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免费书刊 › 上海中生代儿童文学作家保持了长盛不衰的创作生命,川少社崛起靠啥

上海中生代儿童文学作家保持了长盛不衰的创作生命,川少社崛起靠啥

原标题:五年实现五个“第一次”川少社崛起靠啥

3月15日,由大连出版社主办的“保卫想象力”2018“大白鲸”原创幻想儿童文学年度盛典在大连举行。会上揭晓了2017“大白鲸”优秀作品获奖名单,其中作者马传思的作品《奇迹之夏》获得最大奖项——“钻石鲸”奖,并在活动现场与大连出版社签约。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作协儿童文学委员会主任高洪波,中国出版协会常务副理事长邬书林,中国书刊发行业协会理事长艾立民,中国编辑学会会长郝振省,大连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刘明辉等出席。

图片 1

“2012年12月17日。”时隔5年多,常青不用回忆,就能脱口而出她被正式任命为四川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的日子,因为从那一天起,她开始挑起川少社这副重担。那时,在经销商眼里,川少社已落至少儿出版第三梯队末,市场缺少口碑,行业影响较弱。

据了解,“大白鲸”原创幻想儿童文学优秀作品征集活动、“大白鲸”原创图画书优秀作品征集活动于2017年10月8日截稿,共收到来自我国27个省、直辖市、自治区及美国、德国、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地近500位作者的538部作品,投稿字数高达1995万字。大连社围绕“保卫想象力”核心理念,本着发现和发掘优秀的原创幻想儿童文学,建立创作激励机制的宗旨,只看作品质量,不问作家出身,全程匿名评审,最终评选出21部优秀作品。

在通往广阔世界的道路上,临行前,每个孩子都整装待发:母亲为他们备好行囊,整理头发,带着温存、希冀和鼓励,郑重其事地给孩子扣上衣扣——儿童文学,也许就是这枚融入了所有爱意的扣子。“来到这座小楼,是为了向替我们系好人生第一枚扣子的作家致敬。”3月17日,在上海市作协的大厅里,中国作协副主席、儿童文学委员会主任高洪波说。这场名为“一代作家的文学巡礼——上海儿童文学1978-2018”的活动,近百位老中青少四代上海儿童文学作家齐聚一堂,以自述、评述、致敬等方式,对秦文君、陈丹燕、梅子涵、沈石溪、周锐、彭懿、郑春华、刘绪源等作家和评论家近四十年的创作成就进行集体研讨和展示。

5年后的今天,川少社发生了巨大变化,实现了建社37年来的5个“第一次”:第一次年生产规模和销售码洋双双突破6亿元,第一次拥有年销量上千万册的超级畅销书,第一次登上开卷全国少儿图书畅销榜前10位,第一次在全国总体图书市场占有率排名进入前50位,第一次在少儿类图书市场占有率排名进入前10位。

图片 2

“用‘说不尽’这三个字来评价上海中生代儿童文学作家,最恰当不过”

“负重前行!这5年真是说不尽的酸甜苦辣。”常青向《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如此感慨。

邬书林(右一)、高洪波(左二)为钻石鲸获得者颁奖。张明晓

上海是中国儿童文学的重镇和发源地。“上海的儿童文学创作之所以生生不息,不断有优秀的作家和作品涌现,是因为上海的儿童文学界有探索奋进的优良传统,有和谐亲切、互相鼓励互相关心的气氛。”在高洪波眼里,这近四十年间,上海儿童文学中生代作家所书写的是一卷“大书”:“这部书是作家们用生命和才华在寂寞中写就的,并且会一直延续下去。”

那么,川少社崛起的秘密究竟是什么?

据介绍,“大白鲸”系列活动已成功举办五届,其中产生的优秀作品《拯救天才》《大熊的女儿》获得第十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拯救天才》《古蜀》分别入选2016年和2017年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向全国青少年推荐100种优秀图书书目,还有多个系列近百种图书入选“十三五”国家重点出版物出版规划项目。今年正值大连出版社建社30周年,这一系列成绩的取得,是大连社而立之年交上的一份优秀答卷。

原《儿童文学选刊》主编、86岁高龄的儿童文学理论家周晓的记忆中,1970年代末,作家王安忆的《谁是未来的中队长》如同一只春燕,唤醒了新时期儿童文学的春天。从这部作品开始直到今天的近四十年来,上海中生代儿童文学作家保持了长盛不衰的创作生命,为中国孩子留下了畅销至今的“男生贾里女生贾梅”、《中国少女》《狼王梦》《女儿的故事》《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黑猫警长》等经典作品。“用‘说不尽’这三个字来评价上海中生代儿童文学作家,最恰当不过。”周晓说。

