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作品推荐 › 干嘛要让别人拉它,住在这儿的人都上哪去了

干嘛要让别人拉它,住在这儿的人都上哪去了

  “现在我们要去捕一条‘一角’。”哈尔说。

  最后一“觉”起来后,没早饭吃。午饭也不会有。几个钟头以后,他们应该到达食物窖了。

  他们在休丽城的街上漫步——哈尔、罗杰,还有奥尔瑞克。

  罗杰皱起了眉头。他想,对于动物他也算懂得不少了,可从来没听说过这种东西。“‘一角’是什么?”

  因为已经踏上回家的路,狗跑得比来时快一倍。但对于饥肠辘辘的孩子们来说,这还不快。罗杰想出一个主意。

  “挺不错的一个市镇。”哈尔说。

  “这是地球表面最为奇特的动物之一。只有北极地区才有,所以多数人都从没听说过它。”

  “在拉普兰,驯鹿不是也拉雪撬吗?”

  “16条街道,”奥尔瑞克说,“有一座比纽约帝国大厦还高16米的雷达发射塔。”

  “是什么呢?一种鱼?”

  “我也听说是的。”哈尔说。

  哈尔说:“我见到的除了商店还是商店。商店,商店,住在这儿的人都上哪去了?”

  “不,不是鱼。”

  “那么,我们也有一只驯鹿,干嘛要让别人拉它,而不让它拉雪撬呢?”

  “大老板们住在这些屋子里,工人们则住在冰下。”

  “是鲸?”

  奥尔瑞克说:“我早该想到这个。哈尔,你这个小弟弟真聪明。”

  哈尔停下来盯着奥尔瑞克:“住在冰下?你说的不是这个意思吧?”

  “可以说是一种鲸。”

  他勒住狗队。在加拿大,赫斯基狗总是两只两只套在一起,整套雪撬窄窄的,以便在树木之间穿行。而冰冠上没有树木,拉雪撬的狗就分散成扇形。每条狗都能看到正前方,而不会只看到前面那条狗的臀部。

  “当然是这个意思。你从来没有到下面去过吗?”

  “别拐弯抹角了。它究竟是什么东西?”

  他们把驯鹿拉到前面,安排在扇形中间,5只狗排在它的左边,另5只狗排在右边。

  “没有。在地上,差不多的我都见识过了。”

  “一种与独角兽相像的东西。”

  然后,奥尔瑞克啪地挥响鞭子,驯鹿和狗就一阵风似地飞奔起来。孩子们跑不了这么快,就都爬上了雪橇。

  “跟我来,”奥尔瑞克说,“我带你们去看冰下城。”

  “那么,独角兽又是什么东西呢?”

  这一点儿也没有使飞驰的雪橇慢下来。驯鹿矫健敏捷,它的力气几乎抵得上10条狗加在一块儿。

  在休丽城外,他们来到一个通入地下的洞口。一段楼梯把他们带到一个他们所见过的最奇怪的市镇。

  “不是东西的东西。不存在的,而且从来未存在过的东西。但两千年前,人们相信有独角兽。它被想象成一种马,古怪的是,人们认为它有一只突出在头上好几米长的角。所以它被叫做独角兽——‘独’就是‘一’的意思。探险家们发现一只坚硬的象牙质角,非常好的象牙质角。只有动物才会长出这种象牙质的东西,所以,他们就断定这角来自一只真正的独角兽。他们向全世界宜布,他们已经证实那种叫做独角兽的动物确实存在。其实,那是一只一角鲸的牙,将近3米长呢。”

