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澳门赌钱官网 › 说给儿童的中国历史,有520多家出版少儿图书

说给儿童的中国历史,有520多家出版少儿图书

图片 1

在过去的2017年,童书在畅销书中仍保持其稳定不变的地位。越来越多的儿童类图书侧重培养孩子能力,科普科学知识,而YA小说则主题多样化,从不同角度吸引着青少年的目光。越来越多的女性角色出现在小说中,非虚构类儿童书籍也将继续畅销;电影和电视剧让孩子对经典老故事有了新的认识;激发儿童阅读乐趣方面的奇幻故事也将持续流行,实践动手类图书也受到孩子及家长的欢迎。许多大型出版商抓住这一趋势,纷纷拟定2018年出书计划,旨在顺应市场需求,留住广大读者群。

数据显示,中国少年儿童出版行业已进入一个黄金期:少儿图书年总印数达6亿多册、在销书籍20多万种、销售总额高达100亿元……少儿图书成为整个出版界最具活力、最具潜力、发展最快的板块,成为一支提升中国出版业整体发展的领涨力量。

台湾小鲁文化出版社社长陈卫平 钟欣 摄

美国:学乐社2018年的出书计划中有杰西卡·威尔第的《她是》(And She
Was),该书探索青少年达拉和母亲之间的关系。当达拉得知她母亲是一个变性人的时候,她开始探寻母亲的过去,并寻找真实的自我。学乐社另一些今年即将出版的图书也很有意思。布莱恩·塞尔兹尼克和大卫·瑟林合著的图书《小猴子,私家侦探》(Baby
Monkey, Private
Eye),为读者介绍了一种新的角色和一种新的阅读格式,它融合了绘本、适龄读者阅读和图文小说的元素。由珍·金创作的《兔月》(Rabbit
Moon)是一本由韩国神话故事改编的绘本故事处女作,讲述了在月亮上的兔子希望能有个伴侣的故事。

目前,我国未成年人达3.67亿,新生儿以每年200万的速度递增,潜在阅读受众可比肩半个欧洲的人口总量。与市场总量同步扩张的是巨大的产量。进入21世纪以来,少儿书籍出版规模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保持在每年1万种以上,2017年达4.8万种,品种超过美国,居世界第一。产值连续17年保持两位数增长,2016年增长率达28.84%,2017年亦有17%,其他所有图书板块都难以与少儿出版的成长速度比肩。

作为博集天卷旗下全新童书品牌“小博集”的重点产品之一,台湾小鲁文化出版社的旗舰图书“说给儿童的中国历史”系列图书和“说给儿童的世界历史”系列图书将在大陆正式出版。

企鹅旗下达顿公司即将出版的青少年小说《血水画的画架》(Blood Water
Paint),由乔伊·麦卡洛创作,灵感来自于意大利巴洛克画家,以及女权主义的标志性人物阿特米西·蒂尔斯基的少年时代。

少儿出版高质量难在哪儿

《写给儿童的中国历史》(14册)、《写给儿童的世界历史》(16册)是给小学生、特别是小学低年级孩子的历史启蒙书。这两套书都曾荣获台湾地区出版界的最高奖“金鼎奖”,已风行台湾地区30年。在版权被引进大陆之后,《写给儿童的中国历史》曾在2015年获得第十届文津图书奖。该奖项是在国家图书馆的倡导下,由全国图书馆及读者、专家、媒体共同围绕建设学习型社会和倡导全民阅读举办的公益性优秀图书奖项,权威性由此可见。此次即将再度进入大陆市场的则是这套书系的姊妹篇。

Peachtree出版社2018年的出书计划中,包括由莱斯利·布莱恩和插画师罗伯特·麦甘克创作的《落叶生物》(Leaf
Litter
Critters)。该书收集了19篇科学笔记,这些笔记与自然分解和回收循环工作相关,读者可在后面查阅词汇表、相关调查表和资源。Quarto旗下分社Wide
Eyed Editions计划出版的《自然的声音:鸟类的世界》(Sounds of Nature:
World of
Birds)由罗伯·亨特撰写,读者在阅读书籍的时候可以按下按钮,聆听世界各地鸟类的声音,它们来自10个鸟类栖息地。

