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作品推荐 › 就听见甲板上乱起来,他认为月亮上必然有人居住

就听见甲板上乱起来,他认为月亮上必然有人居住

  我的先生们,过去我曾给你们讲过到月亮里去的一次短途旅行,那是为了找回我的一把银斧。后来我又以最最舒服的方式,到那儿走了一遭,因为在那儿呆了好久,所以能够从容不迫地采访了各种各样的事情,只要记忆许可,我就详详细细地为你们逐一描绘出来。

  我亲爱的日记,我有多少话要向你诉说啊!

 

  我的一位远亲,有满脑袋的幻想,他认为月亮上必然有人居住,他们的个儿大小,跟格列佛在大人国里发现的全然一样。为了找寻这么个国家,他决定作一次探险的旅行,并且邀我作伴。我作为一个旅行家,总认为格列佛故事,不过是一个脍炙人口的童话罢了,宛如黄金国那样,我对大人国的存在,也有很大的怀疑;然而,那位亲戚当时已经指定我作为他的继承人,所以我必须讨他的欢心。我们总算一帆风顺,不知不觉地来到了南海,一路上也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事情,除去一些翩翩起舞的男人女人,他们正在半空里跳着三人舞,或者做些跳跃技巧,以及诸如此类的玩艺儿。

  看来是不可能的,但又确实如此,这就是世界上的男孩就知道干坏事。要是今后一个男孩都不出生就好了,这样,他们的爸爸妈妈将会多么高兴啊!

 

  过了奥仄海提海岛,我们走了十八天,陡地却刮来一阵狂风,我们的船只这时从海面上,一下子被吹到了千把公里以上的云端里,而且一直在那高空中飘荡不息,最后,一股清风把船帆灌得满满的,我们的船只便以惊人的速度向前飞去。我们在云层里旅行了六个星期,终于发现一片很大的陆地,它好像一个发光的岛屿,又圆又亮。我们在一个落脚方使的海口靠岸,径自走上岸去,我们一目了然,这是一个有人居住的所在。在我们的脚下,看来是另一个世界,有城市村庄,有山脉森林,有海洋河流,等等,据我们猜测,那可能是我们离开的地球了。

  昨天遇到了多少事,又有多少话要对你说呀,我的日记!

