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史 › 大自然原创儿童文学作品征集活动,获得全国优秀儿童文学作品奖

大自然原创儿童文学作品征集活动,获得全国优秀儿童文学作品奖

图片 1

首届儿童时代图画书论坛披露,目前全国581家出版社中有520家出版童书,年出版童书4万多种,总量居世界第一。近年来,童书市场一片繁荣,形势大好,吸引大量资源涌入。但记者最近听到很多童书出版策划商反映,今年是做童书格外艰难的一年——版权费上涨、印刷成本上涨、纸价上涨……竞争日益激烈的市场环境下,今年童书市场面临哪些难题?

2018年是广西壮族自治区成立60周年,作为西南地区的一个以壮族为主的多民族聚居区,其儿童文学发展也经历了一个历史过程,为了更好地展现广西地区儿童文学的发展与风貌,接力出版社集结众多广西著名作家,精选篇目,推出《广西儿童文学60周年精品选》,预计将在2018年10月与读者见面。

由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辽宁出版集团有限公司主办,辽宁少年儿童出版社承办的首届“大自然原创儿童文学作品征集活动”日前在京启动。

版权费如坐“火箭” 致利润大幅下滑

本书精选自1958年3月至2018年3月出版的广西儿童文学作品,或为广西作家创作,或为反映广西儿童生活,涉及童话、散文、诗歌、小说等多种体裁,且多为有全国影响力的优秀儿童文学作品,意在展现广西壮族自治区儿童文学60年的发展和成就,成为能够反映广西儿童文学发展面貌的优秀少儿出版物,体现广西儿童文学创作的发展历程和现状,展现广西儿童文学作家的风采,推动广西儿童文学的创作实践,提高创作水平。

“大自然原创儿童文学作品征集活动”是国内首个从专业聚焦的角度设立的垂直型奖项。以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为指导,旨在通过儿童文学这一表达形式,帮助广大儿童及家长树立敬畏生命、爱护自然、热爱生活的良好观念,为社会的和谐发展奠定良好基础,推动儿童文学创作的进一步繁荣。

近年,拥有雄厚资本背景的竞争者纷纷涌入童书板块跑马圈地,进一步催生国外童书版权版税、预付金好似坐上“火箭”。新入行的童书品牌在购买优质版权时格外生猛,“老资格”们当然也不示弱。很多时候,陷入外方的竞价规则,几轮竞价下来,版权、预付金居高不下。

入选作家有:肖甘牛、莎红、韦其麟、莫克、柳林、海代泉、敏歧、黄钲、李肇隆、刘洁、叶锦、常海军、王勇英等建国以来各时代的优秀广西作家,并邀请专家遴选这些作家创作生涯中的优秀作品。除60年发展历程中已有的优秀作品外,还约请当下部分优秀广西儿童文学作家创作最新的反映当下广西少年儿童生活现实的优秀作品。书中所选的作品,体裁有诗歌、民间故事、童话、散文、小说,有的以广西民间传说为基础创作,有的描写现实生活,有的描绘赞美七彩童年,有的放飞童心,抒写童年幻想,有的描写人间真情,有的反映人与动物、人与自然的和谐……这些作品“是盛开在我国民族文学土壤之上”的花朵,“朴实、清新、自然,富有浓郁的民族风格的民族气息,充满山林乡间泥土的芳香”

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会长庄正华表示,设立大自然原创儿童文学作品征集活动的目的就是从关乎儿童身心健康成长的高度出发,向大自然文学汲取营养,通过易于儿童接受的文学样式,在倡导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中从小培养少年儿童的生态理念,唤起少年儿童保护自然、敬畏自然的意识。

据了解,2014年前后签一本“凯迪克奖”绘本的价格约为2000~5000美元,而现在的报价在1万美元以上。去年“凯迪克奖”金奖最终成交价竟高达20万美元。与市场热度对应的现实情况却是,优质版权资源差不多被瓜分完毕,新出的大奖系列或名家新作吸引了大批争抢者。新入局的不少童书品牌希望快速在市场立足,树口碑,不惜重金“下注”,营销目的甚至超过盈利目的。其实目前只有极少数出版社在抢版权中敢出高价,多数出版社担心抢到后卖不好,在版权竞价中表现得并不“凶猛”趋于谨慎,害怕抢到后卖不好,承担责任,趋于保守。