  风撩起麝牛身体两边的毛皮帘子,使它们在空中飞舞。尽管这样,麝牛仍然能跟上大家。

  市镇由无数的直径近8米的金属管道构成。这些金属管道就是城镇的街道。地面由木板铺成。沿着管道的一边,修建了简陋的小屋,工人们就住在那些小屋里面。

  一角鲸分布在加拿大东北海岸和格陵兰。居住在这里的因纽特人自古以来就将一角鲸作为捕猎对象之一,以获取它们皮和肉。因为一角鲸没有被列为保护动物,所以加拿大和格陵兰政府允许当地因纽特人捕杀一定数量的一角鲸。由于西方神话将一角鲸牙当作独角兽之牙,所以西方国家的一些有钱人很乐意收藏一颗神兽的牙齿,这使得一角鲸牙齿的零售价达到5000美元。在巨额利润的驱使下,因纽特人加大了对一角鲸的捕猎数量。在格陵兰,当地政府将捕猎上限从300只提升到385只;在加拿大,统计表明每年平均约有500只一角鲸被杀。而这只是根据其牙齿统计而来的数字,由于因纽特人的枪法不好,在捕猎时无法一击致命,这使更多被射伤一角鲸在逃离现场后流血致死。这样一来,每年因捕猎死亡的一角鲸的真实数量便无法估计。

  至于那只四五百公斤重的巨熊,他笨重的身体本来可以作为行动迟缓的借口,但它的行动却并不慢。它一辈子都在迫不得已奔跑,因为它得找吃的。现在,尽管它不时停下来吃一只旅鼠,或者逮一只北极野兔,但它很快就能再赶上来,在风驰电掣的雪橇旁边奔跑。

  “他们为什么不把这些小房子建在上面呢?”哈尔问。

  罗杰说:“你可没法给我证明,有的动物竞然会长3米长的牙齿。”

  所以,他们顺理成章地比预料的时间早得多看见食物窖。真是太好了,孩子们欢呼,赫斯基狗大叫,他们马上就可以喂饱饿得生痛的肚子了。

  “因为小屋转眼就会被雪掩埋。人们也曾把小屋建在上面,但雪把它们完全埋没了。所以才建到下面雪落不到的地方。”

  “等我们捕到一条一角鲸,我们就知道了。一角鲸有一点非常特别,就是它只长两只牙。右边的只是一只小牙,左边的那只2-3米长,有的甚至超过3米。”

  当他们走近食物窖时,奥尔瑞克的心一沉。他放在食物上的石块被弄乱了,有动物或者有人曾在那儿胡闹,把食物窖弄得一片狼藉。

  没有一丝日光,但电灯光却很足。“就像在潜水艇里。”罗杰说。

  罗杰摇摇头。“我还是不相信,世界上竟会有这样的东西。我去过很多动物园,可从来也没见过这样的动物。”

  他在食物窖旁勒住雪橇。

  但这比人类建造的任何潜艇都大得多。城里有好几个饭厅,一个图书馆,一个可以打乒乓球的游艺厅,一个广播室,一个健身房,还有一个剧院。奥尔瑞克说,在这个剧院里,你可以看到最新的美国电影,甚至在美国还没上映的电影都看得到。

  “大多数动物园的人都对它一无所知。在康妮岛的纽约水族馆里有一条非常小的。据说那是第一条被生擒活捉的一角鲸。它不肯吃鱼,不过倒很喜欢吃奶糊。就靠吃奶糊,它每星期长9公斤。那是在1969年。如果它长大了的话,到现在该有6米多长了。我不知道它是不是还活着。但在这儿,一角鲸来了又去,有时候一次就来上千条。”

  食物窖空空如也。

  “我们在地底下多深的地方?”哈尔问。

  “这就是说,要么我们一条都看不着,要么一见就是上千条。”

  一小片食物也没剩下。

  “离地面大约11米,”奥尔瑞克说,“每下一场暴风雪,就变得更深一点。”

  “就是这么回事。”哈尔说,“爱斯基摩人杀了它们吃肉,那肉味道很好。奥尔瑞克告诉我说,有一次,爱斯基摩人宰杀了1000条一角鲸。他们把肉留在一块浮冰上,一阵大风把浮冰吹走了,那肉也就喂了熊。”

  “瞧,”哈尔说,“那不是熊印吗?”

  “雪不会使这下头很冷吗?”

  “那些角有什么用吗?”