当前,全国580余家出版社,有520多家出版少儿图书。业界戏称,中国少儿出版进入了“社社都出少儿书”的“举国体制”时代。

台湾小鲁文化出版社社长陈卫平告诉记者,30年前在台湾做历史书当时就是“烧冷灶”,但是出来之后卖得很好。后来为了因应读者的需求,很多妈妈对他说有没有音频版的、低幼版的,这样就诞生了“说给儿童的中国历史”等系列。“我们并不是简单把书念一遍这样,而是用编剧手法来讲历史故事,让历史成为立体的实境。”

霍顿米夫林哈考特出版社的图书《和刘易斯·卡罗尔度过的有趣的日子:庆祝文字游戏和一个叫爱丽丝的女孩》(One
Fun Day with Lewis Carroll: A Celebration of Wordplay and a Girl Named
Alice),由凯思琳·克鲁尔和插画师茱莉亚·萨达合作创作。语言大师卡罗尔对生活的热爱,以及他创造和改编的、有趣的词汇和短语的才华,都在这本精美的图画书中展示出来,是一本深受喜爱的儿童绘本传记读物。

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社长李学谦观察,经过10多年的高速增长,少儿图书出版完成了由少到多的转变,但也产生了一些问题,如结构失衡、原创不够、增长粗放、品牌效应不足等。

在他看来,好的出版作品要有灵魂、有前瞻性。这一系列的音频低幼版,各个故事单元都是相对独立的,“小朋友可能还没法建立完整的历史观,能让他们记住一些个性鲜明的历史人物和场景,这是我小时候听广播剧的经验,会有很大的想象空间。”

布莱恩·斯克里的《鲨鱼的终极书》(The Ultimate Book of
shark),展示了鲨鱼的栖息地、习性等的介绍、照片和有关鲨鱼的知识。读者可以与著名的国家地理摄影师和探险家布莱恩·斯凯瑞一起,加入这奇妙的水下冒险,追踪世界上的鲨鱼,从最微小的角鲨到令人恐惧的大白鲨,在这些奇异的、凶猛的鱼的背后了解真相。这本书最大的特色是介绍了地球上所有种类的鲨鱼,文中既有精美的照片和最新的科学理论,也有与这些令人难以置信的生物相遇的第一手故事,可以让读者了解鲨鱼如何生活、如何进食,以及鲨鱼所面临的挑战。

出版人安洪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忧心忡忡地表示:“中国童书目前最大的问题是原创力不够。除少数国内作者作品畅销外,畅销品基本都被引进版书籍垄断。很多出版机构为图省事,良莠不齐地大量引进国外作品,甚至有出版机构99%都是引进版,长此以往,将对中国少儿出版行业造成伤害。”据悉,我国引进版图书的版税是7%至9%,国内原创作品版税则是10%至12%,引进版图书是按销售数结算版税,原创作品则按印数结算,退货风险全由出版社承担。如此,出版社更乐于引进利润高、风险小的国外优秀童书。

此次和“小博集”的合作,陈卫平表示很有信心,他感慨大陆市场之大。“小博集”也将会对这套书做一次较大规模的策划,从产品的系列名称上,重新定义了一个新的概念,即“说给儿童的全球历史”系列图书;从内容上,设置了很多小的细节,让读者们有新的阅读惊喜。

Running出版社即将于今年8月出版《女孩的终极生存指南:关于爱情、形体、学校的101条》(The
Ultimate Survival Guide to Being a Girl: The 101 on Love, Body Image,
School, and Making It Through
Life),作者克里斯蒂娜·德维特延续了她一贯的标志性漫画风格——古怪、滑稽、真诚。该书为年轻女孩所面对的所有困惑提供了幽默和高度可共鸣的指导原则,赋予年轻女性挑战社会不切实际的美丽标准,并鼓励新一代的少女找到自信、保持个性。KIDS
CAN
出版社将于2018年5月出版阿什莉·斯皮尔的幽默漫画小说《戈登:对未来吠叫!》(Gordon:Bark
to the
Future!)。小说讲述一条名叫戈登的天才狗狗,如何运用自己的智慧来拯救它的朋友及主人。这部作品可以发展适龄读者的视觉素养,并展示了责任、勇气和毅力等教育品质。

“仔细梳理我们在售少儿书籍的品类,不难发现一个重要特征,即文学作品‘一家独大’,原创的少儿科普、艺术、历史以及儿童文学里的非虚构作品相对缺乏。这固然与我们童书出版长期偏重于文学的传统有关,但也从另一方面反映出相关作者队伍的匮乏。少儿百科全书类书籍的出版是一个需要长期投入但见效慢的事情,这既考验出版社的能力,也考验出版社的情怀。要加大相关品类的出版力度,国家还需要有前瞻性的政策予以扶持。”中国作协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刘海栖分析。

