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作品推荐 › 从她的抽屉里翻出一大堆照片看了起来,王志柱比杨倪大1岁

从她的抽屉里翻出一大堆照片看了起来,王志柱比杨倪大1岁

  我今天终于被允许下床了……让一个像我这样的男孩子,膝上盖着羊毛毯,躺在安乐椅上一动不动,这怎么可能呢?我都要烦死了!在卡泰利娜下楼为我取糖开水的时候,我轻轻地、轻轻地扔掉盖在我膝盖上的东西,跑到露伊莎的房间里,从她的抽屉里翻出一大堆照片看了起来。我的姐姐们正在客厅里跟她们的女友罗西小姐聊天。卡泰利娜端着糖水回来,到处找我也没有找到……真有意思!……我藏到衣柜里去了!

  杨倪出生在一个贫困的村庄,在他10岁之前,他没离开过村庄一步。

  我进了场子。我耳朵里好像一直还响着杨拴儿的话声。我使劲晃了晃脑袋,让自己清醒一下,才听出是场子里有人嗡嗡嗡他说话。
 

  卡泰利娜那些照片把我逗死了……一张照片后面写着:“真是一个大傻瓜!……”另一张后面写着:“嘿,确实挺可爱!”这张上面写着:“他向我求婚,不过……想得太简单了!”其他的还有:“很热情!……”或者“嘴巴长得多难看啊!”有一张后面写着:“一脸驴相!”

  杨倪10岁时,哥哥杨照带他进了一趟县城,那个国家级贫困县的县城在杨倪眼中无比豪华,他惊叹摞在一起的房子,惊叹全包的拖拉机。杨照告诉杨倪,那不是拖拉机,是小轿车。杨倪还从哥哥口中得知,摞在一起的房子叫楼房。杨倪在对县城目瞪口呆的同时,还对哥哥的见多识广目瞪口呆。那次,哥哥给杨倪买了一根冰糕,杨倪从那根冰糕的甜中吃出了自己生活的苦。他当时就想,自己如果能经常吃冰糕,住楼房和坐小汽车多好。

  我找到了我的座号之后,这才想起:“放的是什么片子,这一场?”
 

  每一张照片后面都写着这一类的话。我拿走了十几张我熟悉的人的照片。等我能到外面去的时候,我要跟他们开开玩笑。我小心地把抽屉关好,让露伊莎看不出有人动过她的东西……

  杨照当年读完小学后,家中无力供他继续上中学,他就开始帮父母种地。弟弟杨倪8岁时,杨照对父亲说,应该让杨倪上小学。父亲说钱呢?杨照说起码得让杨倪认字。父亲说一有闲钱就送杨倪上学。两年过去了,家中没有出现闲钱。

  后面一排有几个人在那里议论着一个什么故事,讲得津津有味,──可不知道是不是这部片子的故事。我回过头去瞧瞧,无意中瞥见场子门口走进了好些个人,中间有一位很像是老大姐。
 

  但是,我不愿意回到我那又脏又乱的房间里去,我不想自寻烦恼。突然,我起了一个念头:“装扮成个女的怎么样?”

  从县城回来后,杨倪老发傻。一天,王志柱和杨倪躺在小土坡上。王志柱比杨倪大1岁,是杨倪的玩伴。

  “难道就这么巧?……”
 

  我找出一件阿达的旧胸衣,一条浆洗过的白拖裙,从衣柜里取出一件玫瑰色的葛布绣花上衣,穿戴了起来。裙子腰身很紧,而且要用别针扣住。我用玫瑰色的胭脂膏涂在两腮上,照着镜子……“真好看!……完全变了样了!……我变成了一个多么漂亮的小姐啊!我姐姐将会多么嫉妒我,多么嫉妒我啊!”我高兴得叫出了声。

  “你咋啦?王志柱问杨倪。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有点儿发慌。我赶快转过脸来,低着脑袋翻我手里的书,好像要准备考试似的。
 

  这样说着说着,我走下了楼梯,正好碰到罗西小姐要走。结果可热闹了!

