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史 › 与神奇少年,统编小学语文教材自2017年秋季在全国投入使用以来

与神奇少年,统编小学语文教材自2017年秋季在全国投入使用以来

“奇怪,这笔顺,这字怎么都和我们小时候学的不一样。”每每学校复习阶段,陪孩子一起学习的家长就会遇到类似的问题。

上世纪90年代,《汉声》杂志开始在内地设办公地。30年内搬家3次后,北京芳馨园是汉声现今的落脚点。除了事务性人员,汉声北京的主体编辑队伍12人,与目前其在我国台湾的团队人数相当。眼下,汉声依然在延续杂志的主题化操作,把杂志专业化,进行专题性MOOK的实践。同时还有旧版汉声的“再版计划”和相关文化类出版物的新品开发,比如“食文化丛书”等。尽管装帧形式、编创体例有差别,但汉声杂志创办近50年形成的一套相当规范的内容编撰流程已经渗入到每个产品的血液,成就了它们的独特“汉声味道”。除了蜚声两岸的《汉声》杂志,近年在内地童书圈颇富盛名的莫过于台湾汉声的几套经典童书大系,包括《汉声中国童话》(先由读客引进、去年版权转至天地出版社出版发行)《汉声数学图画书》(蒲公英童书馆出品)等。记者特别专访了汉声创始人黄永松,请他聊一聊汉声做童书的独门“方法论”。

“文学带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和精神,食物也是如此,因为食物或者语言的结交,毫无关联的人会走在一起,并因此改变我们整个生活。”近日,作家、诗人、美食家虹影,豆瓣副总裁、豆瓣时间总制片人姚文坛,以及蒲公英童书馆总编辑颜小鹂,与广大书迷朋友、美食爱好者齐聚北京坊英园一起畅聊美食与文学。此次活动由北京阅读季、贵州出版集团、贵州人民出版社、蒲公英童书馆、英园联合主办。

到底哪个是对的?标准是什么?在日前举行的统编三科教材工作座谈会上,统编语文教材执行主编、人民教育出版社小学语文室主任陈先云对家长、老师的一些有关拼音、古诗、文章修改、选文的经典性、标点符号等方面疑问进行讲解。

1971年,汉声杂志英文版《ECHO of Things
Chinese》创刊。针对当时西方社会对中国文化的隔阂与误解,英文版汉声秉持“平衡东西文化交流”的出版宗旨,以在台湾中国人的传统民俗田野调查,呈现中国文化活生生的真实面貌为出发点,向世界介绍无与伦比的中华文化,平衡东西文化的交流。ECHO杂志以田野实际调查兼图片、摄影并陈的手法报道其内容,颇享口碑,在国内外大放异彩,声名鹊起。1978年,中文版汉声创刊。由此,汉声以传统文化的传承为根基,对提升现代生活的推动不遗余力。黄永松称,汉声所有的选题都可覆盖“民间文化”“民间生活”“民间信仰”“民间文学”“民间艺术”5大立体的框架,建立了涵盖10个类、56个项目的“中华传统民间文化基因库”。

“重庆性格”与神奇少年

陈先云告诉记者,教材的编写,没有最好,只有更好。统编小学语文教材自2017年秋季在全国投入使用以来,社会各界对其非常关注,通过各种渠道表达了对教材的看法和意见。编写组将在全社会的共同帮助下,使统编教材不断完善,不断提高。

方法论1文美编混搭的作者论

山城重庆长大的虹影认为自己骨子里有一种江湖义气,她将这种“重庆性格”带进了她的作品“神奇少年桑桑”系列里。

记者:为什么“庄稼”的“稼”应读轻声,却标注本音?

