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澳门赌钱官网 › 中国故事,中国家长对于国外童书大奖的追捧风靡一时

中国故事,中国家长对于国外童书大奖的追捧风靡一时

时下,带着孩子看绘本、读童书,被纳入家长的
“必做清单”,应运而生的是庞大的童书市场。最新数据显示,近年来,中国少儿出版几乎每年保持10%以上的增长速度,童书已成为中国出版行业最具活力、增长最快的门类。而美国凯迪克奖、纽伯瑞奖等获奖作品则成了许多家长的选书指南。但是,不少学者直言,童书有其特殊性,面对种类繁多、数量巨大的童书,家长要学会如何选择。

近日,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天天出版社策划的史雷《正阳门下》新书分享会在京举行,2015“中国好书”得主史雷、台东大学教授林文宝、儿童文学评论家崔昕平和刘秀娟,就儿童文学中的历史表达、“中国故事”的写作,以及地方特色小说等问题展开对谈,分享他们在儿童文学创作与阅读中的感悟和心得。

9月14日—15日,海峡两岸儿童文学交流主题活动暨第四届海峡儿童阅读论坛在福建省少年儿童图书馆召开,本次活动主题为“以童诗之名,筑彩虹之桥”。

获奖国外童书虽好,可仍要根据需求挑选

《正阳门下》是史雷继《将军胡同》后,再次谱写的一段气势磅礴的家国传奇,故事背景设置在北平和平解放前夕,通过八岁男孩二宝的视角,活灵活现地描摹出新中国成立前夜北平的生活图景和时代画卷。崔昕平评价说,《正阳门下》虽然落笔于百姓日常生活,但笔触却延伸到时代冲突、民族命运的思考。正是因为灌注着浓挚的民族气节与民族觉醒,而构成了作品在形式之外的生命感染力。

活动由国家新闻出版署、中共中央台湾工作办公室、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中共福建省委台湾工作办公室、福建省新闻出版广电局指导,海峡出版发行集团主办,福建少年儿童出版社、福建省少年儿童图书馆承办,海峡儿童阅读研究中心协办。

陈女士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出生的三年里,她陆续搬回家一两千本绘本。而这些童书,陈女士多是根据凯迪克奖、纽伯瑞奖等绘本童书奖购买,然后让女儿自己挑选阅读。陈女士不是个案,中国家长对于国外童书大奖的追捧风靡一时,家中的国内绘本不过寥寥几本,国外童书占比却超八成。甚至有家长按照凯迪克奖1938年至今的历年榜单,一本不差地往家里
“搬书”。

海峡两岸儿童文学交流是海峡两岸文化交流的一个组成部分,自1989年台湾儿童文学作家组团访问大陆开始,两岸的儿童文学交流已近30年。近30年以来,海峡两岸儿童文学经历了发展、融合以及深度的学术碰撞,互相学习、借鉴,共同促进了华语儿童文学大繁荣。在此次活动中,海飞、林焕彰、林文宝、王泉根、梅子涵、桂文亚等来自大陆和台湾的儿童文学出版人、作家、研究者回顾了两岸交流发展的历史,历数交流30年来那些值得回味的人和事件,探讨当前两岸儿童文学交流的现状,共同展望两岸交流的美好明天。

可是这些带着大奖光环的书,真的物尽其用了吗?有家长告诉记者,不少童书买回家就束之高阁。曾获纽伯瑞奖的《草原小屋》,是美国最伟大的十部儿童文学名著之一,但在国内某知名书评网站上,却只有49条评论。“我家儿子每次翻两页就扔开去,实在读不下去。”那位家长告诉记者,“这个发生在上世纪70年代,印第安人积极乐观享受田园生活的故事,语言平淡、细节琐碎,在中国孩子心中很难引起共鸣。”

据活动承办单位福建少年儿童出版社副社长、副总编杨佃青介绍,两岸的童诗发展走向、阅读推广、童诗教育等各有特点,各具优势。在童诗阅读升温之际,交流两岸童诗阅读理念,研讨两岸童诗阅读模式,有利于持续推动童诗热潮在两岸的兴起与发展,有利于童诗阅读和童诗教育的发展。

“不可否认的是,经过这么多年沉淀,凯迪克奖、纽伯瑞奖确实质量很高,可以作为家长挑选读物的重要参考。然而,奖项品质好,并不代表适合所有的孩子。”《文艺少年》主编周晴认为,每个家庭、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偏好,如果说有质量的童书榜单是可供选择的池塘,那么,家长应该在其中“捞”起适合自己孩子的“鱼”。

