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免费书刊 › 商务印书馆总经理于殿利、《两界书》作者士尔,我要写一个名字叫作土豆的女孩

商务印书馆总经理于殿利、《两界书》作者士尔,我要写一个名字叫作土豆的女孩

日前,《两界书》新书发布会暨学术研讨会在京举行。该书由商务印书馆出版,是一部富含哲理的虚拟文学叙事作品,书中以中国元素为核心,采以神话、寓言、传说、民歌、对话等形式,图文并茂地将开天辟地、族群分化、家庭伦理、百物工事等故事娓娓道来,体现了作者多年的文化思考,是其写作上的一次新尝试、新探索。
商务印书馆总经理于殿利、《两界书》作者士尔,以及来自中国文联、中国作家协会、中国艺术研究院、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清华大学、日本福冈大学等海内外高校及相关研究机构的30余位专家参会。全书共12卷,115章。书中以主人公的奇异经历为开篇,采用文学虚拟的叙事手法,化用古今中外传说、典故,讲述了多个寓言体故事。这些故事贯通古今神话传说,其中蕴涵了“敬天帝”“孝父母”“善他人”“守自己”“淡得失”“行道义”等传统文化要义精粹及“天人合一”“道法自然”“敬孝之道”“仁者爱人”“修齐治平”“知行合一”“四海一家”等传统文化内涵。该书打破传统历史、神话、哲学叙事写作范式,以文学的叙事手法和虚拟的寓言故事,讲述原始初民社会人们向善的修为历程,探寻传统文化要义,力图突破西方中心主义,构建中国话语体系及其概念范畴的寓言故事。

在社交媒体时代,青少年读者不再仅仅追随书籍本身,他们更热衷于与自己喜欢的作家在线上互动。从推特、汤博乐到照片墙等社交软件,许多出版商正在寻找联系青少年读者的新方法。

图片 1

与会专家认为,《两界书》以“传承文化、架设桥梁、讲好故事”为己任,紧密契合个体的生命体验,着眼于后工业化时期当代人类的生存困顿,对人与世界、人与自然、人与他人、人与自己的关系,以及人生的意义、生命的价值等问题,进行了理性的辨析,充盈着生命哲理、人文情怀和文化依归,为现代人寻找到了有益的精神食粮和灵魂居所。

尽管各家出版商的策略不尽相同,但他们普遍同意,以青少年为核心的网站可以吸引青少年读者和青少年文学读物的粉丝,也就是20到30岁的人群。霍顿·米夫林出版公司的副总经理费什雷赛尔说:“你有机会进行跨代会话。在这里,用户是高中生还是高中老师,这并不重要。”

汤汤:儿童文学作家,浙江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水妖喀喀莎》刚刚摘取第十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

受众在哪里,出版社的触角就应该在哪里。由此可见,世界各大出版社的青少品牌纷纷“触网”的行为会成为未来一大趋势。

编者按:谈到中国童话题材和风格的开拓与发展,汤汤无疑是其中具开创性的代表人物。她从民间童话、传说与志怪小说中获取灵感,将一种完全陌生化的人物形态导入到童话写作中,幻想部分与现实生活部分无缝贴合,融为一体。在汤汤笔下,“鬼”“妖”不再可怕,而是一个个鲜活饱满的生命体。当然,只有同样心地善良,天真无邪的孩子才能真正与他们接触和沟通。作品情思温暖,故事纯净,内涵丰富,既是对传统美的道德伦理的呼应,也是对现实人性的一种关照和理想。

学乐社:

奇幻童年故事本,最早生出这个创作念头,是2012年的冬天。那时我正在鲁院读书,四个多月里一字未写。因为完全不知道有什么可写的,灵感固执地不肯降临,并且仿佛永远都不会降临。

“这里是青少年”品牌

然而某个早上一睁开眼睛,我便知道了,我要写一个名字叫作土豆的女孩。为什么这个女孩要叫土豆呢,因为土豆是我喜欢吃的,因为土豆很朴素很简单,又有很多值得回味的地方,因为一个女孩叫土豆很好玩。

