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作品推荐 › 是国际儿童读物联盟美国分会的一项活动,作家不但需要在创作中提升自己的批评素养和洞见

是国际儿童读物联盟美国分会的一项活动,作家不但需要在创作中提升自己的批评素养和洞见

近日,中国首位国际安徒生奖得主、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出席美国华盛顿大学举办的“多萝西·布里利演讲”(Dorothy
Briley
Lecture,简称“布里利演讲”),其图画书代表作《羽毛》《柠檬蝶》大受欢迎,现场拍卖2250美元(约合1.5万元人民币)。

图片 1

随着2017年最后一个季度的来临,各种好书评选、颁奖活动纷纷展开。最近正好在读布克奖创始人汤姆·麦奇勒的自传《出版人:汤姆·麦奇勒回忆录》,看到他在书中特别谈到了当年创立布克奖的缘由。他认为,文学奖项的设置不仅给作家带来极大的荣誉,鼓励他们努力创作更为优秀的作品,而且在很大程度上推动了文学作品的大众阅读。汤姆·麦奇勒说,一部没有获奖的作品,可能只卖掉5000册,但是获奖之后能卖掉5万册,甚至更多。所以说,各种图书评选、颁奖活动并不是可有可无,而是对引导、鼓励大众阅读起到非常关键的作用。特别是童书类的评选更加重要,对于那些工作忙碌的家长来说,权威专家评选并推荐的好书榜就像是在茫茫书海中指引阅读的明灯,帮助他们给孩子提供知识的营养,为孩子的健康成长打下良好基础。

国际儿童读物联盟(IBBY)主席瓦利德·邓肯、秘书长丽姿·佩琦,国际儿童读物联盟美国分会(USBBY)主席特蕾莎·毕格罗、秘书长埃利斯·万斯,英国沃克尔出版社、美国灯芯草出版社代表,全球杰出童书作家、插画家、儿童文学研究专家,以及美国各大院校教师、学生代表等参加了此次活动。

图片 2

好书评选助力儿童阅读推广

据了解,“布里利演讲”是国际儿童读物联盟美国分会的一项活动。国际儿童读物联盟美国分会每两年(奇数年)召开一次,今年是第12届,每届会议从全世界在儿童文学领域作出重要贡献的外国人士中挑选一人演讲。

浙师大红楼儿童文学新作系列研讨会启动迄今,已经整整十个年头了。

10月儿童类图书的评选活动主要有深圳读书月“年度十大童书”评选30强揭晓、华润怡宝杯“我最喜爱的童书”阅读推广活动终评结果发布以及“《儿童文学》金近奖”的评选。

应对数字时代 忘掉它,保持本真

创作和批评是现代文学体制的两个基本维度,它们的工作既相对独立,又密切关联。创作与批评之间的关系,不像我们一般所想的那样,先有文学创作,后有文学批评,创作支撑批评,批评则指导创作。事实上,在一切现实的文学创作活动中,都天然地包含了一定的文学批评观念和思想,正如在一个优秀作家那里,常常会同时表现出优秀批评家的某些素养和气质。我们看历史上那些伟大和重要的作家,从巴尔扎克、托尔斯泰、伍尔夫,到博尔赫斯、米兰·昆德拉、帕慕克,到中国的鲁迅、老舍、莫言、王安忆、张炜、余华等等,都有属于他们自己的深刻的文学批评思想,他们既贴近作品又深入作品的文学诠释和解读,也往往体现了文学批评的最高境界。有鉴于此,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诗人艾略特甚至认为,最称职的批评家,就是身兼批评家身份的优秀作家。

连续举办3届的深圳读书月“年度十大童书”评选,每年都会成为业界和大众读者关注的焦点。据了解,2017年的评选进行了全新升级,邀请了台湾儿童文学家、被称为“推动儿童阅读第一人”的林文宝,儿童文学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王宜振,科幻世界杂志社副总编辑姚海军,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主持人、《读书》栏目主持人兼制片人李潘等9位重量级评委参加初评。与此同时,著名科幻作家王晋康,儿童文学作家、《少年文艺》主编周晴,北京师范大学儿童文学博导陈晖等8位外地评委,进行了远程电子投票。深圳本土儿童阅读专家力量,也在评选过程中起到重要作用。

