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作品推荐 › 扎根儿童,目前全球图书行业发展最快的就是中国童书

扎根儿童,目前全球图书行业发展最快的就是中国童书

中国童书在全球图书行业发展最快,但人们对“儿童读物的功能是要引导儿童成为健全社会一员”的认知尚不充分,“缺乏跨学科的视角和多维度的思考”也导致原创能力不足

第七届“周庄杯”全国儿童文学短篇小说大赛颁奖仪式于2018年5月12日在“中国第一水乡”周庄举行,中国作家协会儿委会委员、上海市作家协会副主席秦文君,江苏省作家协会副主祁智,上海世纪出版集团副总裁李远涛,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冯杰,江苏凤凰出版传媒集团原副总裁刘健屏,《少年文艺》主编周晴,江苏省作家协会儿委会原主任马昇嘉,昆山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市文联主席栾根玉,周庄镇相关领导等嘉宾及获奖作家代表、少儿社编辑等70余人参加了此次仪式。

近日,江苏,一台音乐儿童剧《青铜葵花》进入了最后排演阶段,这部打磨了将近一年的儿童剧,预计在“六一”前夕登陆南京的舞台。《青铜葵花》由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的同名代表作改编而来,剧目突出孩子视角,生动塑造了富有童趣的艺术形象,传递了“苦难中的美丽、挫折中的成长”的内容主题。这让人联想到前两年颇受欢迎的《田梦儿》——一部以江苏省美德少年为原型创作的音乐儿童剧,自2015年首演以来,在江苏、上海一带巡演600多场,观众达60万人次。这两部剧有着相近的气质,但主要共同点是:它们都是江苏省“童声里的中国”这棵大树上结下的果子。

—— 最火的童书市场,难觅更多一流原创?

“周庄杯”全国儿童文学短篇小说大赛始于2011年,每年一届,由江苏省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工作委员会、上海市作家协会儿童文学专业委员会、少年儿童出版社、文学报社、昆山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和周庄镇人民政府联合主办,《少年文艺》编辑部、昆山市儿童文学创作研究会、周庄镇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承办,旨在繁荣和促进儿童文学短篇精品小说的创作,为广大少年儿童提供真正的心灵养料,是全国唯一专门针对儿童文学短篇小说创作的专项赛事,得到了广大儿童文学作家、评论家和儿童文学爱好者的热情支持和积极响应,在华语儿童文学界引发了持续的良好效应。

“童声里的中国”是江苏省南通市通州区文艺工作者于2006年倡议开展的一项新童谣创作推广活动,旨在通过少儿艺术的创作推广,引导青少年在艺术审美中陶冶情操,健康成长。这个活动从童谣起步,逐渐囊括童歌、童诗、儿童剧等多种艺术形式。在江苏省文明委悉心培育下,如今,“童声里的中国”已成功举办8届,积累了12年的经验,发展成一个以江苏为圆心、向全国辐射影响力的少年儿童思想教育与艺术培养品牌。

今年,第55届博洛尼亚国际儿童书展在意大利举行,在这个全球颇具影响力和权威性的儿童书展上,中国首次成为主宾国,在中国少儿出版领域具有标志性意义。据统计,国内各出版单位现场共达成版权输出意向及协议800余项,中国加速迈向童书出版强国的声音涌现。

第七届“周庄杯”全国儿童文学短篇小说大赛从2017年5月启动以来,不仅吸引了老中青三代儿童文学作家的热情参与,还吸引到众多的儿童文学爱好者和在校大中小学生的踊跃尝试,截止到2017年12月底,大赛共收到参赛稿件近3500篇。经过初评的严格筛选,可以说是百里挑一,60篇佳作入围大赛复评和终评名单。

扎根时代,扎根儿童,扎根艺术

中国童书产业已经进入了一个蓬勃发展的时代,目前全球图书行业发展最快的就是中国童书,年出版4万多种,总量居世界第一。然而,对进口依赖性较强、国内原创作品不足、结构单一等问题依旧存在。

“周庄杯”大赛一贯秉持“贴近心灵,追求纯粹,拒绝平庸,创造精品”的原则,要求参赛作品具有真正艺术的品质,具有拒绝流俗的决心和勇气,在展现创作个性和创作风格的同时,能更加贴近少年儿童的心灵世界,更加符合少年儿童的审美需求。从本届获奖的作家来看,优秀的资深儿童文学作家继续领航,年轻一代作家正在快速成长。通过七年的培育,这一赛事给予年轻人更多的机会,让他们从观望到投稿、从投稿到获奖迈进……最近几届,我们看到了更多年轻的面庞,如这一届25席获奖作者中,首次获奖的作者超过了一半,其中在校大学生就占了四席,一等奖中首次出现了大学生的身影,其中,留学海外的宝琴已不是第一次获奖了,赛事点燃了他们对儿童文学创作的热爱,也为原创队伍的壮大提供了最新鲜的血液。