2011年,美国学乐社推出了专业的青少年文学网站“这里是青少年”。这项活动起初始于脸书,而后又扩展成为一个在线平台。学乐社高级营销总监蕾切尔·菲尔德说:“我们想弄清楚如何才能最好地与青少年绑定在一起,当时社交媒体的势头非常迅猛。”菲尔德领导3名营销经理与出版社的公关部门和编辑部门紧密合作,开展内容数字化的实施策略。

对,就这样,用童话的形式,写一个女孩充满奇幻色彩的童年时代,写看似平平常常却又惊心动魄的成长,写一个孩子的精神世界怎样日益丰饶,写成长过程中的欢喜和悲伤、困惑和无助、疼痛和梦想、宽容和救赎,以及对世界的好奇和探索,对一切生命的热爱和疼惜……2013年春节完成了“奇幻童年故事本”系列的第一个短篇《看戏》,到2015年3月底全部完成,一共六个短篇,五个中篇。

学乐社推出了“我读青少年文学周”的推特营销活动,在推特发起了红色字体的话题标签“我读青少年文学周”。这一营销活动恰逢火热的美国书展,因此话题性十足,菲尔德说:“活动非常成功,在那一周,有很多业内人士为我们改变了自己的头像。”在总结这次活动的成功经验时,菲尔德认为,一方面是结合热点,另一方面是尽可能接触更多的读者,包括成年读者。“网站本身是专注于青少年的。我们问自己,我们如何才能让它更具包容性?”菲尔德反思说。考虑到这些因素,“这里是青少年”成为新品牌的名称,现在它演变成了一个横跨多个社交平台的品牌,包括推特、汤博乐和照片墙等,吸引了超过17.5万名追随者。

其中《水妖喀喀莎》一开始是个短篇,后来发展成了中篇。记得刚写完《水妖喀喀莎》时,头几天还是满意的,觉得它是完整的、完满的了。可是没过几天,便感觉没有把它写酣畅,有更多的想法和细节咕嘟咕嘟冒出来,想压也压不住。怎么办呢?那就再写呗,所以就写成了中篇,绝对没有注水,没有刻意而为,细节更丰满,内涵更丰富,逻辑更严密,情感也更有打动人心的力量……总之写得很痛快。

此后,“我读青少年文学周”逐步采取读者至上的策略。菲尔德说:“我们决定将活动改在7月,以激活暑期的阅读。7月10日至17日举行的第三届‘我读青少年文学周’,以‘代表青少年’为口号。在社交媒体上,共有21位青少年文学作家以这一标签为主题分享了视频。回应的热烈程度令人难以置信,有超过25万次点赞和5000次的参与。”菲尔德将这次营销活动的成功归结于线上的互动,“人们是否有回应,是否喜欢,是否愿意分享,对我们来说,这是最重要的事情。”

从“鬼童话”开始,到“土豆系列”中的雪精、树妖、水妖,这么一回顾,我还真是喜欢写“鬼精灵”啊。为什么偏爱这个,应该是个人喜好吧。想起小时候在肩膀上披一块妈妈的丝巾,丝巾在风里撑开,我在风里飞奔,想象自己飞起来了飞起来了,飞到屋顶,飞到树上,飞到天空,飞成一个仙女。那是童年里最爱的一个人的游戏,尤其是不开心的时候,只要一扮“仙女”,就快乐了。小时候,我相信有水妖,有树精,有鱼精……小时候听的《聊斋志异》或者《民间传说故事》,对我的影响也很大。我的这种对“鬼精灵”的偏爱,应该还是受童年的影响吧。

企鹅出版社:

“奇幻童年故事本”的灵感来自何处?《水妖喀喀莎》的创作,最早是因为一颗畸形牙。记得那次和一个女孩儿说话,突然我看见她的门牙和犬牙之间,多鼓了一颗牙,那颗牙雪白、玲珑,并没有因为多余而显得不好看,反倒让女孩有一种说不出的俏皮有趣。我总忍不住看它,把女孩瞧得不好意思了,她说:“我舍不得拔掉啦,它是我的标志。”我说:“嗯,一定不要拔掉。”我们相视而笑。后来,后来它就成了水妖们的牙齿,水妖们的坚守和梦想的标志。

