代表除了带上关乎文化的建议以外,还在公文包里装进了《重庆市柑橘、脆李、荔枝龙眼三大水果优质高效生产技术丛书》作成果展示,这是他与重庆市委宣传部、市农业部门一道,积极参与重庆乡村振兴、脱贫攻坚及长江流域“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等相关工作的成果,也是他的履职答卷之一。

这套丛书,经过8个多月精心策划和编制,于去年底顺利出版,目前已递送到重庆奉节、巫山等地大量果农手中,弥补了重庆三大水果产业缺乏标准技术文本的缺失。

别必亮代表告诉我,作为全国人大代表,相比以前,社会活动和责任都增加了不少。比如,去年履职期间,有群众就中国足球发展问题与他进行信函交流,还有地方干部就乡村建设问题、农村发展人才问题、城乡融合问题与他进行深入探讨。

“民有所呼,我有所应。我就自己了解的情况和自身理解,向他们做了力所能及的解答。”别必亮代表说,大家的热情,让他真正体会到了人民群众对人民代表的信任和期待,还感受到了时间管理智慧的重要性与必要性。

别必亮代表总是感慨,自己还有很多方面需要进一步学习和总结,任重而道远。

重庆晚报-上游新闻记者 李琅 整理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赌钱官网-澳门十大正规网站 http://www.mo688net.top/?p=454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