儿童文学作为正在崛起的重要图书门类,其发展受到了世界出版界以及作家们的广泛关注。此次会议,曹文轩即以“超越国界的影响力:儿童文学在数字时代的传播力量”为主题发表演讲。

因此,作家和批评家的关系常常不是分离的,更不是对立的,不是前者生产文本,后者批评文本,彼此互不干涉。相反,批评的在场本身就是对创作的一种介入,它或许不能改变一个既成的文本,但它所提出的文学见解和深入的艺术思考,一定会反过来给创作提供重要的营养。我们可以说,批评离不开创作,创作同样离不开批评。所以,我曾在《红楼儿童文学对话》一书的序言中这样写道:“不论创作还是批评的‘高明’,都不能仅仅仰仗天赋的才能,很多时候,作家不但需要在创作中提升自己的批评素养和洞见,也需要从批评中吸收文学和艺术鉴赏的养分。”

10月21日,2017深圳读书月“年度十大童书”复评会暨“100进30评选活动”推选出《叼狼·疾风》《报童的夏天》《阿米拉的红铅笔》《水妖喀喀莎》《闷蛋小镇》《怪物比利迪恩的真实故事》《穿堂风》《青草湾》《星期天的巨人》《一诺的家风》《梦的门》《只有一天》《给孩子讲量子力学》《水中的光亮》《地面地下》《加斯东,问个不停的小孩》《三只杯》《植物的异色世界》《我的情绪小怪兽》《贪玩的人类:写给孩子的科学史》《地球通史》《走出森林的小红帽》《狐狸与星》《树懒活力秀》《今天,我可以不上学吗?》《路边花》《阿诗有块大花布》《我掉进了吸尘器》《敲门小熊》《午夜厨房》共30种好书。据评选方介绍,这届“年度十大童书”评选着眼适合儿童阅读的童书,突出引领作用,而不仅仅是受欢迎的程度。十大童书结合了专家眼光、儿童视角和市场检验的三个标准。具体来说,要符合儿童视角,体现儿童的价值观念;其次,要有专家的专业眼光,评选的是有品质的优秀童书;此外,还要是能接受市场检验的童书,三个标准缺一不可。这也是深圳读书月“年度十大童书”与其他童书评选的不同之处。11月深圳读书月期间,主办方将举办盛大的揭晓礼,正式揭晓2017深圳读书月“年度十大童书”。

数字化时代,纸媒是否即将覆灭?出版业是否正在走向没落?阅读方式的改变对传统写作有何新要求?曹文轩说:“身处如此数字时代,我以为聪明的办法就是忘掉它。你只需惦记着你作为一个作家应该惦记的那些问题:你写的是文学作品,你的作品必须坚持文学的基本面,坚持文学性,你要让你的每一部作品都无愧于艺术品。作为作家,保证作品的质量才是最正确的选择。内容为王——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作家与批评家的工作既不可分离,又是相对独立的。在这里,“独立”的意思,是指不论作家还是批评家,都是在独立从事创作和批评的事业。批评家的批评工作不受来自其他任何因素的制约或挟持,包括作家的身份、地位等等。作家应当尊重批评工作的这种独立性。反过来,批评家也要尊重作家的工作。这种尊重不表现在任何恭维逢迎的姿态上,而是表现在批评工作本身的称职度上。批评家对作品的批评越是认真、谨严、独立、深入,就越是以这样的方式,表达着对作家创作的最高尊重。也就是说,批评的独立性并不意味着批评者可以胡乱挥舞批评的指挥棒,它必须建立在批评工作的可靠性基础之上。

