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作品推荐 › 阅读和户外游戏在德国4岁至13岁儿童的生活中仍占据重要位置,中少总社精心打磨了主题出版图书《我们读书吧》

阅读和户外游戏在德国4岁至13岁儿童的生活中仍占据重要位置,中少总社精心打磨了主题出版图书《我们读书吧》

近日,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以下简称“中少总社”)在第28届全国图书交易博览会上展示了包括主题出版、畅销常销作品和新作在内的900种图书,为小读者献上诚挚的暑期礼。

根据德国6家媒体7日联合发布的《2018儿童-媒体研究报告》,在数字化大潮下,阅读和户外游戏在德国4岁至13岁儿童的生活中仍占据重要位置。

图片 1

由中宣部新闻出版署主办,中少总社承办的“我的书屋·我的梦”农家书屋阅读分享会成为展会上的一大亮点。据悉,在农家书屋的书目中,一个重要的板块内容是主题出版。近年来,中少总社出版发行了包括《伟大也要有人懂:一起来读马克思》《伟大也要有人懂:一起来读毛泽东》《伟大也要有人懂:小目标
大目标
中国共产党一路走来》,还有《少年中国说:我读〈习近平谈治国理政〉》《习近平讲故事》(少年版)《寻找中国未来地图上的你》等主题出版图书。2018年正值农家书屋创办10周年,为纪念农家书屋走过的这10年,中少总社精心打磨了主题出版图书《我们读书吧》,它既是献给广大少年儿童的暑假礼物,也是中少总社对这项惠民工程致以的崇高敬意。

该报告对2649名4岁至13岁年龄段的德国儿童进行调查,进而研究这一年龄段儿童的媒体消费行为。据调查,70%的受访儿童一周多次阅读纸质书籍或杂志,电子书等阅读工具在儿童中使用率很低。该调查认为,儿童更倾向于纸作为媒介的阅读工具。

盛夏暑期,在开着冷气的书店里,能看到很多小朋友抱着一本书津津有味地阅读。身边的家长或带着他们选择,或者自己也跟着一起阅读。

“九神鹿绘本馆”《小老鼠又上灯台喽》是中少总社此次书博会推出的原创绘本作品之一。目前,中少总社在原创绘本方面已经形成两大品牌,分别是致力于中国传统文化根基,汇聚神话传说、成语典故、农耕文化等中国特有元素的“九神鹿绘本馆”;以及关注中国好故事以及原创好图画,由中外作家、画家联袂创作,讲述关于爱、梦想与成长故事的“中少阳光图书馆”。此外,在原创儿童文学领域汇聚了老中青三代国内儿童文学作家,也出版了多部现实题材的原创儿童文学作品。

调查结果显示,89%的受访儿童认为“和朋友们在一起”非常重要,81%的儿童喜欢“在户外游戏”。调查同时显示,随着年龄的增长,数字化游戏越来越重要。受访的13岁孩子中有71%玩电子游戏,并且一周不止一次;而在4岁儿童中这一比例为7%。

孩子们最喜欢看的是哪些童书?家长们又会如何挑选给孩子们看的书目呢?针对这些问题,中新网(微信公众号:cns2012)记者展开了调查。

近年来,中少总社注重少年儿童的阅读教育服务,在图书产品上关注对接教育需求。在书博会期间重点推出的“百千大阅读”系列读本,以及《中国传统文化通识读本》系列,内容囊括文学、节俗、科技、外交、生活、艺术、求学、立志、修身等多个方面,并配套开发了教案、课件、师资培训方案、活动方案等,让师生通过学习展开一段全景式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体验之旅,感受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与人文智慧。由语文名家精心编写的《我爱读古诗——中华古诗文经典读本》系列图书,配套多位语言艺术家为孩子们倾情诵读,通过美丽的声音传播中华文化,激发孩子学习热情。

孩子们最喜欢阅读什么样的书?

走进北京某图书大厦的少儿读物区,“热门畅销”的位置摆了很多书,店员介绍,这里的书籍,一部分是老师推荐孩子们假期阅读的经典文学著作,另一部分则是非常热销的《淘气包马小跳》《米小圈上学记》等故事丛书,其中,漫画、校园小说、探险类小说是孩子们喜爱的类型。

即将升入三年级的小樱正在和奶奶一起读《淘气包马小跳》,她最爱读童话故事和杨红樱的儿童文学,而一旁的哥哥更偏爱百科全书。在二三年级的孩子们眼中,“马小跳”、“米小圈”的故事和他们的生活很近,读起来很有趣。有图文讲解的百科全书也容易受到他们的青睐。

进入四五年级后,探险小说、科幻小说则成为不少孩子尤其是男孩子的最爱,例如《哈利波特》《查理九世》《怪物大师》等,而沈石溪的动物系列小说也常年占据儿童文学的热销榜。一位正在阅读的小朋友表示:“他的动物小说里有许多生动的情节,很吸引我。”