  “都是人,城里人咋就能老吃冰糕?”杨倪说。

  “咦,王葆!”──忽然有人喊我,仿佛就在我耳朵边。
 

  “我的玫瑰红葛布衣服!”露伊莎嚷着,脸气得发白。

  “我妈说,想过好日子就得上学。”王志柱说,“不认字的人进城等于瞎子。”

  我侧过脸去一瞧,可就──我自己也不知道是由于吃惊呢,还是由于礼貌的缘故──我猛地站了起来:“老大姐!”
 

  罗西小姐拉着我的胳膊,让我转向亮处,用讥讽的口气说道:“你的脸怎么这么漂亮?红红的,嗯,加尼诺?”

  回家后,杨倪对父亲说他要上学。

  这就是说,她已经发现了我,和我面对面招呼起来了。
 

  露伊莎给我使了一个眼色叫我别说,但我装着没瞧见她,回答道:“我在抽屉里找到一盒胭脂……”罗西小姐笑了起来,笑得那么狡猾,以致我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有钱了我就送你上学。”父亲说。

  并且她的座位──不前不后刚好正在我的旁边!我瞧着她,十分纳闷。她也瞧着我,十分纳闷。
 

  后来,我姐姐对我说,罗西是个快嘴婆娘,她将得意地到处散布,说我姐姐擦脂抹粉。

  杨倪说:“哥哥8岁就上学了”

  “你的座位也在这儿?”她倒问起我来了,“你的是几号?”
 

  我当时打算赶紧回自己的房间,但露伊莎挡住了我。

  父亲说:“就是因为他上学,你姐姐生病没钱治,死了。”

  “没错,你瞧。”我看看手上的副票,又看看椅背上的号码。
 

  我不服气地盯着她,扯掉了她衣服上的一根饰带。她发火了,打了我一个嘴巴……“好啊,小姐!……你还不知道相片都在我手里呢!”我心里想。

  一边的杨照对杨倪说:“哥挣钱供你上学。”

  “怎么,你的也是十二排八号?那可重复了!”
 

  姐姐们认为,男孩子的脸生来就是让人扇耳光的……但她们不知道,当她们这样做时,阴暗和报复的想法就在男孩子们的头脑中产生了。我不做声,好吧……明天再看吧!

  父亲撇嘴。

  “什么重复?”
 

  晚上,杨照将杨倪拉到外边,说:“你想上学,咱家没钱,咱们得自己想办法。”

  “郑小登的票子也是这个座号。”
 

  “咋办?”杨倪问。

  “怎么!郑小登……”我急忙四面瞧着找着。
 

  “满天说,城里的井盖能卖钱。”杨倪说。

  “小登买东西去了,一会儿就来。票在他身上。可怎么……”
 

  满天是杨照的朋友,比杨照大3岁,也住在本村。满天进城当过民工,是正宗的见多识广。

  我把手一拍:“噢,我明白了!”
 

  “城里也又井?”杨倪问。

  “明白了什么?”
 

  “城里的井不是喝水用的,城里的井是装粪尿的。”

  “没什么!”──我掉脸就往外跑,头也不回。我逆着那些走进场的人们,连钻带拱地往门口挤。哪怕有人很不满意我,“瞧这孩子!”我也不管。别人回过脸来瞧我,我可不瞧他。
 

  “城里人喝粪尿?”

  我从门口验票员手里拿到了一张票根,就连忙一拱腰,对准一个迎面来的大个儿肋窝下一钻,来到了场子外面。
 

  “人家喝矿泉水,才不喝粪尿。他们住楼房,拉的屎尿从管子里下到污水井里,井口有盖,是生铁做的,能卖钱。”

  “郑小登!”
 

  “井盖能随便拿?”

  郑小登正在那里满身的掏口袋呢。
 

  “咋会随便拿。不能让人看见。”

  “哈,王葆!你也来了?”
 

  “偷?”杨倪吓了一跳。

  “哪,这儿。你的票。”
 

  “城里人有的是钱,他们才不在乎破井盖。满天说,弄10个井盖就能卖不少钱,你就可以上学了。”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怎么你……”
 

  “算了……”杨倪虽然才10岁,但他知道不能偷。

  “快进去,别罗嗦!要开映了!”
 

