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澳门赌钱官网 › 暑假期间各种主题夏令营也成为青少年阅读推广的,阅读场所应给儿童更大的社会包容度

暑假期间各种主题夏令营也成为青少年阅读推广的,阅读场所应给儿童更大的社会包容度

图片 1

2018上海书展进行时,在缤纷多彩的书海遨游成为读者一年一度的幸事。其中,有一部书在几代中国人的童年记忆中不可或缺——《十万个为什么》。这部少儿科普经典自1961年第一版问世以来,累计发行超过1亿册。上个月,舞台剧《十万个为什么》在上海人民大舞台首演,经典焕发新生。今天,我们就来讲讲这些“为什么”背后的故事。

前段时间,深圳大学城图书馆以未配置少儿读物,且少儿入馆跑动喧闹为由,规定14岁以下儿童谢绝入馆,引发社会争议。一些家长认为“阅读场所应给儿童更大的社会包容度”
,还有一些网友也相继发表了自己的观点,认为该大学城图书馆应该停止类似“一刀切”的做法……而据一些媒体记者针对家长开展的一项暑期亲子阅读意向调查发现,不少家长对图书馆存有深浅不一的“不敢亲近”感。

8月的北京格外闷热。

令人惊喜的“为什么”

为何如此?据笔者观察,如今许多图书馆包括实体书店中能够单独辟出儿童体验专区的不多,即便有些书店设置有儿童阅读区,配套设施、服务管理也不够完善,书店工作人员也不太熟悉儿童阅读特性,难以抓住儿童阅读需求,便无法恰如其分地为之提供有针对性的引导服务。甚至一些图书馆工作人员把给“熊孩子”们划分“隔离区”
,或不让“熊孩子”进入图书馆当成是理所应当之事。

早上7点多,8岁的小姑娘笑笑就由上班的爸爸送到位于三元桥的皮卡书屋。在这里,笑笑开始一天的夏令营时间:看书、参加主题活动、做游戏、讲故事、做手工……晚上下班时,爸爸再把笑笑接回家。在社区图书馆里参加暑假夏令营,成为北京很多小孩子的度假新选择。开营两周,笑笑已经在指导老师的带领下,阅读了十多册中英文绘本,自己翻阅的绘本超过50本,远远超过她上学期的阅读量,也远远超过北京市2017年人均10.35本的阅读量。

1958年那会儿,曹燕芳真被家中的小儿女给问烦了。这是为什么?那是为什么?从天上的星星月亮到地上的楼房汽车,孩子们看见什么,就缠着她问什么,还常常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当时30多岁的曹燕芳是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第三编辑室的一名编辑,她所在的三编室,专门负责编纂少儿自然科学图书。

图书馆与书店,是时下多数人亲近阅读的重要场所。上述情形不难看出,这些阅读场所在服务公众阅读方面,尚且存在着“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问题,更多考虑到成年读者的阅读诉求,相比之下,儿童阅读“短板”不少。在“知乎”一条咨询如何提高孩子阅读兴趣的提问下,就有网友提及,感觉市图书馆多有考研考公务员的“成人考试党”
,若是再没好看的童书,那氛围严肃到能“呛”到孩子,还有哪个孩子敢去图书馆看书?

据北京全民阅读统筹机构——北京阅读季领导小组办公室介绍,今年7月起,北京多家书店、图书馆、阅读空间有针对性地推出阅读主题的夏令营。目前北京市全民阅读活动平台上,已经出现了近20个阅读主题夏令营。其中有每日接送的走读营,也有一到两周的寄宿营。这一现象已引起很多读者关注。

1958年前后,三编室一口气出了不少科普图书,可惜都是“大跃进”、“放卫星”的产物。书页薄薄的,内容也就一两万字,叙述更是简单生硬。编辑们就提出:咱们编一套真正有分量的少年科普图书吧!内容要好,形式要有特色,还要让少年儿童爱看。正好可以作为1959年新中国成立10周年的献礼图书。

无疑,公共阅读场所的经营管理者努力提升自身的“儿童观”
,改进服务儿童阅读的水准,十分有必要,这不仅有利于孩子们顺畅开展阅读,而且,也有助于为阅读场所凝聚人气,为孩子们的阅读需求提供释放的出口。当前,尤其是暑期时间,越来越多的孩子不满足于电子游戏和繁重的暑期兴趣班,相反,据一些家长的反映来看,这些孩子们拥有旺盛的公共阅读需求。儿童阅读场所绝非公共设施的“配角”点缀,孩子和书,需要被足够宽容而完整的公共环境悉心安放。

