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免费书刊 › 唧唧叫起来,有时真的是挺恼人的

唧唧叫起来,有时真的是挺恼人的

  10月10日
 

  风把唧唧刮得飘起来的时候,唧唧就醒来了,打了一个寒噤。
 

  好了,我把今天的日历画到我的日记本上了。今天是意大利军队进入罗马的日子,也是我的生日。我把这两句话写在了日历上,目的是告诉来我家的朋友别忘记给我送礼物。

  大学里真正麻烦的,是大家都认为你应该懂得一些你根本没学过的东西。有时真的是挺恼人的,不过现在只要女孩们提到我不懂的事,我就不说话。回去查查字典。
 

  飘呀飘的,就看见了一个小小的岛,岛上有五颜六色的东西在太阳下面闪亮。
 

  下面是到目前为止我所收到的礼物:

  我在第一天就犯了个严重的错误,有人提到梅特林克①,而我就问她是不是个法国人。这个笑话传遍了整所大学。还好,我在课堂上表现得跟大家一样聪明。甚至比一些人还要好。
 

  “可真美呀!”唧唧叫起来。
 

  1.爸爸送我一把可以打靶的手枪;

  莎丽·麦可白帮我在高年级生办的拍卖会上挑了几件家具。她从小到大都在家住,对于家具摆饰颇有概念。如果您这辈子从没拿超过5毛钱,您是很难体会那种购物的乐趣。用一张真的5元钞票去买东西,还能找些零头回来!我向您保证,亲爱的叔叔,我对您给的零用钱真的心存感激。
 

  他刚刚说了这句话,身子就落到了这个岛上。他一看就知道:“这真的是富翁岛了。”
 

  2.姐姐阿达送了我一件小方格的衣服,但我对衣服不感兴趣,因为它不是玩具;

  莎丽算是全世界最好的人了,而茱莉亚·平莱顿则相反。注册组安排的室友组合真是奇怪透了。莎丽觉得每件事都很有趣,连“被当”也包括在内。而茱莉亚则觉得每件是都很烦人,她从未试着友善一些。她相信如果您是平莱顿家族的人,您无庸置疑一定可以上天堂的。茱莉亚跟我是天生的敌人。
 

  遍地都是金元和银元,还有闪光的钻石。红艳艳的红宝石,夹着绿莹莹的绿宝石,扔得满地都是。有时侯一脚踏下去,就会踩着许多透明的酱色石头──仔细一看,原来是琥珀。
 

  3.一副精致的钓鱼竿,还附有鱼钩、鱼线,钓鱼竿可以折成一节一节的。这是维基妮娅姐姐送我的。这件礼物我很喜欢,因为我酷爱钓鱼;

  现在您一定等不及要听听我修了哪些课吧。
 

  有三个穿得极讲究的人坐在岛边上,这当然都是富翁。有一位拿金元打水波波消遣。还有一位抓起一把把珠子往海里扔,听那沙沙的声音。第三位专爱大玩意儿,唧唧看见他有一次搬起一块五六斤重的翡翠扔到了水里,咚的一声。
 

  4.露伊莎姐姐送给了我一个文具盒和一支红蓝铅笔;

  拉丁文
 

  他们谁也不理谁。唧唧那么个大胖子走过去,他们竟好像没看见似的。
 

  5.妈妈送给我一个日记本,它是礼物中最好的。

  法文
 

  唧唧再往里走,就看见有几个富翁躺在珠宝堆里,一动也不动。有的用一个金元宝当枕头,有的把脚搁在一株红珊瑚的丫叉上。
 

  嗨!妈妈的礼物真好!她送我这个日记本,使我能够把自己的想法和经历的事情都记下来。它像一本漂亮的书,封皮是绿绸子的,每一页都雪白雪白的,我都不知道怎么才能填满它!我曾经是那样渴望有一个自己的日记本,好在上面写下我的回忆。我的姐姐们每天在睡觉前披头散发,半敞着衣服,写着一天的事情。我现在也能像她们一样了。

  几何学
 

  唧唧可真高兴极了。
 

  我真不明白这些女孩子们哪有那么多东西可写!