汉声最开始是黄永松和总编辑吴美云两人整理内容,后涉及大量田野采访,于是开始吸纳新人。从40年前至今,为把采访做得更好,汉声的用人法则是“文美编‘不同而和’,重点是相互学习,混搭不分家”。“有时候文编或美编单独去采访,人生地不熟,往往现场就他一个人。”黄永松说。这时美编就要自己写文字;文编也要求懂得图像和设计,即便不会画画,也可以摄影。黄先生说:“在汉声,设计是文美一起合作,可能有所侧重,但两方面功夫都要有,一同成为作者。”

“神奇少年桑桑”系列是虹影的首套原创少儿奇幻小说,这套小说由蒲公英童书馆策划,贵州人民出版社出版。故事发生在上世纪70年代,主人公——出身贫苦的男孩桑桑,不仅要面对真实的世界、物质的匮乏,还有精神的饥饿和对爱的渴望,她写男孩桑桑其实也是在写自己。

陈先云:这是基于本套教材充分考虑学生学习能力发展的规律和实际的学习需求,在不同的阶段采用了不同的注音方式。

方法论2项目转岗无缝切换,边做边学

“桑桑是非常讲义气、非常有个性的,同时也具有人性中的感恩、同情、宽恕、善良、勇敢、正义、担当等美好品质。”虹影表示,“在重庆居然有一个法国的建筑——奥当兵营,有那么多的传奇故事围绕着它,如果没有重庆,我是创造不出这些故事的。”

一年级至二年级上册的起步阶段,学生识字量小,自主认读汉字能力较弱,部分方言区的学生普通话基础不佳。因此,教材采用了全文注音的方式,体现出包括轻声在内的语流中的音变现象,以减轻学生识读汉字的负担,并指导学生正确流利地讲好普通话。

汉声与很多出版机构不同的地方还在于——很多人笃信的专业分工在这里并不成立。汉声的编辑几乎是在各项目组之间“穿梭”,边做边学,无缝切换。现在汉声正在操作的“儿童小小百科”改版工作,都是由“松阳传统村落”项目组的编辑转过来的。黄永松解释说,在汉声,编辑并非全才,尤其是汉声会承接不少科学类的专题出版物,对编辑来说,一开始都是比较陌生的领域。所有专题的大框架定下后,后续内容呈现会根据实地采访,进行调整。这是大学习。

作品里有魔法有味道

随着学生识字量的增加、自主识字能力的发展和普通话水平的提高,全文注音的必要性大大降低。因此,教材从二年级下册起改为单字注音的方式,只标注未识过的汉字字音。单字注音需要反映辞书中对该单字本音的标注,才能符合国家的语言文字规范。比如,“庄稼”的“稼”如果标注为“jia”,“苍蝇”的“蝇”如果标注为“ying”,就会与《现代汉语词典》对这些单字的注音不符,也会影响学生对这个字本音的学习。因此,这些字都标注本音。在单字注音的情况下,教师需要提示单字规范的本音,同时可以指导学生在实际语流中,读好该字的轻声等音变现象。

方法论3选题操作用“法则”细化

作为“神奇少年桑桑”系列的编辑,颜小鹂与现场读者分享了她第一次看到这个故事书稿时的感受:“人的情感有一种穿透力,虹影有一种魔法,可以用简短的文字击垮你内心的堤坝。”在她眼中,“虹影的作品里都有味道,都有美食的味道”。

记者:是“读书百遍,而义自见”还是“读书百遍,其义自见”?

汉声关于工、农、艺等不同领域的出版物选题执行有专业的分类标准。比如编“工艺”的纲领与“民俗”“艺术”等截然不同,会涉及“体”“用”“造”“化”四个层面。汉声整理的考工法则分4法,每一法下有4则,条理清楚易记。在工艺考察时,为手艺人进行工艺记录必须熟记4法16则,如此就不会遗漏,才能顾全。以此为基础,还发展了考农法则等。

姚文坛也表示,“神奇少年桑桑”系列中关于美食的描写令她印象尤为深刻,比如让人满脸是汗的辣椒肉片、辣椒拌豆花、糯糯香香的米饭、晒干的像泡菜似的青菜丝,虹影对美食的描写让人感受到“那种热在嘴里嚼的滋味流到喉咙里头,充满着液汁,整个心都欢快起来”。她还说,在整个阅读过程中,看到的不仅仅是虹影有意思的文字,更有食物带给你的一个地方的独特感觉,这种感觉将唤起你对这个地方的向往。

