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免费书刊 › 本次IBBY世界大会上,并联合25家出版机构共同发起

本次IBBY世界大会上,并联合25家出版机构共同发起

2018年8月30日—9月1日,国际儿童读物联盟(IBBY)第36届世界大会在希腊首都雅典大雅典国际会议中心举行。来自全球70多个国家的600多名代表出席会议并围绕大会主题“童书童话——东西方在此相会”,对儿童文学、少儿出版、阅读推广相关议题展开热烈研讨。本次会议适逢IBBY主席团成员换届选举,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中国版协理事,原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国际合作部主任、阅读推广人张明舟获选IBBY主席,成为该组织最高领导岗位上的首位中国人。

8月22日,“给孩子一片纯净的阅读天空——中国出版协会少儿数字出版维权联盟”成立仪式在京举行,近百家出版机构代表出席并见证联盟成立。本联盟由中国出版协会指导,全球首家动画书阅读平台——咿啦看书首倡,并联合25家出版机构共同发起,经中国出版协会批准后正式成立。咿啦看书创始人兼CEO任晖表示,非常高兴见到业内各方联合起来形成合力,共同打击肆意侵权行为。

改编经典童话、传统故事或当代优秀文学作品,是儿童戏剧的常见做法。但应该如何选择作品、如何改编?应该如何看待“儿童文学的戏剧性与儿童戏剧的文学性”?这是一个非常具有辩证关系的话题,值得不断思考和探讨。

国际儿童读物联盟(IBBY)是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有正式谘商关系的国际非赢利的非政府组织,成立于1953年,其宗旨是通过高品质儿童读物促进国际理解,维护世界和平。IBBY有79个国家分会,遍布全球,会员包括作家、画家、图书馆员、大学教授、出版人、编辑、书商、媒体记者等致力于推动儿童阅读和教育发展的专业人士。IBBY下设IBBY朝日阅读促进奖、国际安徒生奖、IBBY荣誉榜单、IBBY优秀残障青少年图书奖等奖项。

中国出版协会常务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刘建国指出,要积极推动各出版机构及相关各方面加强联合,探索运用法律、科技等手段提高反盗版的效率和成果,推进联盟的规范化建设。维权联盟将通过实行搭建“少儿数字出版物盗版举报平台”、组建专业的法律维权律师团队、建立少儿数字出版物盗版信息共享机制等举措,多角度、深层次重拳打击侵权行为,维护少儿数字出版产业的健康发展。

日前,世界儿童和青少年戏剧艺术大会中以“从儿童文学到儿童戏剧——儿童戏剧的改编艺术”为主题的研讨活动在中国儿童艺术剧院四楼排练厅举行。包括主讲嘉宾中国儿童艺术剧院副院长冯俐、中国福利会儿童艺术剧院一级编剧杜邨、澳大利亚Barking
geck剧团CEO海伦·赫里斯托夫斯基和ASSITEJ国际共容艺术工作网络秘书长维基·艾尔兰在内的四位中外剧作家就儿童剧的改编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并进行了交流和探讨。

IBBY自1956年起设立国际安徒生奖,是世界最高荣誉的儿童文学奖,有“小诺贝尔奖”之美誉。自2014年起,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获得国际儿童读物联盟(IBBY)官方授权,连续多年有节奏地推出国际安徒生奖得主以及优秀提名者的作品,旨在汇聚全球经典儿童文学作品,展示世界儿童文学的最高水平,为中国少年儿童奉献这个时代能给予他们的最好的精神食粮。

1.改编不是简单的形式转换

本次IBBY世界大会上,著名翻译家马爱农凭《小书房之穷岛的奇迹》一书,入选2018年IBBY荣誉榜单,摘得翻译奖。

《白雪公主》《小红帽》是改编成儿童剧最多的童话作品,全世界范围内的儿童剧版本不下几十个,但成功的却不多。因为多是简单的转换,冯俐称之为偷懒性改编。即保留故事、主要人物,改变书写方式,将原来的对话和描写,变成台词与舞台提示。在短小的原作上增加唱唱跳跳的场面,或对较长的原作进行“物理性”压缩,而没有进行戏剧性的转化。儿童剧变成了配合表演的童话朗诵,这样的作品缺乏舞台形象的想象,反而让孩子失去了听故事时可能产生的丰富联想。令花费了无数倍人力物力的演出,不如给孩子读书的效果更好。“改编是需要想象力的。”冯俐强调。

《小书房之穷岛的奇迹》为首届国际安徒生奖得主依列娜·法吉恩的经典作品,收录于“国际安徒生奖大奖书系”(文学作品系列第一辑)中。

杜邨在改编方面做了很多大胆的尝试和探索,曾改编过《巴黎圣母院》《悲惨世界》和《泰坦尼克号》等作品。在他看来,儿歌、寓言、儿童故事、儿童戏剧等都是儿童文学的一部分,把儿童文学改编成儿童戏剧,是文学领域的一种转换。这种转换需要发现核心事件、核心主题,要与儿童有关,更要是儿童感兴趣的。所有儿童文学改编成儿童戏剧,都是一种再创作的过程。他特别欣赏中国儿艺演出的由冯俐编剧的《鹬·蚌·鱼》,剧中不光讲了鹬蚌相争的成语故事,而且通过渔翁与妻子相争而使鹬蚌脱逃的结果,阐明和谐的主题,让古代典故包含了当今的思考,对原著进行了新的诠释,使作品进入了更高的精神层面。这才是成功的改编。

 

