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澳门赌钱官网 › 第十三届中国国际儿童电影节在广州开幕,2017上海儿童文学阅读论坛在上师大举行

第十三届中国国际儿童电影节在广州开幕,2017上海儿童文学阅读论坛在上师大举行

原标题:让孩子乘上文学的“摆渡船”
2017上海儿童阅读论坛昨举行

图片 1

15日,第十三届中国国际儿童电影节在广州开幕,来自全球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60多部儿童片、动画片参赛参展。众多中外知名儿童电影人济济一堂,交流全世界儿童电影发展的先进经验,为中国儿童电影的繁荣发展寻找新动力、探索新途径。

图片 2

作者王蕾介绍图书创作心得

作为我国唯一一个国际性的儿童电影评奖颁奖活动,中国国际儿童电影节经过20多年发展,已经成为国际国内具有重要影响的儿童电影盛会。本届电影节为期5天,坚持“以儿童为主角”的定位,注重孩子们参与的广泛性、主动性和公益性。其间将围绕“中国少年儿童电影梦”主题开展电影竞选、电影展映、儿童评选、专家评选、电影主创见面会、电影项目创投、学术论坛、电影市场展览会等系列活动,为市民尤其是孩子们送上丰富的文化大餐。

图说:11月11日,2017上海儿童文学阅读论坛在上师大举行
来源/主办方供图

图片 3

进入21世纪特别是近5年以来,中国电影产业发展进入快车道,目前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电影市场。中国儿童少年电影学会会长侯克明表示,电影产业的高速发展带动了儿童片动画片的创作,我国每年为少年儿童生产的电影数量接近100部,国家每年为儿童电影的生产销售投入数千万元的资金进行资助。广州将以举办电影节为契机,开展优秀影片专场放映,特别是针对农村和特殊儿童安排露天放映,让广大少年儿童观众共享电影文化发展成果。

为什么孩子读了大量的书,语文能力似乎未见提高?喜欢阅读和不喜欢阅读的孩子究竟未来会不会有审美差距?11月11日,由上海师范大学人文传播学院、上海师范大学儿童文学研究所主办的2017上海儿童文学阅读论坛在上师大举行,中外专家围绕“安徒生给了中国什么”解读儿童的“阅读密码”,并呼吁应让孩子乘上文学这艘“摆渡船”,从被分数充斥的日常生活中“摆渡”到思想的彼岸。

与会专家合影

读文学不能只读“意义”

图片 4

“如果说写作是箭,那么阅读就是弓;如果说大脑是一个盒子,阅读就是给它装上了一个信号接收系统。”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北京大学教授曹文轩通过比喻强调,阅读能培养孩子发现资源的能力,提高孩子的眼力和创造力,因此,离开阅读的写作毫无意义。曹文轩坦言,在中小学课堂中,他时常会发现老师过于强调语文课文的“思想意义”,却忽略了文学本身的美,而这恰恰脱离了语文教学的初衷——提高孩子的语言文字能力。例如,在学习契科夫的短篇小说《凡卡》时,有老师重点引导学生关注当时沙皇俄国统治下黑暗的社会现状,却没有启发孩子想一想,为什么作者不是通过自己的描写讲述凡卡生活的苦难,而要让主人公通过给爷爷的信自己讲出来;这封信由于地址写得过于简单而永远无法寄达,这一细节如何增加了作品的冲击力。“语文课里的德育必须是潜移默化的。”曹文轩强调。

“小豆包”系列(第二辑)封面

让孩子学会“被感动”

2017年11月18日上午,由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主办的“王蕾博士
‘小豆包桥梁书’(第二辑)助力儿童爱上文字书”新书研讨会在上海国际童书展举行。海飞、刘海栖、方卫平、秦文君、赵霞等知名儿童文学作家、评论家、出版人,以及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编辑、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张克文,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总编辑徐凤梅参加发布会。发布会上,作者王蕾就如何引导大众构建桥梁书阅读体系以及创作小豆包桥梁书的初衷等话题,分享了自己的创作心得。

曹文轩说,在阅读文学作品时,“被感动”应该是最大的收获。在上海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梅子涵眼中,孩子的大脑不应被考试和分数塞满,需要文学带领他们获得更高、更深的思维体验。另一方面,阅读并非越多越好。梅子涵建议孩子应该多读那些“好玩,且有营养”的作品,而应远离那些语言粗糙、缺乏道德感的书,而这需要家长把关。

王蕾为小学中低年级孩子创作的“‘爱悦读’桥梁书”,是教育部人文社科项目系列成果之一,图书围绕着面团国里“小豆包”这个童话形象,结合课题调研数据,针对小学中低年级儿童阅读的特点,采用基本汉字、简单语句、生动故事、故事地图、阅读游戏等环节的设计,进阶式培养儿童对文字书阅读的喜爱。