陈先云:一年级下册《日积月累》栏目中,教材选用了“读书百遍,而义自见”,这与人们习惯说的“读书百遍,其义自见”略有不同。实际上,“读书百遍,而义自见”出自晋·陈寿《三国志·魏志·董遇传》。而“读书百遍,其义自见”出自宋代朱熹的《训学斋规·读书写文字》。

方法论4留下脚印,带走记录

“神奇少年桑桑”系列包括5部作品——《奥当女孩》《里娅传奇》《新月当空》《马兰花开》《彩虹之心》。孩子们读桑桑的成长故事,能够找到他们童年所需要的那种温暖的、柔软的力量。

这两种说法都没有错,“读书百遍,其义自见”显然是由“读书百遍,而义自见”演变而来的。因此,教材选用的是这句话最早的出处,即“读书百遍,而义自见”。

汉声做民间文化的搜寻和记录,最终目的是民间文化的保护。汉声更为警惕的,是浑不自知的“好心办坏事”,对文化原生态造成破坏。因此,汉声制定了一个原则:“带走资料、图片,只留下脚印。”采访时,汉声不允许编辑接受馈赠,或以收藏为目的购买当地的民间文化物件,只可拍照、记录。

记者:为什么古诗《小池》中“树阴照水爱晴柔”是“树阴”而不是“树荫”?

方法论5新人成长,就是实战

陈先云:古诗原文和现代汉语中的个别字词用字不同,也会造成误解。以一年级下册课文《小池》中“树阴照水爱晴柔”为例,有读者可能不理解,认为“树阴”应作“树荫”。实际上,杨万里的诗集中,各版本古籍(四部丛刊影宋写本《诚斋集》卷七,清吴之振编《宋诗钞》卷七十一,今人点校本《杨万里集笺校》卷七)中都写作“树阴”,而非“树荫”,不存在争议。“树荫”是现代汉语的推荐词形,和“树阴”的意思是相同的,但古代文学作品的用字,应以古籍文献的文字面貌为依据,不能以现代汉语一概而论。

新入汉声的人,会接受到汉声关于整个编辑体系的培训,包括大的价值观及上文提到的5种、10类、56项的“中华传统民间文化基因库”的全方位了解。首先,当然是要对汉声的产品很熟悉,知道其体例和写作方法。黄永松说,新人成长没有巧办法,就是跟着老人出去“跑”,实地考察、写稿子、拍摄,一切积累都从实战中来。唯一的法门是“用心”“学习”。

记者:是“白云生处”还是“白云深处”

提问

陈先云:三年级上册古诗《山行》中的“白云生处有人家”一句,另有一个版本写作“白云深处有人家”。在杜牧自己的《樊川集》中,用“生处”的较多,目前较为通行、权威的点校本《杜牧集系年校注》(中华书局2008年版)和《樊川文集校注》(巴蜀书社2007年版)也都作“生处”;“深处”则常见于他人著作对杜牧诗句的转引,文献价值逊色于前者。另外,从诗意上看,“生处”可以理解为“白云形成的地方”,而“深处”则可理解为“云雾缭绕的深处”,两个意思都能讲通。但明朝何良俊在《四友斋丛说》卷三十六“考文”中评述道:“杜牧之诗‘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亦有亲笔刻在甲秀堂帖中。今刻本作‘深’,不逮‘生’字远甚。”直言用“生”字意境更佳。综合考虑上述条件,教材便选用了“白云生处有人家”这一版本。

1.当时的编辑怎样写《汉声中国童话》这些故事?以什么样的原则创作?

又如,三年级上册古诗《赠刘景文》中的“最是橙黄橘绿时”一句,也有另一个版本,写作“正是橙黄橘绿时”。选用“正”字的版本,有宋魏庆之著《诗人玉屑》、唐圭璋编《全宋词》等书;而今人点校本《苏轼诗集》(中华书局1982年版)中,出现此句时均作“最”,其可信度和文献价值更高。同时,这句诗的大意是,一年中最美好的风光,莫过于橙黄橘绿的秋景。如果用“最”字,语气上会比“正”更加强烈,更能贴合作者想表达的情绪。因此,教材和点校本《苏轼诗集》保持一致,用“最是橙黄橘绿时”。