本书按照代际划分为三个板块,第一个发展阶段为20世纪五六十年代,这是当代广西儿童文学的肇始期,也是作家的探索期,最具代表性的作家就是肖甘牛、莎红和韦其麟。他们的共同特点是取材于民间故事,从民间传说和口头文学中吸取艺术营养,形成具有经典童话性质的叙述模式,最具影响力的作品是《一幅壮锦》。第二个阶段是20世纪八九十年代,也就是文学史上的新时期,这一时期有莫克的《中华国宝》,获得过全国优秀儿童读物一等奖,柳林的《美丽的金银花》,获得全国优秀儿童文学作品奖,海代泉的《螃蟹为什么横行》获得第五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奖。敏歧的儿童小说《灯》、黄钲的童话《猴狮》、李肇隆的儿童小说《一对好朋友》和刘洁的儿童小说《竹鸡篮子》都有一定影响。第三阶段是新世纪,这个时代儿童文学蓬勃发展,广西儿童文学也收获颇丰,如获得第17届陈伯吹儿童文学奖的常海军,冲出广西,在全国形成“王勇英现象”的王勇英等。本书集中精选这三个历史时期的优秀作家、作品,以展现广西儿童文学60年的发展巨变。

国际儿童读物联盟主席张明舟坦言,儿童文学应从大自然里不断感受生命的力量,捕捉创作的灵感,树立正确的世界观、宇宙观、人生观、道德观和价值观。优秀的儿童文学应该既有深刻内涵又能深入浅出,以儿童的视角书写,符合儿童的心理成长规律,帮助小读者认识和了解自然和宇宙,了解生命和人生的意义,激发想象力和创造力。

版权囤而不做,是我国童书市场另一个“独特”现象。

综上可以看出,本书具有独特的文学价值,反映了广西儿童文学60年的发展全貌,有一定权威性和史料价值。同时,本书也展现了广西儿童文学创作成就和广西作家风采,可以极大地促进广西儿童文学创作的发展。

他指出,优质的大自然儿童文学是从小树立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的最便捷也是最可靠的载体,具有积极的国际意义。大自然原创儿童文学作品征集活动的启动能帮助我们发现中国原创的高质量的大自然儿童文学作品,同时也能引发其他国家对大自然儿童文学这一有着特殊意义的儿童文学门类的关注,并通过世界各地大自然儿童文学的翻译和推广,让世界各地的孩子们更好地认识自然、认识自己,认识他们的邻居和伙伴,携手共建更加美好的新世界。

“资本围剿”还体现在版权贸易“单本书”时代的逐渐落幕。以往以单本、套系谈童书版权的时代正在悄然生变。部分实力雄厚的国内童书出版机构直接采取“买断”模式,将国外优质童书出版商的产品“打包”经营,以获取长久的市场高地。

“大自然原创儿童文学奖”高峰论坛同日举办。韬奋基金会理事长、中国出版协会副理事长聂震宁认为,对原创大自然儿童文学作品的征集,是对儿童阅读乃至家庭阅读的非常好的导向,自然环境与自然生态都会给我们很多的启示,人与自然的关系是人最初的出发地,是文学的母题之一。文学创作应多主张一些“亲切感”,引导儿童在写作上更多的去体验身边感受得到的自然。

三大渠道均不乐观

文学理论家孟繁华对当下的儿童文学与大自然的关系展开了深入的讨论,他呼吁儿童文学作家应重视文学的“情义”位置,对文学中的“价值观”要有所探寻。他强调对自然的书写,更应体现为对生命的尊重,对创造力和想象力的尊重,对人的基本价值观的尊重,应“站在现代的立场上”去书写自然,大自然儿童文学应与时代和生活有所交互。

眼下,以某电商为代表的童书销售“黄金时代”几近结束。十多年前与电商平台伴生崛起的一批童书品牌,就算手持大量优质版权,也或多或少遭遇了发展难题。有出版商吐槽,“如果不隐瞒印数,大量电商平台上的童书出版商都要完蛋”。但能安全度过艰难时刻的,或许也只有这类优质产品持有者吧。

首届“大自然原创儿童文学作品征集活动”由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辽宁出版集团有限公司主办,辽宁少年儿童出版社承办。

今年,大量出版机构对电商渠道布局更为谨慎外,对实体店也不容乐观。一位知名童书出版机构负责人提到,新华系统的在途图书、出版社的库存图书如果加入计算序列,情况会更糟。

2016年,童书销售渠道的自媒体走量“井喷”,曾让出版商一度以为找到了全新的销售战场。而今年,自媒体母婴号童书销售直线下滑,曾经团购量以每秒上万册计的大号跌幅最大——如今一二千册都算高配业绩。出版商不得不开始密集依赖“小号”矩阵来网罗散户。

总的来说,中小号受影响较小,大号团购力下滑厉害。毫无疑问,不管是自媒体繁盛时期还是萎靡时段,出版商都没有讨到便宜。自媒体大号用童书打流量时,出版商被克扣利润,严控品种,被迫提高定价,制造高码洋品相;如今童书无法作为盈利主通道被大V母婴号视若“弃子”,投入中小矩阵后,利润依然持续下滑。