博集天卷总经理黄隽青表示,全新亮相的童书品牌“小博集”是一次新的突破和尝试,将立足于出版优秀原创作品和壮大原创作家队伍,同时引进众多能为中国孩子带来启示的经典国外作品。他介绍,“小博集”已取得未来2年内(自2018年起)迪士尼动画电影及真人电影的核心出版资源,结合了迪士尼“后电影时代”的发展策略,获得全新形象松松和米奇90周年纪念图书、《漂亮女孩南希》系列动画片、《魔发奇缘》系列动画片等图书出版权。2018年暑期还将独家出版“面包超人”图画书系列、游戏书系列,力邀毕淑敏、刘墉和林清玄等作家为孩子写书,打造智慧成长书系列和名家散文系列等。

加拿大:关于家庭生活和青少年日常生活的现实主义小说系列比较受欢迎。这些特定主题包括学校生活、自闭症、心理健康、性骚扰等等,还有一些喜剧小说也很受欢迎。近年来,儿童图书行业一直表现强劲,可能与儿童相关的电视剧的吸引力有关。霍顿米夫林哈考特出版社的小学中高年级图书(MG)和青少年现实主义系列图书最畅销,因为编辑会花时间去了解年轻读者想读什么,而他们的作者通常是强大的,在社交媒体上可以接触到传播者。以青少年和年轻人为主的年轻读者,正在寻找一些已知宇宙中不同主题的故事,他们喜欢悬疑故事。Hurtubise出版社的一些新作品很令人兴奋,包括艾米·潘内顿的第一本小说《温暖的篝火》(Comme
une chaleur de feu de camp),Rose-Line
Brasset的“朱丽叶”系列(Juliette),维多利亚·格罗丹的第一本小说《缺乏》(Dépourvu),还有来自萨拉-莫德·博切斯尼写的年轻人的小说。

涉足少儿出版的出版社数量众多,在纷繁复杂的大环境下,容易导致泥沙俱下的乱象。有些商家跟风、蹭热点,什么好卖做什么,例如在冒险主题书中出现盗墓、杀戮细节,在科学探索过程中过于渲染恐怖阴森事件,漫画系列和网络游戏故事书里重复一些无营养的笑料,品质低下,让人防不胜防,甚至有不法分子制造各种盗版图书。童话书作者九儿曾感慨,出一本书,在电商平台上会发现4至5种盗版。据当当网介绍,仅2017年,当当网在选书环节就发现了近10亿码洋的伪劣童书。

芬兰:WSOY-Werner
Soderstrom有限公司成立于1878年,是芬兰最知名的出版社之一,是Bonnier图书集团的一部分,并不局限于出版儿童类书籍。WSOY出版了芬兰语小说、翻译小说和非虚构类图书作品。幽默类图书在芬兰儿童文学中很受欢迎,特别是幽默的图画书和一些幽默但仍具现实主义的图书。芬兰国内的小学中高年级类图书系列也很畅销,WSOY去年翻译的畅销书是杰夫·金尼的《小屁孩日记》(The
Wimpy
Kid)。目前WSOY出版的有大量插图的太空探险记《开普勒62》(Kepler62)已经突破了新的受众群体,拥有从7~14岁的相当广泛的读者。这个系列是芬兰作者蒂莫·帕维拉、比约恩·索尔特兰和挪威插画家Pasi
Pitkanen的合作成果。

常参加意大利博洛尼亚国际儿童图书博览会的出版人海飞,对国外童书形态有一个整体的观感——“他们的童书很鲜亮、很活泼,有‘站着的’,有‘躺着的’,书名让人充满想象。反观我们自己的童书,近年来虽然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但没有改变封面灰暗、开本无形、书名陈旧、版式呆板的整体面貌。”

德国:总部位于慕尼黑的arsEdition是一家致力于开发儿童图书市场的公司。据该公司人士介绍,德国图书市场销售最好的是各种贴纸书,包括读者可以在空白页面上画出五颜六色图案的图书、有声书、给叛逆女孩读的图书和故事书,以及一些关于自然和生态主题的图书。在德国,父母仍然希望看到书籍伴随着他们的孩子长大成人。这与德国仍然存在的教育标准有关,但这并不意味着图书本身就必须承载教育内容。arsEdition出版社出版了一些畅销书,比如《小黄蜂》(The
little Bumblebee)等,这些书在感官方面很受欢迎。