  离开巴西后,我们继续西行。因为前面有陆地,我们不得不向南绕一下。我规定了航线,排好班,就离开了指挥台。现在,我们航行得极为顺利,风好像就是为我们吹的。船头劈开水面,船尾留下一道水迹,白帆撑得鼓鼓的,索具绷得紧紧的。每昼夜大约航行二百海里,我们什么也不用管。罗木和福克斯变得懒洋洋的,纪律也松弛了。我决定给他们找点事干。
  “喂,罗木,别老闲呆着,擦擦铜器吧,要擦得发光冒火。”
  罗木行了个举手礼,说:“是。”
  他拿了一块砖,一块抹布,就去工作。
  我刚到舱里想打个盹儿,就听见甲板上乱起来。我跳起来,冲向木梯,迎面撞上福克斯。只见他脸色苍白,浑身战抖。
  “船长,你快上来看看吧。甲板上好像着火了。”
  我跑上甲板一看,可不是,两个地方的甲板都冒火了。罗木却像没事似的坐在起火处的旁边,继续擦着铜板。而整个甲板眼看就要烧起来了。
  不瞒您说,我也有些慌了。
  “罗木,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罗木站起来,又是一个立正敬礼,然后不慌不忙地报告说:“根据您的指示,我在擦铜板,要擦得冒火。请您指示。”
  我真想骂他一顿,不过还是忍住了。我明白,这是我自己的错。当然是这样,作家、演员讲话可以夸张点,这毫无疑问,而我们海员却不行。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准确。我们没工夫写诗。下命令的时候,必须想好了再说,不然的话,碰上罗木这样的规矩人,习惯一字不差地执行命令,力气又大得惊人,你就等着出乱子吧。
  我赶快纠正自己的错误,立刻命令说:“停止擦铜板,发火灾警报!”
  福克斯跑过去敲钟,罗木根据警报规定留在起火现场,我掌舵。钟敲得挺响,可是一点用也没有,火还在燃烧,像两把小火炬一样。眼看要烧着船帆了,我看事情不好,赶快调转船头,采取了迎风的位置。这一着还挺管用,火焰被风吹得像个小尾巴似的,横飘在船尾,跳动了一会儿,终于熄灭了。福克斯安静下来,罗木也明白了自己闯的祸。
  然后,我们又回到原来的航向,更换了烧坏的甲板,平安地驶过智利的合恩角,绕过新西兰,顺利到达奥大利亚的悉尼港。
  我们进入港湾后,您猜碰上了谁?您以为是袋鼠、鸭嘴兽、鸵鸟吗?不!我们驶近码头后看见,岸上有一群人,而站在人群最前面的就是那个凶神将军。
  鬼知道他是怎么跑到这儿来的!可眼前这个人的确是他。不瞒您说,我看见他就不痛快,甚至不大自在。
  我们停靠在码头上,凶神将军钻入人群不见了。我架起跳板,上了岸,找到行政当局办理了有关手续,接着和那些官员聊了会儿天。一开始,照老规矩,当然是天气、健康、当地新闻,谈话过程中,我就撒了个小勾,想探听一下,凶神这个家伙在这干什么,又想出什么坏点子。
  那些官员什么也没说,只说他们不知道这个人。我又同他们闲扯了几句,就去找港口长官。我向他问好后,直截了当地对他说:有个日本将军在跟踪我。
  港口长官回答说:“才一个?老兄,您可太走运了!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躲开这类将军。我是毫无办法。上司既没让我们帮助,也没让我们干扰他们。在别的方面,我倒乐意为您效劳。您是否来点儿加柠檬的威土忌?或者到我那里吃午饭,也许您想吸一支雪茄烟?至于那个将军,您还是自己想办法对付吧……”
  总之,这件事叫人挺不痛快。当然,凶神将军现在也不能把我们怎么样。而且说真的,过去我们也没有特别害怕他。坦率点说,就是不大想跟他打交道。
  前面,我曾跟您提到过意大利。意大利的统治者曾想夺取整个非洲,半个欧洲和四分之一的亚洲……在东方,日本天皇幻想占领整个中国、整个西伯利亚和半个美国……
  一般来说,想倒是谁都可以想。有的时候,想象力也不无益处。但是幻想家一旦挂上肩章,登上军舰,站到生锈的大炮前,那就可能发生灾难……幻想了就会瞄准,瞄准了就会开炮。打不中倒没什么,万一打中了呢?这真叫人随时随地提心吊胆!
  正因为如此,我们总是想躲开这类幻想家,可是有时候,你又偏偏躲不开。总有那么一些固执的幻想家,你怎么也甩不掉他,这不,我们遇到的这位凶神将军就是如此。自从在保护鲸鱼委员会见了一面,他就缠上我们了。
  当然,这些将军不光对我们的事感兴趣,他们到处插手:在这儿挑拨离间,在那儿混水摸鱼,这儿闻闻,那儿探探,什么地方有石油,什么地方有鱼,什么地方有黄金……而且,不光我们明白这一点。只不过有些人对这类幻想家假装看不见,既不帮助他们,也不妨碍他们。据说,保持一定的距离是为了吓唬住他们,彼此都安全。