  “就是熊脚印。”奥尔瑞克说,“它朝那边去了。”

  “恰恰相反,雪使这儿暖和。雪是一种极好的绝缘体。”

  “把那些角碾成粉末后卖给中国人,他们认为那是一种很好的药材。一些爱斯基摩天才艺术家们会在角上雕刻。到格陵兰岛来的游客喜欢带一段30多厘米或60多厘米长的雕刻的鲸角回去。刻上精美图案的纯正鲸角值很多钱呢。”

  南努克用力嗅着那些熊迹,然后顺着熊迹走去,在一块巨冰后面,它找到了那小偷。

  一些此时不上班的人玩得正开心——看电影,打球,看书,唱歌,谈论时事。不管外面是什么恶劣天气,他们都不会受到打扰。

  奥尔瑞克来告诉他们:“你们抓一角鲸的机会来了。它们不像平常那样成千成千地来,不过在离岸不远的地方至少有100条。”

  一场激战立刻开始。那只熊像南努克一样大,但它肚里装满食物,所以反应迟钝。南努克猛扑上去,撕开它的皮,咬掉它的尾巴,把它的鼻子咬得鲜血直流。

  孩子们从冰下城出来时正好赶上暴雪。刺骨的寒风呼呼地吹。他们不得不承认在冰下实在好得多。

  “我们要不了100条那么多,”哈尔说,“只要一条就够了。”

  即使这样,食物还是夺不回来了。罗杰喊南努克,他的巨型宠物马上就回来了。另一只熊跌跌撞撞地逃走了。它得吃一堑长一智,下回再抢劫食物窖,可得三思而后行。

  几天后,奥尔瑞克又把他们带去另一个冰下城。这座城叫做世纪之营,它比前一座冰下城大得多,好得多。中心街道有400多米长,完全用薄铁板覆盖,铁板上面是一米至几米的雪。下雨时,雪就变成冰。

  “嗨,抓一条也不容易啊。它们游得快极了,就像闪电一样。不过,如果别人能抓到,我知道,你们也一定能。我十分有把握。等你们捕到它上岸时,我会准备好卡车和拖筏等着你们。”

  奥尔瑞克也像大伙儿一样饥肠辘辘,但他尽量显得高高兴兴的。

  “每隔一段时间,这些薄铁板就得更换一次。”奥尔瑞克说。

  哈尔和罗杰划着他们租来的凯亚克出海去了。奥尔瑞克说得不错,100条或者还多的一角鲸正在那儿玩得痛快。它们忽而从彼此的身上跃过,忽而顽皮地用它们的角互相戳,忽而又飞快地窜下海底去抓大比目鱼。那些正在休息的一角鲸在水里直立着,它们的角笔直地竖在水面上,活像几十根电线杆,全都有将近3米高。这些电线杆会突然消失,而海水就会被这些恣意嬉戏的活泼的动物搅得沸腾起来。它们把两条凯亚克当作新玩具,一会儿把凯亚克掷上空中,一会儿紧贴着船头甲板溜过,一会儿又滑过后甲板。但它们绝不去碰坐在中间座洞里的孩子。

  “没关系,”他说,“我们期待着到下一个食物窖时,运气会好一点。”

  “雪不会渗进来吗?”哈尔问。

  一次又一次,哈尔试图用套索套一条一角鲸,但套索总是滑到那只角上,一角鲸一摆,套索就掉下来了。

  但是,等他们到了那里却看到到处都是狼的脚印。显然,一群狼来过了。不过,石块还竖在那儿,所以,食物必定还在石块下面。

  “不会,”奥尔瑞克说,“雪变硬之后就能支撑得住。”

  罗杰比哥哥干得好,他没使用套索。一条正在玩闹的一角鲸用它的角戳凯亚克的海豹皮船体,它戳得太深,角从船的一头进来,差一点没扎着罗杰。它把船扎穿了,水漏进船里,凯亚克连带着罗杰开始下沉。一旦锁进凯亚克,要脱身非常难。一角鲸也挣扎着要拔出它的角,却没有成功。

  接着,奥尔瑞克发现下面有一块石头被拖走了,就这一块石头,空出的那个洞已经足够一只狼钻过去。狼群就这样一只一只轮流地钻进去,盗走了他们的晚餐。

  中心街道上交通繁忙。街道的高度和宽度足以容纳拖拉机和大卡车畅通无阻。奥尔瑞克管这些车叫鼬鼠。此外还有14条横向街道与中心街道相连,它们的两旁是整齐的塑料小屋。

  哈尔把他的凯亚克划到罗杰的船边。“挣开它,”他说,“尽快从那儿爬出来。”