“2018年我们应该‘慢下来’‘好起来’——‘慢下来’是讲品种、规模扩张的速度要慢下来,不能继续靠品种、规模的扩张来拉动增长,这种发展不可持续。‘好起来’是指我们的结构要好起来,少儿出版应该既满足大众零售市场的需求,也满足校园各学科阅读服务的需要。此外,要有更多、更好的原创作品涌现,向世界推出代表中国的作品、作家,努力推动少儿出版由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增长转变。”李学谦说。

西班牙:Gemser出版公司是一家专门从事内容和儿童绘本的图书包装公司,该公司将其内容出售给其他出版商。据Gemser出版公司负责包装的乔治娜介绍,他们在科学书籍和绘本方面销量很好。他们有一个新的“小英雄”系列作品(Little
Big
Heroes),通过一个美丽的故事,加之海蒂和丹尼尔·豪阿斯的美丽插图,来处理有关价值的问题。她表示,“西班牙语在文化和语言方面是非常深厚的。例如,当我们在西班牙和墨西哥出售一本西班牙语书时,虽然语言非常相似,但处理结果不同。在文中,许多词的变化和细节的东西必须适应不同的市场,当我们把图书卖到加勒比海市场时,孩子们的图片应当是穿着夏装。然而,书中的价值观是通用的,它们可以通过西班牙市场向外传播。我们的图书是全球性的。”

“儿童的生活世界很狭小,少儿书籍能够帮助他们超越现实的世界,去陌生的地方体验和冒险。专为儿童编写的书籍,无论是内容、外观还是价值观念的表达,都要考虑能否给儿童带来美感,帮助他们构建自己的精神世界。我们的出版战略、人才队伍、产品质量和服务供给都要更为专业,要更具有工匠精神,打磨好每一本童书,让每打开一本童书都成为一次精神探索。”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张克文说。

要从文化的沃土中寻找力量

当当网近日公布的2013-2017年童书原创市场年度显示,5年来累计畅销TOP1000榜单中,我国原创书籍与引进书籍的比例基本保持在3:7。在2017年,这个比例有了提升,TOP1000中原创作品占40%,达历年之最。

“20世纪90年代,我们畅销的童书基本是《唐诗三百首》这类启蒙读物。开始引进外版书籍后,国外品牌书籍对我国的原创作品形成了‘航母式的冲击’。我记得,《哈利波特》曾两年零七个月稳居销量榜榜首。后来,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和业界达成共识,要大力发展原创作品,无论从政策上还是业务规划上都对原创书籍提出要求。从近几年的情况来看,可以说我们逐步经受住了西风东渐的考验。”海飞指出。

“好的原创作品离不开好的作者。目前,我国已经拥有一支原创能力较强、水平不断提升、老中青架构合理的3万多人的儿童文学创作者队伍。20世纪80年代,一批中青年作家开始专注于为儿童写作,他们就是现在已经成为儿童文学领军人物的金波、曹文轩、张之路、沈石溪、郑渊洁等。现在,有更多的作家进入儿童文学领域。一些优秀的作家比如茅盾文学奖获得者张炜等的加入,将会使得原创儿童文学呈现更好的发展态势,也将提升原创书籍的实力。”刘海栖分析。

仔细梳理当当少儿书籍的畅销榜、新书榜等榜单可知,伴随着今年上半年的国学热、诗词热,更多传统文化读物走进了各地家庭。当当网目前在销童书中,《写给儿童的中国历史》销量稳居榜首。2017年出版的原创新书中,《这就是二十四节气》表现出强劲的势头,销量达200余万册。原创新书销量前10名的榜单中,不乏《给孩子读诗》《少年读史记》《我是花木兰》《我是中国的孩子》等与传统文化密切相关的书籍。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继承革命文化,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此前,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指出,精品之所以“精”,就在于其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

海飞认为,十九大报告对发展传统文化提出的“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思路和总书记关于“精品”的论述,恰恰也是童书业发展的方向。“曹文轩在获得安徒生文学奖后,更强调祖国在他创作中所赋予的灵感和力量。他说,中国儿童文学应有足够的自信心,因为中国留给作家太多精彩绝伦的故事,中国作家要珍惜这巨大的、无边无际的矿藏。我们的少儿书籍出版,也应该以品质优良的‘三精’作品亮相世界,让中国故事成为世界和人类的共同财富。”海飞谈道。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赌钱官网-澳门十大正规网站 http://www.mo688net.top/?p=884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