“童声里的中国”每一两年举办一届,每届都有一个鲜明主题,其主题一方面紧扣时代脉搏,融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一方面力求贴近儿童生活,获得儿童共鸣。比如,第二届的主题是“祖国献您一首诗”,因为活动在2008—2009年举办,适逢新中国60华诞。最近一届的主题则是“童心向党,幸福成长”,是为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献礼。

无论是童书出版从业者还是业界观察人士,他们在接受采访时均表示,我国童书出版要向高质量发展,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从获奖的作品层面来看,本届大赛有三个特点:一是作品的题材更丰富,对当下、自然的关注跃然纸上,出现了一些富有地域题材特色的作品。如《摸大冷》等;二是传统的成长小说写出了一定的新意,作品在文字素养和情感流露之外,更多关注了精神层面的成长,如写男生成长的《撞入江湖的粮食》《黑蝴蝶》《在那海天之间》,写女生成长的《高塔》《一个和两个》等,也在校园小说中表达出了当下性,如《满地找牙》《熊猫的小卫星》等;三是主旋律作品写出了震撼效果,触动人心,如《1984年的晚餐》;科幻题材作品则注入了更多的情感和意外结局。对人物的描写和内心的刻画恰到好处,使得作品在情节之外,有更多意味。如《爱的机密》《仰望星空》等。

围绕这些主题,“童声里的中国”致力于作品的创作与推广。据统计,8届活动一共收到来自全国各地的30多万首童谣、童诗、童歌,其中不少作品充满时代气息,富含童真童趣,散发着向上向善的精神力量。值得一提的是活动还推出了20多部各类题材的优秀之作,包括音乐儿童剧《田梦儿》《青铜葵花》,励志儿童电影《鹰笛·雪莲》《三袋米》,动漫影视《孔小如》《青蛙王子》等。此外,先后举办了8300多场优秀歌谣传唱、高雅剧目进校园与传统文化精品展等公益活动。

越做越大的“蛋糕”

为了丰富活动,承办方组织作家、编辑前往香村·祁庄采风,特向与会作家、编辑发起“周庄·香村——祁庄”征文活动。

重视创作,追求精品,以创作带动更多人参与活动,进而扩大影响,以精品传递思想,感染读者,进而锻造品牌,这是“童声里的中国”的成功之处。江苏省《少年诗刊》主编、“童声里的中国”评委金本阅读了大量参赛作品,他认为其中的优秀之作常常具备三个特点:一是扎根于时代,作品应时代而生,为时代留影,实现中国梦、走进“新时代”等时代强音在作品中都有艺术地展现;二是扎根于儿童,参赛作品中很大一部分是学生自己的作品,自己写自己,情由己出,充满生活的味道,另一部分作品虽由教师等成人作者写成,但因为常常同少年儿童在一起,也写得真实生动;三是扎根于艺术,由于活动坚持比较严苛的艺术标准,获奖作品整体上体现了较高的艺术性,涌现了不少让人过目难忘的精品佳作。

童书出版进入“蓝海时代”,这是近年来的共识。

第八届“周庄杯”全国儿童文学短篇小说大赛即日起正式启动。

重视问题研究与建设创作基地

2018北京图书订货会上发布的《2017年中国图书零售市场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图书零售市场总规模为803.2亿元,其中童书占整个图书零售市场的码洋比达到24.64%。记者了解到,从2002年起,童书出版市场每年都保持10%以上的增长速度,成为我国出版业活力最强、增长最快的细分市场。

如何在多元的社会环境下,把握少年儿童的心理特征,捕捉少年儿童的兴趣点与注意力,为他们提供健康向上的精神食粮,帮助他们远离不良的社会风气?这是创办“童声里的中国”的出发点,也是其一直致力研究的根本问题。

2003年,杨红樱创作的儿童文学系列《淘气包马小跳》开始出版。首都师范大学副教授、童书育儿法创始人陈苗苗认为,这是一个分水岭,“让大家看到童书销量可以这么大,儿童的阅读可以成为如此重要的消费。”

相当长一个时期以来,儿歌的发展处于滞后状态,真正适合孩子传唱的好儿歌太少,经典的儿歌已经慢慢被成人化、流行化的歌曲所替代,校园里甚至还出现了一些被篡改的灰色童谣。这对孩子的成长产生了不利的影响。南通市通州区委书记陈永红说,正是因为想改变这个状况,他们尝试着创办了“童声里的中国”。