  “不上学,你这辈子想经常吃冰糕是不可能了。”杨照叹气。

  我把郑小登往门里一推──他拉我的手都没拉住。
 

  “拿井盖被抓会坐牢吧?”杨倪犹豫了,他想经常吃冰糕。

  我走了出来,掏出手绢来擦了擦脸上的汗。这时候我才有工夫弄明白今天开映的是什么片子,原来叫做《花果山》。
 

  “抓不住,满天干过好几次了,他家的收音机就是卖井盖买的。”杨照说,“满天说了,他去搞马车,你去给望风,我和他拿井盖。”

  可惜已经“本场客满”了。
 

  第二天夜里,杨倪和杨照坐着满天“驾驶”的马车到县城里偷井盖,杨倪担负望风的任务,有人来了他就吹口哨。

  “这准是一部好电影,挺有趣的。”我估计着。
 

  他们偷了8个井盖。

  “可是注意,我可并没说我想要去看!”我赶紧对自己声明。
 

  杨倪上了村里的小学。

  “我才不想看呢。我想散步,呶。我慢慢儿走回家去。”
 

  上学的第一天,杨倪就向老师提问:“农村人怎么才能像城里人一样过好日子?”

  街上还是很热闹,那些店铺都还不打算休息,还把许多许多诱人的东西排列在通明透亮的柜台里,引得人们不断地出出进进。
 

  老师用手指擦自己眼角的眼屎,然后说:“只有上大学一条出路。上了大学,你就是城市户口了。”

  可是我瞧也不敢瞧它一眼,免得添麻烦──让我手里又堆满什么盒儿呀包儿的。
 

  杨倪惊讶:“城里人的户口和咱们不一样?”

  “唉,我真不自由!”
 

  老师说:“咱是农业户口,人家城里人是非农业户口。还有一个办法,就是你娶城里人当老婆,咱国家的政策是,生了娃随母亲的户口。母亲是非农业户口,生了娃就是天生的城市户口。母亲是农业户口,生了娃只能是农业户口只能当农民。”

  宝葫芦在我兜儿里说:“怕什么!你吃不了兜着走,兜不走的我给搬家去。”
 

  杨倪觉得用娶城里女子的方法使自己的后代拥有城市户口的方法不现实,

  话是不错,可是我要那么多玩意儿干么呢?
 

  他只有上大学。

  当然,有些个东西我瞧着也还喜欢。可是我一喜欢,立刻就照样有这么一件东西来到了我手上或是放到了我屋里──来得那么容易,那么多,让我吃不了,用不完,玩不尽,那反倒没有什么意思了。
 

  杨倪从此发愤学习。他发现学习好并不难,只要死记硬背就行。杨倪开始暗中和城里娃竞赛记忆力,杨倪的大脑虽然没有脑黄金什么的支援,但他有新鲜的空气和有机肥料养育出来的食物。

  我自问自:“那么我到底还该要些什么,这辈子?”
 

  城里的井盖供杨倪读完了小学和初中。杨倪以全县第一名的成绩考中了该县的重点高中。

  答不上。
 

  随着井盖的急剧减少和竞争偷井盖者的增多,随着高中学费的猛涨,杨倪靠井盖上学已经开始捉襟见肘了。

  如今说也奇怪;我的东西都也像我的时间一样:不需要。这已经多得叫我没法儿处理了。我好像一个吃撑了的人似的,一瞧见什么吃的就腻味。
 

  杨照对杨倪说:“3年后你上大学,咱们手中没有10万块钱,你是读不完的。咱得想办法。”

  因此我就昂着脑袋,直着脖子,目不斜视地走着。虽然有时候总不免要惦记到那些铺面,脑子里不免要浮起一些东西来,可是我自己相信:“我基本上做到了

  当时城里的一层住户开始往窗户上安装护栏,杨倪家所在的村子里有很多人家给城里人制作和安装护窗,以次牟利过活。

……”
 

  “哥,我估计城里人装护窗的会越来越多,人有了钱,最怕被人偷。咱也做这生意吧?”杨倪建议。

  “格咕噜!”
 