  小伙子,这些话我只能跟您讲,同港口长官讲这个就不行了。我向他道了谢,就告辞了。结果是一无所获,什么也没办成。我回到船上,坐下喝口茶。这时,一个矮个子来到我的船上,看样子,像是一个日本苦力,他穿着紧巴巴的衣服,还抱着一个小筐子,战战兢兢地走到我跟前说,他在这儿快饿死了,想到我手下当个水手。他央求得挺恳切,他还说:“您要去太平洋,那里有台风,大雾,暗流……这些您都不熟悉。带上我吧,船长!我是个水手,我会对您有用的。我还可以当洗衣工,理发员,我什么都能干……”
  “好吧,你过一个小时再来,让我考虑一下。”我回答说。
  他走了。整一个小时之后,开来一辆使馆的汽车,在不远处停下。
  我举起望远镜,看见那个日本人从汽车里出来,提着小筐子,不慌不忙地朝我们走过来。他先规规矩矩地鞠了个躬,然后又是那一套:“带上我吧……您不熟悉……”
  “好啦,”我说,“您说得对,我是该再雇个水手,不过不是你,小傢伙。”
  “为什么?”
  “不为什么。我看你的神情不大自然。我这个人,见识可能有点陈旧,可是已经很难改变了,要雇,我就雇个阿拉伯人,黑人也行,当地的巴布亚人也行,至于你嘛,请原谅,我是不会要的。”
  “唉,既然是这样,就没什么好说的了。请原谅我的打扰。”
  他又鞠了一躬,就走了。过了一会儿,我们想去散散步。大家整好衣服,刮了脸,梳了头,收好船,锁上舱门,三个人一起来到街上,想看一看当地的风土民情。您知道,在外国走一走,看一看,是挺有意思的。突然,我们看见一个奇怪的场面:我们那位日本人正坐在一把椅子上,让一个小黑孩儿擦皮鞋。小黑孩儿擦得好熟练,打上黑鞋油,使劲儿地擦,皮鞋给擦得闪闪发亮……我们装作什么也没看见,从旁边走过去。傍晚回到船上,福克斯和罗木都累坏了,只好由我亲自值班。
  我一边值班,一边正想心事。
  突然,有人送来港口长官的一封公函。原来,老头儿一个人呆着没意思,请我明天陪他去打高尔夫球。不瞒您说,我连这种球怎么玩都不知道。但我想,玩就玩,输了也不要紧,可以散散步,活动活动筋骨……总之,我答复说同意,然后就着手准备。
  我叫醒罗木,问道:“打高尔夫球要带些什么东西?”
  罗木想了想,回答说:“船长,照我看,戴上副针织护膝就行了,用不着带别的东西。我那件旧海魂衫还剩下一副袖子,您要是愿意,就拿去当护膝用。”
  我戴上试了试,还行,又穿上一条宽腿裤,用大头针把制服别在腰上,结果很不错,整个儿一个运动员、冠军的打扮。
  为保险起见,我还是找了份高尔夫球规则看了看。看来,这项运动并不复杂:就是把一只小球从一个小坑打入另一个小坑。谁击球次数少,谁就赢了。不过,光有一副护膝可不够,还要有各种球杆,还要有个小助手给我背这些球杆。
  我和罗木去找球杆,走遍了悉尼市也没找到合适的。有个小店里卖鞭子杆,可是太细了;另一个店里只有警察用的警棍。这两样东西都不顺手。
  天已经黑了,月亮升起来,街道两侧大树下铺上神秘的荫影。我已经失望了。还能去哪找呢?要不,就折几枝树枝?
  说话间,我们来到一座花园前,围墙挺高,里面满是高大的树木。罗木先把我驮上墙头,他也翻过来,我们一起走进树丛。
  突然,我看见一个黑人,黑大个儿,悄悄摸过来,怀里抱着一大把高尔夫球杆,跟规则上描写的一模一样。
  “喂,亲爱的,您把这体育用具让给我好吗?”我冲他喊道。
  他呢,要么是没听懂,要么是受了惊,也不答话,只顾尖叫着,举起棍子朝我们扑过来……不怕您见笑,我真是有点害怕了。还是罗木救了我:他一把抱住那个黑大个儿,一用劲儿把他扔到树上。我捡起黑大个儿掉在地上的玩艺儿仔细看了看,真跟规则上描写得一样,而且质量棒极了!我看着看着,禁不住幻想起来,还是罗木提醒了我,他说:“船长,咱们快回家吧,这儿太潮,可别感冒了。”
  我们又翻过墙头,回到船上,这回我放心了:服装有了,工具有了,现在只剩小助手的问题了……就是良心上有点不安:叫那个黑大个儿吃苦头儿了。可是话说回来,是他先动手的,再说,这些球杆我只用一天,可以说是租用一下吧……总之,工具的问题是解决了。
  助手问题解决得更简单。第二天早上天刚亮,我就听见有人毕恭毕敬地叫我:“老船长,老船长——!”
  我从船舱里探出身说:“我在这儿,请过来吧,找我有什么事?”
  原来,还是昨天那个小日本儿,只不过今天装扮成了一个黑人。我嘛,先前见过他,换个别人也许还真认不出来呢,这像伙还挺会化装的,头发烫上了小卷儿,脸上抹得黝黑锃亮,穿着草鞋和一条蓝条布裤子。
