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史 › 凭着一颗坚韧的初心坚持儿童阅读推广17年,因此不希望自己的孩子阅读曹文轩的作品

凭着一颗坚韧的初心坚持儿童阅读推广17年,因此不希望自己的孩子阅读曹文轩的作品

图片 1

近日,浙江师范大学青年教师常立的文章《为什么我不希望我的孩子读曹文轩?》引发广泛探讨。常立认为曹文轩作品《草房子》中存在性别观、儿童观对孩子来说不妥,因此不希望自己的孩子阅读曹文轩的作品。而《草房子》,在新课标指定的小学生必读书目中榜上有名。

为丰富全省农村中小学生暑期文化生活,加强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培养少年儿童阅读习惯,7月下旬,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积极响应湖南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号召,组织志愿者深入永州市,为当地的小朋友带去一堂生动的阅读体验课。

徐冬梅在2018中文分级阅读长三角论坛发言

常立的观点是否偏激,暂且不表。中小学生按照课外必读书目来阅读,是否读得下去、能读懂多少,倒是值得探究。紫金山记者采访发现,不少孩子抱怨必读书目著作“读不下去”,鲁迅、老舍,包括曹文轩等文学大家的很多作品,所写内容与孩子们现在的生活相去甚远。那么,课外阅读究竟应该怎么读呢?

为举办好本次活动,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派出由销售部主任毛士之、编辑杨巧及销售部工作人员刘海军三人组成的志愿者小队,并特邀儿童文学作家邓湘子老师担任此次活动的主讲人。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志愿团队一行四人在永州市文体广新局朱方华科长的亲自带领下,深入东安县紫溪市镇荷叶塘村农家书屋、宁远县九疑山瑶族乡太平村农家书屋进行以“从‘看’到‘发现’”为主题的少儿阅读推广活动。

图片 2

现状

图片 3

《叶嘉莹:爱上古诗词的九堂课》

孩子抱怨没时间

参与活动的小朋友随着邓湘子老师的启发,重新去认识身边的人、身边的事、身边的景,并随着自己的这些感触,现场以“我与一本书的故事”为题,写下一篇短文。质朴的文字打动了现场的每一个人,纯真的笑容也感动了每一个人。

第八届江苏书展期间举办的2018中文分级阅读长三角论坛上,一场以《让儿童和青少年爱上中文阅读》为主题的未来峰会,引发了热烈反响。

没兴趣阅读经典

同时,邓湘子老师还借助农家书屋的图书,引导孩子们如何挑选适合自己的书以及如何去阅读。一堂课下来,让孩子们切实领略到了阅读之美、写作之美。也让孩子们理解了在平时生活学习中,怎样从“看”这样一个层次,提升到“发现”的层次,极大的启发孩子们的写作能力。

著名儿童阅读推广人、亲近母语研究院负责人徐冬梅是与会嘉宾之一,她长期致力于儿童阅读推广。凭着一颗坚韧的初心坚持儿童阅读推广17年,她传奇的个人经历,彰显了阅读的魅力。她的行动,已经悄然影响了中国无数老师和家庭的阅读观。

现在的孩子爱读什么书?必读书目中开出的名著书单,孩子们是否读得下去?

在每场活动中,湘少社向所有参加活动的小朋友赠送了邓湘子老师作品《打赤脚的童年》,让小朋友通过文字去了解邓湘子老师自己的童年,同时向两个农家书屋各捐赠图书200册,以丰富孩子们的阅读。

王凡/文 马晶晶/摄

鼓楼区某民办初中读初二的丁同学告诉记者,即使是暑假期间,阅读的时间还是挺少的,更别提平时上课的时候了。“平时回家光是做作业都急急忙忙的,哪有时间阅读。暑假也有辅导班要上,有作业要做,阅读的时间很少。我有空的时候喜欢看看《读者》。”