借阅读探寻自然奥秘

苏联著名科学文艺作家伊林曾写过一本科普读物,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被译成了中文。书的扉页上印着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基百龄的一首小诗:七千个在哪里,五千个怎么办,十万个为什么。书在译成中文时就用了《十万个为什么》的书名。后来被大家所熟知的这套图书借用了这个名字,《十万个为什么》的书名被确定下来。

另外一方面,在当下许多实体书店尚未完全摆脱经营困境的情况下,把儿童阅读的短板尽可能补上,不仅能够获得良好的社会口碑,同时也可以为其获取良好的经济效益。至于公共图书馆,自今年1月1日起开始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共图书馆法》就为儿童阅读提出了相关的要求,其中第三十四条规定:政府设立的公共图书馆应设置少年儿童阅览区域,根据少年儿童的特点配备相应的专业人员,开展面向少年儿童的阅读指导和社会教育活动。

“十三五”时期,全民阅读从“倡导期”进入“推动期”,新颖有效的阅读推广方法和形态一直被社会高度关注。在教育改革和社会推动双重动力下,暑假期间各种主题夏令营也成为青少年阅读推广的“创变(创新、变革)区”:新理念、新形态、新模式不断出现。

那时,少儿社的编辑业余还担任小学的课外辅导员。和小朋友们混在一起,为的就是了解孩子们的喜好和想法,能出一些孩子们喜欢看的图书。他们想出一个好点子:向孩子们征集问题。

改善儿童公共阅读条件,有些国家做得不错。比如在法国,从国家图书馆到乡村图书馆,为低幼儿童提供的服务甚为普及,细微处的心思无比动人,像儿童书架设计满足“触手可及”
,孩子可以轻而易举向上把书“拎”出来;图书馆专门给孩子提供地毯、懒人沙发,等等。如此理念与举措,可圈可点。而我国的许多图书馆也已在少儿阅读板块付诸行动,比如已开放8年的国家图书馆少年儿童图书馆,由一层亲子阅读区和二层青少年阅读区组成,面积约1200平方米,内设固定座位200余个,非固定座位约300个,提供8万余册文献供阅览。

北京阅读季的“夏阅山”主题活动中,“香山奇妙夜”是比较有特色的一个主题夏令营。这是一个由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博士、国家动物博物馆策划总监张劲硕和自然摄影师郑洋一起发起,以博物阅读为主题的短期夏令营。

1960年下半年,一万份16开大小、打着横线的问卷被发给几十所中小学、少年宫、少年科技指导站的孩子们。上面的问题很简单,请提一些你想知道的“为什么”。两三个月后,收回的六七千份问卷就堆满了两个大抽屉。

不只是国家图书馆,齐心改善儿童公共阅读条件,应当形成全社会的共识。怎么做?笔者以为,阅读场所的经营管理者需要秉承和加强“儿童观”
,多站在孩子的角度考虑。除了尽可能营造独立的阅读环境,从硬件设施入手查缺补漏,还要以平行视线对待孩子们,充分把握孩子们的阅读心理,不仅不能以“吵闹”“影响成人阅读”种种理由将孩子们拒之门外,而且,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不妨辟出互动区域,多组织开展一些儿童作家见面会、亲子共读会、作品诵读会等活动,以形式多样的互动性激发孩子们的阅读兴趣,使他们逐渐喜爱阅读、学会阅读,使他们在阅读中健康快乐成长。

每周五的下午5点,孩子们在家长的带领下来到香山公园指定集结地,先要动手在营地搭建帐篷,建造科考小基地。之后,老师们会开一个短暂的分享会,分享博物百科全书的阅读方法以及夏天可以在香山观察到的动植物。在“香山奇妙夜”活动现场,北京阅读季特别设置“阅读家流动书展—自然科普1平米特展”,配备少儿科普、自然科学绘本为主的优秀图书。夜深了,孩子们在“博物达人”的带领下,徒步登山,穿越夜幕观赏香山山脉地理景观,观察中华林蛙、东方铃蟾等动物在夜间的形态,最后回到帐篷休息。第二天早上,孩子们起床之后集结看白天的景色,之后完成下山。他们在自然与山野间认知精彩的世界,在触摸花草识别昆虫中感受万物的鲜活魅力,跟随自然的步伐省身前行。

直到今天,几位老编辑依然记得孩子们提得最多的问题:先有鸡还是先有蛋?人是不是猴子变的?现在猴子还能不能变成人?有的小孩为什么会长白头发?饺子熟了为什么会浮起来?路边的大树的下半截为什么要刷成白色?冰棍为什么会冒白烟?