  “老船长,听说您需要一个黑人水手?”他说。
  “是啊,我是需要个人,不过不是水手,而是个打高尔夫球的助手。给,拿上这些球杆,跟我走吧……”
  我们出发了。港口长官已经在等我们了。我们上了他的汽车,走了一个小时左右。
  港口长官说:“好了,咱们从这儿开始吧?我希望您能像绅士一样,不要欺骗我?”
  他把自己的球放在小坑边,一挥杆,把球打出去。我也把球打出去。他的球照直向前飞去,我的球却打偏了。我赶快去追球。这里灌木丛生,地形起伏不平,应该说风景很美丽。就是打起球来不太容易。我的那个小黑人给累得够呛,这也难怪,天气闷热,球杆又挺沉。他已经满头大汗了,汗水淌下来,把黑胭脂冲得一道一道的。瞧他的脸,不再像黑人,倒像斑马了,一道黑一道黄的。老实说,我也累了。这时,我看见前面有条小何,这可真是难得呀!
  “喂,咱们在这儿歇会儿,说几句话吧。你叫什么名字?”
  “老船长,您叫我汤姆吧。”
  “啊,这么说,可以叫你汤姆大叔了。好吧,汤姆大叔,咱们下河洗个澡吧。”
  “唉呀,那可不行,老船长。我们有规矩,我不能洗澡。”
  “既然有规矩,那就随你便吧。我是要洗的。看看,你脸上都掉色了。”
  我本不该说这句话,可是话到嘴边没忍住。他听了只眨了眨眼睛,没有吭声,蹲到地上好像在整理球杆。
  我来到河边,河水清凉凉的,像水晶一般。我浸到水里,像河马似的吐着气泡,然后又露出脑袋,只见那个傢伙悄悄走近河边,手里提着一根最沉的木棒。我大喝一声,可是晚了,他已经挥起手臂,对准我就是一棒。这下要是打中了,天灵盖都要给打碎的。可是我并没有慌张,赶紧潜入水中!
  过了一小会儿,我又抬起头,他还站在岸边,龇牙咧嘴,像只老虎似的,两眼冒火,眼看就要扑上来……
  突然,有个东西呯地打在他的脑袋上!他一蹬腿,躺在地上。我爬上河岸,找我的救命恩人,可是一个人也没有,只有一根棒子躺在地上……我拾起一看,上面没有商标,只有一个土著神仙的画像。我明白了,昨天我们从巴布亚人那里抢来的并不是球杆,而是飞去来器。您知道这是什么玩艺儿吗?这是当地人的一种武器。扔出去的时候,必须准确无误,一有偏差,你就得小心点,不然它飞回来,非打在你自己头上不可。
  我又看了看汤姆大叔,脉搏还有,说明没有断气。我抓住他的脚,把他拖到树荫里。这时候,他衣袋里掉下一个小纸片。我拾起来,原来是张名片。您猜猜他是谁?名片上白纸黑字写着:凶神将军啊,原来是你呀,小鸽子!那就躺在这里歇会儿吧。我嘛,对不起,还得继续打球,不然,人家就等急了。
  我走了,接着追我的球。其实,我并不想再打了,可是我天生不喜欢退却。我打着,数着击球的次数,很不轻松。有个助手还不显累,剩下一个人可真要命。要击球,找球,还得背球杆。腿酸了,手臂也不听使唤了。结果,不是我追球,而是它追我了。我来到一个小沼泽地,中间一条小河,四周一片小土墩,旁边还长着草……
  我想,到小河边要歇一会儿,再洗个澡。
  我挥起球杆,猛击了一下。突然,那些土墩都跳起来,蹦走了……
  原来,那根本不是土墩,而是一群袋鼠。他们受了惊,向四下跑去。我的球一下子飞到一只母袋鼠的小袋子里。它尖叫了一声,跑得更快了……后腿和尾巴一起用劲儿。两只前臂护住小袋,从我身边蹦过去……
  怎么办?我扔下球杆,追起来,绝不能丢掉球。
  这场追击,直到今天回忆起来仍然觉得有趣。
  树枝在脚下咯吱吱地响,小石块踢得四下乱飞……
  我累极了,但还是坚持着,不能让它跑掉。它站住休息。我也站住,它接着跑,我也接着跑……
  这傢伙可能是给吓蒙了,本来该往树林、草丛里跑,可现在它却跳上了公路,一直朝悉尼跑去。
  已经到了城郊;上了城市的马路,行人都看我们,朝我们喊话,警察骑着摩托车追赶我们,使劲吹着警笛……看来,那袋鼠给吓坏了,跌了个跟头。小球从它袋里掉出来,我赶紧去追球。我弯腰去捡球,腰间猛然一阵巨疼,既不能站起来,也不能蹲下去。
  但我还是忍住了。旁边围了一圈人,他们同情我,问我要不要帮助。我不要帮助,我需要的是球杆,球在眼前,坑已经不远了,可是却没有东西击球。有位绅士心肠挺好,把自己的拐杖递给我。我打出第八十三下时,小球滚进坑里,结束了比赛。
  港口长官吃惊极了:“真是惊人的成绩!您想想看,这么困难的场地,果真只打了八十三下?”
  “一点不错,八十三下,不多不少……”
  袋鼠的事我没有提,规则中并没有关于袋鼠的规定。至于说袋鼠非故意地帮助了我,那么这是它的事,与我无关。
 