以吹糠见米项目找到希望

年度盛典前,还举办了主题为“中国原创幻想儿童文学的现实之根与想象之翼”的第五届中国原创幻想儿童文学高层论坛,往年获奖的作者做了主题演讲。其中2015年钻石鲸的获得者、《拯救天才》作者王林柏提到,儿童有好奇心和求知欲,需要情感寄托和安慰,作家应该写出符合孩子需求的文章,想象即是让形象取代抽象,希望今后自己的文学作品能做到“扎根深且广,想象高飞扬”。

上海中生代作家群的同龄人、儿童文学作家张之路则深情回忆了这一代作家的创作历程,分享了他们保持四十年旺盛创作力的心得:“四十年来,正是因为这些作家的才华与坚守,才成就今天的成绩和辉煌。”

在担任社长以前,由于长期分管刊物,常青对于川少社图书的市场表现并不完全掌握。

最后,2018“大白鲸”原创幻想儿童文学阅读与创作活动正式启动,其中包括“原创幻想儿童文学优秀作品”“原创图画书优秀作品”“文字稿创作优秀作品”的征集,征稿时间为2018年3月15日至2019年1月8日。

在活动期间主办方播放的视频中,许多儿童文学作家回顾了自己的创作心路,当沈石溪对着摄像机说“我已快是古稀老人”时,在场的许多人笑了。尽管已经写了38年儿童文学,在他们眼里,这个时有新作问世的“动物小说大王”似乎永远应该是年轻人。“永远年轻”的不仅是他,还有所有秉持一颗纯真童心、永远“蹲着和孩子说话”的儿童文学作家们。作家梅子涵也没觉得自己老了,虽然整齐的黑头发变成了日渐凌乱稀少的花白头发,证明了岁月并不饶人,但他一直记得自己在某个夜晚所看到的远方白茫茫的一片,在太阳升起后发现,那是金灿灿的麦田:“我们已经不年轻了,夜晚看的时候头上一片白,天亮的时候看,其实我们仍旧‘金黄’,不同年龄都是‘金黄’的。因为有了儿童文学,我们的世俗有了诗意,我们像尘埃一样的生命可以活得像一盏灯、一颗星。”

担任社长伊始,常青便率队参加2013年1月举行的北京社科图书订货会。这次赴京之行,常青走访了在京的少儿出版强社、民营公司和少儿读物发行联盟的诸多发行大腕,了解少儿出版市场格局和川少社的市场情况,对照分析找差距。几天调研下来,常青了解到一个不乐观的现实:没有资源、没有优质选题、没有教材教辅、缺乏人才资金,接下来要走的路实在很难。

从早期全国仅两家儿童文学出版社,到如今从事儿童文学的出版社、图书工作室遍地如花,中国儿童文学态势蓬勃发展。正如高洪波所言,儿童文学走过的这四十年,是作家们用生命和才华写就的四十年,亦是他们人生中最美好的四十年,这期间有寂寞,有欢欣,但更多的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对于写作信念的坚持。

一家在市场上越没有话语权的出版社,在资源抢夺上越是乏力。常青分析了一些优秀少儿社的发展路径后,针对本社实际情况,提出先做一些吹糠见米见效快的项目,以时间换空间。于是,影视动漫图书成了川少社发展的突破口。

回忆起最早的写作经历,作家秦文君记得自己总是在很狭小的地方书写,尽管后来有了宽大的书桌,她写作所用的地方也不超过1/4,其余随手可及都是书:“这有种坐‘冷板凳’的感觉,不让你因为有了点成绩而膨胀,而是让你跟灵魂对话。”直到现在,她有时还会梦到自己还没发表过作品时的感觉,“我还是很怀念那种真挚、虔诚”。曾在四五十岁时以为自己写完手上那一本书之后,就会开始过另一种生活的秦文君,在六十岁时才发现,自己只有写作这一种人生,丢不掉了,“写到某一点会很快乐,刻骨铭心的快乐,没有其他任何东西可以相比,让你一直写下去,死心塌地”。这种快乐,作家陈丹燕深有同感:“在我的创作生涯里,儿童文学更像是诗歌,这样的书写充满了诗意,也有很多寓言性在里面,我非常喜欢这种文体。”最早开始创作时,作家沈石溪写的就是动物小说。在很长的时间里,他以一年一本的速度踏着自己的节奏慢慢写那些充满灵气和野性的动物,从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竟然成为了“畅销书作家”:“如果说从前的儿童文学是一盏小橘灯,如今则早已灯火灿烂。”作家郑春华记得的则是每一次走进校园,和孩子们交流的场景,那些充满童稚的语言和目光渗透到她的笔下:“童年是人类共同的故乡,我注定在我们的故乡里流连忘返。”