  “得买一辆机动三轮车。”杨照说。

  我不理会,仍旧一声不吭地走着。我不打算跟宝葫芦讲什么,反正讲也白讲,我只是心里说要防着它点儿。
 

  这回是害怕学费跟不上的杨倪启发哥哥了:“叫上满天和王志柱,去搞一辆不就妥了?”

  “干么要防着我?”宝葫芦忽然发问。
 

  王志柱早已加盟满杨盗盖团伙。

  “不跟你谈。”
 

  果然,4天后,满天,杨照和王志柱“搞”到了一辆蹦蹦三轮车。

  “干么不跟我谈?”
 

  杨照分工进城揽活,满天和王志柱在村里制作护窗。杨照每天半夜驾驶三轮车进城,天亮后他在车前竖个“承做各种防护窗”的牌子。揽到生意后,他返回村里将尺寸告诉满天。制做好护窗后,3个人一同进城给人家安装。

  “俺,就是不跟你谈,”我说。“反正,你挺什么的:你思想不对头。”
 

  杨倪清楚学费来之不易,他玩命死记硬背,回回考试全年级第一。

  “怎么不对头?”它又问。等了会儿,见我不开口,它就自己回答:“没一处不对头。”
 

  到高二结束时,杨照愁眉苦脸地告诉弟弟,由于竞争激烈,由于市场趋于饱和(城里的一层住户基本安装完毕),护窗生意越来越难做了。

  它的意思总还是那句老话:它是按照我的意图办事的,可是我老不肯承认这一点。因此它十分痛心,它说:“其实呢,当时你心里的确是那么转念头来的,你自己也许还不很了然,我倒是明白你的心眼儿。我还知道,你照那么想下去,想下去,就会要怎么样,什么样的秧儿长成什么样的树。”
 

  杨倪问哥哥已经为他上大学存了多少钱,哥哥说还只有两万。

  “哈,不错!所以你就净把大树给搬来了?”
 

  那天晚上,住校的杨倪彻夜失眠。他开动所有脑细胞想能使自己顺利上大学进而变成城里人的办法。

  “对,我让你直接达到那个最后的目的──大树。”
 

  苍天不负有心人,智商不低得杨倪柳暗花明。

  “不对,”我说,“究竟秧儿是秧儿,树是树,可不是一个东西。干么净把那些个大树栽到我头上?有时候有些个玩意儿──”
 

  次日,杨倪对哥哥说:“我有办法了,我给你们当托儿。”

  “不错,我瞧着好,喜欢。可并不一定就要归我──我可没有那么个目的。”
 

  “骗城里人的钱?”哥哥问。村里有干这行的,拿5元钱的金佛像骗城里老太太5万元。

  这个宝贝可只说它的宝贝道理:“你既然喜欢它,就得让它归你。就该是这么个目的──不然你干么要白喜欢它一场?”
 

  杨倪说:“偷和偷不一样。一种是傻偷,一种是精偷。傻偷的结局是杀头。咱们不能干,咱们要利用我的智力精偷。我现在学习成绩全县第一,这说明什么?说明全县我最聪明,我只要稍微把这聪明用在偷上一点儿,咱们就不会再为钱发愁了。哥,从前咱是抱着金碗要饭呀!”

  停了会儿它又说:“这全是为你打算。”
 

  杨照问:“你快说你的主意。”

  你瞧,说来说去可又绕到了这句老话!
 

  杨倪说:“马上就放暑假了,放暑假后,我和王志柱进城,我们踩着已有的护窗进入楼上的人家佯偷,当然,碰到好东西和钱我们也会顺手牵羊。然后你们就去那座居住区揽护窗生意,报准生意兴隆。咱们就这么一个一个小区干。”

  不谈了!我也不跟它提意见。你们知道,它虽然有些行为不大正派,它那个主观意图可总是好的。难道我还忍心责备它么?并且──
 

  杨照说:“绝了!”