10月29日,2017华润怡宝杯“我最喜爱的童书”阅读推广活动进入终评结果发布,在来自全国27省市的专家、学生代表现场揭晓了2017“我最喜爱的童书”榜单。该活动历时300天,27个省市图书馆全员出动、全国322所学校参与,总计选票908281张,最终30种童书入围2017“我最喜爱的童书”提名,其中9种童书分获儿童文学、图画书、知识性读物三大类别金银铜奖。《拯救天才》《冰鲸》《谁杀死了河马亨利》3种童书分获儿童文学组金、银、铜奖;《走出森林的小红帽》《公主怎么挖鼻屎》《寻找维尼:一只世界著名小熊的真实故事》3种童书分获图画书组金、银、铜奖;《太空猫:物理大爆炸》《加斯东,问个不停的小孩:关于世界的哲学课》《地面地下:四季昆虫微观图记》3种童书分获知识性读物组金、银、铜奖。

坚定文化自信 中国哲学思想引起外国人共鸣

红楼儿童文学对话,就是希望建立起作家和批评家之间的一种良性互动关系。

10月进行好书评选的还有“《儿童文学》金近奖”。金近先生是新中国儿童文学的奠基人之一,是《儿童文学》杂志的主要创办人。为弘扬金近先生献身儿童文学事业的崇高精神,鼓励作家为少年儿童创作更多的精品力作,使更多的人关心儿童文学事业,充分发挥儿童文学在陶冶人、培养人、教育人方面的独特作用,更好地哺育少年儿童健康成长,金近的故乡浙江省绍兴市上虞区人民政府与《儿童文学》杂志社于2011年9月合作设立“《儿童文学》金近奖”。该奖共设优秀作品奖、优秀插图奖、中国小作家奖等2大类、4个奖项,每2年评选一次。作品奖奖励《儿童文学》上、下两刊发表的优秀原创儿童文学作品(体裁涵盖小说、童话、诗歌、散文、报告文学等),插画奖奖励优秀插画家、封面和插图;优秀小作家奖奖励在文学创作方面成绩突出、有成长潜力的学生;优秀写作中心奖奖励在组织、辅导少年儿童文学创作方面,具有实绩的中国少儿报刊协会小作家分会的地方写作中心。
经过评委一起反复、深入讨论,认真而审慎地投票,第3届《儿童文学》金近奖的评选工作已经完成,11月7日举行颁奖仪式。

此次会议开始前,活动组委会在华盛顿大学书店举办了一场小型的图书签售活动。慕名而来的美国儿童文学研究专家和学校老师排起长龙队伍,热情地表达了对曹文轩作品的喜爱。

我们完全可以想象,作家阅读一篇针对自己作品的批评文章,和坐在现场聆听来自一群批评者的直接分析批评,感受可能是完全不同的。儿童文学作家张之路曾在一篇有关红楼儿童文学研讨会的专文中写道:“说实在的,现在的许多作家,包括儿童文学作家,听赞扬的好话习惯了,心里变得有些娇嫩。不要说听批评的话,就是表扬的话不够热烈,心里也是不舒服的。”张之路先生评价红楼研讨会“带着一股锐气,一种青春的凌厉之风”。我相信,红楼系列研讨会也让我们更深地体会到了参与红楼对话的儿童文学作家的胸怀。这胸怀既是一种为人的素养,也是一种专业的素养。很多时候,为了尊重批评,他们要包容自己并不认同的一些观念和意见;有的时候,他们也会忍不住从沉默的聆听中走出来,与批评者直接交锋。但所有这样的交锋都是在平等的学理探讨和对话氛围中展开的。每次研讨会,我们也会为作家留出一些时间,表达他们的看法、意见,回答批评者提出的一些问题。

原创佳作为阅读注入新力量

不仅文学小说受追捧,曹文轩的中国原创图画书《羽毛》和今年的新作《柠檬蝶》在现场被高价拍卖。《羽毛》竞拍价为550美元,《柠檬蝶》以900美元成交。值得一提的是,《羽毛》和《柠檬蝶》现场都仅有1本,一位外国友人出于对《柠檬蝶》的极致喜爱,竟先以800美元的价格拍得该书,再向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购买。