本次活动除得到永州市文体广新局的大力配合外,还有东安县文体广新局、宁远县文体广新局等单位的协助安排及湖南经视董宇瑶记者和各县电视台等单位的大力支持。
 

1

提到课外必读书目,丁同学坦言“读得少”,不少篇目更是“谈不上喜欢”,“鲁迅、老舍等名著,老师是要求我们读的,但风格和我们喜欢的不一样。不少是农村题材的,读起来没什么兴趣,也不太能理解。”

徐冬梅出生在江苏高邮的农村,完全靠阅读走上了自我觉醒和自我成长的道路。

在江苏省特级教师、南京市第十三中学语文名师曹勇军看来,鲁迅、老舍等名著现在的孩子读不下去,这是客观存在的现象。“毕竟他们的作品年代久了,和现在的孩子有距离感。而且鲁迅、老舍不少文章本来就不是写给孩子们看的,比如鲁迅的《朝花夕拾》,就有很多成人化的东西;鲁迅的《风筝》,有他对于童年的反思,这些对现在的孩子来说都是很难理解的。”

她回忆,农村的家里没有太多书,小时候几乎没有任何阅读资源。读初中的时候,父亲有一套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古典文学普及文库,包括《四大名著》《聊斋志异》《封神演义》这样一批书,开启了她最初的阅读。

对策

1983年,13岁的徐冬梅考上高邮师范学校。“那个时代是一个文学的时代,大墙文学、知青文学、伤痕文学、反思文学、寻根文学,在我不是一个个概念,而是一个个的作品。我觉得当初的这些阅读给我奠定了热爱文学、情感丰富、热爱人生的底子。”后来,国家开始培养大专师范生,徐冬梅被推荐到无锡师范大专班继续就读。在文学之外,她也接触到大量的哲学、心理学、美学、教育思想史等著作,教育思想得到启蒙。

加强引导

18岁毕业的她,原本应该成为一名小学语文老师,却成了小学语文老师的老师。在扬州师范学校,她给小学语文老师教“小学语文教学法”,教了八年书后,她发现,中国的小学语文课程,基本无课程可言。“孩子们大量的时间在做作业,大多老师都认为,语文课就是让孩子们学一本教科书。”

鼓励孩子以同龄人为师

徐冬梅说,在她教育思想的觉醒期,还没有网络。尽管如此,她还是在稀缺的资料研究中发现,各国的教育都不约而同把母语教育放在最重要的位置,同时儿童阅读又是母语教育的核心。

既然课外必读书目这么“难读”,那么到底还要不要读,究竟又该怎么读呢?

由对小学语文教学的反思开始,作为一名师范学校的老师,徐冬梅开始致力于推广儿童阅读和母语教育。2001年,徐冬梅组建“亲近母语”总课题组,研发的第一套读物《新启蒙教程》,也就是后来的《亲近母语·自读课本》的雏形出版。

曹勇军老师在指导学生经典阅读方面有着丰富经验,他在十三中开设的“经典夜读”活动成效显著,就在前不久,他的多位学生在“语文报杯”全国作文大赛中取得佳绩,其中杨婧怡还获得了全国特等奖。

2

关于经典阅读,曹勇军表示,老师的引导很重要,“首先是选择时机。比如我手头有5本必读书目,我先挑一两本学生的兴趣相对大一点的,让他们先读起来。等读进去了,再逐渐渗透比较‘难啃’的。对于鲁迅、老舍等孩子们觉得有距离感的名著,老师要进行导读,讲讲自己读这些作品的心路历程,让学生了解作品所处的时代背景,从而品味这些文学大家的作品魅力。”

也是在2001年,“亲近母语”课题组发布了中国第一个小学生分级阅读书目,之后每年发布修订版,倡导把更多的文学作品带进语文课堂,今年又将儿童分级阅读书目的分级范围扩展到了0-12岁。

另外,曹勇军提到,对于难读下去的作品,要组织孩子们研讨。比如十三中的“经典夜读”,就是让学生们在讨论中共同理解文学作品,共同进步。“让孩子们在阅读时互相以同龄人为师,往往会收到很好的效果。”