维基·艾尔兰认为改编不能省略任何一步。作者首先要熟悉书籍,为人物戏剧动作写摘要,甚至中场休息都要考虑在内,确认是否要为人物安排大幅的身体动作、歌舞,还要确认演员是否可以在不同角色之间自然转换。“改编时要充满想象力,故事要让人有心跳的感觉”,艾尔兰说,他们曾改编过《小熊维尼的房子》《秘密花园》《夏洛特》等,都很成功。

【书系展示】

海伦·赫里斯托夫斯基创作过许多优秀作品,她结合自己的工作经历,提出对于故事的裁剪应注重孩子们的意见,她设立工作坊,让孩子们投身于戏剧情境之中,这种方式在儿童剧选材中采用,提醒编剧不仅要从大人的视角看待这个世界,也要了解孩子眼中世界的样子。谈到具体的改编过程,她表示应当着重思考改编背后的原因,同时还需要考虑另一个问题,该用什么样的戏剧形式呈现这个故事。如《红树》对话少,采取木偶的表演形式;据绘本改编的《风暴男孩》,则加入了一些情节,使故事更加完整。

图片 1

2.尊重原著,保持文学性并创造戏剧性

2014年5月,第一辑共18册出版,这些至美的经典文学作品给与孩子们最开阔的思想、最宽广的想象、最丰富的文化体验以及最深厚的语言和情感的力量,是一套向世界儿童文学致敬的诚意之作。

改编一定要尊重原著,尊重原著的核心主题、人物性格和故事,是四位中外剧作家的共识。

图片 2

冯俐指出,有些并不熟悉儿童戏剧规矩甚至不了解孩子的创作者,为追求不同而过度在改编中“创新”,甚至解构、颠覆,以赢得有话语权的成人世界的喝彩或是称奇,还有的缺乏专业性研究导致无价值改编。而中国儿艺近年来有三部根据儿童文学改编的作品:英国作家的《小飞侠彼得潘》、美国作家的《小公主》和中国作家的《山羊不吃天堂草》,都以不同的方式完成了很好的戏剧再创造。

2016年4月,第二辑共8册出版,继续“国际安徒生奖大奖书系”一贯坚持的品牌效应和影响力。

其中,《山羊不吃天堂草》在演出后引起了专家们对改编艺术规律的讨论。作家曹文轩对根据自己小说改编的同名戏剧的评价可视为改编标准。他说:“这是我的作品,又不仅仅是我的作品。它升华了!它让我看到了艺术。”冯俐认为,成功的改编,应该是创造出戏剧性的审美形式,同时保持原作的文学性。而文学性,是戏剧的灵魂。

图片 3

为了避免版权纠纷,维基·艾尔兰尽量选择已故70年以上作家的作品改编成儿童剧,但在改编过程中,仍是尊重原著,因为小说作者在创作时是字斟句酌的。可在保持原故事的节奏和基调的基础上,加入自己的创造。比如篇幅,如果原著篇幅过于短小,需要仔细观察细节,以丰富的方式表现出来,不然新的内容会显得画蛇添足。只有把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跟他们进行深入的交流才能创作出优秀的儿童剧作品。“如果原作改变太多,作品的接受度就会降低。在我们的演出现场,总要摆放一本已翻旧了的原作,让看戏的观众作为参考。”她笑着说。

2018年5月,第三辑共17册:涵盖欧洲、美洲、大洋洲优秀获奖作家的典藏力作,并首次收录中国安徒生奖得主曹文轩,获得安徒生奖提名的中国作家孙幼军、金波、张之路、刘先平的经典名作,强调中国儿童文学在世界版图上不可或缺的位置。

杜邨认为也可以从成人作品中发现儿童剧的素材,如《悲惨世界》,选择将苦刑犯被沙威警长误以为是冉·阿让时冉·阿让的诚实与坦荡这一段做成儿童剧。《泰坦尼克号》则通过老鼠一家在船沉没时的亲情,说明儿童剧不仅能够讲述童话,也可以讲述生与死的哲学命题。他强调:“中国儿童剧经过100多年发展已经到了成熟期,是时候对题材和舞台呈现手段上进行创新了。”

海伦·赫里斯托夫斯基指出艺术家要把想象力和灵感放在创作上,而不是商业诱惑上,不要先去想卖周边、玩具来赚钱。而且她认为儿童剧要闪耀着心灵之光和人性之光,要让孩子们能够参与进来,从中获得启发和教育。

将文学作品改编成戏剧是戏剧创作的重要形式,而经典文学作品的改编看似更容易获得成功,对于儿童戏剧更是如此。究竟什么是好的儿童剧,四位主讲人一一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冯俐说,好的儿童剧就是很小很小的孩子可以看懂并且乐在其中,很大很大饱经沧桑的大人可以找到他想要的东西并且感动其中;维基说,好的儿童剧首先就是好的戏剧;海伦说,好的儿童剧最重要的核心是要有爱,要爱这个故事,爱观众,爱孩子;杜邨说,好的儿童剧就是要有好的票房。

文学是叙述的艺术,戏剧是动作的艺术。越是好的文学作品,越难改编。然而,全世界的剧作家们却从未放弃过改编文学名著的努力。在今天,国外优秀剧作在中国的舞台纷纷上演,希望优秀的中国故事能在外国舞台上呈现,让世界优秀儿童剧作品照亮孩子们的世界。通过此次对话,愿国内外剧作家能够齐心协力,创作出更多更好的文学性、戏剧性俱佳的儿童剧作品。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赌钱官网-澳门十大正规网站 http://www.mo688net.top/?p=577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