无论处在哪个年龄段,多数受访的孩子们都表示,自己更喜欢阅读有曲折情节的短篇小说和趣味漫画。

而从出版社的角度,哪些书籍更容易得到孩子的喜爱呢?童书品牌“读小库”主管刘亚介绍,在目前“读小库”的受欢迎图书中,有各国文学大师的短篇作品集,也有《八十天环游地球》《白雪皇后》等流传多年的世界经典,还有非常现代的新故事,比如《不要吃掉龙》这样的非传统、甚至是颠覆传统的公主故事。

家长:“应该”与“喜欢”之间的纠结难题

对尚在成长中的儿童来说,阅读儿童文学是开拓眼界、培养思维方式的重要渠道。在这过程中,家长是否应该介入他们的阅读,应该如何正确引导,成为许多家长的难题。

采访中记者发现,家长们为孩子们购买的书,多来自于“书单、榜单和孩子的喜欢”。除了老师定期推荐的必读经典之外,“他喜欢什么,我就买什么。”他们不太去看书的内容。

但也有家长说,引导是必不可少的,自己一定会帮孩子把关,推荐一些他应该阅读的书,但是在“应该阅读”和“孩子喜欢”之间,家长们犯了难。

在书店里,邢丽拿起一本烘焙教学,告诉记者这是她打算买给孩子的书,但女儿看到后,摇摇头表示不是很感兴趣。

邢丽说,孩子从很小时候就喜欢校园小说,“以前希望能提起她的阅读兴趣,锻炼速度,但是一直看下去,会担心这类内容没有太多营养”。现在她更希望给孩子看一些科普类的书籍,多接触各个学科的知识,但是孩子却不太喜欢。

在经历过多次“推荐和拒绝”后,很多家长开始意识到,孩子们的兴趣是第一位的,在校园学习和长期阅读中,孩子们逐渐形成了自己的判断力。“很多自己特别希望他学习的书,买来后孩子就放一边,他读不进去还是没有用。”

“爱心树”童书编辑在谈及家长的引导阅读时,建议家长采取孩子能接受的“温和方式”。“比如可以采用选取章节试读的方式,让孩子亲身体验之后,再决定是否要继续读。”

刘亚也提到孩子们的阅读自主性,“我主张给孩子的书上不封顶,尽量多给他们提供资源。把他们放到书店、图书馆、绘本馆去吧,读什么都好,大量接触图书就好。如果家长也同时读一读,闲时跟孩子讨论一下某本书,那就更好了。”

希望给孩子看什么样的儿童文学?

如今,家长在为孩子们选择图书时,不仅重视图书的内容和情节,也开始更加关注儿童文学作品中所传递出的价值观。

前两天,有媒体刊发文章《为什么我不希望我的孩子读曹文轩?》,指出曹文轩的作品中存在“落后的性别观”。

曹文轩是中国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国际安徒生”获得者,他的《草房子》《青铜葵花》等小说一直孩子们中小学阶段的必读书目。

上述文章一出即引发热议,作家在多年前写下的文学作品,里面的思想和价值观,当下的孩子们是不是还依然受用?

曾做过童书编辑的邢丽也表达了类似的焦虑,“在曹的书中,女孩子普遍是隐忍、柔弱的,而我们只有一个独生女儿,在当前女性生存处境相对艰难的状况下,这一套价值观显然已经不太适用,她应该学习的是独立、自主。”

但在很多孩子们眼中,似乎并没有感受到这种观点的压力,“我喜欢读他的书,因为他写的‘很美’”。六年级的杨葵说,她和她的朋友都很喜欢读曹文轩写的故事。不同的角度,家长和孩子有不同的看法,儿童文学中的这类讨论仍然存有争议。

儿童文学评论家刘绪源曾将真正高质量的儿童文学比喻为“水果”,它必须像十年树木那样合于艺术发展规律,不可能大量速成,也没有直接实用的价值,却能影响人的灵魂,影响孩子的一生。

如何为孩子提供好的儿童文学,是很多家长思考的问题,也是很多童书所努力的方向。刘亚说,“之所以能放心把孩子丢进书海,一个重要前提是出版方要负起责任。读者能看到什么书,是被出版方筛选过的;读者能看到什么质量的书,是由出版方的编辑水平决定的”。

在刘亚看来,“好的儿童文学作品,首先能够贴近儿童性格特点或贴近儿童生活,充满温情、希望与人文关怀,这样孩子才能真正融入其中,并且从作品中得到心灵的治愈,鼓起勇气面对现实生活中的各种挑战。”

而在当下的互联网时代,儿童能够接触到的文化类型繁杂多样,编辑也建议家长给孩子阅读一些优秀传统文化读物,“应该给孩子看一些与传统文化相关的内容,了解中华文明的独特之处与珍贵性,守住文化的根。

一位家长带着今年刚满6岁的女儿来买绘本,她说,孩子还在识字的阶段,现在喜欢看的主要是以图画为主的儿童绘本,在选书的时候,如果绘本的书页里加一些孩子可以玩耍和参与的设计,孩子会更加喜欢。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赌钱官网-澳门十大正规网站 http://www.mo688net.top/?p=634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