红楼系列研讨会在保持批评独立性的同时,一直十分注重与当下儿童文学创作和出版现实的对接。比如,进入研讨会的作家,都是当前十分活跃和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家;而我之所以选择他们的新作作为研讨的文本对象,也是为了更好地实现与当前儿童文学的创作现实和儿童阅读现实的对接。同时,在作品文本的选择上,我们也有一定的考虑,一般更倾向于选择具有当下议题性的作品。已经落幕的二十多场研讨,覆盖了儿童小说、童话、诗歌、儿歌、散文、图画书等各个主要文体领域,也涉及魔幻、历史、战争等各类流行或新兴的儿童文学表现题材。我相信,只有与作家及其创作实现真正良性互动,建构儿童文学批评的丰富、开阔和活力,才是可能的和有效的。

如今,无论是家长还是书店,都不会感叹中国原创童书的匮乏了。因为很多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家为读者创作了不少质量上乘的童书精品。近期,不少作家推出了他们的新作,为童书的阅读推广注入新力量。

会议现场,曹文轩讲述了《柠檬蝶》的故事内容,在场嘉宾从找到花田的喜悦转变到蝴蝶被淹没的悲悯难过,直到最后一句“有一种鱼,也叫柠檬蝶”的豁然。曹文轩多次提及,这种体现中国传统文化中所蕴含的老庄“向死而生、循环往复”的哲学思想能被外国友人理解和喜爱,让他感到震惊且难忘。

相关阅读

每一个忧伤的灵魂都会被爱疗愈,每一次苦痛的蜕变总有温柔相伴。中国首位国际安徒生奖得主曹文轩继《穿堂风》后推出全新作品《蝙蝠香》(天天出版社2017年8月版)。书中,曹文轩用温柔深情的文字描摹一个男孩的忧伤与坚强,以简短的文字和细腻的笔触讲述了一个孩子自我成长与心灵蜕变的故事。村哥儿原本有一个幸福完整的家。但随着妈妈的远走,幸福的生活便出现了裂痕。这条裂痕仿佛把村哥儿的世界分为两半,一面是不动声色的白天,一面则是独自梦游的夜晚。当暮色四合万物归于宁静的时候,村哥儿对母亲的思念也终于可以恣意释放在田边林间,他如同一个“黑精灵”一般游荡在沉寂的夜色之中。疼痛会被爱与善意抚慰,伤口也会被成长的坚强缝合,在爸爸、外婆和朋友们的关爱中,村哥儿经历了一次童年伤痕的疗愈之旅,这也是每个人的成长经历。

《羽毛》和《柠檬蝶》是国际上目前仅有的由两位国际安徒生奖得主合作的作品(书中插图由国际安徒生插画奖得主、巴西画家罗杰·米罗绘制)。这两部著作作为中国原创图画书的代表走向世界,是中国原创和中国传统文化走向世界的新风向。在被问到个人新作被高价拍卖是否感到惊讶时,曹文轩认为,这既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想之外,“我们对世界儿童文学非常了解,但遗憾的是,中国的儿童文学还不被世界了解。中国优秀的文学作品就是国际水准。这也是外国友人喜欢中国原创作品的原因。”

张炜:红楼乌托邦

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冰心儿童文学奖、陈伯吹儿童文学奖获得者徐玲最近的新作是《我的世界只有你》(希望出版社2017年8月版)、“和你在一起”系列(济南出版社2017年8月版)。《我的世界只有你》讲述了失去双亲的兄妹,在心灵逆境中抖落满身的伤疤,互相依偎着成长的故事。在“和你在一起”系列图书中,作家以校园和家庭为背影,用自然阳光、生动流畅的笔触,讲述与儿童成长有关的故事,关爱、呵护儿童的心灵成长,给孩子以成长的希望和能量。