  英文
 

  “这里可好呢!不像先前那个岛那么穷。”
 

  相反,我却一点不知道写些什么。那么,我怎么才能填满你的每一页呢,我亲爱的日记本?我的画画才能帮了我的忙,我在日记本上画上了我的像,画上了我满九岁时的样子。

  生理学
 

  唧唧一想起先前那个岛,就觉得可笑。他对自己说:“真小器!什么大槐国的!东西又不好吃。可是他们还想要请我给他们调查富翁岛上的出产呢。他们一定是想要来探险。哼,这个富翁岛能让他们来么!”
 

  不过,像这么漂亮的日记本还是应该用来记上我的想法、我的思考……

  您的正在受教育的
 

  唧唧走了几步,就坐在一块金砖上休息。他看了看地下,眼都看花了。他想:“这许多金银珠宝究竟是谁的?”
 

  有办法了!抄一段阿达姐姐的日记不是挺好吗?正好她同妈妈去别人家串门了。

  乔若莎·阿伯特
 

  忽然他看见前面不远,有一块黑玉堆成的高岩,上面有钻石镶成的四个大字:“都是你的”。
 

  我走进阿达的房间,打开她桌子的抽屉,取出了她的日记本。现在可以安心地抄了。

 

  唧唧叫道:“不错,不错,都是我的!我决不让别人来探险,决不让别人来拿走我的东西!”
 

  “唉!要是那个小老头再也不来我家就好了!可是今晚又来了!这是不可能的事!我不喜欢他!我不喜欢他!我永远也不会喜欢他……妈妈说,他非常有钱,要是他向我求婚,我应该嫁给他!这不是太残忍了吗?我的可怜的心!他的手又粗又红,只知道同爸爸谈葡萄酒、油、土地、农民、牲畜!从来也没见他穿过一件时髦的衣服……唉,要是这事早点完就好了!要是这事早点完就好了!我的心也可以平静些……昨天晚上,当我送他出门时,门口只有我们两个人,他要吻我的手,我跑掉了。我让他的欲望成了泡影……哦,不!我爱我亲爱的阿尔培托·德·莱基斯。可是,多么遗憾,他只是一个小小的穷职员……他老是使我心烦意乱,我再也不能忍受了!多么失望啊!生活是多么使我失望啊……我真不幸!!!……”

  ①梅特林克:比利时作家,因青鸟而声名大噪。

  他四面看看,骄傲地站了起来。他走到一个躺着的富翁身边,大声问:“喂,你是谁?你干么拿我的金元宝做枕头?”
 

  好,就抄这几行吧,因为我已经抄满两页纸了。

  那个人一动也不动,也不吭声。
 

  ***************

  “问你话呀,喂!”唧唧又嚷。
 

  临睡觉前我又把你打开了,我的日记本,因为今天晚上发生了一件严重的事情。

  等了好一会,还是不见动静。
 

  像往常一样,大约八点左右,阿道尔夫·卡皮塔尼先生来了。他是一个老东西、坏东西,又胖又红……我姐姐取笑他是完全有道理的!

  唧唧觉得有点不对头了:“怎么……”
 

  我呢,在客厅里拿着我的日记本。忽然,他尖声对我说——就像猫被剥皮时的叫唤声一样——他说:“我们的加尼诺在看什么好东西啊?”自然,我马上把日记本递给了他,他当着全家人的面大声地念了起来。

  一摸──哈呀,冰冷的!原来那并不是个活人。
 

  开始,妈妈和姐姐们笑得像傻子一样。谁知,当他念到我从阿达日记上抄的那一段时,就吼了起来,使劲用手去撕日记本,但是日记本很结实。为了弄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于是他一本正经地问我:

  再看看那几个躺着的。也一样!
 

  “为什么你要写这些混账话?”

  唧唧吓得赶紧走开。
 

  我回答他,这些不可能是混账话,因为我是从我大姐的日记上抄下来的。她比我有发言权,知道该说什么。

  后来又一想,倒也不怕了,反倒放心了:“他们既然已经死了,那就不能拿走我的财宝了。”
 

  刚说到这儿,卡皮塔尼先生就板着脸站起来,取了帽子,一声不吭地走了。

  可是坐在岛边上的那三个富翁,却是活着的,而且──
 

  真没有教养!

  “而且拿我的钱打水波波玩!”
 

  这时,妈妈不去生卡皮塔尼的气,反而冲着我嚷;惊呆了的阿达也哭了起来,眼泪像泉水一样。

  唧唧马上向后转,又往岛边走去。
 

  她们都去安慰我的大姐了!