  他推开所有石块,发现全部给养已无影无踪。

  “我们认为将来的冰城会大量使用塑料,”奥尔瑞克说,“用塑料造的小屋子又好又牢固。”

  水已淹没罗杰的脖子。哈尔抛出套索套在弟弟身上,然后,把他拉出来。

  哈尔和罗杰本来可以大发雷霆,责备奥尔瑞克没有把食物窖垒得牢固一些。但他们没有这样做。他们知道奥尔瑞克已经尽了他的力量,而且他现在正和他们一样,又饿又不开心。

  在这座城中心有一座核电厂,可以提供这个小小城市所需要的全部电力。

  “平躺在我后面的甲板上。”他说。

  “对不起。”奥尔瑞克说。

  “有时候这儿会太暖。”奥尔瑞克说。

  罗杰还从来没有被人用套索捕捉过。不过,能够被人从水中坟墓里营救出来,他很高兴。他一把抓住正在下沉的凯亚克的船舷边,竭尽全力紧紧抓住它。一角鲸已经不再为脱身拚命挣扎。哈尔朝岸边划,罗杰拚命抓住载着一位“一角”乘客的凯亚克,说什么也不放手。

  “不怪你。”哈尔说。

  “那你们从上面抽入冷空气吗?”哈尔问。

  奥尔瑞克已经备好卡车和拖筏。“这可是捕一角鲸的新方法。”他说。

  什么东西也没吃上,他们比平常更疲乏消沉,只好竖起帐篷,空着肚子钻进睡袋。

  “不,是从下面。”

  为了让凯亚克船主修船,哈尔多付给他一点儿钱。只要在每个洞上打一块海豹皮补丁,凯亚克便可以使用如常了。

  动物们比人要好一点儿。狗、麝牛和驯鹿都会扒开雪吃长在石头上的地衣苔藓。

  “怎么能从下面抽呢?”

  一角鲸运往机场。

  罗杰听到它们的抓挠声和咀嚼声,跑出去看它们在干什么。

  “我们往冰下钻一些10多米深的洞,用抽气扇把冷空气抽上来。”

  消息很快传遍了休丽城。第二天的晨报赞扬哈尔和罗杰做了格陵兰岛从来没有的壮举。捕杀一头一角鲸并不难,但是,一个15岁的少年竟然把它生擒活捉了。

  地衣!它们都在吃地衣。看它们吃的那香甜劲儿,罗杰觉得地衣肯定好吃。

  他们参观了官员们的住处。他们的房间宽敞漂亮,里面有真皮椅子、红木柜子、装潢华丽的灯饰、厚厚的地毯,总之,一个官员想得到的一切都有。

  “真是胡说,”罗杰说,“我根本没捉住它,是它自己抓住了自己。”

  他刮了一点儿地衣放进嘴里。苦的。他勇敢地把它咽下去。没料到他的胃愤慨地把它翻上来。胃宁可空着,也不愿意消化这样粗糙的词料。

  这座冰下的现代化市镇是为150人设计的,但奥尔瑞克说,它很快会扩大到能住1000人的规模。

  罗杰打算跟哥哥和奥尔瑞克开一个玩笑。一觉醒来,他说:“我们用不着再挨饿了。我们的周围都是美味的食品。”

  哈尔和他的同伴参观了别的一些房间,其中一间是试验室,正为进一步改善冰下城镇进行着试验。

  “你这是什么意思?”哈尔质问。

  “地衣呀。石头上到处都长着地衣。你们一定爱吃,快尝尝吧。”

  哈尔实在是太饿了,什么都愿意尝一尝。刚尝一口,他的脸就苦得扭曲了。他把地衣咽下去,它又翻上来。

  哈尔瞥了一眼罗杰。“你这个坏小子。我要不是饿得浑身发软,非狠揍你一顿,揍得你站不起来不可。”

  “幸亏你饿软了。”罗杰说。

  等他们来到瀑布上面的食物窖时,坏运气没准儿会变好。然而,石头之间有一个刚好够一只北极狐钻过的缝。北极狐来的时候脚印很浅,但等它饱餐一顿之后再走回去,就留下了深深的脚印。