  在月亮里——即我们抵达的那个光华四射的岛屿——我们见到的全是彪形大汉,他们骑的大鹰,每只都有三个脑袋。关于这些大鸟的尺寸,你们必须有个概念,让我为此向你们交代:从它们的这一翼尖到那一翼尖,长度比我们船上最长的绳索,还要长六倍之多哩!

  但是,事情太多了,所以我不可能把它们都写出来。是啊,昨天我遇到了多少事啊!……我被爸爸狠揍了一顿,直到现在屁股还疼得厉害。我不能坐着,因为屁股肿得老高,请原谅我这么说。

  月亮上的居民,不像我们地球上那样,喜欢骑马,却习惯乘坐这种大鸟,向四处飞行。

  但今天我一定要写下事情的经过,写清到底是怎么回事,尽管我坐着写要忍着疼痛。

  这时候,月亮国王与太阳交战正酣。他便赐给我一个官衔;可是,我对皇帝陛下的这分恩典,却弃之如敝屣。

  唉,我的日记,多么难以忍受,多么难以忍受啊!……为了真理和正义而忍受……

  在这世界上,万物都大得非凡,譬如说吧,一只普普通通的苍蝇,也不会比我们的绵羊小多少。月亮居民在战争时期用的最锐利的武器,就是莱菔,他们把这些莱菔当做镖枪,哪一个被掷中,便立地身亡。他们的盾牌是用蘑菇做成的,如果菜菔季节一过,他们就用芦笋代替莱菔。

  我前天已经告诉你,妈妈同意姐姐们在家里举办舞会了,我都形容不出姐姐们那兴奋的样子。她们从这个房间跑到那个房间,交头接耳,忙忙碌碌……想的全是舞会,说的也全是舞会。

  我在月亮上也见到好些天狼星上的居民,他们喜欢经商,不料误人迷途,就漂泊到月亮里来。他们的面孔犹如一匹大号的狼犬。一对眼睛长在鼻子尖端的两方,或更有甚者,干脆长在鼻子的下面。没有眼皮,睡时他们用舌头盖住眼睛。一般说来,他们的身材都有二十英尺高矮;而月亮的居民却没有一个在三十六英尺以下的。后者的自我称谓与众不同。他们不自称为人,而自称做什么吃熟食的生物,因为他们完全跟我们一样,食物都是放在火上煮熟才吃的。其次,他们的进餐,是花不了多少时间的;只要打开左边半爿的肚皮,把整个食物一下子椎到了胃里;然后将肚皮关上,等到过了一个月,就再来这么一下子。所以他们在整整的一年中,进食不超过十二次——这种内脏结构,从一个食欲不旺的家伙看来,着实要比我们优越得多了!