黄永松:汉声编辑要有两个素养,一是文、美编辑的个人专业能力,二是文化素养要深厚,对人、事、物的关怀要具备。然后还要懂少儿教育,才能给孩子写故事。因此,我们会给编辑做提升训练,会把少儿教育的老师请过来,给编辑讲课。也会请文学作家,给编辑讲写作怎么起承转合,怎么让孩子听故事时觉得动听。当时是分组写作。写完后,把汉声所在地的八德路七十二巷的小朋友找来,念给小朋友听。让孩子感兴趣是我们在写作过程中很重要的一环。我们还拿回去给自己孩子讲,再次检验。讲故事给孩子听是编辑的重要工作。

类似的情况不仅出现在诗句中,有时甚至连标题都并存两说。如三年级下册古诗《惠崇春江晚景》,题目历来有“晚景”和“晓景”二说,争议不下。从《苏轼诗集》的不同版本和相关文献来看,“晚景”和“晓景”各有依据,难以轻易判定孰对孰错。近年来,学界也曾有人针对这个问题进行考辨,但各路说法的证据皆不充分,仍难下一定论。编写组几经查阅清施元之评注《施注苏诗》(文渊阁四库全书本)、清王文诰辑注《苏轼诗集》(中华书局1982年版)、清查慎行注《苏诗补注》(凤凰出版社2013年版)等多种知名的苏诗注本中均以“晚景”为题,因此,教材最终采纳了“晚景”这一说法。

2.当时这些给编辑培训的课程是怎么设计的?

记者:为何要修改选文原文?

黄永松:我们做《汉声中国童话》时,会请民俗学领域的相关专家给编辑们上课。请他们聊一聊这些民间故事是怎么流传下来的。以前的农村有很多文盲,民间就靠画图的形式来表达故事和信仰,让不识字的民众也能看得懂,比如庙宇有很多的壁画,过年要贴年画。知道这些,对编辑写故事很有帮助。另外,我们还请人教编辑掌握“小传统文化”,比如儿童玩具的背后是什么。实际上,面人、泥人的历史造型背后都有历史故事。传统的娃娃书里也有老式的木刻版画,这些需要让民间艺术的老师来跟我们讲。此外,儿童教育学、心理学专家也来给编辑讲课,这些都跑不掉。特别的地方在于,我们做成人读物时,较少涉及心理成长的部分,这是专门为童书项目组设置的。

陈先云:关于选文的修改,是多年来对语文教科书的各种讨论中一直被关注的问题,也是小学语文界一个争议不断的话题。

3.《汉声中国童话》里有800多幅图,几乎每一幅都有注脚,这些图画是怎么创作出来的?

教科书编写者对符合选文标准的原作品进行删减、节录、修改后,编排在教科书中用作课文,这是小学语文教科书编写的常规方式。凡选入小学语文教科书的文章,特别是低、中年级教科书的选文,一般都要作些改动,以符合儿童的认知特点和语言发展规律。

黄永松:美编本身绘图的基本功要好。当时,我们甚至要他们每天早上和下班前上毛笔课,他们都要拿毛笔画画、画线条、写字。然后要学习传统民间美术的形式,剪纸、版画、壁画、古本书的插图等,并临摹制作,这些是技术性的技法。同时还要教他们如何欣赏与表达,等于是开一个小学院一样。

教科书选文的改动,是经过编写组、审查专家反复研讨的。对于能联系上作者的作品,一定与作者商讨,征求作者的同意;对无法联系上作者的作品,会征求专业的文学研究学者和作家的意见,再作修改。编写组所作的修改,均遵从不违背作品原意的原则,不损害作者的合法权益。

4.《汉声中国童话》耗时5年,征用100个编辑和300位美编合力整理出版民间传统故事。这么庞大的一个工程体系,如何运转?