他们抢到机会的第一个影视互动项目就是“熊出没”。2012年下半年,身为川少社总编辑的常青一直在寻找优质版权资源,经过努力,她赶在动画片火爆之初,于2012年12月中旬与获得《熊出没》图书授权的民营公司签下了合作协议,并赶出部分样书在2013年北京社科图书订货会上亮相,吸引了众多经销商的眼球。等2月图书出版时,在动画片的强势带动下,《熊出没之环球大冒险(丛林篇)》抓帧漫画书刚一上市即售罄,一个多月加印4次,并获得北京开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发布的“2013年全国少儿类图书二月新书销量排行榜”第一名。当年,《熊出没》系列抓帧漫画累计印刷6次,总印数21万套,210万册,共计3360万码洋。在《熊出没》系列图书的带动下,川少社在开卷“少儿总体图书市场出版社占有率排行榜”上,由2012年1月的26位逐月上升至第14位,并连续7个月稳居第15位左右,这在当时是川少社自2007年以来在此排行榜上的最佳排位。

“人世间的一个个相遇,汇聚于生命之河,连接着人的成长”

随后,《咸蛋超人》《爆笑虫子》《熊熊乐园》以及迪士尼等品牌IP陆续落户川少社。

在上海市作协党组书记、副主席王伟看来,年轻的中生代儿童文学作家特别注重文学传承,这也是上海儿童文学四十年繁荣发展、兴盛不衰的一个重要原因。陈伯吹、包蕾、贺宜、任大霖、任大星、任溶溶、圣野等老作家就像是一株株参天大树,他们与中生代作家一起构筑了上海儿童文学的扎实基座,并激励着新生代作家砥砺前行,撑起上海儿童文学的璀璨星空。

但常青明白,做原创精品才是根本。她打了个比方:“就像要治愈一个重症病人,先治表,后切除病根。动漫图书是川少社的一味‘止痛药’,而原创才能够真正药到病除。”

“我们这一代作家并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我们有很好的长一辈作家的引领,陈伯吹、张天翼、周晓、冰心……这些我都记得。”陈丹燕回忆。这样的文化继承,不仅体现在前辈作家对于后辈作家的关怀上,也在年龄更为相近的作家之间传递着深情厚谊,彼此激励,共同成长。进入少年儿童出版社后,秦文君的名字对作家张洁来说不再是书本上的作家,在工作中她感受着秦文君对于刊物的精心与敏锐,以及对同事的关爱,“人世间的一个个相遇,汇聚于生命之河,连接着人的成长”。开始走上写作路时,作家陆梅曾给陈丹燕写信,陈丹燕的作品曾深深唤醒了她压抑在心的情绪体验,使她对美和自由、尊严感同身受。在她眼里,致敬只是一个仪式,是一代作家对上辈、上上辈作家文脉接续、文心传承的祈望,“因为陈丹燕的探索性写作,上海的城市文学有了更丰富的生命表达、更纵深的历史细节和更开阔的看世界的眼光”。而陈丹燕自己所记得的,则是诸多感谢:考上大学后,作家赵丽宏曾带着她在大学校园里散步谈心,成为第一个和她讨论儿童文学的人;进入《儿童时代》杂志社当实习生时,带教老师王安忆常带她去看电影,参悟编辑小说时那些文学之外的艺术高度……

于是,他们培育出了川少社首个畅销千万册的品牌“米小圈”。

在活动中,有一个名字被一再提起:刘绪源。两个月前离世的他不仅是专精儿童文学和哲学的文学理论家、学者,也是几乎在场所有人的良师益友。即使在病弱时,他也是那个自嘲“邻床的两位病友都不爱看书,他们的床头灯不坏,只有我的坏了,每晚8点只能‘愉快入睡’”的人。“在刘绪源的批评中,永远有生活的温度、文学的温度,归根结底是人的温度。他以充满温度的批评文字指点了一大批儿童文学作家的成长,我们将永远珍藏着与绪源先生有关的记忆。”青年评论家赵霞说。