  前天,午饭过后,她们在客厅里填写请帖,看上去每人都是兴高采烈的。忽然,门铃响了,姐姐们停下了手中的笔,叽叽喳喳地议论开了:“是谁这个时候还来?”“铃又按得这么响!……准是个乡下佬!……”“肯定是个没教养的……”

  关于谈情说爱的乐趣,月亮里的居民是一窍不通的;因为不论这些吃熟食的生物,抑或其他的生物,全是单性的。他们统统长在树上,然而人们根据果实的形状不同,果树和叶子的情况各殊,很快就可以把各种树木区别开来。而生长吃熟食生物的,即是生长人的那种树木,那要比其他的漂亮得多了,丫枝茁壮而挺拔,树叶呈肉鱼,果实长在核桃内,外壳十分坚硬,长度至少有六尺开外。果子一旦成熟,人们看出它的颜色有变,就小心翼翼地将它采撷下来,要保存多久,就保存多久。到了一定的时间,人们要给核仁以生命,便把它投人沸水的开锅里要不了几个钟点,硬壳自动裂开,一个生物就可从里面跳将出来。

  这时,卡泰利娜来到了客厅门口,兴奋地说:“啊,小姐们,稀客来了!”

  在他们问世之前,他们的素质早被造化作出了特殊的规定。一个壳里出来的是士兵,另一个是哲学家,第三个是宗教家,第四律师,第五佃户,第六农民,凡此种种,不一而足。他们出来后,就把先天的理性知识,尽善尽美地使用到实践中来。光从硬壳的外表,要确切断定里面是什么,那是谈何容易;然而,我那时候有一位学者,他却大吹法螺,胡说他知道个中的奥秘的。人们都不相信他,通常还把他当作神经病。

  跟着她的是贝蒂娜姑妈!干瘦的贝蒂娜姑妈,住在乡下,一年只来我家两次。

  月亮里的人们上了年事,不是寿终正寝的,却是化做一缕轻烟,袅绕而去,消失在天空里。

  姐姐们小声地嘟囔着:

  他们不用喝水,因为他们从不大小便,如有污秽之物,可以通过呼吸排出体外。他们每个手上只有一个指头,却样样活儿都好干,而且于起活来比我们灵活得多,尽管我们除了一个拇指,还有其余的四个指头。

  “嘿,好一个稀客!”

  他们老是把脑袋挟在右腋下,如果出门旅游,或者干些什么剧烈的活动,他们一般把脑袋搁在家里,因为不管脑袋离开多远,只要他们高兴,随时都可以为他们出谋划策。连月亮里的一班达官贵人,倘若要了解一下平民百姓在干些什么,也不用亲临现场打听问讯。他们只管待在家里,即他们的躯干只管待在家里,而把自己的脑袋送出去,那脑袋人不知鬼不觉地来到百姓家里,然后根据主人的意图,把刺探到的消息带回家来。

  姐姐们的脸色马上就变得很难看,她们推说要去整理房间,撇下了姑妈和妈妈,跑到另外一个房间去了。我也跟在她们后边去凑热闹。

  月亮里的葡萄,模样儿跟我们的冰雹一般无二,所以我坚信不移,如果月亮里起了暴风骤雨,就把葡萄从枝头上打落下来,等那些葡萄降到地球上,就化作了冰雹。我也相信,我才注意到的事情,那些卖酒的恐怕早就知道的了,至少我沽来的葡萄酒,也不只一次,好像就是用这种冰雹酿成的,味道和月亮里的毫无二致。