以三年级上册课文《花的学校》为例,《花的学校》是泰戈尔的作品,由郑振铎于上世纪二十年代翻译,译文的语言有时代的烙印。选入教材时,编写组反复揣摩文意,请教著名的文学研究学者和作家,再对其中不符合现代汉语规范表述的地方作了修改,比如,把“狂欢地跳着舞”改为“跳舞、狂欢”,把“壁角”改成“墙角”,“散学”改为“放学”,既确保改动符合文义,又使学生更容易领会课文内容,并不会造成所谓“经典的缺失”。

黄永松:这些外部力量很多来自于当时我们邀请到的大学生。比如台东大学的不少学生参与到最初故事的资料收集和采访中。现在回想起来,好多在学的学生都曾过来帮忙,这种操作模式对选题落地帮助很大。后来我们转到大陆,在北京的清华大学也成立了清华汉声传统建筑研究所,请老教授带着学生每年做一些测绘,基于此,我们已经出了十几本图书。当然,我们在台湾很早就开始做古建筑的专题,比如福建土楼等。这种滋养是双方的。民间艺术方面得益于我们在东南大学成立了东大汉声民间艺术研究所,请老教授带学生或老艺人给学生讲课,作为汉声出版物内容的来源之一,同时也作为他学生学术研究的一部分。

又如,统编教材中很多童话和儿歌中的动物,使用的是“他”而不是“它”。这是因为每位作家对自己笔下的动物态度不同,有部分作家,其创作的童话或者散文里,是把动物当人来写的,就会用“他”而不是“它”来指代自己笔下的动物。编写组尊重作家本人的使用习惯和感情色彩,没有对此进行修改。

5.现在童书市场很繁荣,很多出版机构做面向儿童的传统文化的书,但似乎总不到位?

记者:引用别人说的话,怎么只有前引号,没有后引号?

黄永松:市场很蓬勃,大家也知道孩子的教育很重要。写、绘、编、校,终身从事才能成就好童书。要成立儿童启蒙学的编辑部门,学习教育理念,也要进入孩童的生活圈,了解童心的重要,真诚为孩子服务。至于制作传统文化的题材,更重要的是,历史文化传承要由童书阅读开始,要做出价值来,而不仅仅是个噱头,或觉得小孩子的东西比较容易写、绘图、编辑,就都加入进来。我们总说,童书创作是大创作,不是所谓的小创作。大创作的意思就是要给传统文化做好记录,给少儿读者创作一个舒适的认知过程,跟他分享。小创作就是搞个设计或者今天弄个杯子、加个把手,在表面画一些东西,那是小创作。大创作需要呈现一个完整的意义,为人类服务,对人的生命服务,通过创作,给儿童提供认知真理的通道。

陈先云:有读者说三年级上册课文《父亲、树林和鸟》的标点用法有问题,文中第13~15自然段中引用的父亲说的话,只有前引号,没有后引号。

6.小孩的东西难在哪里?具体该如何落实到产品中?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GB/T
15834—2011《标点符号用法》“独立成段的引文如果只有一段,段首和段尾都用引号;不止一段时,每段开头仅用前引号,只在最后一段末尾用后引号”。课文第13~15几个自然段,连续引用同一个人说的话,因此每个自然段开头都用一个前引号,而除了最后一个自然段的末尾用一个后引号,前面自然段的末尾都不用后引号。原作中的引号使用符合国家标准。

黄永松:编辑首先要知道孩子的成长规律,而不是我就写童言童语就行。因为你有的大部分是感性经验。这个时代是可以给孩子很丰富选择的时代,你也不能不考虑后遗症,把所有的高科技电子化产品都塞过去,即便是所谓“传统”的东西,也要好好消化,编辑要出版良好的童书,藉由阅读,把孩子教育成一个面向未来的主人翁。

有人据此提出三年级不宜出现这种复杂的引号用法,因为语文课程标准不要求三年级学生掌握引号的这种特殊用法。但是,编写组认为,在真实的阅读中,遇到这种情况是难以避免的。如果学生在阅读时产生疑问,教师可以稍作解释,不需要专门传授相关知识。

制作童书时,要遵循一些基本要求。首先,找到永远不变的是什么?永远不变的是人性的本质,比如健康、快乐、游戏、交朋友(社交)、爱家人,怎么跟世界相处等等需求。所以我们在编制“小小百科”时非常清楚,现在编这些内容跟1980年代编辑的出发点是一样的,但往前走,有些题材需要调整,要做更好的展望。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赌钱官网-澳门十大正规网站 http://www.mo688net.top/?p=477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