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作品推荐 › 精品出版、精准出版、精细出版的,在书展上直接和国外的作家、插画家交流

精品出版、精准出版、精细出版的,在书展上直接和国外的作家、插画家交流

2019年度的博洛尼亚国际童书展还有两周就要开幕了,前段时间最佳童书奖揭晓时,菠萝君非常兴奋,因为我们的老朋友——菠萝圈儿国际插画奖评委Lisk凭借科普绘本《Everest》(暂译名《珠穆朗玛峰》)收获了新人奖特别提名奖,评委们称赞这本“将现代印刷术和老式的上色、素描、印刷方式下的图画风格结合起来”的书是大师之作。

以博洛尼亚童书展为例。实际上,版权经理、图书编辑、作家、插画家、翻译家都应该去去博洛尼亚书展。首先,版权经理可以去做版贸。其次,编辑可以开阔眼界,了解全世界最新的图书的编辑、设计和趋势,看到很多来自世界各地插画家的作品,也可以为自己的选题选择合适的国际插画家,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同时,编辑可以在书展上与已经引进产品的外国合作伙伴,甚至是由自己编辑出版的外国作品的作者和插画家本人接触,加深相互之间的了解和感情,促进新一轮合作。通过在书展上积累信息,编辑回国后再次编辑作品时,无论是引进的还是原创的,眼界都大不一样,思路、创意等都能打开,是一个很好的学习和提高的过程,相当于一个很好的职业培训。特别是图画书的编辑。中国的原创图画书编辑发展到现在,其实有很好的作者,也有很好的画手,但是很好的编辑还严重缺乏。博洛尼亚书展有大量的优秀图画书,编辑只要看,交流,对以后再做图画书会有很大程度的提升。参加博洛尼亚童书展,对于推动原创图画书的编辑水平会有很大帮助。只有编辑得好,才可能避免之前提到的困难和误区,作品好了,自然能吸引外方来买。

刚刚过去的2018年,对于二十一世纪出版社集团来说,社长刘凯军用了一句诗形容——“轻舟已过万重山”。2019年,这艘少儿出版航船将驶向何方,船上又装载了哪些图书宝藏?在2019年华东六社少儿图书订货会前夕,让我们请“船长”刘凯军揭晓答案吧。

回想起去年8月,Lisk曾在菠萝圈儿绘本工作坊上,花了三个半小时的时间,分享了自己的创作之路,特别提到了绘制这本书的过程,和完成一本儿童绘本的心得。菠萝君今天就把这部分宝贵的内容整理出来,分享给每位想要做出好绘本的插画师朋友。

然后,作家和插画家是我们创作的核心。作家和插画家要去参加国际书展,才能把眼睛打开,睁开眼睛看世界,看看书是怎么样的,国外优秀的作品是怎么做的,回头在创作的时候才能避免闭门造车。虽然现在中国市场上引进了大量国外作品,但和博洛尼亚书展现场的汪洋大海比起来,还是无法相提并论。作家和插画家也应该直接出去看,在书展上直接和国外的作家、插画家交流,这对他们是一个提升和鼓舞。同时,从出版社的角度出发,如果出版社准备了作品,又带着作家、插画家参展,外方看了作品后可能还有犹豫,但能和作家、插画家交流,对作品的哲学、美学、文学的艺术创作方面有更进一步的思考,会让作品“活”起来、有灵魂,也就有利于一部作品往外走。比如曹文轩、高洪波、金波都去过博洛尼亚书展,带去了一些书,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着力三个关键词

每年都有数以百计的人追随埃德蒙·希拉里和丹增·诺尔盖的脚步,攀登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但是这座高山不只因勇敢的攀登者而闻名,神秘的起源、神奇的植被、有关当地宗教、神话等方面的奥秘,同样令人心驰神往。而在《珠穆朗玛峰》这部科普书里,则将这些知识一一揭晓。

最后是译者。博洛尼亚书展每年除了有一个插画展,还有3个公共区间:一个画家咖啡厅、一个作家咖啡厅、一个翻译家咖啡厅。这三个地方每天不间断地举办各种国际少儿出版方面的研讨会。中国的作家、插画家和翻译如果能积极参加这些会谈,一方面能从学术上了解国际前沿的动态,另一方面,通过自己的发言,提高自己的知名度和大众对中国的了解。这些研讨会上应该有中国人的身影,但目前几乎没有。

2018年,二十一世纪出版社集团合计获得奖项157个,其中国家级图书奖项7个,省部级图书奖项4个,期刊奖项6个。

图片 1

中国童书“走出去”,最核心、最根本的还是在内容的把握上。原创作品的水准、质量、选题、装帧、设计、翻译等必须要全方位、高质量地精雕细刻,然后才能往外走。东西不好,使劲叫卖,外方买过一次,下次也不会再合作了。因此原创水平要提高,但如何提高,就要充分利用国际书展、研讨会,抓住与国外出版社、画家、作家合作的一些机会,要好好提升自己的水准,作出好东西,到那时才能提“酒香不怕巷子深”。