以原创精品打响品牌

在上海儿童文学的发展中,《少年文艺》《儿童时代》和《少年日报》是不可不提的三个刊物,作为文学新人的发源地,许多儿童文学作家最早的写作就是从这些刊物出发的,而中生代作家创作的旺盛期,也是少儿报刊繁荣发展的黄金期。“梅子涵的处女作《进军的灯火》、彭懿的第一篇童话《涂糊糊的壮举》等,秦文君的《少女罗薇》等多部短篇小说代表作、沈石溪的十几篇动物小说……”对于所刊发的作品,《少年文艺》资深编辑单德昌如数家珍。正因为作家的信赖、读者的热情,使得《少年文艺》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单月发行量达到一百多万份,成为当时发行量最大、影响力最大的儿童文学期刊。在那个没有E-mail的年代,《儿童时代》主编陈苏印象最深的是编辑与作家之间的深切交流:“一封封信函和稿件穿梭在编辑和作者之间,作者是编辑部的常客,编辑部仿佛是作者的心灵家园,笔会则是最令人向往的文学聚会,编辑和作者一起切磋交流、修改稿子,每篇佳作的诞生都有着故事。”给孩子提供一片纯净的文学天地,是所有儿童文学刊物和作家们的共同目标,正像《少年日报》主编孙宏说言,在儿童文学领域,刊物的成就源于无数大作家对于小读者的热爱、对于儿童文学的热爱,源于他们的奉献和给予,在于他们永远保持的一份纯真、一颗童心。

决定做原创品牌后,常青把川少社的产品梳理了一遍,《米小圈上学记》映入了她的眼帘。

“越写,想得越少,越糊涂,内心越清晰”

《米小圈上学记》在2012年5月出版,首版印刷8000套,2013年推出这个系列二年级版。细心的常青发现有些朋友的孩子在看这本书,周围也有朋友向她要。她又找了业界几位营销行家进行评判,大家反馈都说内容不错,有畅销潜质。彼时,川少社并未对“米小圈”进行过特别的宣传营销。

秦文君从《少女罗薇》到《男生贾里》走进孩子们的心灵世界,陈丹燕用《我的妈妈是精灵》及“女中学生三部曲”
展现少女复杂朦胧的内心世界,梅子涵以《女儿的故事》体现方言在儿童文学中的独特魅力,周锐从专长热闹派童话到如今多文体发展,彭懿从童话写到幻想小说,及至图画书创作,以及理论、翻译领域的全面开拓,沈石溪“现象级”的动物小说创作,专注于低幼文学创作、以《大头儿子小头爸爸》被孩子们喜爱的郑春华,和以独立的风骨和有温度的文学批评为人们所铭记的刘绪源,这场别开生面的文学巡礼,不是学术性的研讨,而是情感与温度的集结,是理性和感性的碰撞,是对过往岁月的梳理,更是对现在的凝视和对未来的展望。

常青意识到,可以集中精力把《米小圈上学记》打造成畅销书,而作者的参与可以很好地调动小读者的阅读热情,常青决定动员作者北猫参与营销过程。经过一番准备,北猫带着“米小圈”和他的作文魔法,走进学校、书店与孩子们面对面地交流,迅速掀起了“米小圈”的阅读热潮。

儿童文学走过了黄金十年,市场与口碑的双丰收令不少出版社对于优秀作家和作品更为注重。面对优渥的出版环境,儿童文学作家们思考的却是怎样才能写得更好,在带给孩子欢乐的同时,以更多的爱和美滋养他们的心灵。写到如今,秦文君意识到,一名作家的创作周期并不是无限长的,因此她最真切的想法,就是“趁自己写得动的时候,老老实实多写点,至少将来无憾,以后其他再说”。在观察当下童书出版趋势时,秦文君也有一丝疑虑:有时候她将一部长书交给出版社,却会被分成几本出版,向她约作品时,出版社也希望文字短一些,不要太长。“有时这会给我带来一些困惑,是不是现在文字不是特别被需要了?”但对她而言,运用文字提供审美的功能,永远是儿童文学的重要价值所在,“通过文学发现人、探索人,把细微到神经末梢的东西写出来,把被人们遗忘的东西写出来,都是通过文字,这一点永远不会变”。“儿童文学是非常有诗意的一种文体,我们在这个时代不要遗失儿童文学的诗意。”陈丹燕说。在儿童文学创作与出版都处在繁荣期的当下,她希望年轻作家能有更长远的目光:“这本是个可以挣很多钱的时代,但儿童文学的初始本就是和功利相违背的。童年是纯真的,不需要为功利考虑。”也许正如郑春华所言,任世界变迁,内心的安定才是面向儿童进行创作时的立身之本:“越写,想得越少,越糊涂,内心越清晰。”