“这是中国第一个纯公益性质的小学分级书目,2001年开始,每年发布。今年4月在网上发布,目前阅读量已经30多万。”徐冬梅说,这份书单是从母语出发,是从中国文化土壤上生长出来的分级阅读,受到了全国众多学校、家长的关注。

延伸

“为什么要分级阅读,分级阅读的目的是为了推广图书,还是让家长、老师、孩子们有一个相对科学的依据,继而爱上阅读,这是最重要的事。”

不拘泥书目的“无用阅读”

分级阅读不应只局限在纸质图书上。徐冬梅说,她发现有很多孩子三四岁就在看手机,现在的中文阅读已经不单是纸质阅读,孩子不管三岁、五岁、十岁,已经在做手机移动互联网的阅读,这可能不是我们愿意看到的,但却是必然的趋势,孩子们已经成为网络的原住民。但是孩子很可能爱上的不是经典或者优秀的读物,他爱上的很可能是劣质的动漫,或者是一些不够优秀的作品。如何让孩子从浅阅读爱上深阅读,如何让孩子从畅销,但不怎么有营养的作品中走向更高品质的阅读,如何让手机端的阅读给他们提供更丰富、更优质的阅读体验,这些都值得研究者、出版人、教育者和所有的阅读推广人思考和实践。

值得提倡吗?

“孩子们可以有更丰富、多元的阅读。有一些作品是过去读,今天读,未来还要读的,这就是经典。经典的阅读可以读到永恒的人性,可以让孩子们体会真善美,如果孩子爱上了经典阅读,对孩子的一生都有意义。”

提到中小学生阅读,一般来说有两种观点,一是“无用阅读”,也就是“非功利阅读”。这种观点的持有者认为,开卷有益,应该鼓励孩子多读一些看起来“无用”的书,而不是拘泥于各种必读书目、推荐书目等。比如,哪怕孩子喜欢读武侠小说、玄幻小说,家长也不必大惊小怪,应该要尊重孩子的兴趣。

3

另一种观点就是所谓“功利阅读”,也就是说,孩子读书是需要带有一定的目的性的,比如为了提高写作能力等。在“功利阅读”的范畴内,选择什么样的书目就比较有讲究了。

2010年,在举办了六届中国儿童阅读论坛后,徐冬梅又创办了首届儿童母语教育论坛,著名古典文化学者叶嘉莹先生应邀亲临现场。

对于这两种不同的观点,紫金山记者也请教了曹勇军老师。曹老师认为,功利阅读并不可耻,“千万不要认为功利阅读就玷污了读书的神圣,其实,功利阅读和非功利阅读两者间是能相互转化的。我建议家长和老师可以从功利阅读入手,让孩子尝到甜头,在阅读后有进步、有收获感(比如写作能力得到提高,语文成绩有提升等等),让孩子对阅读产生兴趣,再慢慢引导孩子非功利阅读,最终达到非功利阅读的境界。”

叶嘉莹先生被称为“穿裙子的中国士大夫”,一生致力于古典诗词的传播和教学。就在不久前,九十四岁高龄的叶嘉莹先生,将自己毕生财产捐赠给了南开大学,设立“迦陵基金”用于研究中国的传统文化。

“2010年,我准备创办第一届儿童母语教育论坛,我跟叶先生表述了我想做的事情,先生居然答应了到扬州来,给我们的老师们讲课。叶先生当时87岁,推掉了两个演讲,长途奔波到扬州,给小学老师讲课。我觉得人与人的交往其实是以心传心的,对叶先生来说,她能够感受到一个年轻后辈,想要推广古典诗歌,帮助更多的老师来学习古典诗歌的诚心。”

徐冬梅回忆,当晚叶先生在500多人的大礼堂里站着给小学老师讲了两个小时,真的让人非常感动,全场热烈鼓掌、向先生致敬。她觉得,无论是叶先生还是其他先生,都是因为她做的儿童阅读推广这件事,是让孩子爱上阅读,让每一个家庭都有阅读的习惯和传统,所以才来支持亲近母语。