  “我就是把它批评一顿,它可也改不了。它要是改得了──嗯,它一改可就不成个宝葫芦了。”
 

  满天和王志柱获悉杨倪的主意后,满天对杨照说:“你弟是个宝,他的智力能让咱们发大财。”

  可是现在我又忍不住要想到这几天所发生的麻烦,真是!我得把这两天的经验教训好好儿想它一想呢。
 

  一个暑假,杨倪和王志柱在钱当妥,杨照和满天在后手订单,他们盈利8万元。

  “这宝葫芦──可别老把它这么装在我兜儿里带着走了,”我得出了这么个结论,“有时我得把它搁在家里不带出来,就不碍事了。比如说明儿个……”
 

  光阴似箭。高考前后,杨倪也没闲着。当他进入孔若君家盗窃兼当托时,看见了电脑和骷髅保龄球。杨倪喜欢电脑,在学校有电脑课,他还经常到县城里的网吧上网,但他还没自己的电脑。杨倪已经想好,上大学后,买一台笔记本电脑。因此他顺手拿走了孔若君的一盒磁盘。杨倪没有见过保龄球,但那颗内含骷髅头的透明物件引起了杨倪的兴趣,他决定把它送给满天当生日礼物。

  明儿个?──明儿个兴许真的要考数学呢。
 

  杨倪以612分被清河大学法律系录取。住进校园的第5天,杨倪给自己买了一个最酷的笔记本电脑。3位室友很羡慕。由于大学扩招,宿舍不够,学校将两座办公楼腾出来做学生宿舍。学生也无法做到以班为单位住宿,甚至跨系跨年级同住一室的都有。杨倪的3位室友就来了3个不同的系。

  “那么后儿个?”我跟自己讨论着,“可是地理呢?后儿个会不会考?”
 

  “现在农村比城市有钱。”一位有原装城市户口的名叫侯杰的室友看着杨倪的笔记本电脑说。

  别忙吧,还是。过了这几天再说吧。
 

  “我哥是乡镇企业家。”杨倪把自己买笔记本电脑的钱合法化。

  好在问题是已经解决了,有了办法了,于是我就甩着膀子,踏着大步,兴冲冲地回了家。
 

  “我也要买笔记本电脑。”另一位原装城里人说,他叫金国强。

  同志们!我现在可以公开宣布:从此以后,我这种特殊幸福的生活就不会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了。往后──哪,我一想要什么了,我就带着宝葫芦。我不想要什么了,就请它待在家里休息休息,省省力气。这么着,我在学校里就照旧可以和同学们下棋,照旧也可以打百分儿。什么活动也没有问题,我都能参加,都能正常进行。
 

  金国强心里清楚自己没钱买价格昂贵的笔记本电脑,他只是不想太让杨倪这个农村人占上风。

  我还想:“要是我不带着它,我就还能自己来做点什么玩意儿。做粘土工也行,做木工也行。还有滑翔机──嗯,我要是不回科学小组,我就参加飞机模型小组的活动去……”
 

  那些天,宿舍里被谈论最多的话题是人头异变事件。金国强完全以局外人的身份参加讨论,没人知道他曾是第一个变头者殷静的男朋友。

  我一面这么高高兴兴地计划着,一面走进我的房间──刚一迈进门,还没来得及开灯呢,脚底下就绊着个什么玩意儿,叭的摔了一胶。同时还有一件什么大东西倒下了地,“哐啷!”的一声。我的四肢也就仿佛给什么嵌住钳住了似的,一下子抽不动。
 

  很快,金国强买了笔记本电脑,他的比杨倪的档次还高,整整5万元。辛薇的钱。

  “又碰见什么了,这是?”
 

  进入大城市和大学后,杨倪才发现有多少钱都能花出去。虚荣心是大学生普遍的职业病,杨倪也没能免疫。他需要大量的钱。

  我好容易才把我的胳膊清理出来,其次再清理我的腿子,我这才能够欠起身子

  哥哥杨照几乎每周和杨倪通过电话联系,他们每月至少见面一次。杨倪用自己的智慧给弟兄们盗窃出谋划策,他规定每个招儿只用一次,然后就换新的,绝不重复使用。这样警方无法破案。杨倪管这叫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开了灯。我失声叫了起来:“呵呀可了不得!”