来自北京市西城区的小卢同学说,在搭建帐篷的过程中,组织者给他们讲了野外露营的各种安全防护知识,既增强了父母和孩子之间的协作精神,又把“安全第一”的意识放在了首位。

这些来自小脑袋瓜的问题,让编辑们惊喜万分。原来日常生活中有那么多饶有趣味的问题,可惜只有孩子们的眼睛才能发现,大人们早就熟视无睹了。

还有小朋友表示,参加“香山奇妙夜”,让他重新找到了学习和阅读的别样乐趣,变得自信而快乐,明确了自己的方向。活动中,小读者们根据爱好选择自己喜欢的图书,看得津津有味,还不时聚在一起交流各自的见解和读后感,开阔了眼界,增长了知识,增进了友谊,与自然的距离变近了。

按照这个思路,编辑们也自己找题目。而更多的“为什么”则来自相关领域的科学工作者。

《博物》杂志主编许秋汉阐释了博物与阅读的关系:“对于我们每个人而言,博物阅读能够弥补我们缺失的自然常识,比如怎样对付蟑螂和蚊子,山上哪些野果好吃……其次,博物知识会带给我们一种独特的优雅情趣,这是一种生命本能的愉悦。种花养草、观鸟赏鱼、仰望星空、徒步荒野……本应就是活泼泼的人类最享受的生活。”

谁来回答“为什么”

从阅读中学习生活

日后的读者大概想不到,小小的 “为什么”,得来竟是如此费心。

北京百万庄图书大厦的“小小发明家夏令营”也是日营,一期5五天。这个夏令营与“火星人聚乐部”合作,采用创客教育模式,每节课都是“趣味知识+科学实验+动手创作”。如让孩子们思考没有电的时代,古人如何在夏天吃到冰棒,学习磁制冷和极限低温的知识,最后亲手制作小冰箱并且测试冰箱制冷效果。主要老师都来自重点院校毕业生,有的还是网络主播,年轻有活力。这个夏令营两个月举办10期,广受周边居民好评。

编辑们将所有收集到的“为什么”誊写在两指宽的小纸条上,边边儿上扎个小眼,用线绳穿起来。这摞纸条就放在手边,大家天天琢磨哪些题目可以用,哪些题目应该放在前面,哪些应该放在后面。线绳被拆开、再系好,不知多少次。

北京皮卡书屋依托中英文双语绘本馆,开办阅读主题夏令营已有10年历史。今年他们开了4期野外生存寄宿营和8期美式日营。阅读主题夏令营引入美国英文阅读分级测评体系,对小朋友的英文阅读水平定位,根据阅读能力提供阅读文本。外出前,孩子们需要了解身边的事物,阅读相关书籍,还要与其他组员讨论,记录并分享给爸爸妈妈。营员需要阅读关于营地的信息、参考书目,在列出计划以及日记写作时要使用正确的拼写、标点语法。他们会学习阅读地图,使用专业术语以及绘图,学会研究地形决定最佳宿营地点等。

从某种意义上讲,找作者比找选题还要麻烦。懂科学的人明白道理,但稿子写得像学术论文,文笔好的人又不懂科学知识。这是让编辑们最感到头疼的事。每回约稿子,编辑们总要反复叮嘱作者,不要写得太难懂,要像给你家小儿子、小女儿讲故事那样来写。后来,大家干脆自己动手写出几篇样稿,随题目寄给作者,以供参考。这些样稿后来也被收进了书中,笔名“山边石”。

皮卡书屋运营总监程欣说:作为引入国外理念的社区图书馆,一直把阅读推广作为第一要务。给孩子们设计夏令营都是与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各种场景,教会孩子以阅读为工具,改造现实。

约稿对象往往是科研人员或者教师,但也有例外。叶永烈如今已是全国知名的传记文学作家,但当时他只是北京大学化学系的一名大二学生,却是《十万个为什么》初版写得最多的一个作者。初版5卷,共947个“为什么”,这位时年20岁的年轻人写了326个。

夏令营引发的“05后”书店

从第二版开始,《十万个为什么》请来大批科学家参与文稿的编撰工作。“大家小文章,小文大世界”,李四光、竺可桢、华罗庚、茅以升、苏步青、卢嘉锡,这些大家写的小文章,深入浅出,平实可爱,有学者的严谨,也有长者的亲切,娓娓道来的是科学的真实,循循善诱的是科学探索精神。