“2019年,我们的发展目标是,以童书出版为主体,努力向数字传播和教育服务两翼拓展。”刘凯军如此表示。

文字:SangmaFrancis

在“走出去”的过程中,在参加书展的过程中,要让参与创作的人都加入进来,避免闭门造车。出版社不要只以买卖版权为目的,带着几个版权经理就上路,一定要用开放的心怀,用交流的心,去和全世界的同行接触,把最有用的信息、最先进的经验和做法带回来。而且,在这个过程中,因为交流,对方也了解了我们。我们好的作家和插画家,也可以通过接触,为外方所知,因此这种接触具有双项意义。

在刘凯军看来,精品出版、精准出版、精细出版的“三精”出版理念,是出版工作的核心。精品出版的源头在作家,全社员工要弘扬感恩作家的企业文化,编辑部门要制定服务作家的系统措施,发行公司要设立回报作家的努力目标。精准出版离不开市场的支撑,要向经销商表现出最大的诚意,不断创新合作模式,以实际举措来落实和经销商“共营、共享、共成长”的营销理念。

插画:Lisk Feng

(作者系国际儿童读物联盟主席)

谈到2019年二十一世纪出版社集团的具体发展规划,刘凯军用3个关键词进行了阐述。

出版社:Flying EyeBooks

第一个关键词是“调整”:调整产品结构,加大原创产品力度。今年,二十一世纪出版社将进一步加大原创产品的比例。如儿童文学方面,开年就推出了作家杨志军的首部藏地儿童文学巨作《巴颜喀拉山的孩子》,此外,还培养了一批新锐儿童文学作家,今年将有更多儿童文学原创作品面世;图画书方面,新建了图画书编辑室,也将原创要求摆在了第一位。同时,现有爆款也是该社重要的原创阵地,如“大中华寻宝系列”,2019年将推出《历史寻宝记》,并推出其他“大中华寻宝记”原创周边产品。调整还包括渠道结构的变化,在保证网络渠道畅通的同时,加大线下销售力度。2019年,将推出“百城千店”活动,整合全国地面店的资源,规划实体店营销方案,开辟定制书渠道,大力开展阅读推广,努力提升线下销售份额。

(2018年10月,中文版即将由爱心树出版)

第二个关键词是“巩固”:巩固畅销产品的市场份额,巩固整体市场地位。如“不一样的卡梅拉”“大中华寻宝系列”“不老泉文库”“彩乌鸦”等经典品牌,都需要通过推陈出新来进一步稳固市场地位。

我把心中最美的雪山画到了纸上

第三个关键词是“提高”:提高单品种总效益,提高营销推广能力。二十一世纪出版社产品种类众多,较难集中力量进行单品的营销推广。因此,相对数量众多的全类产品,有爆款潜质的畅销品种仍显不足。2018年,该社通过“三制改革”建立了“大中华寻宝记项目组”,对“大中华寻宝记”项目进行了地毯式的营销推广,带来了经济效益的翻番式提升。今年,该社希望通过加大单品的营销推广力度,提高更多单品的总效益。

《Everest》这本书是我的第一本童书,是和英国的Flying
Eye出版社合作的。明年(2019年)国内就上市了,今年(2018年)10月份在英国、美国、加拿大、德国、法国都会出版,还有很多国家购买了版权。

聚集优质出版资源

这本书一共80页,讲的是珠穆朗玛峰。我去年一直想要画雪山,没想到真就来了一个活儿,让我把雪山画到吐为止(笑)。今年4月份的时候,我又在想有没有什么项目能让我画海画到死,还真来了,我现在在画大堡礁。

刘凯军认为,在日益激烈的童书出版市场,对专业少儿出版社而言,谁能把握住时机,谁能聚集更优质更多元化的出版资源,市场地位也一定会得到进一步提升。

图片 2

二十一世纪出版社在少儿出版的各个品类都表现不俗,那么,2019年,该社在各个产品线上又将推出哪些重点产品呢?