2017年,米小圈全系列产品累计销售1700余万册,销售码洋突破2.9亿元,比2012—2016年累计销售码洋增长了95%,还带动川少社其他产品整体的销售。为了做出长效品牌,川少社还成立了以这套书的责编明琴名字命名的工作室。在《米小圈上学记》刚在市场上崭露头角之时,川少社果断开启了对“米小圈”的IP规划。针对北猫作品的特点,锁定“幽默”要素,以“趣学”“趣玩”“趣想”为主题,规划了“趣学”“益智”“漫画”等多个产品线,打造了手提袋、徽章、绘画书签、成语漫画卡等衍生品。此外,还开发了手机H5游戏,改编了广播剧。

活动由上海市作协、上海文化发展基金会、陈伯吹儿童文学基金专业委员会主办,《少年文艺》《儿童时代》《少年日报》协办。

从当总编辑开始,常青就习惯于看每期的开卷少儿畅销书榜,她期待着川少社的产品能早日出现在这个榜单上。终于,经过了5年的努力,在2017年第22周,《米小圈上学记》四年级版登上了开卷畅销书周榜;到2017年年底,《米小圈上学记》共计27次登上全国少儿图书畅销周榜,实现了川少社在该榜单上“零”的突破。

“要想拿到顶尖畅销书作家的作品,竞争激烈。因此我们把目光转向二、三线作家,从他们中间发现黑马,量体裁衣,培育与本社契合度高的知名作家和品牌作品。”这就是常青所说的,川少社格外重视“种子作家”和“种子选题”,也充分实践了她在2013年就提出的“品牌立社”理念。

目前,川少社已经形成以儿童文学精品开路,动漫、科普、低幼益智板块齐头并进的产品格局。“我们将继续坚持品牌立社,将‘出好书’作为安身立命之本,以打造特色内容为突破口,适度控制规模,注重有效出版,持续打造畅销书,积累优势长销产品。”谈及下一步的出版规划,常青如此表示。

以做内容为核迈向转型

品牌立社的发展战略,离不开大量优质的内容资源和优秀的出版人才。为了克服地理位置上的短板,川少社着力在国内重要区域设点,以取得杠杆连动综合效应。

川少社北京编辑中心充分利用首都的资源优势,与成都本部南北策应、两地互动、优势互补,成效显著,2015年成为该社第一个“亿元编辑部”;深圳策划中心2017年生产规模同比增加8200多万码洋,增长71%,成为继北京编辑中心、明琴工作室之后的第三个“亿元编辑部”。常青透露,接下来还将积极筹建上海策划中心,争取形成全国战略占位,通过布点,统一规划,分工合作,以点连线,以线带面,多地互动,资源互补,力求形成品牌矩阵,做好做强做大。

酒香也怕巷子深,这是常青在运作“米小圈”后最直接的感受。“不打通渠道,好书也会逐渐销声匿迹。渠道布局与建设的成功与否,直接决定着出版社资源聚合的话语权和生产经营的成败。”

近几年,川少社大力开拓电子商务等网络渠道,派出驻店代表,加强与图书电子商务龙头企业的业务对接,同时加强与适销对路的有信誉度的大经销商合作,并着力办好本社的天猫旗舰店,努力探索自办发行的新路子。2017年,电商渠道在川少社渠道占比43%,对拓展规模贡献了重要力量。

出版企业作为市场主体,综合经济实力的增强不容忽视。虽然川少社是近两年来增长速度最快的专业少儿出版社,但对比一流兄弟出版社,常青很清楚,差距犹存。为此,她和团队积极思考在新媒体、新技术冲击和市场化程度越来越高的背景下,少儿出版坚守阵地做强主业、超越主业的发展途径。“我们将以内容传播为核心,以创新为动力,在整合利用IP的同时,努力打造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IP,提升自主内容品牌的核心竞争力,由单一的少儿出版向融合出版发展,从‘做书’向‘做内容’转换,努力实现以原创内容品牌、数字技术及互联网技术引领的业态转型和产业升级,由高速发展进入高质量健康稳定持续发展。”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赌钱官网-澳门十大正规网站 http://www.mo688net.top/?p=858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