今年6月,12岁的成都男孩陈知远宣布开设国内第一家以“05后”社交与兴趣为主题的线上共享书店。书店没有实体,而是邀请具有同样兴趣爱好的小伙伴线上学习交流,然后线下寻找对这一活动有兴趣的书店,一起到书店去探索、开读书会或者是创新实践。现在,加入这个小同学“未来公民概念书店”计划的实体书店,已达几十家。一些书店邀请他就书店的经营模式,特别是如何吸引“00后”和“05后”群体等话题出谋划策。

其实,许多人对《十万个为什么》的记忆并不是科学知识本身,而是洞开科学之窗后的那份惊喜、快乐和满足。

两年前,陈知远参加了少年商学院“拯救书店计划”,这是一个跨学科学习项目。1个月实践,线上4次视频直播课、线下4次创意时间挑战。据主办机构说,陈知远在第一周挑战“废弃场所大改造”中,就把自己家附近的废弃厂房,设计成概念书店。之后通过去书店调研和采访,陈同学不断完整自己的创意。

“为什么有时间?”“为什么有过去跟未来?”“为什么醒过来不久就会想起我是谁?”人在童年时期提出的问题,有的需要用一生来回答,有的终其一生却也得不到答案。答案固然重要,懂得提问才是根本——每一个“为什么”都意味着积极的探索和独立的思考。50多年来,《十万个为什么》不断推陈出新,唯一不变的是“为什么”这一积极的提问方式,它培养并保护着孩子们对提问的兴趣和习惯,使之受用一生。

今年8月,脱胎于“拯救书店计划”的“2048未来书店大创想”夏令营在成都开营。在6天5夜的夏令营中,营员们每天的固定模块是学习阅读方法和练习TED式演讲,期间通过采访调研、案例分析、营销讨论等方式来创想未来的阅读空间。

书写“为什么”的大师们

主办机构负责人张华说,现在家长都希望孩子能变成“T型人才”,夏令营充分利用暑假期间进行生动活泼的教育,丰富孩子的视野,为孩子未来专注实践打下基础。阅读夏令营,从内容营销,到培训课程,再到项目游学,不断丰富着社会对“阅读”的理解。

除了约请专业作者,编辑们还邀请最权威的科学家来审稿。李四光、竺可桢、华罗庚、茅以升、钱崇澍、苏步青……在第二版《十万个为什么》的审稿人名单中,几乎可以找全上世纪60年代中国科学界最负盛誉的名字,他们的道德人品,直到今天仍是几位老编辑常常谈论的话题。

“气象”分册的审订拟请我国现代气象事业的创始人竺可桢。竺老当时年逾古稀,担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与竺老见面的情景,老编辑黄廷元一直记得:“他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我们先前寄去的校样,开门见山第一句话就问我:‘你是这本书的编辑吗?’”黄廷元点头说是。

竺可桢翻到
“为什么离地面越高空气越稀薄”这一页,指着里面一些数据问道:“这些你都计算过吗?”问得黄廷元一阵脸红,因为都是约专业作者写的稿子,他哪里想得到还要重新计算一遍,更没有想到负责审稿的竺老竟然看得这么认真仔细。这一算,不仅算出了问题,也让竺老改变了主意:“看来这些具体数据都得仔细验算,我没有那么多时间。这样吧,你去南京大学气象系找朱炳海教授,他是我的学生,让他帮你们审吧。”

“植物”分册审稿人是钱崇澍,钱老当时是中国科学院植物分类研究所研究员兼所长。他当时已重病在身。黄廷元见到他时,老科学家正倚靠病榻,勉强支撑上身,还在看《十万个为什么》的校样。直到去世,钱老也没有将校样看完,临终时,老人特意将这件事交代给两位副所长……

有人说《十万个为什么》丛书,是“国内唯一印量大过《毛选》的书籍”。1962年底,第一版共8册,印刷发行了530多万册;1965年再版,增至14册;1970年开始的“大修订”,不可避免地烙上了时代印记,但在那个图书极度匮乏的岁月里,21册的《十万个为什么》仍是广受欢迎的知识读物;1980年、1999年、2013年的第四、第五版、第六版,除旧布新,在图书日渐丰富的今天,仍然是许多少儿课外读物的首选。

在媒介形态日益多元、文化产业繁荣发展的今天,《十万个为什么》不再仅仅是一套图书。经过岁月的历练,它已建立起一条涵盖图书、期刊、电子出版物、动漫、科技活动的科普产业链,成长为一个独特而强盛的文化品牌。

(本文综合自《北京日报》《人民日报》《<十万个为什么>背后的故事》等)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赌钱官网-澳门十大正规网站 http://www.mo688net.top/?p=612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