如何做到坚持文化自信,让中国更多的优秀作品走出国门,不仅是出版社肩负的使命,也是作家的行进方向。“随着世界对中国认识的步步加深,我能做的就是努力做好自己。”曹文轩如是说。

谢倩霓:一场思维的共振

儿童文学作家孙卫卫最近推出首部童话作品《会说话的书》。童话里,一个叫陶陶的男孩子在一本会说话的书的陪伴下渐渐长大,他们一起上学,一起游戏,一起经历好多奇奇怪怪的有趣事情。故事里还写到了考试,写到了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写到了有些书曾被毁掉的事,大大小小的事像珍珠被穿成了闪光的项链,项链的名字叫——童年,
一个孩子的童年因为书的陪伴散发迷人的光芒,在泪光与欢乐交织的情感乐曲里,陶陶健康成长。

中华文化“走出去” 出版社应做好桥梁工作

作家、剧作家张之路与纽约大学专业学院媒体学教授孙晴峰联合创作了绘本《小黑和小白》(明天出版社2017年9月版)该图画书讲述小黑和小白通过网络相遇相识,在从虚拟社交走向现实交往、从宅在家中到体认大自然的过程中,他们经历了复杂曲折的心路历程。走出狭小的舒适区,打破隔阂与疏离,小黑和小白在看见了彼此的同时,也获得了对自我的认知和心灵的成长。该书用精炼生动的文字、艺术灵动的图画与巧妙架构的图书设计,彼此相辅相成,共同构筑了一部关于现代都市人的寓言。

一位中国著名儿童文学作家,一位巴西画家,从相识、相知到再度合作,从“头胎”幸运“羽毛”到“二孩”幸运“蝴蝶”,离不开中少总社的牵线。罗杰·米罗曾感慨,“《羽毛》由中少总社牵引漂洋过海,是根幸运的羽毛”。

海豚传媒最近推出了“我是中国的孩子”系列图书的第二辑(全10册),这套书本着“让孩子了解文化的多元性”的目的,以同名纪录片为素材进行改写,围绕着少数民族儿童成长经历,展开生动有趣的故事情节,在小主角的个人经历、生活背景中穿插介绍其民族的文化传承。这里有放学后的游戏,有热闹的风俗节庆,有成长的烦恼,有对远方的向往和对理想的憧憬。中国是一个拥有56个民族的大家庭。每个民族都有其独特的经济文化,它包括了其特有的生产、生活方式,以及建立在此基础上的风俗习惯、语言、宗教信仰、礼仪服饰、传统文化等等。《我是中国的孩子》将文化的内容渗透在故事的讲述中,引导小读者了解文化的多样性,尊重各民族不同的习俗、习惯和信仰并让小读者能够有所感知和思考。

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透露,前几年,该社准备策划一系列中外作家、画家合作的图画书,为《羽毛》寻找“画家爸爸”。由于罗杰·米罗从小喜欢中国,阅读过许多中国图书,中少总社决定促成两位大师的合作。《羽毛》的诞生,推动了罗杰·米罗和曹文轩先后获得国际安徒生奖。

发展中国原创图画书  敞开胸怀,拥抱中西

坚定各民族文化的自信心,是发展原创作品不可或缺的精神。曹文轩在《柠檬蝶》整个故事中,借用蝴蝶符号形象不断地寻找追逐,将向死而生的中国传统哲学思想融入其中。罗杰·米罗插图的镂空设计灵感则源自于中国的传统屏风。绘制过程中,他将故事中蓝雀、琴鸟等形象和颜色巧妙地融合在青花瓷的瓶身之中,中国的传统元素结合西方的艺术手法,将中国原创的图画故事用西方的艺术思想表现出来。

同一本书的作家和插画家双双获得国际安徒生奖,这是国际首例,是坚持中国原创图画书的典范,是中国文化“走出去”的创新实践。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赌钱官网-澳门十大正规网站 http://www.mo688net.top/?p=968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