据统计,《淘气包马小跳》系列畅销10余年,销量超过4000万册,可算是中国童书出版史上的标志性存在。

因为有问题导向,“童声里的中国”在重视创作之外,对研究工作也投入了大量精力。从第一届至今,先后举办了《新童谣高端研讨会》《国粹京剧艺术家黄孝慈主题讲座》等10多场专题讲座、研讨会以及“童谣童诗的创作与传播”实践研究。每届活动结束前,都会邀集儿童教育专家与学校老师,结合当届活动的实际情况,总结与探索少年儿童的成长特点与教育规律。

“后来绘本在国内突飞猛进,是和当当网、京东等同步发展起来的。”陈苗苗告诉《工人日报》记者,电商平台的发展则让绘本迅速找到了其消费人群。

2014年11月,“童声里的中国”少儿艺术创研活动基地宣告成立,5000多平方米的场馆以及政府落实人员编制,为活动提供了支持与保障。基地由成果展览馆与音乐、文学、电影、少先队四大创研活动中心组成,关乎少年儿童“育美德”“长才艺”的各种创作、研究、展演、培训工作,很多就在基地里完成。

市场的火热,引得众多出版机构加入竞争。目前,我国童书出版从原来的专业出版演化为大众出版,全国581家出版社,有520多家出版童书。许多出版人转型做童书出版,也有不少作家向童书写作转型。

“小地方办了大事情”

童书的特性使得其天然能够抵御电子书的攻击。随着社会经济文化水平的发展,加上二孩政策红利,业界普遍认为,未来数年,我国童书出版市场将持续保持增长势头。

“这是小地方办了大事情。”儿童文学评论家樊发稼如是说。

“孩子爱读,也想让孩子爱上阅读,自然就不会考虑投入。”北京市民李瑞雪告诉记者,她家的孩子今年5岁,对绘本很是偏爱。

“小地方”当然是指南通市通州区,在全国地图上来看,那就是偏僻一隅;“大事情”则是指少年儿童的道德教育与艺术培养,这确乎是一桩关乎民族未来的大事。

从“中国加工”到“中国制造”难

“大事情”的另一层意思应该是指,“童声里的中国”虽然从小地方起步,但是锲而不舍,功不唐捐,社会影响越来越大,发挥的作用也越来越明显。历届获奖作品被汇编出版,不仅登上了江苏省内学校的书桌,而且被送到全国多个老少边穷地区,使那里的孩子得以分享优质的精神食粮。

童书出版市场欣欣向荣,却掩盖不了原创能力的不足。

谈到“童声里的中国”,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少儿频道主持人鞠萍说:“立德树人是少年儿童教育与培养的根本方向,立德树人首先不是育知识,更不是‘育分数’,而是培养学生良好的道德品质与行为习惯。这一点正是‘童声里的中国’的着力之处。”教育部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工作小组专家、教材审查委员成尚荣认为,“童声里的中国”的一条重要经验,是用孩子喜爱的活动与方式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引导孩子在艺术审美中陶冶情操,涵养品行,健康成长为担当民族复兴大任的时代新人。

一名从业者告诉记者,原创能力不足是我国童书市场存在的一个老大难问题,除少数几位国内原创作者的作品比较畅销,基本还是以进口童书为主。中国童书出版要完成从“中国加工”到“中国制造”的转变,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当前,少年儿童因年龄尚小,又处在多元价值观的碰撞中,容易产生困惑与迷茫。因此,少年儿童的培养关键,首先在于帮助他们进行价值筛选和价值引领。而这一切需要以少年儿童喜闻乐见的方式进行,才易于被接受认可,才能取得实际效果。这也正是“童声里的中国”的主旨所在,“童声”里有真善美,有家国情怀,有中国的文化自信和少年力量,“童声里的中国”为教育与培养少年儿童做出了有益实践。

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境外图书在中国整个零售市场中占到25.63%的码洋比重和13%的品种比重。显见的市场利益使得许多出版社大力引进多种国外童书,也产生了引进书质量良莠不齐的状况。

引导孩子欣赏美、追求美、创造美

不过,国内原创童书作品的占比近年来有上升趋势。2017年发布的当当童书5年原创市场销售报告显示,近5年来,中国原创童书销量持续快速增长,2017年1月到8月,当当累计售出童书1.2亿册,中国原创作品占三分之一。

在“童声里的中国”的基础上,江苏省推广经验,近两年又相继创办“童心里的诗篇”
“童真里的色彩”与“童话里的世界”。“童心里的诗篇”已举办两届,孩子们创作选送了8万余首诗篇;“童真里的色彩”发挥绘画艺术对孩子的滋养作用;“童话里的世界”侧重以故事感染孩子,传播“爱家园、爱和平、爱自然,敢于有梦、勇于追梦、勤于圆梦”的精神。