Flying
Eye是Nobrow旗下的独立童书出版社,我喜欢他们的书有很多年了。这本书创作时,我给他们提供的草稿比平时要细致、完整很多。所以我草稿画了很长时间,还打破了自己正常的创作流程。

2019年,原创成为二十一世纪出版社最为重要的工作,儿童文学板块厚积薄发,主题出版受到极大关注。

很多人在绘制童书的草稿阶段会先做分镜,在白纸上打印几个框,标上页码,然后头脑风暴出构图和文字的摆放位置,构图定了以后再放大尺寸,画细节。而我直接跳过了第一步,因为他们是独立出版社,我想节省时间。而且这本书是非虚构的科学类童书,没有那么讲究构图,主要是把东西画对。

杨志军的《巴颜喀拉山的孩子》作为开年巨作,聚焦人与自然、生态与发展的融合与冲突,将读者带入陌生辽阔的藏地高原,体验藏地少年的成长历程。该书面世后很快引起轰动,得到了出版界、教育界的极大关注。去年上海童书展期间,“首届中文原创YA文学奖”揭晓,中生代儿童文学作家舒辉波的作品《天使的国》获得了大奖,计划于今年出版。由此引申出该社与作者的深度合作,今年,该社还将推出舒辉波对特殊儿童书写和对孩子的生命教育为主题的《我要找到你》《心里住着好大的孤单》《秋水河的秘密》3本作品。

图片 3

主题出版方面,2019年1月,“科学追梦人”正式立项。这是一套专为青少年撰写的集人物传记和青少年科普为一体的原创主题图书。选取了新中国成立以来,在中国科研事业上作出卓越贡献的榜样人物。不仅讲述了主人公求学、工作和研究的珍贵经历,还增加了主人公从事研究方面的科普知识。

当然构图上也得有设计,比如翻页的时候边框与边框之间的关系,必须要成熟地去安排。可见,插画师不仅仅是插画师,还要懂平面设计的基本规则和印刷技术方面的知识。

“少年与自然”丛书,是“自然之子”韩开春写给孩子的博物美文,是生物知识与人文典故跨界融合的全国优秀科普作品,是入选国家新闻出版署向青少年推荐的百种优秀出版物的诚意之作,即将出版的“植物篇”也获得了2019年度国家出版基金的资助。

最简单的一个知识,为什么书的页数是4的倍数,你买的童书一定是24页、28页、32页或者40页等等,为什么?就是跟印刷厂的机器有关。当然你可以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是你要知道规则是这样的。

“大中华寻宝系列”已出版漫画版和小说版30余本,畅销1500万册。2019年上半年,该系列将推出漫画版新品《内蒙古寻宝记》。为了进一步打造“大中华寻宝记”的品牌影响力,扩大产品线,该社还将综合打造一批益智游戏类产品,如寻宝图鉴、手绘地图、脑筋急转弯、立体拼插等。《寻宝记脑筋急转弯》作为上半年的重点原创作品,以“大中华寻宝系列”中的人物和神兽形象作为内容素材,为读者打造出充满欢乐的“思维游乐园”,全方位诠释出“大中华寻宝记”的美好内核和品牌深度价值。

我这本书画山都是脑补,没怎么看资料,我就把心中最美的雪山画到了纸上。我最喜欢的一张是一个人站在山顶,俯瞰藏在云雾中的小山峰。画了这张图,我觉得自己也像登顶了一样。

而在打造全新产品的同时,二十一世纪出版社并未忘记原有产品资源的推进。该社去年5月成立了“彭学军编辑室”,编辑室秉持“一口气读完,一辈子不忘”的出版理念,于2019年年初推出“彩乌鸦系列10周年版”。借由“彩乌鸦”品牌,精心打造出的“彩乌鸦原创注音系列”,2019年将推出麦子创作的《柳妈妈》、彭学军创作的《打嗝的树仙》、周静创作的《巧老太的银剪子》、谢长华创作的《蓝森林里的机灵狐》等。

我眼里的“中国风”不只是表现传统文化

杨鹏幻想小说“幻想大王奇遇记”系列也将持续推出新作。与该社有多年合作关系的儿童文学作家晓玲叮当的最新故事书《淘皮鼠系列童话1——睡鼠失眠了》也很快与孩子们见面。故事中既有日常生活的温情,又有童话世界的奇幻,别出心裁,令人眼前一亮。

说到这里,我想起了给另外一个出版社画的一本有关“拥抱”的书《A Hug is for
Holding
Me》,讲的是小孩子在大自然中寻找拥抱,在家人面前寻求拥抱的故事。这本书的作者是个白人,但我故意把两个主角画成了中国人,因为我认为,你是什么人种,决定了你擅长画什么样的人物。黑人画的插画里通常是黑人,白人画的插画里通常是白人。那么中国人为什么要画白人?我为什么不能画中国人呢?