“企鹅青少”品牌

而《美人树》的灵感是因为有一次回老家,发现村口的一株枫香树倒了,那是我小时候爬过的树;《石头里的黑》是爬山时遇见一块大石头,上面隐约可见一些黝黑的花纹,莫名地觉得里边住着一个什么生物;《天上的永》是因为我发现婴儿总是喜欢仰头看天空,听老人家说,他们的眼睛能看见天上的神仙;而《雪精来过》则是因为一场铺天盖地的大雪……

企鹅出版社2011年在推特和脸书上建立了“企鹅青少”品牌,以此作为青少年文学讨论的平台。企鹅出版社数字和社交媒体营销执行总监蕾切尔·戈勒姆表示,随着读者社区的发展,他们将扩展到其他社交渠道。通过在汤博乐上的粉丝聚集,企鹅出版社在2016年上线了一个专注于青少年文学的网站——企鹅青少网站。该品牌通过社交媒体渠道和《企鹅青少年通讯》吸粉已达100万之多。戈勒姆将该网站描述为以轻松有趣的方式与读者互动的地方,我们可以一起“粉”作家和最爱的书。

我的灵感总是来自这些平常的东西,平常的东西虽然不惹人注意,甚至很容易被忽视,但恰恰因为它们的平常,使得它们离人们最近,最接地气,它们在不知不觉中融入人的血液和气息。所以,如果能在大家都认为平常的事物里,找到一个奇妙的角度来写作童话,会让读者倍感亲切和惊喜,并容易引起共鸣,这是我悄悄在努力的事情。从平常生活里写出奇妙童话,而不是从神奇里寻找神奇。努力地找到平常和神奇之间的共通点,这共通点就是所有生命最真实的情感、最真挚的悲喜和渴望,还有最珍贵的爱,以及对生命和世界本质不竭的探索。

“企鹅青少”网站上会披露书的封面信息,发布一些文章和清单体文章,内容包罗万象。戈勒姆将网站的内部工作比作一个年鉴委员会,网站上有来自企鹅出版社所有部门员工的声音,以及来自作者和社交媒体大V的帖子。网站有一个很受欢迎的功能“问问企鹅”,可以让粉丝通过实时聊天的方式获得来自企鹅营销和公关团队员工的书籍推荐。不同于其他一些出版商的青少年网站所采取的神秘命名策略,“企鹅青少”大胆地使用企鹅的品牌头衔。戈勒姆说:“我们真的只专注于作者和我们的书。”

童话的内核,是真实的。

企鹅出版社与粉丝的接触不仅仅局限在数字领域,还涉猎读书节和书友会活动。在2017年,该品牌在青少年读书节、纽约书展、纽约及圣地亚哥国际动漫展上所接触的读者达到50多万。戈勒姆说:“我们希望读者成为‘企鹅青少’社区的一部分,不管是在线还是离线,并且知道,作为‘企鹅青少’的一部分,他们将获得前所未有的接触我们的书籍和作者的机会。这就是我们创办这一网站的目的,那就是帮读者发现下一个喜欢的阅读作品。”

图片 2

哈珀·柯林斯出版集团:

“奇幻童年故事本”系列(含《再见,树耳》《水妖喀喀莎》),汤汤/著,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2016年12月第一版,30.00元/册

“史诗阅读”社交中心

(本文刊于《中华读书报》“成长”版) 

哈珀·柯林斯出版集团的“史诗阅读”也被设计为青少年粉丝的社交中心,最初诞生在脸书上。在脸书上收到积极回应后,该团队于2012年5月推出了“史诗阅读”网站。集团数字营销高级总监科琳·欧康纳表示,该网站最初的设想是成为青少读者可以互相交流、发现阅读的地方。儿童数字营销小组成员制定了品牌的内容策略,欧康纳表示,“史诗阅读”为所有部门理清并统一了工作主线,“‘史诗阅读’将青少年读者群体的声音带给我们所有不同部门,这帮助我们在设计封面、制定营销宣传策略、规划促销活动等方面作出明智的决定”。