  现在,他们得渡霹雳河了。驯鹿已经从雪橇上解下来。罗杰说他要骑驯鹿过河。

  “你们俩都会沉下去,”奥尔瑞克说,“你,还有驯鹿。”

  但罗杰记得他读过有关驯鹿的资料。驯鹿的每根毛都是中空的,里面充满空气。这也就是说,即使它想沉下水也没法沉下去。它的身子会高高地浮在水面上。这祥,罗杰骑着它过河身上就不会湿了。

  哈尔和奥尔瑞克把衣服放在防水的帐篷里包好。奥尔瑞克赶着狗和雪撬过河,哈尔则泅水过去。

  系着麝牛的绳子断了。麝牛穿着沉重的“晚礼服”,被水卷着冲向瀑布。只要一过瀑布,它就会撞在岩石上摔死。

  游泳健将南努克牢牢抓住漂荡着的“长裙”一角,顶着强大的水流往彼岸游去。麝牛糊里糊涂地爬上沙滩,河水从它那浓厚的毛皮上倾泻下来,形成了一个麝牛瀑布。

  对于一连好几“觉”不吃东西,狗们早已习惯,但孩子们到睡觉时已是真正的精疲力尽了。他们躺在雪橇上,觉得自己像死了一样。最后一个食物窖到了。这回倒没有发现野兽的踪迹,但却看到了人类的沉重的靴印。食物窖是空的。

  有人盗走了食物。怎么会有人这样卑鄙?不管他是谁,只要挨饿的孩子中有一个死掉,那他就得被控犯有谋杀罪。

  除了一张小纸片,食物窖里什么也没有剩下。哈尔捡起纸片。那是泽波的照片。泽波有一个习惯,他身边总随时带着一叠照片,逢人就递上一张。他粗心地把这一张掉在了这儿。

  孩子们继续往前走,一到休丽城,他们就直奔餐馆而去。

  “别吃多了,”哈尔著告道,“我们的胃还不习惯吃东西。我们只能吃很少的一点儿,否则胃就会把食物翻上来。过一两个钟头,我们可以再吃一点儿。再过一个钟头,再吃一点。别着急,要不,会生病的。”

  他们真想在餐馆里狼吞虎咽,见到什么就吃什么。但他们听从哈尔的劝告,悠着来,只吃了一点点。然后包了一些吃的留着待会儿吃。

  离开餐馆,他们到机场去把捕获的动物装上棚车。雪白的北极狐,狼獾,4只小北极熊,硕大的麝牛,漂亮的北极驯鹿——收获真不小。机场的工作人员把棚车滑上运输机的货舱里。哈尔又给爸爸打了一份电报,让他接收空运去的动物。

  直到做完这些事,他们才想到给自己弄个窝。他们回到他们伊格庐的废墟上,动手垒一座新的伊格庐。

  泽波溜达过来,不是来帮忙,而是来看热闹。

  “你干嘛要那样干”哈尔问他。

  “那样干什么?”泽波一副清白无辜的样子。

  “把那个食物窖里的东西偷得一点儿也不剩。”

  “你的神经不正常,”泽波回答,“什么食物窖,我一点儿也不知道。”

  “噢,你不知道?那么,举张照片是怎么回事?”他掏出泽波的照片。

  “怎么呢,那照片怎么啦?”泽波说,“那是我的照片,挺漂亮,不是吗?”

  “是的,挺漂亮,”哈尔说,“这是一个贼兼杀人犯的照片。我是在那个食物窖里捡到的。你犯了企图谋杀罪,应该被捕。不过,因为你是弱智,我们只打算痛打你一顿屁股。”

  “打我屁股?”泽波尖声叫道,“你们以为我是个小宝宝吗?”

  “我们正是这样想的。动手啊,小伙子们!”

  于是,哈尔、罗杰和奥尔瑞克三个一起冲上去抓住泽波,把他放倒在一堆雪上趴着,狠狠揍了他一顿。只要他活着,就忘不了这一顿痛打。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赌钱官网-澳门十大正规网站 http://www.mo688net.top/?p=7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