国际安徒生奖评委、美国圣地亚哥州立大学教授阿里达·艾莉森认为,儿童文学未必一定要有充满阳光和鲜花的圆满结局,也可以揭示充满贫穷和不公正的残酷世界。“在童话中,通常我们可以相信好人一定有好报,然而,安徒生创作的许多故事中并没有理想正义。可怜的小美人鱼没能得到应得的幸福,卖火柴的小女孩冻死在街头,
坚定的锡兵为了一个根本不值得他付出的芭蕾舞演员白白牺牲了性命,而身为孤儿的犹太少女则被孤零零地埋在基督教社区墓地之外……他们的命运令读者痛心,也让人同情。”
阿里达·艾莉森认为,这正是文学的意义所在,让人可以有机会见识超出我们自己狭小天地的新世界。

“‘爱悦读’桥梁书”第二辑共5册,延续第一辑主题故事的创作,以小豆包的奇幻故事为主体文本,用大胆奇异的想象,为孩子们讲述了一个个奇妙的故事与人物。书中除了小豆包这一形象以外,还塑造了烧饼医生、打喷嚏的小椅子、想穿鞋的小桌子、食用说明书纸片、吃老鼠的大米等丰富鲜明的人物,通过这些有趣的童话故事与形象,这一系列读本可以帮助儿童走进故事,亲近文字。

张克文在致辞中阐述了“‘爱悦读’桥梁书”对于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的战略意义和品牌意义。认为该书以严谨的桥梁书阅读理论体系为支撑,作者王蕾深入一线教学研究、熟知当代中国儿童的阅读现状,急孩子阅读困难之所急,以科学理论为支撑,以引领阅读为抓手,以对小读者的责任心和爱心为追求,助力家长和教师对儿童的阅读引导。作品从字里行间,从每一处细节,都展示出这部文学作品的用心良苦和独特魅力。作者用俏皮幽默的语言,逗趣的对白,丰富的想象力构建文本,让孩子在笑声中启智,在阅读中成长。

有专家认为,桥梁书的出版对推动分级阅读,对帮助家长引导孩子由读图到读文过渡至关重要,桥梁书的出现是中国儿童阅读走向科学化,精细化的标志,目前,优质桥梁书还不多,市场需求旺盛。据出版社介绍,小豆包系列第一辑推出以来,销售已突破20万册。

王蕾在提到自己创作这套桥梁书的初衷时说:“桥梁书是每位孩子从阅读图画为主的书到文字书的刚需读物。”引导孩子们爱上文字书阅读不能一蹴而就。孩子需要从有成人帮助的亲子共读,到家长、教师伴读,再到他们自己独立阅读文字书。一本真正适合中国孩子阅读的桥梁书,需要写作者研究孩子的阶段阅读水平,用孩子的视角构建人物、情节、语言,通过引领,最终用有趣有益的儿童文学作品帮助孩子爱上文字书阅读。

与会专家对这套桥梁书给予肯定。他们认为王蕾的桥梁书建立了从理论建构、作品创作、桥梁书阅读课程、教师培训等多维的体系,这种阅读教育指向明确,意义广泛深远。

海飞先生提出,虽然目前出版界引进了大量的外国桥梁书,但中国原创桥梁书作品在中国市场仍具有不可取代的优势:“这套书具有很强的文学性,严谨的科学性以及鲜明的中国特色,让小读者在从图画书进入文字书阅读过程中,能通过美丽的图书桥梁顺利进入文字阅读的世界。”

刘海栖认为桥梁书具有将文学与儿童教育学、心理学相结合的优势。相对于繁荣的图画书引进和推广,桥梁书这一图书品类更应该得到作家、出版人、教育工作者的关注和重视。

方卫平认为,王蕾的桥梁书建立了从理论建构、作品创作、桥梁书阅读课程、教师培训等多维度生态体系,这一体系阅读教育指向明确、意义深远。

秦文君在发言中谈到桥梁书创作的难度和特点,她认为桥梁书创作者不但要有丰富的想象思维,同时还要考虑孩子的接受和认知度,考虑孩子对于生活的体验和心灵感悟如何与创作结合等问题。

出版方表示,“‘爱悦读’桥梁书”(第二辑)从严谨、科学的儿童阅读理论体系出发,以中国儿童阅读现状为本,结合校园课外阅读实际,努力带领更多的儿童从读图画为主的书籍,渐渐过渡到阅读纯文字的书籍,帮助孩子爱上阅读文字书,亲近母语,领跑未来。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赌钱官网-澳门十大正规网站 http://www.mo688net.top/?p=961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