  上周杨倪给杨照们支的招儿是:夜间,王志柱在某路边给122打报警电话,诈称出了交通事故,事故车辆需要拖车拖走。当两名交通警分别开着警车和拖车赶到事故现场时,被埋伏在那里的杨照打昏。杨照们脱下警察的警服,再用不干胶带将警察全身包括头部捆上,只留下鼻孔出气。杨照们穿上警服,开着警车和拖车大摇大摆地将停放在路边的汽车捡名贵的拖,其间还有联防队员见义勇为地协助“警察”拖“违章车辆”。那几辆奔驰被杨照们卖了122万元。买主惊奇地问你们干吗主动杀价,杨照们说是为了凑个122的吉利数。

  再上次,杨倪指挥杨照们怀揣20万元打劫某县城银行。王志柱先冒充储户拿着20万元到银行办理存款,当他拿到了银行给他的存单后,头套长筒丝袜的杨照和满天出现了,他俩一个拿假炸药包,另一个拿假手枪。拿假炸药包的杨照警告保安和银行工作人员说,谁的手离开头他就点燃炸药包。满天则用手指着桌子上王志柱刚存进去还没来得及收起来的20万元对营业员说你快把钱递出来,不递就打死你。营业员原本准备按照反抢训练时教官教的那样说没钱,但她不能当着20万元向歹徒撒谎,她只得屈从。事后杨倪和弟兄们喝酒祝捷时戏称这叫抢自己的钱。王志柱将20万元存单交给杨倪,杨倪说这定期存款留着给我当考研的经费吧。

  当杨倪买了价值1万元的手机时,金国强很嫉妒,但她已经将辛薇给他的5万元花光了。金国强必须尽快拿到那50万元,他已经想好了,拿到50万元后,先买手机,再买汽车。校园里已经有开车上大学的校友了。

  金国强仔细策划重返殷静的方案。

  一天下午,杨照打电话说要见杨倪。杨倪在清河大学北门外的一家酒吧见哥哥。

  “什么事?”杨倪问哥哥。

  杨照拿出一张报纸给杨倪看。那报纸的头版上有这样的标题<未进高校进高墙>,杨倪看内容,说的是2000年8月5日合肥市公安局花冲派出所抓获了4名盗窃嫌疑人,这4人都是今年已被高校录取的大学生,他们作案30多起,盗窃了价值10多万元的财务。

  “哥,你担心我?”杨倪猜到了哥哥的用意。

  “你到今天不容易,你是咱们家的希望。”杨照说。

  “没事,只要你们严格按我说的办,绝对不会有事。”杨倪说。杨倪对杨照们有两点要求“第一是不要杀人,第二是作案手段只用一次。

  “要不你退出?”杨照说。

  “我一退出,不出1个月,你们就会进去。”杨倪喝光杯中的咖啡。

  “我会慎重的,我还有25个构思,都是特绝的。干完这25次,我估计咱们会有3千万了,到那时咱们就进盆洗手。我也该出国留学了,去美国搅和搅和。”杨倪说。

  “如果有了案底,公安局就不给你办护照了。”杨照提醒弟弟。

  杨倪说:“这是我最不明白的事,国家干吗把好人都放出国去,把坏人给自己留着。帮外国政审,给外国把关。”

  “不管怎么说,咱们要特别当心。你是前途无量的人。”杨照说。

  “我知道。”杨倪说。

  除上学和策划案子外,其他时间杨倪都用来上网。孔若君的磁盘都被杨倪覆盖使用了,只有那张里边有一个美女照片的他没删除,那女孩儿太漂亮了,杨倪发

  最近杨倪在网上找到了心爱的人,他爱得如醉如痴。尽管他还没见过她的相貌,但他直觉到她的美丽,他料定她起码不会比磁盘里那女孩儿逊色。

  杨倪的网名叫蒙面人。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赌钱官网-澳门十大正规网站 http://www.mo688net.top/?p=54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