据悉,福建少年儿童出版社从2009年就开始策划两岸童诗选题,出版了一系列优质童诗图书,利用省内优质教师资源,举办了一系列童诗阅读推广活动,邀请两岸著名诗人走进校园,在孩子们心中播撒诗歌的种子。该社已出版的“高洪波童诗绘本”系列、《花和蝴蝶》获冰心儿童图书奖。目前正在实施的“小太阳童诗馆”系列图书项目,入选“十三五”国家重点出版物出版规划增补项目。

著名儿童作家梅子涵则表示,家长不够专业,跟风无可厚非。但是,所谓的国外童书奖终究只能作为参照。因为有些童书奖偏重美术层面,小孩未必喜欢读其中的故事,而每年四五本获奖作品,又怎能囊括所有优秀作品?

一位参加书展的童书编辑告诉记者,常常听到家长谈起,别人家孩子看过的书,自家孩子也不能落后,“博览群书”在家长中俨然成了一个攀比指标。不管孩子喜不喜欢,多读一本获奖的童书,似乎就比其他孩子更优秀一分。“相比纯粹追求阅读的数量和获取知识,家长们更应该通过童书,培养孩子的阅读习惯。而买书,不过是培养习惯的第一步。”周晴说。

挑出好书,首先家长要成为爱书人

读书是一件私人化的事情,然而孩子一开始接触的图书质量,决定了他未来的阅读品鉴。家长们应该如何为孩子们挑选童书呢?

“挑选童书,最重要的是挑选适合自己孩子的书。看似简单的一句话,却是对家长阅读素养的考验。”梅子涵认为,家长要让自己成为一个爱读书的人,才能挑出真正的好书。

周晴则认为,挑选童书,“好读”二字最重要。首先,“好读”是指语言、句式和故事情节适合孩子。“国内不少童书中长句太多,过于拗口。”周晴说,此外情节生动、曲折也很重要,最能吸引孩子的书,是那些让他们拿起就不愿放下,一口气读到底的书。“阅读的根本追求不是学道理,而是故事好玩,然后才能寓教于乐。”另一方面,“好读”则是寻求书本背后的思想和内涵的深邃。“读第一遍和读第十遍,应该有不同的体会。”周晴举了个例子,经典童话《皇帝的新装》对初读的孩子来说,也许只是一个有趣的故事;然而,当孩子隔一段时间再次阅读,可能会看到纯真、勇敢的天性,才让这个戏剧化的故事发生;而当他们长大后,更会明白,是人性的枷锁,让大人们不敢说真话……

国内童书市场虽大,但精品不够多

如今,中国童书市场庞大,可不少童书的质量仍让人堪忧。在青少年创作方面,虽然已有了《男生贾里》《女生贾梅》等长盛不衰的经典作品,但精品数量仍然不够多;而在幼儿绘本市场,如《大小大》这样的优秀绘本,更是凤毛麟角。

为什么国内童书,尤其是优秀绘本少?业内人士称,首要原因是语言和图片结合不够紧密。幼儿绘本应让图画讲故事,实在无法表达清楚的,才会用少量文字配图。但国内绘本往往是先有文字,才有图画,图文脱节,孩子第一眼看到的图画就缺少吸引力。“如今国内绘本已开始尝试图文搭配后,再第二波配文。但文字愈短,对儿童文学作者的考验愈大。”周晴说。

其次则是绘本题材的局限性。中国的传统童书多以讲解知识为主,但国外的图书则将范围推广到想象力和科学素养的培养。在一本知名法国绘本书中,书签绳成了道具,在不同的页面,它变成了气球的细带、门把手,还是过去结绳记事的文字……大大扩大了孩子们的想象空间。“我们不应该把孩子仅仅作为知识的容器,而应该在循序渐进的阅读中,培养他们自身的能力和情感。毕竟童年的阳光可以照亮整个人生。”周晴说。

“作家提高写作水平、出版方提高出版水平、评论家提高评论水平,才能让中国的童书领域更为专业,优秀作品的数量逐渐比肩国际。”梅子涵坦诚,国内的童书水平与国际相比仍有差距,但童书从业者更应该严格要求自己。“看看天空有多高,才知道还需要多努力。”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赌钱官网-澳门十大正规网站 http://www.mo688net.top/?p=551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