  “喂,你们这三位!”唧唧一面向他们走近,一面嚷。“干么把别人的钱财往水里扔?”
 

  行了!最好还是睡觉去。这时,我很高兴,因为我已经在我亲爱的日记本上写上整整三页了!

  他们看也不看他。只有那位扔珠子的富翁懒洋洋地回答了一声:“没事干,无聊。”
 

  唧唧生气了:“这些钱财是谁的?你知道么?”
 

  “你说是谁的?”
 

  “都是我的。”
 

  “好吧,”那位扔珠子的富翁仍旧是懒洋洋的声调,“那就算是你的吧。”
 

  唧唧问:“你不眼热么?你想不想要一点儿?”
 

  那位扔珠子的富翁瞧了唧唧一眼,慢吞吞地说道:“你是刚到这儿来,怪不得你这么问。我刚来的时候也和你一样,说这儿的财宝都是我的,生怕别人动手。现在我可不在乎了:你说是你的,就真都是你的,都拿去吧。”
 

  “哈呀,你这位先生可真慷慨!”
 

  那位扔珠子的富翁又告诉唧唧:“我刚来的时候,还跟他们两位打架。谁都这么说:‘这岛上的钱财都是我的!’我们各不相让,就彼此吵嘴,还想要找一个地方来打官司──不过找不到。可是到了后来,我们谁也不争执了。谁爱拿去就拿去吧!”
 

  “那为什么?”唧唧盯着问。
 

  那位扔珠子的富翁看看唧唧,问道:“你今天用过饭没有?”
 

  唧唧回答:“饭是没有用过,不过吃了一点儿东西──可是一点也不好吃。”
 

  那位扔珠子的富翁有气没力地点点头:“难怪你不知道。我老实告诉你吧。这个岛好是好极了,又有钱,又有各种值钱的珠宝,岛上的人也都是好人──因为全都是富翁──可是这个岛也有一个缺点,你看出来了没有?”
 

  “没有。什么缺点?”
 

  “有这么一个缺点:没有人替我们做活。”
 

  “什么?”唧唧大声说。“我们有的是钱,还怕雇不到人给我们做活?”
 

  “可是这个岛上没有别的动物,只有富翁。”
 

  停了一会,那位扔珠子的富翁又问唧唧:“你身上带着干粮没有?”
 

  “没有。”
 

  “唉,我现在什么都可以不要,只要有一点点吃的就行了,哪怕一小碗稀饭也好。”
 

  那位扔珠子的富翁说到这里,就不再开口了,躺在珠子堆里休息,半闭着眼睛。
 

  唧唧在旁边站着看了半天,想道:“这个人说得多寒伧!难道他真的是个富翁么?”
 

  可是渐渐的,唧唧也觉着待在这个岛上不大方便了。
 

  唧唧是吃饱了才飘到富翁岛来的,暂时倒还不觉得饿。可就是渴得难受。他不知道要到哪里找水喝。他听说过世界上有一种人会在地里掘一个深深的洞,就可以打那个洞里汲水。
 

  可是那一种人这儿没有。
 

  他仿佛记得世界上还有那么一号人,会挖一个沟渠,从什么地方引水来。还有自来水,据说也是什么工人早出来的。
 

  这些人可都没有跟着他来伺候他。
 

  他再看看那几位富翁,他们也不再扔东西玩了,都躺到了金银珍珠堆里。
 

  “唉,到哪里去买一杯水来就好。”唧唧说。
 

  还不单是想喝呢。一会儿连吃的也都想了起来。
 

  再说,住处也很不舒服。没有一间屋子。连洞也没有打一个。只能待在露天下面,一天到晚日晒雨淋的。全岛上没有一张正式椅子,要坐就得坐在元宝上面或是坐在金砖上面,又冷又硬。……
 

  唧唧就这么待在富翁岛上,一天又一天。
 

  那三个扔钱财玩的富翁已经饿死了,只剩下唧唧一个人。
 

  “这许多钱财真的都是我一个人的了……”
 

  唧唧晕晕乎乎地这么想着,就趴到了金元堆里,再也不起来了。
 

  太阳仍旧把那满地的珠宝照得闪亮。碧绿的海水一滚一滚的,卷起一道道白边,哗哗地响着,一碰到岛边的岩石上,就散成一个个的水珠。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赌钱官网-澳门十大正规网站 http://www.mo688net.top/?p=85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