欧康纳描述了目前在“史诗阅读”社交中心内部,著名作家塔赫瑞·马菲的“粉碎我”系列的第四本所引发的讨论热情。欧康纳表示:“我们策划这项活动的过程中得到了许多乐趣,我们迫不及待地要与所有的人分享,‘史诗阅读’的重点是培养与粉丝的密切联系。我们的重点始终是强调粉丝的参与,我们努力为所有渠道的读者提供即时在线的个性化体验,让他们感到兴奋,愿意分享我们的帖子,让我们的书和作者受到更热烈的欢迎,这也是‘史诗阅读’存在的使命。”

麦克米伦出版集团:

“迅猛阅读”和“丝旺尔阅读”

麦克米伦出版集团的“迅猛阅读”社区同样是以粉丝参与为基础的。该品牌的诞生缘于2012年公司推出的一次青少年文学作家巡回活动。麦克米伦出版集团营销和宣传部门的艾莉森·弗罗斯特表示:“这个品牌作为一个读者社区和作者社区,与青少年粉丝之间产生了强烈的共鸣。那时,我们才意识到我们有一些特别的东西。”虽然“迅猛阅读”最初是作为作家巡游信息发布站而设计的,但如今它已经扩大了其数字化覆盖面,几乎囊括了所有的社交媒体渠道。弗罗斯特说:“‘迅猛阅读’关心的就是粉丝和青少年读者。”

麦克米伦在数字世界的另一只手是一个青少年文学众包出版网站——“丝旺尔阅读”。

儿童营销部门负责运行这两个品牌的社交媒体,每个品牌的特色都十分明显。弗罗斯特表示:“‘丝旺尔阅读’的社交渠道将重点放在发布过程中,而‘迅猛阅读’则更多的是为这些书籍造势。成功对我们而言,就是看到我们的读者在不断成长,我们的品牌认知度也在不断攀升。”

除此之外,“迅猛阅读”还频频在读书节和书展大会上亮相。最近,他们宣布了秋季作家之旅的豪华阵容。

兰登书屋:

“下划线”社区

今年6月,兰登书屋推出了新的青少年社区——“下划线”。兰登书屋数字营销总监凯特·基廷表示,他们为“下划线”的上线做了一年的准备工作,“我们与消费者洞察团队合作,进行了一系列调查。我们还对高中生和初中生进行了访谈”。这些研究的主要发现之一就是,青少年不愿意在出版商的营销活动中感受到自己仅仅是营销的猎物。密歇根州一名十年级的学生说:“我们讨厌被强迫喂养的感觉。”研究似乎已经得到回报,“下划线”仅在上线3个月后,用户已经达到10万。

与其他出版商的网站不同,“下划线”并没有把图书定位为主要焦点。网站内容包括食谱、清单体文章和趣味小测验等各种有趣的材料,书籍的内容穿插在其中。基廷说:“你看到一个模块,就可以点击进入阅读书摘,或者点击一下就可以在‘好读者’上添加一本书,几乎就像不假思索一样。我们网站的第一目标并不是追求转换率。”基廷还提到,网站所有的文章都符合当前的流行趋势,其中许多出自此前进行的调研,“我们正在向‘少年时尚’这样的网站看齐,它站在数字内容的前沿,在青少年和成人跨界群体中影响巨大。‘下划线’第二阶段的上线活动将于今年11月在查尔斯顿的青年读书节上举行”。

西蒙与舒斯特出版公司:

“注目”社区

西蒙与舒斯特出版公司于2016年为青少年粉丝提供了一个阅读分享社区“注目”,在这里读者可以接触到各家出版社的独家内容和书籍,而不仅仅是西蒙与舒斯特自家的内容。

西蒙与舒斯特出版公司营销宣传总监劳伦·霍夫曼表示:“‘注目’发出的不是企业宣传的声音,而是发自于我们对青少年真正的爱。在这个社区,我们可以讨论青少年正在阅读以及真正感兴趣的内容。我们的成功在于参与感:我们在现实世界中看到了青少年的真正需求。”

(译自《出版人周刊》杂志网站)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赌钱官网-澳门十大正规网站 http://www.mo688net.top/?p=978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