叶先生曾说,她深信孩子们如果能在童幼年时代,就学会了古诗的诵读和吟唱,这样不仅能使他们长大后成为一个富有爱心的、对社会和人类都富有关怀之心的人,而且能使他们在学习中产生联想和直观感受的能力,无论是在文科还是理科,都可以因此而获得更为突出的成就。

而最近,《叶嘉莹:爱上古诗词的九堂课》音频专辑在喜马拉雅电台上线,由叶先生著述和校订的两本中国古典诗词入门图书《叶嘉莹:爱上古诗词的九堂课》《与古诗交朋友》由广西师大出版社重新装帧出版,一本给成年人,一本给孩子,让他们从中国古典诗词中收获至美意境,并且涵养一颗良善、豁达的诗心。

现在每年徐冬梅都会拜访叶先生两三次,叶先生也对徐冬梅有很多嘱咐和期待。“她是一个知识分子,承载着士的精神。”徐冬梅这样评价叶先生。

而徐冬梅目前正在做的事业,正是汲取先生们的思想和精神,再将其传承给更多的大众。

对话

孩子不阅读

不可能考好语文

读品:您是从一名教师成长为儿童阅读推广人的,老师的角色是不是一直不曾改变?

徐冬梅:我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教师,我既是一个研究者,也是一个组织者,让更多的老师、更多的父母成为点灯人。这十多年来,我和我的团队一直在做两件事:一是倡导儿童阅读推广,二是促进儿童母语教育改革。这也是我做这个事业的初心。

读品:当下对儿童和青少年的阅读推广,面临着哪些挑战?

徐冬梅:家长存在着理念的问题,认为考好试多上培训班比较重要,认为孩子学语文就是做练习,学校做完还送到外面去做,这并不是一个好的语文教育方法。其实让孩子爱上阅读会让孩子养成一种终身学习的能力。

我可以这么说,孩子们不阅读,是绝对不可能考好语文的。阅读更重要的意义是,培养对万事万物的兴趣,对自我的更新、自我的教育、终身学习的能力,这些是现代人必须具备的技能。童年没有养成良好的阅读兴趣和习惯,12岁以后再培养就会比较艰难了。而一个人一旦形成了阅读兴趣,拥有了阅读力,就找到了终身自我教育的路径,这就是给自己点亮了一盏灯。

读品:请分享一下您自己的阅读经验。

徐冬梅:我在阅读的时候,并不是抱着一种消遣心,而是一直在反省对照,在和圣贤对话。在这个过程中,我检视自己的行为,然后不断调整自己的灵性、感知和行为。知行合一是最好的学习和修行方法。

我自己本人有比较广泛的阅读,但最核心的是坚持原典阅读,我说的原典,是人类文明的原典,特别是我们中国人自己的原典,如《诗经》《老子》《论语》和《史记》,这些需要反复下工夫去读,从而培养最根部的阅读力,开启内心的智慧和光明。

读品:您对今后的儿童阅读推广之路有什么规划?

徐冬梅:从前贤、圣者和众多前行者的身上,从自己的阅读中,我意识到自己的使命,我的身上肩负着传承的责任。这十多年来走得很艰辛,但未来还会有更长的路要走。

我希望未来可以影响中国的母语教育,希望可以连接更多有志向去改变母语教育的人,让更多的家长、老师和孩子受益。

徐冬梅

亲近母语创始人,著名儿童阅读推广人,国家“十五”教育科学规划课题“亲近母语”课题主持人,2005年度中国推动读书十大人物,2012年度美国易社学者。长期致力于儿童阅读推广和母语教育改革,著有《徐冬梅谈儿童阅读与母语教育》,与人合著《儿童阅读六人谈》《小学语文教材七人谈》。主编《亲近母语·日有所诵》《我的母语课》《我的写作课》等图书。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赌钱官网-澳门十大正规网站 http://www.mo688net.top/?p=649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