  “唉,多丑的老太太!”阿达非常不高兴地说。

  唔,有一个值得留意的情况差一点给我忘了。月亮里人们的肚皮,好像我们的背包,有很大的用处;他觉得某样事物重要,就干脆放在肚内,而且跟他们的胃完全一样,要开要关,悉听尊便,因为,正如在他们的身上不穿衣服那样,在他们的肚内,是没有肠子、肝、心以及其他内脏的;然而,在他们的身上,也不长生殖器,所以不会为了客臊,要拿些什么来遮遮盖盖。

  维基妮娅以讥讽的口气说:“肯定她要留在这儿了。舞会上来了这么一个身穿绿绸衣服,手上套着黄棉手套,头上戴着紫色帽子的老太婆,可真叫人扫兴啊!”

  他们的眼睛,能够随便抠出来,也能够随便嵌进去;而且放在脑袋里,跟拿在手心上一模一样,看起来都是很清楚的。偶然失慎,一个眼珠丢失了,抑或损坏了,他们可以设法借一个,或者买一个,用起来跟自己原来的,效果不相上下。因此,人们在月亮里走到哪儿,都会碰到做眼珠买卖的一些商人;光从这件事来看,所有的居民都有他们的时尚和爱好,他们这一阵子喜欢用绿眼珠,过一阵子却又喜欢用黄眼珠。

  露伊莎绝望地说:“真叫人脸红!唉,怎么办呢!我可没脸向人家介绍这么丑的姑妈!”

  我得承认,这些事物是很少听见的,但是,我对一切持怀疑态度的人坦率地表示,最好请他们亲自到月亮里去走一遭,那么就可以相信,我的实事求是的精神,要比任何一个旅行家,更加令人信服。

  也就是说,我的姐姐们不愿意贝蒂娜姑妈出现在舞会上,但她们又有什么理由让姑妈走呢?是啊,姐姐们为了开好舞会做了那么多准备工作,却因为来了个让人看了会发笑的丑老太婆,影响了舞会的效果,这不是太遗憾了吗?

  应该想个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应该有人为了姐姐们高兴而做出牺牲。啊!对于一个善良的男孩来讲,为了使姐姐们高兴而做出点牺牲,不是挺可贵的行为吗?

  为了报复露伊莎姐姐,我拿走了她的照片。为了这件事,我感到有些对不起姐姐们。所以,我决定马上做件好事来弥补我的过失。

  前天吃过晚饭后,我把贝蒂娜姑妈拉到一边,认真地小声对她说:“亲爱的姑妈,你愿意做一件让你侄女们高兴的事吗?”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对她说:“如果你真的愿意让你的侄女们高兴的话,那么请你在舞会前离开我家。你一定知道,你太老了,而且衣服又穿得这么古怪,她们当然不怎么高兴。我说这句话仅仅是重复了她们的意思,可我也是这么想的。你星期一回自己家去吧!这样你的侄女们一定会非常感谢你的。”

  我不知道这么直率地说了这些话后姑妈会不会生气。我请求她别跟任何人说起这件事,跟谁也别说,并再三恳求她明天早上起床后就走。不知她是不是会走?

  事实上,昨天早上贝蒂娜姑妈真的走了。临走前,她郑重地发誓说:再也不会跨进我家的门。

  还有,好像爸爸借了她一笔钱,所以,她还对爸爸说后悔把钱借给了爸爸,说借别人的钱来办舞会是一件非常丢脸的事。

  在这件事上,我有什么过错?

  但是,像往常一样,全家人的怒气又统统发到了一个九岁男孩的身上。

  我不想多讲这些伤心事来糟蹋我的日记了!我只是说昨天早上的事。当姑妈一走,这世界上应该对我最好的人,却都无情地打骂了我一顿……

  唉!我不能再继续坐着写了……我除了屁股疼以外,还在为舞会提心吊胆。舞会的准备工作都做好了,但我的心却不踏实,主要是为着那些照片……

  算了,我的日记,让上帝为她们祝愿,祝愿她们平安无事吧!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赌钱官网-澳门十大正规网站 http://www.mo688net.top/?p=53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