在引进图书方面,二十一世纪出版社较之从前更接地气,也更贴近生活。去年,该社与德国卡尔森出版社深度合作,引入了两套大的图画书系列——“皮卡西小手翻翻书”系列300余种和“阅读鼠”系列100余种。其中,“皮卡西小手翻翻书”系列是一套适合3岁以上幼儿阅读的迷你绘本,品质优秀,内容丰富,开本小巧,价格实惠,是外出旅行时宝贝们的好伙伴。而经典品牌“不一样的卡梅拉”系列,不仅将在今年推出原有手绘本的新单本,也将推出全新子系列“卡梅拉上学记”,更加贴近孩子们的日常生活。

图片 4

畅销科学漫画品牌书系“我的第一本科学漫画书”在今年也整装待发。“我的第一本科学漫画书·寻宝记系列”,继去年全新改版升级后,新增了小程序,大大扩展了知识含量。今年,该系列产品线将推出《世界城市寻宝记》,继续用生动有趣的漫画给孩子们讲解世界各地的历史背景、文化知识、名人传记。该社还将持续引进世界各地的精品科学漫画,如即将出版引进的日本小学馆的“危机大挑战系列”,从孩子的视角经历一次次危机,并用智慧和勇气一一化解,每章后都设有详细的知识页和图片说明,适合孩子和家长共同系统地学习科学知识。

有个美籍华裔的出版社编辑跟我说,他小时候买到的书大部分都是黄头发、蓝眼睛的小朋友在做一些我们普通人会做的事情,却很少在书里看到中国小朋友这样做,因为涉及中国的选题基本是有关中国传统文化的,普通人的故事就不行吗?难道只有传统文化的题材才足够有特色?

合资公司麦克米伦世纪童书,通过5年的积累,已经形成颇具口碑的出版规模,成为国内高端绘本的代名词。今年将继续丰富原有产品线,推出关于科学、文学、艺术、医学等各个领域的名人故事图画书“麦克米伦世纪绘本小书架
成长的力量
名人传记绘本”。此外,还有关于《夏洛的网》作者E.B.怀特的成长经历的传记类儿童图画书《男孩、小老鼠和蜘蛛——E.B.怀特的故事》等。儿童文学则将推出《写作雷达》,介绍如何从看似平淡的生活中搜寻灵感,串联脑海中的点子,怎样把一个故事写精彩。

我认为传统文化是有它存在的必要的,但是我们也需要做一些别的东西。如何定义“中国风”?我的思考是:我不是古代人,而是一个90后,小时候是吃大白兔奶糖和大大泡泡糖长大的,这些对我来说也是传统。但是现在很多人提到传统,只能想到传统民间故事、古代的神话传说。

对比日本的很多童书,是在描述日本人的日常生活状态,比如有本书就是讲一个小孩被妈妈叫去上街买牛奶的故事,这是她第一次上街买东西,这本书的画风你一看就是日本的,但是中国的插画不一定能看出是哪里的人画的。有时候他可能画得很欧美,或者很像40年前的中国,比如总是画住在胡同里的人,但是现在还有多少人住在胡同里?

中国的绘本作者不少是儿童文学作家,写文章的思路和绘本的思路是不一样的,他们的创作留给插画师空间不多,文字篇幅又大,插画很容易成陪衬。我曾经给一本儿童文学作品配过图,真本书每一页的文字都超级大段,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把两个小孩画在一边,画成两个人在对话的样子。

然而我的这本有关拥抱的绘本里,每个跨页可能只有一句话,看着人一下子心就暖起来了。

不要天天研究画画,而是研究你的生活

图片 5

 

登顶俯瞰

这本书里我最喜欢的插画就是一个完美的花园,很像我喜欢玩的《模拟人生》,阳光很灿烂,然后我画了一对夫妻,一只狗和一只猫,还有一个女孩,还有一个人在帮他们洒水浇花什么,这就是我认为的完美生活,它确实不存在,却带我走出了一个焦虑。

我非常感谢画画这件事,画画有时候会给我带来一些完全意想不到的东西,也让我联想到生活比画画更加重要。不要天天都在研究画画,而是研究你的生活,所以你需给自己一个双休日的时间去休息、去旅行。发展更多的爱好,多看一点书,多看一点电影,多看一点绘画以外的世界。它可以让你变成一个更好的人,更好的人才能够画出更好的画。

画什么总是比怎么画更重要,只关注怎么画真的很肤浅。所以我从来不讨论板绘时用什么笔刷、用什么工具。板绘的还是手绘的又如何?工具而已。你用哪个用的顺手就用哪个,都可以成功。

这就是我送给大家的一句话总结,希望大家能有所体会。

菠萝君后记

这几年,有越来越多的插画师朋友在国际舞台上崭露头角,无论是与国外顶级出版社合作出书,还是赢得了国际插画界的大奖,都令我们欢欣鼓舞。然而,菠萝君也希望大家奔向国际舞台时,不要忽视了国内的一片天地,虽然像Lisk指出的,国内的图画书出版还有不少需要提高的地方,但是菠萝君相信,只要大家一道努力耕耘,一定能在这片肥沃的土壤上迎来大丰收。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赌钱官网-澳门十大正规网站 http://www.mo688net.top/?p=461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