与此同时,童书出版机构的电商结算折扣进一步下降。不少出版机构的盈利情况已经不能以电商发货折扣来描述。各种返点大促后,相当多的童书出版机构最终以25%~37%的折扣进行结算,无法覆盖成本,利润大幅下滑,“痛上加痛”。行业的天然缺陷(当然不仅仅限于童书领域),出版商依赖规模造货(或以此为衡量企业发展的重要指标,而不是利润)进行滚动回款的资金循环模式,让入局者深陷“码洋幻象”进退两难。

头部品霸榜 新品难冒尖

尽管如此,传统电商平台的威力还在。经年累月成就的“童书排行榜单”依然是很多家长购书的重要导向。排名前100位的头部产品大量还是3年前的品种,这也导致新品童书冒尖机会渺茫。与此同时,被视作“营销手段”的新书榜单“买榜”开始蔓延。

国内家长偏功利性的底层诉求依然存在,但选书水平明显提高。童书购买族群经过多年市场培育,眼光逐渐提升,各种花式“套路化”产品推荐,已无法轻易俘获家长的心。从社群方面的反馈看,“以前是个书都能卖,现在社群精挑细选,甚至大奖书也不好使,但功能性依然是用户的最大需求。”这直接导致缺乏差异化的同类品很难有深度接触读者的机会——有卖点、差异化、功能性强……这种“自带光环”产品极为少见。另外一个容易被忽视的层面在于,童书市场年出版新书4万余种,作家授权的各种非专有版权占有相当比重,大量图书“老书新做”,并未让市场拥有足够丰沛的精品新作。

唯一让出版商觉得有一线生机的是砸“爆品”。但畅销品一问世,盗版和山寨版立马用价格战占领市场。有出版商反映,好多引进版还没出,盗版、山寨就打着原创的名义,以低价迅速占领市场。

原创童书跟进乏力

版权吃紧导致大批出版商转头做“原创”。但从市场数据看,原创儿童文学同质化严重,读者群体的口味更新加速,跟进乏力。外国儿童文学因为并非主流,空间尚存。科普和绘本成为目前的原创重镇。

原创难,关键是精品的布局需要耗费大量时间和资金投入,如果机体本身没有市场盈利和生存能力,几乎很难支撑精品原创的持续生产。与此同时,原创品的推广也在国内遇难。特别是大量原创绘本出版后无法与读者进行深度对话,一出版即成库存的不在少数。舶来品自带“国际范”属性,国内原创品更需要产品本身过硬的品质,企及国际水准的同时还需要具备本土市场属性。

这意味着,原创的根基需要基于本土市场。尽管中国的儿童用户群庞大(1.8亿用户),但儿童产业的需求,具体到产品本身就被年龄段、儿童成长特性等实际需求切割得相当细碎。如果同一细分领域,涌现出上百个竞争对手和玩家,却甚少有机构愿意深入研究某一个细分领域的需求和趋势,很难做出潜力产品。而畅销品也因为儿童消费者的体验难以精确追踪,增加了研发难度。

童书跨媒体“外热内冷”

曾有出版人提到,当前儿童内容产业的IP运营面临着无优质儿童产品、无标杆企业、授权发展缓慢、出版成长乏力等残酷现实。更让人束手无策的是产业集中度低、资本化程度低、组织体系不完善等“先天不足”大环境。但凡涉足过这一领域的出版商很快发现,动漫、有声故事、游戏、影视等产品要保证品质、大制作,不仅投入高,开发周期也相当长。即使走完上述运作,也不一定能保证投入产出。有调查显示,仅在幼儿园时期,“00后”儿童对三大媒介(手机、平板电脑、电脑)的接触率超过80%。从事童书出版的“数字移民”,如何服务好生活在二次元世界的“数字原住民”,用他们熟悉且喜欢的思维方式和他们打交道,是当下童书出版者不得不面对的难题。

市场环境已经在发生变化,新产品的开发和市场培育仍然需要耐心。伴随90后父母族群的成长,势必对产品的个性化、多样性需求愈发明显。作为传统产品,童书依然具备获得家长认知,“击穿双层用户”的最大优势。相较于多年前,出版童书难度加大,倾尽全力、辅以独到的运营方式,也未必能见效,但与消费品、泛娱乐、教育培训等延展性更大的市场相对比、相关联,童书的操作系统依然是最完善的,也是出版商最为熟悉的。

跨界到传媒、出版、娱乐、互联网、玩具、旅游甚至地产等其他产业,打造图书、影视、有声书、动漫、游戏等不同形式的产品,这些操作都是在童书能充当优质杠杆产品的前提下发生的。

所以,先“认真”地活下来吧!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赌钱官网-澳门十大正规网站 http://www.mo688net.top/?p=542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