“原创和引进,只要是优质作品,就值得推荐给孩子阅读。”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儿童图书出版分社社长柳漾所负责的儿童图书出版分社成立于2015年9月,第二年开始推出原创图画书作品。“我们在两个方向上发力,一是签约国际知名作者并经营其作品的全球版权,二是精心挑选国内的实力派创作者,尤其是中青代。”

这些活动与“童声里的中国”各有侧重,又相互配合,形成江苏省少年儿童思想道德建设与文化艺术培养的“童”字系列美育活动。诗歌、童谣、戏剧等艺术是陪伴孩子们快乐成长的精神食粮,也是美育的重要形式和有效载体。那些充满时代气息、体现童真童趣、催人向上向善的优秀作品,往往能够启迪心智、陶冶情操,甚至可以影响孩子的一生。“我们精心建设‘童’字品牌,就是想让孩子从小在心中播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种子。”江苏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王燕文说。

尽管当下是发展原创最好的时期,但从某种角度来说,也带来了许多的问题。“比如,原创作品出版的急需,导致大家疯抢资源,几乎拉低了原有的出版门槛,出版似乎变得更加容易,也更容易获得利益,与此同时,读者对原创的看法也有可能变了味。”这是柳漾所担心的情况。

正如蔡元培先生所言:“涵养德性,则莫如提倡美育。”纵观“童”字系列活动,其本质正是在孩子中广泛开展美育实践,在引导孩子欣赏美、追求美、创造美的过程中,达到“以美育人、化美育德”的目的。这是一条行之有效的实践经验,必将带给人们启发与思考。

“儿童读物的目标或者说功能,是要引导儿童成为健全的社会一员。”陈苗苗有着另一方面的担忧,目前童书结构单一是一个较大的问题,“许多人对童书的认识并不充分,甚至将童书等同于儿童故事。”

“怎样去选择优秀的又适合孩子阅读的童书?”李瑞雪的头疼事代表了很多家长的心声。对此,陈苗苗也表示,“不知道怎么选择童书”是许多家长的困惑,许多所谓的推荐书目也并不全面,不利于儿童阅读结构的良性建立。

“缺乏跨学科的视角和多维度的思考”

具有中国特色的原创童书作品,在各大订货会上非常抢手。

在2018北京图书订货会上,中信出版集团旗下的“小中信”带来了《凯叔·声律启蒙》,书中附有扫一扫即可收听的二维码,是凯叔与孩子共同录制的“每天三分钟国学音频游戏”,让孩子在游戏时不知不觉积累国学知识,提高对语言美学的感知力,真正感受到中文之美。

“打开眼界的中国家庭不仅希望孩子吸收全球教育的精华,也更加在意孩子是否可以立足本土、拥有对自身文化的自信。”中信出版集团副总编辑卢俊这样认为。

同时,童书市场的细分趋势越发显现。纵观2018年童书出版,第二书房创始人李岩说:“最大的感受就是,一些出版社将读者群锁定在2~3岁的孩子身上,一股力量已经瞄准了低幼童书市场。”

今年年初,第二书房与北京市妇联联合启动了“第一书包项目”,该项目的专家团队历时半年多,从6000多册童书中多次甄别遴选最终形成。“我们这个项目就是关注低幼儿童的启蒙阅读教育,孩子和书有最美好的第一次接触。”李岩介绍称。

陈苗苗是该项目的专家组成员,通过对市场的长期观察,她发现,理论上童书涉及儿童心理学、认知科学、教育学等多个学科,可是,目前整个社会系统对童书的认知还不够深入,这包括童书创作者、出版机构和购买童书的家长,“缺乏跨学科的视角和多维度的思考”。

记者采访中发现,我国童书创作的局限性在于,许多绘本作者都是从原来的儿童文学作家转型而来,这就涉及生产系统的转型。国外许多儿童绘本的作者本身是艺术类专业的设计师,有些玩具书的作者本身是相关专业的工程师,而国内的非专业性就使得童书创作有了很大的局限。

“如果只局限于儿童文学一个学科的话,那肯定发挥不出童书的整体魅力。”陈苗苗建议,把童书创作者作为文化创意产业的人才进行培养,可以从高校开始进行相关的培训。但是目前还缺乏明确的路径,童书创作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柳漾从业界角度认为,理性来看,我们应该顺着此时的大潮,挖掘适合自己的选题,做好每一本原创作品,培养更多的创作人才,同时让有些以往并不关注“小人书”的大家也加入到给孩子们创作的行列。“只有这样,才能细水长流,出版更多更好的童书。”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赌钱官网-澳门十大正规网站 http://www.mo688net.top/?p=764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